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嫉妒是危险的开始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98 阅读进度:25/331

刘希玉心中是高兴,但是还不至于得意忘形:“你们起来吧,恭喜得太早了。倘若这孩子能够平安生下来,那才是大喜事呢。”她心中有着隐隐的担忧:“只是,唉。”她一声叹息。

明珍起身,看着她覆上愁容的脸色,不明白说:“主子,有身孕不是应该开心吗?为何您会如此忧心。”

刘希玉不便明说,也不能明说,看着她们说道:“你们是新来的吧?”

“嗯。”明珍回道:“回主子的话,奴婢是夏明珍,她是钱明珠。”她行礼之后说道:“主子,需要奴婢送您回去吗?”

“不用,我就住在这附近的宫室里,你们走吧。”刘希玉对她们和煦而笑,总觉得与她们有几分眼缘。

“那好,奴婢告退。”明珍行礼,然后拉着李沐澜就走。

李沐澜回头看了几眼刘希玉,这才跟上明珍的脚步。不多时,两人终于回到万慧殿的房间。李沐澜一入内,气氛就变了。

“钱明珠,你还好意思回来吗?”秦明玉站到李沐澜跟前:“你看看你自己,都差点是三皇子的人了,还不跟着三皇子吃香喝辣去。”

“明玉,你别这么说啊。”明珍护着明珠:“她又不是故意得罪皇子的,况且,三皇子都不计较了,你计较什么?”

明兰说话了:“明玉,还是算了吧,有些人的命就是如此,不该说三道四的。”

秦明玉扭头瞪了一眼明兰:“你懂什么?你如此胆小,恐怕注定是当宫女的命。”

“当宫女有何不好?”龚明兰说:“安安稳稳当几年,出宫后就找个可心的人嫁了,回头生两个白白胖胖的宝宝,这样也不错啊。”

“真没出息!”张明心糗明兰:“我们好不容易入了宫,倘若不混出个样子如何回去见自己的爹娘?我可不这么想,我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路走。”

“呵呵,张明心,你胆子可够大的,是不是想着勾引哪个主子啦?”秦明玉走去搭住她的肩膀:“来,美人儿,让主子亲一口。”说罢,她哈哈笑了起来。

“张明心,你还真敢想啊?”明珍由衷佩服她的勇气:“难怪你们会不待见明珠,敢情是怕她抢走风头啊。”

“去!”明玉一瞥双眼:“我们还能让一个傻子比下去吗?”

“其实想想,明珠也是可怜啊,这么年轻就成了傻子,还入了宫,这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喽。”龚明兰立即撇清自己:“哎呀,钱明珠,你还是别在我们房间住了。”

“对啊,钱明珠,三皇子的修武殿又大又宽敞,不如你搬去那里住吧。”秦明玉酸溜溜的说。

“我哪儿都不去,我要和明珍姐姐在一起!”李沐澜伸手抱住了明珍,舍不得放手。

明珍也抱了抱她:“明珠,快放开我,我不会撇下你不管的。”她松开李沐澜,走到自己的铺位旁,动手折叠着自己的薄被:“既然这里地方不够大,那我们一起睡地上吧。”

李沐澜没有反对,还兴高采烈地样子:“好耶!有地方睡觉喽!”

“钱明珠,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出去吧!”明玉忍无可忍。

李沐澜发倔,说道:“不,我要与明珍姐姐在一起!”

明珍往地上铺着席子,说道:“明玉,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是总领说过的话。倘若哪天明珠真的得了三皇子的宠,你要第一个被挨罚了。明珠,你说是不是?”

“嗯,打屁股!”李沐澜做了几个手势。

明玉不服气,说道:“就她这傻样,也配?呸!我才不信这个邪!”

明兰与明心咯咯直笑,都不相信这种事会发生。

明珍也懒得理睬她们,打完地铺,对她们几个说:“我再说一次,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哦。我们的铺位就这样了,倘若你们敢使坏,我就去告诉总领大人,她可是钱明珠的师傅哦。”

三人缩了缩头,一时没了声响。

见目的达到,夏明珍对李沐澜说:“明珠,我们该走了,还记得我们要去哪里吗?”

“嗯,金光殿。”李沐澜立即回答。

“你们瞧,明珠也不是真的傻,比起那些口蜜腹剑的人好多了。”明珍看了她们几眼,和李沐澜一道出了万慧殿。

午后的阳光又热又晒。李沐澜顺手就捡拾了两片树叶,将它们遮挡在明珍头上:“明珍姐姐,这样就凉快了。”

明珍抬头看着两片小小的树叶,心里暖融融的:“我不热,你还是自己用来扇风吧。”

李沐澜这才取下树叶,扇了两下,觉得没劲就仍了:“明珍姐姐,金光殿远不远?”

“远啊,要走一炷香的时辰呢。”明珍说道:“因为是庙殿,自然是造在风水最佳的方位,我们要快些走,迟了又没好果子吃了。”

“嗯,我都听姐姐的。”李沐澜边走边看着一路而过的景致:“皇宫怎么走都走不完呀。”

“各宫都有主子住着,大大小小都是人呢。”明珍说道:“你别看有些人才几岁,都是小主子哦,也不能得罪的。

”她叮嘱。

李沐澜正想着,忽然从旁边跑来一个孩童,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摔了,她眼明手快,将她整个人捞了起来。

“明珠,快将她放下,你会吓着孩子的。”明珍说。

李沐澜这才照办,将她安稳落地,看着她大而明亮的眼睛:“您是小主子么?”

明珍憋着笑,看着估摸四五岁的女孩:“您是哪个宫的?我们送您回去吧。”

“欣然,别跑啊!母妃追上来喽!“一个跑动的身影随着声音而来,见孩子正对着两个宫女,她就停了下来,当她看到李沐澜的脸庞时,明显惊讶着。

听到来人自称母妃,明珍顿时就明白了,赶紧拉着李沐澜一起行礼:“奴婢给娘娘请安!”

“免礼。”南天晴看着她们:“欣然,是这两个宫女拦住你了么?”

“母妃,是她接住了我!”欣然指着李沐澜:“我差点就跌倒了。”

南天晴对李沐澜微笑,笑容中没有敌意,也没有任何架子:“那就多谢了,你叫什么名字?回头本宫让人捎句话去赵总领处。”

李沐澜愣着不说话。明珍推推她的胳膊:“明珠,快回话。”

“啊?哦,我是钱明珠,是、是谁的义女来着。”李沐澜不会说话。

龙欣然捂着嘴笑:“母妃,她比我还笨耶。”

“欣然,休得无礼。”南天晴说道:“母妃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

“是,母妃,欣然知错。”小小年纪,龙欣然就有了大家闺秀的样子。

南天晴说道:“好了,我们回去吧,别再乱跑了。”

等着一大一小两位主子离去,明珍这才惊醒过来:“糟啦,我们要晚了,快走,明珠。”

“哦,好。”李沐澜说话的同时,身子已经跟着走了。

延福宫内,太子妃楚依依仍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凳子、花束、碎片满了一地,惨不忍睹。众丫鬟都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娘娘,您就莫生气了!”玉莹是太子妃的贴身侍女,绝对是娘娘的拥护者,此时,她也小心说话,生怕加重娘娘的气焰。

“你们一个个都懂什么啊!”楚依依俊美的脸庞上乌云遮顶:“本宫心里有气,不得不发!这些桌椅花草再烂,都无法抹平本宫心中的痛苦!”

玉莹低头看着脚面:“娘娘,这脚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旁人是帮不上忙的,也使不上劲。”

楚依依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试图将皇后所一一忘却,可她意识到,自己根本做不到置身事外。于是,她狠狠说道:“不行,本宫咽不下这口气。我可不想坐以待毙。”她摸着自己的腹部,对玉莹说道:“玉莹,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的话,未时还没过。”玉莹容貌娇美,却掩藏在朴素的宫装下,显得胆小而谨慎。

楚依依看着众人,说道:“你们统统都下去!本宫见了你们就心烦!滚吧,都滚出去!玉莹,你留下。”

众丫鬟如释重负,脚步轻快而走,仿佛逃出生天。

玉莹脚步未动,说道:“请主子吩咐!”

“太子现在何处?”楚依依问道。

“呃。”玉莹犹豫起来。

楚依依瞪了她一眼:“快说!是不是在哪只狐狸的温柔乡里?”

“回娘娘的话,太子一早去了趟御书房,之后就去了侧妃娘娘的宫中,一直没见出来。”玉莹如实回话。

“什么?!”楚依依一伸手,将一个名贵花瓶撂落在地:“岂有此理!她们还有没有将本宫放在眼里?本宫受皇后教诲也就罢了,怎么一个个都来欺负本宫了!”

玉莹下跪,求道:“请娘娘莫生气,气坏的可是自己的身体。”

“本宫能不气么?”楚依依迈出两步:“你快说,这侧妃是谁?刘希玉吗?还是孙倩文?”她如火中烧。

玉莹心平气和,说道:“是穆娘娘。”

“穆巧珍?”楚依依咬牙切齿:“好,本宫一个个来收拾你们!”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