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临时的师傅不好当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1-20 字数:3195 阅读进度:42/331

“三皇子忙着呐,岂是你想见就见的。”大德摆谱:“你以前可威风了,这会儿休想再威风下去。”

“不让我见是吧?”李沐澜对他一笑,然后身形一闪。

大德还没注意她是怎么近的身,一转眼,就看到李沐澜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对他做鬼脸。他只好叫嚷:“主子,她来了,主子,她来了!”

龙峻昊已经看到了她的移形之法,虽是无意中的招式,可让他想起了昔日的她。她除了变傻之外,还会些什么呢?他不免好奇起来。

李沐澜来到跟前。

龙峻昊看着她窈窕的身姿,倘若她不说话,与大家闺秀无异。满头如云的秀发加上熠熠生辉的明眸,活脱脱就是一个美人坯子。难道,她们都没有发现吗?

“喂!嘻嘻,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李沐澜朝他挥手:“是不是见到我你就害怕了?”

“是啊,你长得三头六臂,我觉得好害怕。”龙峻昊打趣:“宫女是不是很清闲,为何你会来我这修武殿?”

“我不知道。”李沐澜眨巴着眼睛,脱口而出:“想你了呗!”

龙峻昊有一瞬间的呆愣,继而说道:“你可知,这话不能随口而的?”他知道她是无意的,可为何,他会觉得心中似泉水涌动?

“是吗?”李沐澜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三皇子,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龙峻昊说道:“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你也有求人的时候?”他看着她有些撒娇的模样:“你不是自诩从来不输给任何人的吗?”他语顿,忘了她已经是傻姑娘了。

李沐澜自然是一脸茫然:“我有吗?什么时候?嘻嘻,我不知道。”

龙峻昊推下她的手,坐下来继续玩着蛐蛐:“行了,说吧,遇到什么难处了?”

李沐澜也不矫情,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说道:“呵呵,我不想背宫规,明珍姐姐说了这个很难的。”

龙峻昊一听就笑了,说道:“你不想背,是不是想着让帮你我收尸啊?行啊!那你就死给大家看吧。宫里有的是宫女,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自然也不少。”

李沐澜噗通下跪,说道:“真的没有什么法子了吗?”她愁苦着脸:“那好,我就等着被砍死吧。”她赌气。

“行啊,你现在倒是不疯了。”龙峻昊用手支起她的下巴:“来,给爷笑一个!”他逗趣。

李沐澜用手掸掉了他的手:“三皇子是不是很大的人?”

龙峻昊想了想,说道:“算是吧,这要看与谁比。”他心里不由苍凉起来:“皇子也有皇子的难处,不是你这个宫女能够体会的。”他欲又止,不期望变傻之后的她能听明白多少。

“那我来做皇子,你来当宫女,可好?”李沐澜眼中满含期待:“如此一来,我就不用背什么宫规了。”

龙峻昊英俊的脸上有着难以说的苦恼:“还是傻子好啊,可以什么都不顾及,也可以口不择,可是,这条路可以走多久呢?”他在反思自己以后的路。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李沐澜托着下巴。

“那好,我这么说吧。”龙峻昊正经说道:“在主子面前得称呼自己为奴婢,不能我啊我的;还有,见了主子每次都要行礼问安;每次说话都要低声细气,不能比主子的声音还高。倘若这些你都做不到,你这小命留着也只有屈指可数的时日了。”

大德觉得好笑,说道:“主子,这是她的事儿,您就别为她担心了,犯不着啊。”

龙峻昊瞪了他一眼:“大德,你是不是也想背背宫规啊?”

大德立即会意:“奴才不敢,奴才不敢!”他不好意思一笑,说道:“奴才刚入宫时,是被家人卖掉的,一个奶娃娃可不懂什么规矩,还吃过不少苦头呢。”

“真的吗?”李沐澜更加发愁:“是不是要挨板子啊?”

“没错,不仅要挨板子,还要做老虎凳,过火盆呢。”大德憋着笑:“死了还算是好的,不死只剩半条命才难熬呢。”

李沐澜被他这么一说,慌了神,无助地看着龙峻昊。

“大德,你闭嘴,本宫真想将你轰出去。”龙峻昊直:“这宫里人人都为了自保才互相失了友情失了真心,难道你也是下一个吗?”

大德惶恐,说道:“不是啊,主子,奴才这是吓唬她呢。您对她这么好,奴才哪里真敢不管她呢。”他拉起了李沐澜:“你站着听我说话。”

“嗯。”李沐澜很认真听的样子。

大德吞咽着口水,说道:“我知道你这里不好使了,没关系,只要面上说得过去,就能让你活下来。想在这宫里混,嘴巴是最重要的。”

“嘴巴?”李沐澜用手摸摸自己的嘴巴:“嘴巴不就是用来吃饭的吗?哦,还有被咬上一口。”她看着龙峻昊。

“什么?”大德没有听明白。

龙峻昊怕李沐澜说穿,赶紧说:“大德,别扯这些没用的,该怎么教他,就看你的了。”

“什么?”大德又

是一愣:“主子,这未免也太难了吧?奴才宁可去面壁思过。”他看着李沐澜:“你听好了,嘴巴除了吃饭还是用来说话的。将话说得好听是你的本事,说不好听就是你的劫难了。”

李沐澜似懂非懂。

龙峻昊一个冷眼:“大德,你还是去面壁吧。”

大德知道主子不想受到打扰,立即行礼说:“是,奴才告退。”一转身,冲着李沐澜眨眼:“机会难得哦!”

李沐澜不明所以:“三皇子,他说什么啊?”

龙峻昊很想给大德一脚,可看着无助的李沐澜便打消了念头:“倘若你真的想要我帮你,你就什么都得听我的,能否做到?”

李沐澜一个劲点头:“能,能,嘻嘻。”

看着她毫无城府的笑容,龙峻昊彻底放弃了逃避:“你随我走一趟吧。”

“要去哪儿?”李沐澜犹豫:“你不会将我交给总领吧?”

“呵呵,本公子像是这种人吗?”龙峻昊说道:“总之,你乖乖跟着我走就是了,就算要卖了你,你也不值几个铜板的。”

李沐澜这才跟了上去,脚步轻快:“我们能从殿门出去吗?方才我崴到脚脖子了。”

“是吗?”龙峻昊心里浮现一丝紧张,低头看着她的脚:“你走路不是好好的。”害他白担心了。

李沐澜动了动脚:“许是我命大呗。”

“这叫命大?你还不如从墙头直接翻下来省事。”龙峻昊边走边说:“以后来修武殿就走正门吧。我会告知侍卫,倘若有一个傻宫女来,就放行吧。”他的口吻越发轻松。

“是。”李沐澜笑得甜美。

她的笑容很快就感染了龙峻昊,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了一丝异样,却不容自己多想,对她说:“你可别高兴得太早,有你哭鼻子的时候哦。”

“什么嘛。”李沐澜揉揉鼻子:“我才不信嘞。”

龙峻昊失笑,带着她走出修武殿正门,朝着御书房而去。快到午时了,阳光忽然钻出云层,在人间洒下明媚的斑驳。他闻到了很香的气味:“你知道是什么花开了吗?”

“不知道。”李沐澜说道:“我好饿,最好是可以吃的花。”

“就你嘴馋,万慧殿是不是不给你吃饭?”龙峻昊显得很紧张:“要不要我去与赵总领理论?”

“别呀,师傅待我很好,嘻嘻,我是太顽皮了。”李沐澜给自己定义。

“呵呵,想不到你还真有自知之明。”龙峻昊说道:“告诉你吧,这是东阳国才有的金棉花开了,香气扑鼻,却是不能食用的。”他话锋一转:“不过,可以提神醒脑,有益身心。”

“哇,你懂的还不少呢。”李沐澜说道:“可说话比我还傻气哩!”

“是吗?”龙峻昊见宫女内监走来走去,索性与她打闹:“我不只犯傻,还要打你呢。”

李沐澜啊啊喊着,又蹦又跳:“你、你做什么呀!你走开,快点走开。”

“我要挠你痒痒!”龙峻昊开心得像个孩子:“你过来,本宫是皇子,你个小宫女休得无礼!”

李沐澜继续跑着,嘻嘻哈哈,完全没将堂堂一国皇子放在眼中。两个守御书房的侍卫见了,迎了上来。其中一人行礼之后说道:“三皇子,需要小的抓住她吗?”

龙峻昊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你谁啊?”

“小的是御书房守卫。”

“哦,你来得正好,将御书房开了,本宫要在里头好好惩治她!”龙峻昊对他们两个说:“你,还有你,别愣着,本宫要亲自抓住她!”

两个侍卫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三皇子,这恐怕不妥吧。御书房是宫中重地,您是主子,自然无可厚非,可她是宫女,请皇子三思。”

龙峻昊冲着他们发脾气:“我不管,你开不开?你快开嘛,我求你们了。”他作势要下跪,傻气地可以。

李沐澜却还在叫嚣:“来呀,呵呵,来呀,快来抓我呀,你敢挠我,我要打死你!”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