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怎会又被偷吻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1-11 字数:3180 阅读进度:34/331

偌大的饭堂顿时没了声响,所有宫女都倒吸寒气,又觉得不妥,纷纷低头跪着,心里却跳得慌乱。

尤其是秦明玉,眼中几乎喷火,又嫉又羡。她不明白,为何傻傻的钱明珠却能得到三皇子如此的“厚爱”,倘若是她,那该有多好啊!

龙峻昊几乎陷入忘我境地。他没有想到,她的唇对他而有着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如果说,昨夜的吻是个意外的话,那么这一次,他却是清醒的,清醒到可以听到李沐澜心跳的声音。

李沐澜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双眼,大睁的美眸几乎成了斗鸡眼。然后一个激灵,她伸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啪!声音出奇的响脆。

这一巴掌不只打在龙峻昊的脸上,也打在了众人的心里。

秦明玉心惊胆战又吃味,说道:“钱明珠,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在众人面前掌掴主子!”她下跪说:“请三皇子重重责罚钱明珠!”

刘艳青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身为主事,她的责任重大,而钱明珠的的确确就是她的扫把星。她手心出汗,脊背却阵阵发凉,几乎瘫软在地,口中求饶:“请三皇子开恩!请三皇子开恩呐!”

王善勤听闻这巴掌声,心都要碎了,她仿佛看到自己被拉出去砍头的情形。于是,她颤抖着声音说:“三皇子请恕罪!都是钱明珠狗胆包天,请三皇子息怒,饶了奴婢们吧!”她连连磕头。

“请三皇子息怒!”众宫女害怕得异口同声。

龙峻昊看着李沐澜生机勃勃的双眸,捂着脸颊说:“女人,这一巴掌我记住了。”他扭头看着跪了一地的人,说道:“你们将这女人关起来,本宫要好好眼看她的玉佩。”

“是。”刘艳青应声,然后命两个宫女将三皇子身下的扫把星拖出,又说:“你们两个将钱明珠关进柴房,等着三皇子的发落。”饭堂内本就有个柴房,这下派上了大用场。

“是。”两个宫女合力,想将这麻烦精关押起来。

李沐澜当然不会让她们如愿,身手敏捷地躲过了伸来的魔爪,然后逃向外面。

王善勤见状,立即说道:“快,快拦住她,别让她走出这殿门。”

宫女们倒不含糊,纷纷伸手阻拦。

龙峻昊见她想溜,几个箭步而上,嘴里笑着说:“还想跑!我要抱住你,才不让你逃走呢。”他用力一揽,将她抱在了怀里,不顾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他趁机点住了她的穴道。

李沐澜顿时无法动弹。

“这、这是怎么回事?”刘艳青慌了,从未见过如此阵仗。

其他宫女也是一愣一愣的。秦明玉胆子大,走过去碰了碰李沐澜:“主事,她、她不会是死了吧?”

“别瞎说。”王善勤插了一句,心有戚戚焉。

刘艳青正要走过去,龙峻昊就说话了:“怕什么,死了活该。你们都闪开,让我来!”他推了推两边的宫女,然后走到李沐澜跟前:“嘿嘿,看你现在往哪儿躲?”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龙峻昊将李沐澜扛在身上,一步一步走去柴房,将她一人留在了里面。而她的那块玉佩却落在了龙峻昊手中,他故意多看了几眼。

“三皇子,如何?这玉佩是您的吗?”刘艳青走了上去,看着里头的李沐澜:“这也太奇怪了,她是不是疾病发作啊?”

“我哪里会知道?”龙峻昊眨巴着双眸,似笑非笑:“也许,过一会儿她自己就好了吧。”他继续把玩着玉佩,看上去很喜欢的样子。

刘艳青见状,又问:“三皇子想如何处置她?”

“我有说什么吗?”龙峻昊好像搞不清状况的样子:“哦,我又仔细看了,这玉佩不是我掉的。”他眼中有着笑意:“哈哈,不过我喜欢!”

“既然主子喜欢,那就拿去戴吧。”刘艳青擅自做主了。

“三皇子,不知这玉佩是否名贵?”善勤走上前说道:“指不定这丫头手长,是从宫里哪个主子手中偷来的呢。”

龙峻昊显然对玉佩爱不释手:“这可是好货色,你们说呢?”

“是,是,这好东西本该就是主子的。”刘艳青奉承:“就当是这奴婢给您赔不是吧。”

龙峻昊将玉佩收在怀中,说道:“好,此事就不追究了,嘿嘿,不过,我还有一事相求。”

“三皇子请讲!”刘艳青胆子大了起来,看情形她们的安全无虞了:“只要主子肯说,奴婢一定答应。”

“玉佩之事可以作罢,不过,她出顶撞于我,又出手伤人,不给她点厉害恐难服众。”龙峻昊傻气一笑:“嘻嘻,你说我说得可对?”

“对,对,三皇子是明事理的主子。”刘艳青行礼道:“但凭主子发落!”

龙峻昊假意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将她关在这柴房三天,谁都不许靠近她,我会随时来责罚她的。至于怎么罚,嘻嘻,现在不告诉你们,保密!”他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众人松气,又觉得可笑。

龙峻昊见目的达成,边往外走,边说:“哎呀,天马上

快黑了,我要回去歇着了,你们都散了吧。”

“是,三皇子!”众人最后一次应声,看着主子离去。

李沐澜忽然可以动弹了,她跳了起来,看着柴房的门,冲外嚷着:“快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钱明珠,你可别不知好歹,三皇子好心留你一命,你别别再胡作非为了!”刘艳青对她直摇头:“唉,真是作孽哦!有你在,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主事,要不要将此事告知赵总领?”善勤发问。

刘艳青说道:“不许说,谁都不许提!这三皇子虽然脑袋时好时坏,可毕竟是主子,皇上还让他几分呢。我们又算什么东西!唉,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吧。听三皇子的,都散了吧,都去做事。”

众人纷纷推出偏殿,赶着去做事了。

“活该!”秦明玉对着门内的李沐澜说道:“你就好好在里头反省吧!最好饿死在里头,永远都别出来了!”

“我咬死你,滚开,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明珍姐姐,救命啊,救命啊!”李沐澜对着柴房的门又踢又打,就是不想安分下来。

“你就嚷吧,你就继续大喊大叫吧,疯婆子,谁都不会来救你的,也救不了你!”秦明玉说道:“哼,还真是便宜了你,浇湿被褥的事儿还没算账呢。”

“行了,明玉,走吧,做事去。”善勤喊着。

“是,主掌。”明玉又瞪了一眼李沐澜,这才离去。

饭堂内静悄悄的,李沐澜忽然觉得自己可怜,又不服气,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着:“三皇子,你混账!秦明玉,你是个坏人!明珍姐姐,救命啊!”

当明珍在御膳房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才从旁人口中得知明珠又惹事了,惹事的主子还是三皇子,她反倒不那么担心了。她不信这个三皇子会真的为难明珠,因为每次都是他悄悄帮助明珠的。

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明珍才洗完了所有的碗碟,躲着疲惫的身体回了万慧殿。一进屋子她才知道,明珠不仅惹了三皇子,还将众人的被褥都给浇湿了。

“明珍,你来的正好,你倒是看看,这都是钱明珠做的好事!”明玉忍不住说:“真是晦气到家了!”

明珍没好气得说:“那你们呢?我与明珠的被褥又作何解释?总不会是它自己跑到水里面去的吧?”

“这。”明玉语塞。

“明珍,这都是明玉的主意,我说不可以作弄你和明珠,可她不信,现在好了,连我都没地方睡觉了。”龚明兰皱着笑脸说。

明珍一点都不奇怪,说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好啊,晚上谁都别想睡觉了。我不睡无所谓,正好做完事去陪着明珠。”她赌气向外走:“还有,以后别再做这种事了,真是够丢人的!”

见明珍走了,明玉这才发飙:“明兰,你什么意思?说好了我们三人都不说的,你这不是为难我与明心嘛!”

“你想捉弄明珠是你的事,干嘛非要搭上我啊!”龚明兰气道:“如今又来责备我,我真是两头受气了。哼,晚上我去隔壁与老乡一道睡,你们自便吧。”说完也离开了房间。

“你!”明玉气呼呼的样子,踢了踢湿乎乎的被褥,一屁股坐下。

张明心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说道:“明玉,算了,我们将就一个晚上吧,明早天晴拿出去晾晒晾晒就没事了。”

“明心,你说,我们是不是与钱明珠有仇啊?”秦明玉抬头说:“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尝尝我的厉害,哼。”

“好了,消消气吧,明珠已经让三皇子给责罚了。”明心说。

赵美茹却在这个时候进了她们的房间:“怎么,人都去哪儿了?”她随口问。

“赵总领。”秦明玉起身行礼:“您来的正好,奴婢有话要说。”

“是不是明珠这孩子又闯祸了?”赵美茹皱眉,直觉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情。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