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宫规为哪般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1-11 字数:3269 阅读进度:32/331

赵美茹眼看人都来得差不多了,这才上前一步说道:“你们听着,本总领有事要说。”她看着底下的人:“方才,有新宫女去栖凤宫伺候皇后娘娘,却冲撞了娘娘的凤体,娘娘大为震怒,不仅责罚了该宫女,还下令要让所有新来的宫女熟记宫规,一条都不许错漏。”

底下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你们可都听好了。”赵美茹说道:“虽然你我都是宫女,可宫女有宫女的骨气,想要在宫里活得平安顺泰,就必须付出百倍的努力。我知道,你们之中有的是人想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

“奴婢不敢!”底下众人说道。

李沐澜却忽然冒出一句:“我想变凤凰!”

她的话惹来周围一阵狂笑。

“不许笑!”赵美茹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徒弟:“钱明珠有此志向是好事,你们谁都有这种机会。只是,要想成为凤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她看着大家:“以前,宫女成凤凰的大有人在,可是,知道她们的下场都是如何么?”

明玉胆大,说道:“赵总领,奴婢想知道,她们的下场如何?”

“好,那我就说说吧。”赵美茹继续说道:“旁的不去说,就说书上有记载的。东阳国开国数百年,由宫女变成妃子的不在少数。可是,最终寿终就寝的屈指可数,更多的人只是留下一个名讳,有的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她们之中,很多人都自尽了,有的服毒有的跳井,也有的变成了疯子。”

底下有很多宫女脚底生凉。

赵美茹很满意大家的反应,说道:“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吗?”

“请总领明示。”明玉大声说。

“就因为宫女出身低微,没有受过正统的训导,只知道凭着几分姿色就去迷惑主子,而侥幸成了娘娘成了妃嫔。可她们忘了,草鸡永远只是草鸡,成不了真正的凤凰!”

底下没了声响。

赵美茹看着明玉:“你们之中有人确实有几分姿色,也有几分勾人的本事,可你们别忘了自己还是宫女身份,只要是宫女,就老老实实做好本分,先将宫规都学好了,才能妄想有飞黄腾达的机会。”

“是,总领,谨遵教诲!”众人应声。

“刘主事与王主掌协理此事,不得有误。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在她们那里记录背诵进展。大小宫规都须一字不漏,且说到做到。”

“是。”无奈的回声响彻一方天地。

“好了,都散了吧,记住你们该做的事,否则,找死的只有你们自己,任何人都休想脱罪。”赵美茹说完,见底下人群散去,这才交代了刘艳青与王善勤几句,然后离去。

刘艳青想想就不服气,说道:“凭什么每次都让我们两个出马!”

“刘主事何必置气,赵总领是太后身边的人,难道你还想赢过她?”王善勤说道:“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大不了将所有责任都推在宫女身上。”

“唉,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刘艳青说道:“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她!”

王善勤明了,说道:“主事最担心的是钱明珠吧?”见对方默认,她才说:“我也与您一样,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扫把星!不过,三皇子倒是对她不错,想来傻人不见得是最吃亏的。”

“三皇子?”刘艳青摇头:“不说你也知道,这两人、唉,罢了。”她心平气和起来:“是非都不好说啊,小心祸从口出。善勤,你我还是早些准备册子,将那些宫规翻出来读读背背,也好心里有个准备。”

“是,主事。”善勤说道:“说来说去,我们宫女总是最吃亏的。”

“不然呢?你有本事去做主子吗?”刘艳青对她说:“不是我看不起你,就算你我脱光了站在哪个主子面前,也无人问津啊!”

她的自嘲善勤感同身受,说道:“那我们是不是该为以后打算打算?这批新来的宫女之中有几个的确不错,不如将宝押在她们身上,平时对她们好些,一旦有人被主子看上得宠,我们的日子也许会好过一点。”

“你看着办吧,不过,眼光可得看准喽。”刘艳青说道。

“嗯,别人我不知道,这秦明玉和张明心我是看得真真的,有野心,又不甘心平凡太久。”王善勤说道。

“好,倘若有机会,就让他们去伺候主子吧,最好是太子或者二皇子。”刘艳青抬头看天:“这风向不对,恐怕下午要下雨了。”

“是啊。”王善勤也看了看天色:“晴了太久,也该下场雨了。”

李沐澜跟着明珍回御膳房。一路想着问题。

“明珠,你怎么了?为何不说话?你不是挺能说的嘛。”明珍取笑她:“还是你的屁股疼到说不出话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还真别说,我觉得好多了。”

“明珍姐姐,宫规是什么呀?”李沐澜犯难地说:“我好像什么都不懂啊。”

“宫规哦,”明珍这才恍然:“也是,你才来两天,根本就没有人教过你宫规,对吧?”

“嗯,我不知道,嘻嘻,是不是不知道就不

用问啦?”李沐澜寄望于明珍的反应,可明珍直接就摇头了。

“明珠,背宫规这种事也只有靠你自己了。”明珍说道:“因为我也是自身难保啊。”

李沐澜嘟嘴,说道:“明珍姐姐,那我该怎么办?”

“唉。我也不知道,不如你去求三皇子帮忙吧。”明珍呵呵笑着:“我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哦。”

找三皇子?李沐澜开始盘算起来。

可是到了御膳房,明珍和明珠同时傻眼了,堆得高高的碟盘溢满了一个个的水桶,哪里都是残渣剩菜,连个落脚的地方都难找。

“你们回来得正好,这里人手不够,你们就一起洗碗碟吧。”曹得诺走出来说:“要麻利点,别磕碰坏喽,碎一个你们都吃不完兜着走了。”

明珍点头:“是,总管大人。”

李沐澜感觉好新鲜,直接就蹲了下来,屁股痛胀也没多在意,手一伸,哗啦啦,几个碗碟被撂在了地上,好在有青苔挡着,才没有破碎。

明珍心惊肉跳,说道:“明珠,你轻点,若是碎了,我们就得完蛋了,到时候就算大罗神仙来了,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李沐澜听了,这才放轻了手劲:“哦,明珍姐姐,我会小心的。”

“行啊,你还不笨嘛。”明珍动手洗碗:“明珠,我有些好奇耶。”

“什么?”

明珍说道:“倘若你不是傻呼呼的,会是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李沐澜说:“我做梦了,好可怕。”

“大清早的时候,你就在喊什么杀人、什么报仇的。”夏明珍看看周围没人,才说:“明珠,你以前不会是侠客吧?”又想到她上墙的本事,更加笃定说:“一定是,没准我还猜对了呢。”

明珠看着手里的碗碟,说道:“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脑袋里空空的。”

“你怎么会是内监的义女呢?”明珍想来想去想不明白:“算了,问你也是一问三不知的,来,我们还是加油洗吧。”

洗了两个时辰,碗碟还是堆积如山,天又开始下雨,隐隐还有雷声。明珍起先不以为意,忽然啊得喊了起来。

“怎么了?明珍姐姐。”李沐澜停下手里的动作。

“我们的被褥还晾着呢!”明珍忍着疼站了起来:“这下糟糕了!”

李沐澜听了,立即放下手里的碗碟,脚底抹油似的溜了。

“明珠,你去哪儿啊?”

“救被褥!”李沐澜说完就没了人影。说也奇怪,她好像脚下生风,越走越快,到后来,整个人好像飞起来一般。

龙峻昊正回自己的修武殿,见李沐澜如一阵风飘过,他也跟了上去,只不过是用走的。而他的武功,是不会轻易示人的。

雨,越下越大,打湿了李沐澜的衣衫,她却懊恼自己不够快,没能及时救下被褥。看着更加湿透的被褥,她的眼泪没能忍住,默默流着。

因为下雨,在殿外做事的宫女都可以回万慧殿休息。秦明玉才踏入殿门,就看到李沐澜伤心的模样,边拍着身上的雨水,边讽刺道:“钱明珠,你行啊,这种时候晾被褥,难怪是个傻子!”

李沐澜心中激动,冲到她面前,伸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这是不是你做的?”

“哇!”明玉捂住了自己的脸:“钱明珠,你疯了!为什么要打我?这被褥是你晾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既然说我疯了,我就是疯了!”李沐澜进入房间,然后提着一个水桶走到外面,雨水顺着屋檐落在了水桶内,她提了半桶水入内,将榻上的三床被褥都浇湿了。

“钱明珠,你做什么?”明玉大声嚷起来:“来人啊!钱明珠疯了!来人啊!快来人啊,我们这里有个疯子!”

附近听到喊声的宫女都围拢过来,站在房门口探看究竟。

“你们都来评评理,这个钱明珠本就是傻瓜,这会儿,连被褥都给她浇湿了,你们说,是不是该去报告王主掌和刘主事啊?”

李沐澜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讨厌你们,尤其是你!你这个坏女人!”她还想动手,却被其他宫女拉住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