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真的是她吗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77 阅读进度:19/331

明心却说:“行了,明玉,你就少说两句吧,你瞧她那模样,我们几个都不及她,倘若她不是傻子,还有我们的出头之日吗?”

明玉眼睛转了转,说道:“明心,你的意思是说,宫里有规矩,倘若皇上或者皇子看上了宫女,也是可以收为侍妾的?”

“对啊,就是这么说没错。”明心点头说道:“我有一个堂姐,几年前入宫,被皇帝收为侍妾,只不过她命不好,没过一年就暴毙了。”

明兰害怕着问:“暴毙?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别哪个主子给害死了呀?”她摸了摸手臂,说道:“还是算了,我就老老实实当宫女吧。哎呀,我们还是快出去吧,晚了又该遭罪了。”她催促。

明珍不忍心,说道:“我们都走了,那她怎么办啊?”

明玉瞪了一眼李沐澜:“你这么想帮她,那你来带着她啊,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明珍心善,拉住了李沐澜的手:“走吧,明珠,以后你就跟着我做事吧。你记住,不该你说话的时候千万别出声,只要埋头做事就成。”她将人从榻上拉下:“晚上我会帮你准备好睡的地方,你放心。”

李沐澜对她笑着,问道:“你是谁啊?姐姐。”

明珍嫣尔,说道:“我叫明珍。”她还不忘解释:“我们入宫之前本都有自己的姓名,可入了宫,全都改了。不过,姓氏都还留着,我姓夏。”

“明珍姐姐,你真好!”李沐澜说道:“我记住了。”

“是不是真的记住了?”明玉回头说:“我是秦明玉,先走了。”

“她是张明心,这位是龚明兰。”明玉介绍说:“我们四人住一间,加上你,现在就是五个人了。”她见对方有些犯难的神色,又说:“无妨,慢慢记吧。”

李沐澜扳着手指头,说道:“好,我慢慢记,嘻嘻,好难哦。”

明珍看着她,忽然说:“呀,你这穿的都是什么呀!领新已经来不及了,快点,换上我的吧。”

“我们先走了。”明兰对明珍说:“晚了会受主掌骂的。”

明珍铁了心,说道:“嗯,你们先去,我和明珠马上就来。”她催促李沐澜:“明珠,快点,我们要来不及了!”

“哦。”李沐澜站着没动。

明珍迅速走过去找着自己的宫女衣着,然后给她换上了,又看了两眼,说道:“还好,还算合身,你我身量差不多,就这么凑合吧,倘若衣冠不整,也是要挨说的。宫里规矩多,你看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吧。记住,见了主子要行礼的。”

“主子?谁是主子啊?”李沐澜犯难。

“唉,解释已经来不及了,你与我一道走吧。”明珍拉上她的手,急急忙忙向外走,几乎所有宫女都离开了万慧殿,就只剩下她们两人匆匆而行。而只有明珍一人是真的焦急。

李沐澜完全不在状况之内,看着外头气势撼人的楼宇,不禁说道:“哇,好大啊,这是什么地方啊!”

“以后你都会知道的,现在跟我走就是了,再迟就真的要挨骂了!”

李沐澜好像没听到,她看到一个彩蝶在不远处飞舞,就奔了过去:“嘻嘻,蝴蝶啊,是蝴蝶吧?飞得好高的蝴蝶呀!”她的双手在空中挥舞,试图将蝴蝶赶下来。

“明珠,你不要命啦!快点回来!快点回来呀!”明珍边走边喊,见她没有回头的意思,只好冲了过去,拉住她的手,说道:“哎呀,你别看了,刀都快架在脖子上了,你还有心思看蝴蝶啊!”

“不嘛,我要蝴蝶,我就要蝴蝶!哦,飞喽,飞喽!”李沐澜傻兮兮得笑着,不管明珍的想法。

明珍只能一个劲拉着她的手,边拽边说:“走吧,该挨骂了,迟到会受罚的。”

“不去,我不去啊!”李沐澜看着蝴蝶发脾气。她见地上有小石子,就捡拾起来扔向了蝴蝶,嘴里还说:“蝴蝶,你别跑啊,我要将你打下来!”她接连仍了几次,可蝴蝶还在到处飞着。

“哎呦!是谁啊?是谁这么不长眼睛啊?这石头能到处乱扔吗?”大德手上端着茶盘,出现在她们眼前。

明珍顿时就慌了,走过去拉住李沐澜,硬拽着她一起跪下:“对不起,对不起,多有冒犯!”因为刚进宫不久,她也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虽然穿着内监的衣着,可同样不好得罪。

“你谁啊?哪个宫的?”大德将茶盘安稳放在一旁,走过去想与她评理。

李沐澜抬起头来看着他。

这一看之下,大德倒吸一口寒气,疑惑之下使劲揉了揉双眼,喃喃自语着:“真是见鬼了,天底下能有这么像的人吗?”

明珍慌张之下根本没有听清他的话,低头回道:“我是新来不久的宫女夏明珍,她是刚来的宫女钱明珠,多有得罪,请公公勿怪!”

“公公?谁是公公?你可听清楚喽,我是三皇子身边的贴身内侍大德,敢对我无礼就是对主子无礼,你想挨板子是不是?”大德没想要真难为她,只是逗逗她而已:“若识相,就喊我大德吧。”他喜欢旁人喊他大德而

不是公公。

“对不起,我替明珠向你道歉。”明珍郑重说道。

“她是钱明珠?”大德沉吟:“这明明就是李沐澜啊!”

“嗯,她是钱明珠,主事说是刚入宫的新人。”明珍说。

李沐澜依旧抬着头,这儿看看,那儿看看,还对大德说:“喂,你帮我抓蝴蝶吧?”

“她怎么了?”大德问。

“呃。”明珍犹豫了,她没忘记刘主事的叮嘱,就说:“你还是自己看吧。”

大德走了上去,问她:“喂,你真的是钱明珠吗?”

“我是谁啊?我是钱明珠,义父说的。”李沐澜对他说:“不然我是谁呢?我到底是谁啊?”

“嘿,她是不是傻子啊。”大德越想越蹊跷,就说:“行了,行了,你们走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

“是。”明珍起身,对李沐澜喊着:“明珠,我们走吧,挨骂是逃不掉了。”

“嗯。嘻嘻。”李沐澜这才放弃了蝴蝶,跟着明珍走了。

大德看着两人的身影,若有所思,良久,才又端上茶盘去了修武殿。

龙峻昊正在修武殿的后花园练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剑法尤为精湛,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忽然,听到轰的一声,一出假山应声而裂,而他的剑,已经牢牢嵌入假山石之中。

“好,主子好剑法!”大德终于走到跟前:“您也不遮掩遮掩,万一有外人进来,这可如何是好。”

“你真当我是傻子吗?”龙峻昊说道:“掩人耳目的招式我已经炉火纯青了。”他接过大德递来的早茶,喝下一口,说道:“说吧,宫里有什么新鲜事?”

大德咽下口水,说道:“我们回宫之后,宫里新来了一批宫女。”

“大德,我让你说新鲜事,这算新鲜吗?就父皇喜新厌旧的脾气,没有一个月换一批宫女已经不错了。”龙峻昊说得小声,然后在凉亭内坐了下来。

大德跟了过去,说道:“有一件事很奇怪,奴才觉得该告诉您。”

龙峻昊抬眼看他,越发英俊的脸上有着好奇:“说吧。”

“我好像见到李沐澜了!”

“谁?”龙峻昊特意又问了一次。

“西楚国的侯爷女儿李沐澜啊,她好像就在我们宫里。”大德说道:“而且,还变成了傻子。”

“你能确定是她吗?”龙峻昊有着别的思虑:“或许只是长得相似。”

“奴才不敢确定,要不,主子自己走一趟?”大德说道:“不是倒也好,倘若真是她,这里头的奥妙可就深喽。”

“倘若真是她,那她怎么会变成傻子呢?”龙峻昊飞快想着几种可能:“难道是西楚国特意派来卧底的?”

大德想了一下,说道:“有这种可能。她现在的身份是宫女,您还是自己去试探试探吧。”

乍听到李沐澜的名字,龙峻昊心里是欢喜莫名的,为何会如此他没有去深究,他现在只想知道大德口中的李沐澜是不是原来见过的本尊。

御膳房外头,夏明珍和李沐澜双双跪地,正接受主掌王善勤的盘问。

“说,为何会迟来?宫中三令五申,严禁宫女违反宫规,为何要明知故犯?”善勤一脸不满,几乎要揍人。

明珍战战兢兢,只说:“是奴婢做错了事,请主掌责罚!”

善勤低头看着她的头顶:“不是说两句软话就可以万事大吉的,这里是皇宫,不是街市,想到哪里就可以走到哪里,明白吗?”

“是,奴婢明白。”明珍不敢抬头,一味说道:“请主掌责罚奴婢一人即可,明珠是新来的,她什么都不懂。”

“明珠?她是谁?”善勤看着李沐澜:“难怪我会觉得眼生,敢情是突然冒出来的货色。”说完,她支起对方的下巴,忽然心里一愣,这张脸与端妃有几分神似,却又更加粉嫩娇美。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