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哪里容得下她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79 阅读进度:18/331

“明珠,既然成了我的徒弟,你凡事都要听我的。”赵美茹关好门,坐了下来:“你听好了,我不管你是装疯卖傻还是真的成了傻子,师傅的话你必须好好听着。”

看她很严肃的样子,李沐澜缩手缩脚:“我、我怕。”

“你说得没错,在这宫里想要好好生存下去,就要学会怕,越是害怕才会越恭顺,主子见了才会喜欢,凡事最忌出头之人。倘若你为什么人强出头,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李沐澜是懂非懂的样子,她咬着唇瓣,可怜兮兮地站着。

“明珠,来我身边坐下。”赵美茹指指自己的榻:“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吧。明天一早我带你去找刘艳青,她是宫里的主事宫女,你就跟着她学吧。”

李沐澜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下了,心中忐忑,说道:“师傅,我怕怕,会不会有人打我啊?”

“无缘无故怎么会打你。”赵美茹说道:“不过,这里是皇宫,是瞬息万变的皇宫,谁都有可能一朝富贵,也有可能瞬间丢命。身为宫里的宫女,天天将命提在手上,只要主子一个不高兴,随时都有可能受罚的。别说我保不住你,就连你义父也保不住你。”

李沐澜说道:“那我不要待在这里了,我要走,要走!”她显得有些拘谨。

“别急,千年媳妇熬成婆,既然来了,你就要接受挑战。”赵美茹正色说道:“宫外有宫外的规矩,宫内有宫内的规矩。只要伺候好了主子,迎合他们的喜好,活下去是不成问题的,时来运转的时候,赏赐还不少呢。”

“什么是赏赐啊?我可以吗?不行,我害怕,我要回去。”

赵美茹轻轻摇头,问道:“那你想要去哪儿?你有家吗?”

“家?”李沐澜开始冥思苦想,可想了很久都没有头绪,只觉得头痛:“啊,我的头好痛,我难受,不舒服,好痛啊!”

赵美茹摸着她的头,说道:“算了,你也别想了,该想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想起来的,你撞坏了头,可对别人不许这么说,主子们最忌讳这些磕碰,是不吉利的。”

李沐澜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她。

她清澈如水的眸光令赵美茹心软了:“好了,好了,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既然喊我一声师傅,我就会顾着你的。不过,你也要脑子活络些,谁都帮不了你,只有自己能帮你自己。宫里最好就是明哲保身,倘若你犯了大错,我也不会出来求情的呦。”

“师傅,师傅,你是我的师傅。”李沐澜抱住了她:“我不想死。”

“呵呵。”赵美茹摸着她的秀发:“谁都不想死的。你的模样标致,最好低调行事,别让几个主子见了闹心。”她想了想,说道:“唉,别惹出什么事来才好。”

“嗯,我听师傅的,嘻嘻。”李沐澜状似撒娇。

翌日,赵美茹带着还没怎么睡醒的李沐澜走出自己的房间。才刚迈出门口,李沐澜就彻底傻眼了:“哇!这里是哪儿啊?好大好宏伟哦!”

赵美茹说道:“也是,你们昨晚入宫迟了,没看清楚是正常的,这里是东阳国皇宫,是皇帝住的地方,你我都是宫女,是伺候人的差事。”

“伺候人?”李沐澜嘻嘻笑着:“好啊,那我伺候师傅吧。”

“呵呵。”赵美茹说道:“师傅不需要你伺候,你只要乖乖听话,不惹事生非就成了。至于要做什么,师傅会关照艳青,让她尽量调教调教你。”

李沐澜又是是懂非懂的神情。

赵美茹知道多说无益,只说:“明珠,你不用知道这么多,你只要记住,在这个皇宫里,谁都不可以得罪,你义父是真心喜欢你的,师傅我也会爱屋及乌。”

李沐澜挠着头皮,嘿嘿傻笑。

赵美茹拿她没辙,只好领着她去见刘艳青。她的房间在万慧殿的另一头,两人走了很久,这才到了门口。

刘艳青早已收拾妥当,正准备出去,见总领来了,赶紧行礼:“总领,您有何吩咐?”在宫里就是这样,官大一级压死人,她是主事,在总领之下,只能听总领的吩咐。

赵美茹拉过李沐澜的手,对她说:“艳青,这是新来的钱明珠,你给关照着点。”

刘艳青觉得奇怪,就问:“怎么,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呀?我怎么不清楚。”

赵美茹脸色不变,说道:“让你收着人你就收着,别问这么多。”

刘艳青暗自咬牙,忍下这口气,点头说:“是,总领。我将她收下了。”

“嗯。”赵美茹心中有数,说道:“艳青,你可能觉得心里不舒服,可这后宫就是这样,谁都要给谁留条活路,走近死胡同的事儿还是少做。”

刘艳青心中有气,却不发作,恭顺道:“是,总领,您教训得是。”

赵美茹当着李沐澜的面,说道:“你总是这样,心里有话都不说出来,只是闷着。你要怎么想是你的事,总之,这人我是交给你了,我还想向别人交代呢。”她没有继续明说。

李沐澜看着她们两人,闷不吭声。

刘艳青看了

一眼李沐澜,对赵美茹说道:“奴婢不敢。”

“奴婢不敢,又是奴婢不敢,这句话我都听出耳茧子了。艳青,虽然我比你年长,可在我心里,你是最出色的主事宫女,谁都不及你的能力。你为何总对我耿耿于怀呢?”赵美茹说道。

“总领,我要去做事了,请吧。”刘艳青婉拒她的说辞:“这钱明珠到底是什么来路?我好做登记。”

“她是我徒弟。”赵美茹来了一句。

“徒弟?”刘艳青一愣,然后说道:“好,我会好好关照她。”

“那就有劳了,我先走了。”赵美茹看了一眼李沐澜:“明珠,凡事别觉得委屈,好好受着吧。”

李沐澜不舍地目送师傅离去,然后对刘艳青笑了起来:“呵呵,嘻嘻,我是谁啊?你一定猜不到。”

刘艳青一听,觉得可笑,就说:“你师傅可真够行的,竟然还收了一个傻子当徒弟。”她似笑非笑:“行了,人都已经来了,不收着也说不过去。这样,你跟我走,先去找地方住下吧。”她想了想:“傻姑娘,这里是皇宫,有你受罪的时候。”

“受罪?好玩吗?”李沐澜一本正经说:“那我喜欢受罪。”

“呵呵呵。”刘艳青捂着嘴笑。心说:傻子果然就是傻子,你是傻子,可我不傻。你师傅这是拿你来监视我呢。

李沐澜跟着她走,也不清楚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一间阴暗的房间内,四个新来的宫女正说着话,眼见调教几日的主事宫女到来,大家都齐齐站立,行礼道:“刘主事,早。”

刘艳青换了脸色,不似在赵总领面前的恭顺,而是抬高了下巴,说道:“嗯,这位是新来的宫女钱明珠,今后就与你们四人一间了。”

四人面面相觑。

明玉率先说道:“刘主事,让她住下不是不可以。可是,这房间本就不大,恐怕容不下她啊。”

“你想住单间可以啊,谁都想着往上爬,等你成了总领再说吧。”刘艳青白了她一眼,说道:“你们只是新来的宫女,是这宫里地位最卑微的人,是没有权利讨价还价的。”

“总领好耶,我想当总领!我是总领喽!”李沐澜才不管她们愿意不愿意,径直走到榻边,一翻身,就睡了上去:“嘻嘻,好舒服呀,躺着真好!”

四个新来的宫女吓了一跳。明珍看着沐澜,说道:“主事,原来她还是个傻子啊。”顿时起了同情。当宫女实属不易,当傻子宫女真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闭嘴。不许说她是傻子,除非你我都不想活了。”刘艳青说道:“你们只要记着,她是有靠山的,你们都让着她点吧,找些轻松的活儿让她做,不懂的地方你们就多教教,回头向我汇报。”

“是,刘主事。”四人都没再说什么。

“我还有别的事,你们手脚麻利点,皇上的寿宴马上就要到了,谁都不许偷懒不许做错事,否则,休怪宫规无情。”刘艳青说完,走出了这令人憋闷的房间。其实,她是有意这么做的,倘若要照顾这傻丫头,有的是空房间,可她就是不想让她太好过。

房间内,四人围在榻边,看着上头躺着的疯丫头。

“喂,钱明珠,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明玉看着她:“你是傻子耶,还来当宫女做什么?”她啧啧了两声:“什么后台来的呀?”

李沐澜一骨碌,从榻上坐起,冲着她们四个忽然行礼:“请多关照!”

“哼!让我们关照你,谁来关照我们呢,这不是找死嘛。”明玉嘴巴撅得老高:“我可不想因为你被罚跪挨打。”

“挨打好不好玩?”李沐澜泛着傻气的笑容。

“唉,懒得理你。”明玉瞪眼睛。

“明玉,算了,别与她计较。她是个傻姑娘,也怪可怜的。”明珍对明玉说:“大家都是姐妹,谁都该帮着点谁。”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