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命悬一线 一

小说: 灵序至尊 作者: 青城唐韵 更新时间:2020-03-26 09:42:40 字数:2564 阅读进度:2/10

金江市沧海区贫民区。

看着院子里穿戴整齐的儿子,陈父陈母欲言又止,自从年前与人打架归来,大病一场后,自家老二一夜之间似是换了个人一般,以前的吊儿郎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稳重的阿锋,这其中的变化也让老两口欣喜不已。

“阿锋,今天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出去?”陈母一脸担心的问道。

“娘,你放心,今晚只是一次正常的码头值夜任务,你们放心休息吧,”随即转头对一脸懵懂的弟弟妹妹吩咐道“小雨、小海,我走了你们要好好听爹娘的话,不要再给爹娘惹麻烦,特别是小海你”。

“哥,上次真不是我的错,是何二狗他们先动的手,真不怪我。。。。。。”在陈锋压迫力十足的注视下,陈海越说声音越小,直至无声。

“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打不过就不要打,不要为自己的弱小找借口,记住一句话,弱小即是原罪!”陈锋将绑腿的最后一根绳子系好,撂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扬长而去,在夕阳下只留下一串长长的影子。

*******************

金江市沧海区码头仓库。

等陈锋按照卡片上载明的地址找到码头仓库时,里面已经聚集了十几个身影,有老有少,最年长的看起来已经有四五十岁,最年轻的也有十三四岁,年纪比他还小。

陈锋与其中一位相熟的工友打过招呼后,信步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按照武馆那便宜师傅传授的打坐法门,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哒哒哒”一声声清脆的皮鞋声在空旷的仓库里响起,也敲响在众人的心房,在这静谧的环境里平添了一份诡秘。

“你们就是赵小年找的探险队?”来人冷漠的声音响彻在空旷的仓库里。

众人七嘴八舌的回应着来人的回话,嘈杂的吵闹声也把陈锋从静谧中吵醒,抬头一看。

“嚯”!

难怪众人反应如此之大,来人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一身修身的黑色警用制服,完美衬托出了女人的玲玲曲线,再配上那一张散发着冷漠的俏脸,颇有种冷艳御姐的气质,以陈锋现代人的审美标准,起码得打个80以上,如果满分是100分的话。

在冷艳御姐(不知姓名的情况下,姑且就叫冷艳御姐吧)的带领下,众人鱼贯而出,在朦胧的夜色里,向着城外出发,一些人好奇的打量着沿途的事物,随即发出感慨声,而另一些人则表现的比较淡定,可能是知晓其中的关键。

陈锋摸出怀里仅剩的50块,向着队伍中的最年长者走去。

“大哥,劳烦打听一下,我们这是去哪里?”随即不动声色的将钱塞进那人的口袋里。

付有业抬眼打量了眼前的后生仔,轻笑一声,摸着口袋里的钱,心想也算是提携一下后辈吧,遂开口正色道:“小兄弟,原来你还不知道我们这是去干嘛?那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们啊,可是受警务处的委托,给那些大人们探路去的,可明白?”

“雇佣兵?”陈锋神色一冷。

“嗯,可以这么说,看你还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不是叫人给坑了?唉,如今这世道,像你这样混不下去,跑来做佣兵的后生仔多了去了,被人骗来做佣兵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说完胡子一抖一抖的笑道,竟有种贱贱的感觉。

“佣兵吗!”陈锋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细细咀嚼着眼前人话中的含义,一时间又气又恼,火气直往上冲。

“特么的赵小年,等老子回去以后,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随即不再抱怨,认真思考起接下来的对策。

思来想去,最后得出的结论,居然是:

随机应变!

说白了就是看到事情苗头不对,赶紧跑路为上。

啥?等日后追查起来?还是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谈其他吧!

这就是现在这个世界教给陈锋的处世之道,同时也是大多数人的生存哲学。

走了约摸大半个小时后,出了城的众人被带到了一处森林边缘,前面带路的冷艳御姐停下了脚步,寒声道:“你们今晚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此地蹲守,只要一遇到什么不对劲的事情,立刻拉起信号箭通知我,自有人会来接应你们的。”随即拿出一支信号箭递给最有经验的付有业,几个闪转腾挪兔起鹘落间便不见了踪影。

片刻的安宁后,又是七嘴八舌的交流声,陈锋无语的朝一颗大榕树走去,手脚并用的三两下就爬上了树,靠在树上小憩起来。

“听,什么声音,感觉不对劲”,这时看上去最不靠谱的付有业反倒最先反应过来,三两下爬到树上,观察起周围的动静来。

人群开始骚*乱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仔细听起来居然是野兽的跑动声,听起来杂乱无章,狠狠的敲击在众人心房。

眼见事情超出了预料,付有业二话不说拉开了响箭,等了好久,也不见一人来援,反倒是野兽的嘶吼声却越来越近,他气急败坏的咒骂道:

“特么的,原来是让我们吸引火力的,说白了就是个活靶子,老子当了十几年的探险队,死里逃生的走到了今天,现在倒好,遇上了兽潮,真特么晦气”,随即转头对陈锋吼道:“傻小子,还愣在哪里干嘛?还不快逃命去?”

陈锋面对这一现状,并没有如其他人般,死命奔逃,反而活动活动了手脚,从腰间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好整已瑕的准备着战斗。

眼看着算计落空,付有业认真打量起眼前的青年,并不出众的容貌,配上坚毅的眼神,在贫民中也算的上一号人物,自己以前咋就没发现呢?

“好了,小兄弟,你也不要防备我了,事到如今,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怎么保住小命,其他的以后再说,从这里突围的话,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吗?”付有业神色认真问道。

“静观其变!”

“你怎么…”付有业话还未说完,便被眼前的景像吓得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兽潮,以往不是这样子的,怎么可能…”一直在嘴里念叨的是一起留下的工友詹彪。

转眼间,一条竹叶青悄然爬上几人所在的大树。

“唰唰唰”

陈锋挥舞着锈迹斑斑的匕首转眼间将竹叶青斩成了几段,只余下蛇头和毒牙被其装入口袋。

“看来此间事情还不能善了了”捏着被斩成几段的蛇身,陈锋喃喃自语道。

“呜呜呜”

“呜呜呜”

随着一声声狼嚎响起,陈锋瞳孔一缩,瞧见了此次兽潮中的王者,一头一人高的银色巨狼。

正带领着它麾下的儿郎们朝陈锋等人栖身的大榕树而来。。

随着狼王一声大吼,狼群开始发动攻击,三两只狼崽迅速将大榕树包围。

一头银色沙狼滋着牙后退聚力,用尽全身力气将前爪搭在榕树上,在陈锋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第二头狼则踩着同伴的腰身,一跃而起,“唰”地一声,落在榕树上,亦步亦趋的朝陈锋藏身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