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他该保护她吗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94 阅读进度:22/331

听到了水声,李沐澜明显不乐意了,撅嘴说道:“不,我不去。”

龙峻昊觉得奇怪,说道:“为何?园中鲜花怒放,正是赏花的好时节啊。”

“我害怕水。”李沐澜向后缩着,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怕水?李沐澜是什么都不怕的,这会儿居然会怕水了。龙峻昊正在疑惑,李沐澜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赖道:“我累了,不想走了。”

居高临下,龙峻昊看到她的领口微敞,一对高耸的玉峰抵着宫装,平凡的宫女衣衫穿在她的身上,别有一番韵致。同时,他的目光注意到她的脖颈上好像挂着什么物件。

李沐澜抖了抖双腿,说道:“哎呀,我真的走不动了,我要你背我!”

龙峻昊在她面前蹲下身,看着她说:“要我背你不是不可以,你得让我看看你身上戴着什么东西。”

“戴着什么?”李沐澜摸着脑袋:“我戴什么了?”

龙峻昊不再多问,动手将她身上的物件取了出来:“龙凤呈祥的羊脂玉佩!”他差点惊呼,这玉佩记忆深刻。他不由自自语:“你果然是李沐澜啊!”

李沐澜呵呵笑着说道:“我要你背我,我要你背我嘛!”

龙峻昊本想依了她,可一想到她的后果,又见有宫女朝着这边而来,他突然也坐下来,大声说道:“不嘛,本宫要你背我!倘若不背,我就咯吱你!”

李沐澜停止耍赖,问着:“三皇子是吧?咯吱是什么呀?好玩不?”

“好玩,很好玩的!”龙峻昊扑了过去,猛然将她按倒在地,顺手就咯吱她的身体,哪里都挠,毫无男女顾忌。

“啊!好痒啊,啊,哈哈哈,呵呵呵。痒,痒啊!”李沐澜笑得花枝乱颤,不停在地上打滚,被咯吱得实在难受,她索性开始反抗,一把推开龙峻昊:“你走开,我不要你咯吱!”

龙峻昊被推倒在地,当着路过宫女的面叫嚷:“你这个女人好生无礼,本宫是东阳国的三皇子,是你的主子,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几个宫女路过,行了礼,立即就走了。走出没多远,忍不住开始交头接耳。龙峻昊注意到了,心中清楚该有好事者又要回去报告了。

李沐澜却忽然骑到龙峻昊身上,一拍自己的屁股,说道:“驾,驾,骑马喽!骑马喽!”

“喂,你这个女人!”龙峻昊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尴尬极了,推着她的身体:“你快点下来!”

“驾!我在骑马喽!”

龙峻昊正要说话,夏明珍忽然冲了过来,大惊失色之下赶紧将人拉下来,跪地磕头道:“请三皇子恕罪,请三皇子恕罪!”她面如土色,仿佛看到血淋淋的自己倒下。

李沐澜不明状况,对明珍说:“明珍,你骑马吗?骑马很好玩哦。”她指着龙峻昊:“三皇子是马呢。”

明珍听闻她的胡乱语,七窍生惧,接着磕头:“请三皇子开恩,钱明珠是新人不懂事,奴婢远代她受过。”

龙峻昊看着或紧张或兴奋的两人,忽然咧嘴一笑:“嘻嘻,骑马很好玩哦,你要不要试试?”

“啊?”明珍大感意外:“呃,三皇子,您是皇子不是马呀。”她心里安心不少,看情形,钱明珠这次不会有事了。

龙峻昊却说:“谁说的?我说是就是!她骑马了呢。嘘,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哦!”他冲她眨眼。

明珍点头如捣蒜,说道:“嗯,奴婢不说,奴婢不会说的。”她起身,拉住李沐澜的手:“明珠,走,我们该去剥豆子了。”

“去吧,去吧,我累了,要回殿了。”龙峻昊挥着手。

“奴婢告退!”明珍终于如释重负,拉着李沐澜走了。

龙峻昊坐在地上若有所思。

“呦,皇弟,你坐在这里乘凉吗?”龙峻瀚背着手出现在眼前:“你如此不知廉耻,真给我们皇室丢脸啊。”

龙峻昊抬头看他:“二皇兄,你是在骂我吗?”他欲哭的样子。

龙峻瀚在心中发笑,说道:“不是,二皇兄是在夸你呢。”他俊瘦的脸上尽是不屑:“你越是这样,父皇就会对你越宠爱哦。”

“真的吗?”龙峻昊拍手:“太好了,我要骑马,我要让父皇骑马去。”

“这个时候父皇还没起呢,你去也是白去。”龙峻瀚得意说:“昨夜父皇留在了我母妃宫中,今早又不用上朝,他是横卧温柔乡了。”

“哦,好吧,不去就不去。二皇兄,你是来陪我玩的吗?”龙峻昊又问:“宫里人人都很忙,没人陪我玩。”

“想玩啊?”见他点头,龙峻瀚冷笑着说道:“方才那个宫女与你玩得倒挺合适,全宫上下,也就她能陪你戏耍了。”

“不行,她会打人的,我怕。”龙峻昊有意说。

龙峻瀚哈哈大笑,说道:“女人不坏,男人岂能喜欢呢。越是对你坏的人你越要将她拿下。”

龙峻昊装出似懂非懂的样子:“嗯,能拿下她吗?”

龙峻瀚忍着笑意,说道:“行了,皇兄还

有事,你先回殿吧。”

“哦,多谢皇兄指点,皇弟告退!”龙峻昊对他行礼。

“嗯。”龙峻瀚看着他离去,嘴角边的笑意更甚。小时候的峻昊是他们几兄弟中最聪明的,可惜一次生病,将他生成了傻子。也幸好他变傻了,否则,日后他们几兄弟之间的争斗将更加严峻。

栖凤宫内,皇后周玉娇已经梳洗完毕,看着满头的珠翠首饰问赵美茹:“你觉得我还美吗?”

赵美茹回答:“娘娘一点都不显老,不会老的那是妖精,娘娘是仙女下凡。”

“呵呵呵。”周玉娇高兴,说道:“罢了,本宫不问就是了,也难为你如此会讨人开心。”

“多谢娘娘体恤!”赵美茹搭上皇后的玉手:“娘娘,您的早膳该凉了,趁热用吧。”

周玉娇走至桌边,不由说道:“天天锦衣玉食是不错,可身边没个可心之人,再美味的膳食也是无用。”

赵美茹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低头不语。

“皇上昨晚是不是住在盛福宫?”周玉娇问。

赵美茹轻轻点头。

“唉,这就是身为宫中女人的悲哀啊!”周玉娇无奈坐下,说道:“再美的鲜花,倘若没有雨露的滋养,是很快会凋谢的。”

“娘娘是朵开不败的鲜花。”赵美茹说道:“奴婢在宫里这么多年,也只有皇后娘娘您能母仪天下,笑傲后宫了。”

周玉娇没说什么,可嘴巴紧抿着。

赵美茹赶紧说道:“娘娘,奴婢特意让御膳房做了您最爱吃的早膳,清淡养胃,还美容养颜呢。”

周玉娇开始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她忽然放下筷子,问道:“赵美茹,最近宫里新来的宫女训教得如何了?”

“回娘娘的话,都已经差不多了。”

周玉娇说道:“回头派几个容貌平凡的去龙阳殿。皇上的身子虚,不能再受美人的困扰了。”

“是,娘娘。”赵美茹恭敬道:“娘娘所极是,奴婢早已听从娘娘的教诲,早早为皇上备下了四个宫女,虽说手脚不比老宫女勤快,可容貌普通,会做不会说。”

周玉娇放心下来,说道:“这就对了,皇上的后宫已经够多女人了,那些美貌些的宫女还是安排去太子的阳极殿吧。”

赵美茹点头之下,犹豫道:“可是可以,不过······”

周玉娇将双眉一挑:“你怕什么?是担心太子妃会吃醋吧?”

赵美茹勉强一笑,说道:“娘娘真是兰心慧质,奴婢不说也知道。”

“呵呵。”周玉娇笑道:“本宫与太子妃都是女人,她的心思本宫自然清楚明白。倘若是十几二十年前,本宫的醋味不比她小呢。”

赵美茹陪着小心:“娘娘真是说笑了,娘娘是母仪天下的典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呢。”

“可是,身为后宫女子就该忍受无尽的寂寞和孤独。”周玉娇话锋一转:“本宫可以忍受太子有很多后宫佳丽,却无法忍受皇上坐拥无数美人!”

赵美茹心惊之下,看到皇后眼中露出不容置疑的神色,立即行礼道:“娘娘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太子过得更好。”

“嗯。”周玉娇睨了她一眼,说道:“美茹,你知道本宫为何会与你说这么多吗?”

“娘娘是将奴婢当自己人了。”

周玉娇点头,说道:“没错,你跟随本宫入宫多年,如今又是宫女之首,本宫对你可是爱护有加的呦。”

赵美茹跪下,说道:“多些娘娘美意,奴婢谢恩!”

“好了,好了,你先起来吧。”周玉娇看着她:“与本宫说话,别显得那么生分。只要你一心向着本宫,本宫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她又说:“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倘若你敢出卖本宫,这下场你该心中有数。”

赵美茹坚决道:“奴婢今生只愿追随娘娘您!”

“好。”周玉娇喝下两口茶水漱口,说道:“新来的宫女之中,有没有特别心灵手巧的?或者特别爱惹事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