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招来嫉妒的目光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67 阅读进度:24/331

第一个围上来的是秦明玉。她看看两人的手,对明珍说道:“你瞧瞧你,这是何苦呢。你为她背黑锅,人家领不领情先不说,光这架势,就已经跑到我们前头去了。”

“你在说什么啊?明玉。我听不懂。”明珍冲着最后一拨豆子努力着:“你们别说风凉话了,赶紧去做事吧。”

“现在是午膳时辰,我们刚吃完正在歇息。”张明心说道:“所以我说,和明珠最好走得远些,别让她得了好处还将苦头留给我们吃。”

明珍还是不懂,抬头问:“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啊!”

还是明兰爽快,说道:“这还用问嘛,钱明珠很快就会成为三皇子的侍女了。早上之事已在宫里传开了,她对着三皇子又踢又打,亲密着呢。”

“就是。”张明心说道:“我们入宫也有两旬光景,你们有看到哪个主子留意我们这些新人吗?没有吧?”

“不知道呀。”明珍边做事边说。

“据我所知是没有。”明玉说:“我们宫女想要有翻身之日,除了勤恳做事之外就是要让主子喜欢上我们。”她瞪了一眼李沐澜:“可我真是没想到,一个疯疯癫癫的丫头居然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明玉,别气啊,各人有各人的命。”明珍说:“明珠是傻子,难道你还能与一个傻子计较吗?”

“话虽如此,可我就是气不过啊。”秦明玉说道:“凭什么她能一入宫就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呢?”

“不至于吧。”明兰说:“明珠是个傻丫头,哪个主子敢要她呀,就连做事都害怕她做错呢。”

“明兰说得对,你们都想多啦。”明珍说道:“既然是休息的时辰,你们还是回万慧殿好好待着吧,我与明珠很快就能剥完了。”

“明珍姐姐说得对,我们很快就好了。”李沐澜终于有了说话的地方:“这豆子是我们剥的,要不要尝尝?”

“钱明珠,你疯啦!这是生的不能吃。”明玉很难以置信的样子,想笑又笑不出来。

明珍倒笑了起来:“你本就知道她不正常,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呢。”

“嘿嘿嘿。”李沐澜对众人傻笑。

明玉看着她们,实在待不下去,很快甩袖而走。她身后跟着明心与明兰。

“哈哈,终于剥完了!”半个时辰之后,明珍终于发出愉快的欢呼声,看到李沐澜坐在一旁的地上打盹,就推了推她:“明珠,快醒醒,别睡了,有人来了!”

几个宫女与王善勤一道入内。

“王主掌,奴婢剥完了。”明珍说道,却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王善勤吩咐几个宫女:“你们几个将豆子抬走吧。”见她们都离开,这才说:“明珍,这次只是对你的小惩大诫,以后别为旁人强出头了,懂吗?”

明珍不说话,只是点头。

见她好像不情愿的样子,善勤又说:“你才刚来没多久,不知道宫里水的深浅。明哲保身是第一要务,你不会不记得了吧?还是一味同情这钱明珠,自己也跟着她一起变傻了?”

明珍犹豫,没有搭腔。

“明珍姐姐,你难过了是不是?是我连累了你,是不是?”李沐澜问道,心中有了感觉。

明珍摇头。

“至于你!”王善勤用埋怨的眼神看着李沐澜:“一入宫就惹事,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的。皇子不是你随便可以接触的人!钱明珠,你是不是想我们大家跟着你一起死啊?”她不愿去想那种可怕的后果。

李沐澜一脸茫然,问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善勤真想给她一个巴掌,手提起来又放下:“算了,我是不会与一个傻子计较的,真是晦气!”

“王主掌,明珠不是有意的,其实她人不坏,还很单纯呢。”明珍想到了善良的三皇子,心里感激之余终究没有说出口。

“单纯?单纯的人就可以惹事吗?”善勤说道:“我说了很多次,这里是皇宫不是大街小巷,任何一句不得体的话,都能要了我们的小命!”

“那您说,明珠该怎么办?”明珍同情说:“刘主事将她交给了我们,我们不能不管她死活吧。”

王善勤对明珍另眼相看:“行啊,明珍,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狭义心肠的。”她叹气,又说道:“唉,只可惜啊,我们的命运都掌握在别人手里,由不得我们自己啊!我也同情她是傻瓜,可谁来同情我们呢?”

听主掌这么说,夏明珍也没了说词,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李沐澜。而李沐澜看着自己的手:“明珍姐姐,这手还能好吗?”

明珍失笑,说道:“别担心,回头就好了,还比之前更白皙呢。”

“真的?”李沐澜摸了摸肚子:“我好饿。”

“为了惩罚你们,午膳本就免了。倘若觉得饿,就多喝几口水吧。”善勤说道:“给你们一个时辰休息,然后去打扫金光殿。”

“是,主掌。”明珍唯有答应。

见主掌离开,李沐澜才问:“明珍姐姐,金

光殿是什么啊?有主子住在里头吗?”

明珍边往外走,边揉着自己的手指头,答道:“这金光殿是宫中最大的庙殿,供奉着几尊菩萨,听说很灵验的哦。”

“真的?”李沐澜说。

明珍看着她:“你在想什么?”

“嘻嘻,我想去拜拜,我求菩萨保佑义父和你长命百岁。”

明珍差点感动到哭,拉住她的手:“走,我们先回万慧殿,回头就去金光殿打扫。”

“嗯。”李沐澜显得很从容,仿佛之前手指的疼痛已经消失。

明珍见她如此放得开,由衷说道:“明珠,有句话说傻人有傻福,你估计就是吧。”

“明珍姐姐,这宫里谁最大啊?”李沐澜搞不清状况,却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还有,我是不是和你们不一样,为什么我不觉得苦恼呢?”

“明珠,我娘告诉我,我们每个人生下来都是最特别的,就像天上的星星,没有重样的。只是乌云来了,才会遮住星星的光芒。”

“乌云好坏哦,我不喜欢它。”李沐澜嘟嘴。

明珍失笑,说道:“方才剥豆子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生气你为什么会闯祸,生气我为什么要好心帮你,可我现在一点都不气了。”她继续走着。

“为什么?因为生气自己跑走了吗?”李沐澜好奇问。

“不是,因为是你啊,你是钱明珠,独一无二的钱明珠。”明珍说:“哦,你问这宫里谁最大,我告诉你吧。”她走近身边的李沐澜,小声说:“这皇宫里皇上最大,皇上说的话那都是圣旨,只要皇上一个令下,我们宫女可以由死变生,也可以由生变死。”

“哇!好厉害的皇上哦,他是不是一百岁了?”李沐澜又问,完全搞不清状况。

明珍拉着她走路,边说:“皇上是万岁,人人都要听他的。还有,告诉你哦,除了皇上,这宫里最大的还有皇后与太子。”

“皇后与太子?”李沐澜好像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不由又问:“是谁啊?”

“你记住,我们的皇后娘娘是太子的生母,母仪天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而太子是皇上的长子,按东阳国律法,他是可以成为未来皇帝的人。”明珍说得头头是道:“至于其他各宫的主子,那就多了去了。我们只是宫女,做好份内的事就可以了。”

“那你都告诉我吧。”李沐澜做好了倾听的打算,脚步也缓了下来。

“明珠,我们要快点回去,我想将你的卧铺安顿好,这样到了晚上你才有休息的地方啊。”明珍说道:“来,我们一起快点走。”

李沐澜被她拽着走,有些不情愿,又说:“明珍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三皇子是谁呢?”

“你还说呢,倘若不是三皇子高抬贵手,你我小命休矣!”明珍加快脚步:“别问了,该你知道的日后自然会知道,快走!”

两人还没到万慧殿,却见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子正在弯腰呕吐,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李沐澜不知怎的,忽然挣脱而去,对着女子就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呛到了?”

明珍一跺脚,也走了过去。因为入宫时间不长,她也不可能认识宫中所有的主子,她不敢莽撞,就小心问着:“姑娘,您没事吧?”

刘希玉抬头,红晕上脸。入宫一年有余,很少有人真正关心过她,这两声问候无疑给了她一丝温暖。她温婉而笑,说道:“不碍事,我这是害喜呢。”

“害喜?什么是害喜?”李沐澜不懂就问。

刘希玉不以为意:“你是姑娘家,自然不懂。”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我是有孕在身了。”

明珍脑子转得飞快,能在宫中堂而皇之承认自己有孕在身的,那一定就是哪个宫的主子,不是公主也是妃子。于是,她立即下跪,顺道拉着沐澜一起跪下:“恭喜主子,贺喜主子!”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