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成了可怜的宫女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71 阅读进度:17/331

“来福,你想什么呢!”来顺说道:“她是师傅的义女,自然是与师傅住一屋。”

“不,她不能与我们住一屋。你们先回去歇着,咱家与来福走一趟万慧殿。”钱福贵说道。

“好,师傅,我陪您去。”来福走到李沐澜身边:“钱明珠,你的运气可真好,我们师傅还从未收过义女呢。”

钱福贵笑着说道:“那是,谁让明珠与咱家有缘分呢。明珠,你说呢?”

李沐澜倒也乖顺,嘴里念叨着:“缘分,缘分,爹爹,嘻嘻,我有爹爹的。”说着,往前蹦跳着走路,她的样子很欢畅。

钱福贵跟了上去:“明珠,你等等,这宫里大,小心迷路了。”

李沐澜似乎没听见后头的叮嘱,一路向前走着。好在各宫都开始歇下,丫鬟内监也陆续少了,这才没碍着谁走路。

来福急忙走上去拉住了李沐澜的手臂,说道:“明珠,你要记住,在这宫里是不可以随意走动的,尤其是大晚上的。我们只是最卑微的仆人,任何事都要看着主子的脸色行事,还有,千万别给师傅丢脸哦。”

李沐澜想了一会儿,笑着说道:“呵呵,我懂,不能丢脸哦。”她刮着自己的脸庞:“羞羞羞,丢脸喽。”

“呵呵呵。”钱福贵跟在他们身后,心情还是不错,没有睡意。

因为知道她是个傻子,来福同情多于嘲笑,善良的他跟着一起疯癫:“丢脸哦,钱明珠不会丢脸的。对不对?师傅的女儿是好孩子。”

“好孩子,我是好孩子,孩子哦。”李沐澜单纯地笑着。

这万慧殿是宫女歇息的地方,被分成许多小间,一个小间内基本住四到八个丫鬟不等。等级越高的宫女,住的地方自然越宽敞,最高等级的宫女就是宫女总领,享受一人一间的待遇。

赵美茹向四个宫女主掌交代完诸事,正要歇下,就听到了轻轻的叩门声:“谁啊?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吧。”她打了个哈欠,没起来的打算。

钱福贵就站在门边说话:“是我,钱福贵。我刚回宫,给你捎了点好东西。”宫里人事众多,他与这赵美茹情谊不错,平素就有往来。

一听是钱福贵回来了,赵美茹整了整衣衫,向门边而去,一开门,却看到是三个人:“呦,这人来得可真够多的。”她一下就看到了李沐澜:“这姑娘是谁?面生得很呐。”

“我这不是拜托你来了么。”钱福贵说道:“咱两交情不错,这姑娘以后就拜托你了。美茹妹子,你说咋样儿?”

“先进来吧。”赵美茹让他们三人进屋,然后站在了李沐澜面前,口吻酸溜溜:“怎么,这就是你给我带的礼物?”

“嘿嘿,哪能啊。”钱福贵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看看,你喜欢不喜欢。”

赵美茹一见,心中欢喜,徐娘半老的脸上满是笑意:“行了,这礼物我先收下,还是说说这姑娘是怎么回事吧。以往你每次出宫替皇上办事,可不会带回来活人啊,这会儿还是个姑娘呢。”

“赵总领,这姑娘是我们师傅新收的义女。”来福口快说道。

“哦,义女?”赵美茹更加仔细打量李沐澜:“钱福贵,你可真行啊,什么时候有这份心思了?”她觉得哪里有异常是,说道:“我看这姑娘怎么有点不正常。”

“没错,她被撞坏脑子啦,哦,也有可能之前就是个傻姑娘。”钱福贵将收下义女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末了,他说道:“你在宫里人脉广,这不又刚好进了一批新宫女,要不,给我个面子?”

来福见师傅给自己递眼色,就说:“是啊,赵总领,您是这宫里最豁达之人,师傅也总是惦念着您,这礼物可是他亲手挑选的哦,保准您喜欢。师傅这义女虽然有点傻气,可人不错的,师傅是菩萨转世,您也是啊。”

“行了,行了,不就是替你师傅说好话嘛。”赵美茹笑着说道:“宫里的确需要人手,可她是个傻子,我怎么能收下呢。”

钱福贵说道:“也许她只是暂时病着,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明珠,还不快谢谢赵总领!”他催促李沐澜,也不管对方是否已经同意。

李沐澜依旧傻笑,却忽然说道:“嘻嘻,你好美哦,美丽姐姐!”

噗!来福忍不住笑出来。

钱福贵倒是惊讶,说道:“行啊,明珠,果然是有其义父必有其义女!这要在宫里好好混下去,就先得练好这张嘴。”

赵美茹不好意思起来,就说:“哎呀,好吧,反正宫里不愁多张吃饭的嘴巴。这样,宫里最近要为皇上准备生辰寿宴,我就留她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好,那就麻烦你了,我钱福贵谢过!”钱福贵对着赵美茹作揖,很感激的样子。

“好了,别矫情了,收了你这一套吧。”赵美茹对来福说:“来福,你先回去,我与你师傅还有话要讲。”

“好,师傅,总领,小的先告退了。”来福转身欲走,却被李沐澜抓住手臂,就说:“明珠,你好好在这儿待着,有空闲的时候,我们几个会来找你玩的。”

李沐澜费劲想了想,就问:“什么是玩啊?”

“玩就是聊天、逗趣、解闷,明白了吧?”来福说:“我真得走了,明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做不成可是要挨板子的。”

“挨板子?是什么?”李沐澜又问。

“明珠,别问了,回头有人会一一教你的。”钱福贵眼见来福离开,这才说:“看看这对玉镯你喜不喜欢,这可是我千里迢迢带回宫的,宫里未必就有呢。”

“你还真是有心了。”赵美茹说道:“明早我让艳青将她的名字登入新进宫女的花名册中。虽然是个傻姑娘,可也得学学道理不是,也好打消别人的疑虑。”

“你向来做事周到,都听你的安排吧。”钱福贵说:“皇上这次寿宴,想要尝尽各地美味,你让御膳司的主掌善勤注意点,可别扫了皇帝的雅兴。”

“好,我已经交代下去了,她们几个都是我的得力助手,想来不会出什么岔子。倒是这些新来的宫女,还没有调教好,真是会惹出什么麻烦事儿啊。”

“明珠虽已是我的义女,该教该训之处你可别手软。”钱福贵一脸正色:“都是吃皇家饭的,她吃不完我们也得兜着走。”

“嗯,我明白的。”赵美茹又是一笑:“这次回宫,我觉着你怎么不一样了,难道是有了女儿的缘故?”

“爹爹,他是我爹爹。”李沐澜忽然嚷起来,说着咯咯笑了。

“你听听,多好听的声音啊,我都一把年纪了,最想做的就是爹。”钱福贵老实说。

“是啊,你的遗憾终于弥补了。”赵美茹看着他有些花白的鬓角:“也该有人称呼你一声爹了。”心中感怀,声音轻柔。

钱福贵又说:“虽然我们都是奴才,可奴才也有高低之分。美茹,就凭你我同时在宫里这么多年,这孩子交给你调教我放心,不出几年,我也想让她在宫里如鱼得水。”

“她是个傻姑娘,难道你也不嫌弃?”赵美茹有意说。

“是我从水里救了她,也是她第一个喊了我一声爹爹,就为这,我钱福贵也愿意为她遮风挡雨。”钱福贵走到李沐澜身边,拉她跪在地上:“明珠,来,给赵总领磕头,从现在开始,总领就是你的师傅了。”

“钱福贵,你这是做什么?”赵美茹走了上去:“快起来吧,你的义女我可不敢打骂的。”

李沐澜跪在地上,尤其恭敬:“师傅,爹爹说您是师傅就是师傅,嘻嘻,我有爹爹又有师傅了,真好,呵呵呵。”

赵美茹哭笑不得:“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钱福贵见自己的小伎俩得逞,如愿说道:“只要为她好,您尽管打骂,我不会插手,都是宫里生存的人,谁不知道谁啊。”

“好,难怪旁人都说你钱福贵左右逢源,我总算是见识到了,既不偏帮又句句在理。”赵美茹对她说:“行了,明珠,你起来吧。你这徒弟我收下了。倘若不收,你爹爹是会找我拼命的喲。”

李沐澜对她笑着,毫无城府,既非真心也不是假意。

钱福贵这才宽心,说道:“天色不早,今晚就让她在你屋里住一宿吧,明早就看你的了。”

“我办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赵美茹睨了他一眼,说道:“行了,你出宫几日,回来该好好歇歇,走吧。”

“好,回去就回去,见到你我的心里头啊,嘿嘿。”钱福贵只是笑笑,没有明说,可眼神流露出温情脉脉。

见他那个样子,心知肚明的赵美茹噗嗤一笑:“想油腔滑调是不是?为老不尊,都是当爹的人了。”

“娘,娘,娘在哪儿?我娘呢?”李沐澜忽然问。

赵美茹闹了个红脸。

钱福贵哈哈笑着开门而出,感觉今后自己的日子会越过越精彩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