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金河陨灭 陈锋势起 二

小说: 灵序至尊 作者: 青城唐韵 更新时间:2020-03-26 09:42:46 字数:2968 阅读进度:8/10

翌日清晨。

在一家人诧异的眼神中,陈锋照旧收拾好自己,在汽车的噪声中,离开了自己打小生活的贫民窟。

“金河的事,办的怎么样了?”靠在汽车后排假寐的陈锋问道。

从汽车发动开始一直插科打诨的杨成见陈锋谈到正事,正色道:“回队长,云龙警长已经安排部署完毕,就等您最后一声令下,贼首即可缉拿归案。”

“好”

见队长兴趣不高,杨成也很识趣的静默,将车稳稳的开进了西街警务处。

在警员们的叠声问好声中,二人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办公室,早已经有人等候在办公室,煮茶焚香。

云氏兄弟、李兵、杨成、黄旭无一缺席,垂手而立。

云龙快速上前,将最新的情报递给陈锋,汇报道:“队长,按照您的吩咐,您重点关注的几人均在我们的监视之下,其他无关人等也做了备案,就等您一声令下,兄弟们就能捉拿归案。”

“可以,行动就定在今晚10点,代号雷霆,云龙负责此次行动,你们几人负责从旁协助。”

“得令,队长”。

“是,队长”。

“队长,还有一件事,需要向您汇报”云虎笑道。

随即将三个装的鼓鼓囊囊的信封交给了陈锋,后者会心一笑,极其自然地接了过去。

几人依次向陈锋汇报了工作后,悄然退去。

摸着厚厚的信封,最起码得有十多万吧?

以前累死累活的,顶天了一个月才几千块钱,现在走马上任才几天,差距如此明显!

不过,陈锋也明白,这些都是上任之初来自同僚的贺礼和下属的孝敬,以后不会有这么多,但一个区的警务队长怎么捞钱,他相信那些识趣的下属会为他办妥。

拿起桌上的《妖魔图鉴》,细细品读起来。

所谓妖魔,实无定形。

草木精石、山川日月、魑魅魍魉、鳞毛羽昆,皆可成精成怪,为祸一方!

图鉴上记载的最奇葩案例,居然是一家工厂-----成精了!

是的,看到这里你没看错,此事的起因是临近的广陵省一位财阀,为了疯狂敛财,不顾工人的死活,大肆生产倾销商品,在工厂最巅峰的时候,物极必反---出了一次事故,全厂无一人生还,自此工厂周边怪事连连,到最后哪位财阀也闹得家破人亡。

大楚王国军政司派高手进驻工厂查探,最后只有负责带队的首领才勉强活命,此事才算是被上京关注,直接派遣王室卫队前来,最后得出结论:

工厂因怨念阴魂太多,几千人的怨气凝而不散,已经化为精怪,且怨念太强,不能被消灭,只能封印,评定为“甲级禁地”后,常年驻扎军队,只为让其自生自灭。

利用一上午的时间,陈锋总算将《妖魔图鉴》读完,也大致了解了妖魔的的类别。

第一类,也是最常见的凶兽类妖魔,基本都是远离人群,大多都有实体,力量有余却灵智不足,算是最好对付的一类。

第二类,阴魂类妖魔,大部分都是由人类死亡后含恨成形,具有生前一部分智慧,异常狡猾。

第三类,就属神秘类妖魔。

此类妖魔,无法用常理解释,风火水雷、山川日月、鳞毛羽昆、甚至人造物,都成为了妖魔。

广陵省的“夺命工厂”就是其中一个鲜活的例子。

它是一种泛概念、未知的规则!

此类妖魔被统称为——神孽。

无法用常理看待,很难被灭杀,如果找不出其中暗藏之规则,再强的灵序者都会死于其手。

陈锋将图鉴轻飘飘的仍在办公桌上,摸着下巴沉吟,“这妖魔还真不好对付,特么的连一座工厂都能成精,前世的网文也没这么写的吧?看来要想活得舒服一点,还必须得努力啊!“

随即起身,伸了伸懒腰,拿出酒杯,小酌起了不知名的红酒。

**********************

大楚历1047年6月21日

晚上十点晴空万里微风

一队十几人的黑衣黑裤的“黑皮子”在有序的指挥下,向着金江市沧海区贫民窟最繁华的“东门酒楼”进发,沉默无声,看见“黑皮子”驾临贫民窟,早有人机灵的向此地最大帮派——金河帮通风报信,以此来换取他们的庇护。

云龙带着西街警务处众人赶到东门酒楼时,金河帮早已带人守候在门口,来人一副笑呵呵地笑容,抱拳作揖,“云爷好,各位爷好,小的刘通,忝为东门酒楼掌柜,不知各位爷今晚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云龙面色阴沉,一把将其推开,大声吼道:“一切按计划行动,如有阻挡者,格杀勿论!”

该死的,计划了这么久,就是想着把这处腌臜地一窝端了,为此军令状也立了,现在不成想,局面演变成这样,那还怎么向队长交代?

今晚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完成任务,要不然在队长面前失了分,那就是百死莫赎!

“老李,你和老杨带四个兄弟去后门,阿虎带几人去暗门,名单上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跑了,老黄和我带着其他兄弟破正门,今晚务必要全力以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兄弟们,以后的富贵就在此一搏了!”

云龙首开一枪,将刘通身后负责保卫的汉子一枪掀翻,眼看着黑皮子“越来越嚣张”的举动,这些刀头舔血的混子们也是热血上了头,操起手边能用的武器,将分作三队的十几人团团围住,叫嚣着让他们付出代价。

在一阵莫名其妙的喊杀声里,双方战成一团,在这片金江市最静谧、最萧瑟的城区里上演着血与火之歌!

叫嚎声!惨叫声!

子弹穿透血肉的声音!

劣质钢刀入肉的声音!

漆黑巷子里犬吠声,仓皇奔逃声不绝于耳。

真当是声声入耳。

“虎哥,你说王云那老王八蛋能出来不,都这个时候了,兄弟们在前面杀的起劲,让我们蹲在这里,白白丢了功劳,可惜呀!”黄毛少年搓着一口黄牙子,轻佻地问道。

云虎一巴掌扇在黄毛脑袋上,瓮声道,“小屁孩,那有那么多牢骚,让你等就是了,我哥安排自有他的计较,再说了,如果能逮住王云这个大当家的,我们何愁没有功劳,队长也不会亏待我们。”

黄毛正欲反驳时,恶臭扑鼻的巷子里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云虎一马当先的窜了出去,使出平生气力,朝声源处挥出一拳,打的来人一阵跄踉,仓促间一个趔趄,摔的狗啃泥,满脸都是血。

云虎拽起地上的人,发现神似王云的老者已经昏迷不醒,暗叫一声不好,再想追上去时,人已跑的无影,连身边的黄毛小子柳玉峰都没了身影。

拼命狂奔出去后,才发现柳玉峰已经倒在了巷子口,手里紧紧攥着王云的裤脚,而后者也是一脸痛苦的捂着裆部,竭力呻吟。

小黄毛捂着中弹的小腿,脸色惨白,嘴里念叨着什么,看着地上的两人,云虎此时不厚道的笑了。

拉响了信号箭,云虎熟练的撕扯下衣角的一边,给他包扎起伤口来。

不消片刻,四五个气喘吁吁的身影,跑进了巷子里,看见云虎靠在墙上休息,来人贴心的将伤者抬上担架,扶起云虎,又吩咐人将目标人物胡乱背在背上,发力狂奔向警务处。

**********************

“号外号外”

“老城区毒瘤金河帮作恶多端,贩卖人口,欺压良善,引起新任警务队长不满,一怒之下,将金河帮一网打尽,无一人漏网,此举深得人心,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本社掌握独家内幕,敬请后续”。

大街小巷充斥着报童卖力的吆喝声,汽车从新居开出来时就听着此类大有噱头的文章,陈锋听得一阵暗笑。

云虎这小子,不去搞传媒真是可惜了!

抬眼看着窗外掠起的一股旋风,将报童手里散落的报纸刮散了一地,一张报纸在旋风的吹拂下摇摇升空,陈锋竟看的痴了!!

我欲乘势迎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好想登顶此方世界,看尽人世间繁华啊,我陈锋的一块踏脚石已然化为靡粉,那磨刀石又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