第二十章 非怜

小说: 龙凤归兮 作者: 没有雨的秋天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015 阅读进度:21/39

朝阳几时了杆头,檀香忘了一夜哭红的泪眼,赵琰初醒时长发散落肩头。一回眸瞥见,儿时的宫苑依旧,檀信宫里的宫娥老去,醉心湖畔倒影着朱红色的阁楼。一声长叹,奈何顾影自怜却无人拂琴弦。脖子的伤口渐渐愈合,却不知何时被人换了新纱。心中流淌的悲伤愈来愈淡,却痛得更加清晰。

禀报而来的侍官乌纱帽高挽,却不忍打搅地低声说道,“公主殿下,马服君在外求见。”

赵琰心中一喜,转思量间却失落地挥手道,“我这就过来。”

清水拂面,素服简妆。随手打理的发饰,并不能凸显绝美的脸庞,却格外散发出了一阵恍若隔世的出尘气质。

素手轻提留仙裙,迈步直入客室,却见一清矍男子,负手傲立,背影像极了赵括,赵琰平静了一下,唤道,“二叔。”

赵来背影一颤,转身笑道,“琰儿,怎的如此外道。唤我名字吧,我们自幼如此唤了十多年,换个称呼还真不习惯。”

“我是你嫂嫂!”赵琰忍着哽咽说道。

赵来严重霎那间闪过一丝复杂,恍若夕阳的泪光消失在眼角。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沧海桑田,有些事情还是过去了,人还是应该往前看。”

赵琰轻叹道,“有些事,仿佛就在昨天。”

赵来摇了摇头,“脖子的伤好点没有?”

赵琰颌首道,“已经好很多了。”

两个人默默无言,赵来走到廊下,轻抚着栏杆,玉石般的石栏如昨天般的温润。他转身说道,“还记得吗?从前我们经常一起玩耍,我和哥哥舞剑,你弹琴,那时的时光过的真快,不如我舞一段剑,你来抚琴,也还给你散散心如何?”

赵琰眼中含泪道,“好吧,不过好久不弹了,兴许生疏了。”

命人取来了一尾秦,炉香乍热,一曲哀婉的曲调轻轻流淌了出来。绵绵无尽的音符飞扬,赵来取过长剑缓缓一式一式舞了起来。轻轻云烟,方拨复挑,合着节奏,仿佛一只鸿雁,南飞。

赵琰眼中的赵来仿佛幻化了双重影子,儿时三人的画面在眼前浮现,赵括赵来二人一致的步伐动作,如蝴蝶般在天地间飞舞,春去秋来多少寒暑,岁月不知归去何处。芳草萋萋遍于天涯,斜风细雨滋润少年心田,而今如梦似幻。

s匠;“网s

赵琰曲式转淡,渐渐忘却了忧伤,轻轻唱了起来,“过春风兮叹年少,凜秋雨兮迫岁寒。灯火摇曳兮缘尽,丈夫叹兮冥还。踏七星步起别离,伤月影兮自顾怜。不周山下三万里,三万里途渡十年。落花殇曲挽茗,蝶飞舞兮鸿雁北,龙凤归兮忘忧还,天有情兮莫愁眠。”

琴音渐渐消失,赵来缓缓收了剑势。湖面波光粼粼,目光注视着远方。

“啪啪啪!”清脆地掌声响了起来。却见是赵王带着一位翩翩公子在一旁观看,二人看罢正在轻轻拂掌叫好。那公子模样的人气势内敛,但是内涵雷霆之力,赵来心中暗道竟然是一位炼虚合道的高手。

“不知王驾到,来失礼了。”赵来躬身做了一揖说道。

“私下里不用如此多礼,贤弟许久不来我这檀信宫,还以为你生寡人的气了。你师兄的事,寡人也有责任,还望你以国事为重,能够助寡人一臂之力。”

“臣不敢,臣惶恐。来已经想明白了,一身皮囊但凭大王差遣。”赵来施礼道。

“来来来,都说了,不用如此拘礼了。”赵丹心情看起来不错。他拉住赵来的手,“来来来寡人与你引见,这是太子少傅非怜,是一位世外高人,寡人得你二人相助赵国无忧矣。”

二人互相见礼之后,只听赵来说道,“恭喜王得此贤才,此乃我赵国之大幸。”

赵丹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唤过赵琰,给非怜引见道,“舍妹赵琰,都不是外人,舍妹对秦国的情况了解一些,日后还请琰儿将秦国情形说与非少傅与马服知道,我们齐心合力与秦国周旋。”

“见过公主殿下!”非怜行礼道,却见赵琰清俊面庞,不由得微微一怔。

赵丹呵呵一笑,推了一下非怜。非怜连忙施礼道,“公主恕罪,臣失礼了。”

赵琰淡淡一笑,这样的目光,自己不知见过了多少并无挂碍,只对赵偃说道,“但凭兄长吩咐。”

赵来看了看时光不早,向赵丹禀言,“时候已近午,臣先告退了。”

赵丹拦住赵来,说道,“贤弟何须走得如此急,寡人传下家宴,不如中午且在宫中用膳,正好和非怜少傅讨论一下当下局势,也请琰儿将秦国的情况道来一二。”

“如此,打扰了。”赵来看着非怜,心中莫名烦躁,但是国事和私事却是两码事,赵来还不至于分不清楚。

只听非怜说道,“刚才见到马服君舞剑,实在是精妙,实不相瞒,怜亦是爱剑之人。见到高手心痒难挠,不若午宴过后,能否请马服君赐教一二。”

赵来一听,也来了兴致,“赐教却不敢当,能和非少傅这样的绝世高手切磋,也是来的心愿。”

却见赵琰看着赵来眉头微蹙,“为什么你们男人,见面不是喝酒就是打架,万一伤了谁却如何是好?”

赵来见她关心自己,心头微喜,说道,“我和非少傅以木剑比试,况且非少傅真气内敛已经到了炼虚合道的境界,我俩已经可以自如控制力道,不会误伤对方的。”

非怜只淡淡一笑,赵丹哈哈大笑,袍袖一摆挥手道,“走吧,今天寡人兴致很好,二位爱卿可要陪寡人多喝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