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外的家破人亡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44 阅读进度:15/331

“唱戏?”李沐澜有些生气,美丽的脸庞上笼罩着一层阴霾:“我李沐澜以前唱过的戏还少吗?恐怕早已是街知巷闻的笑话了。”她没给和蔼的荣伯好脸色看。想到以前的经历,她心里格外郁闷。

“小姐,您可不能这么说啊。”李长荣耐着性子说道:“荣伯是看您从小至大的,您有什么能耐老奴最清楚,可这天下还是好男儿多吧,总有一个会是您将来的夫君。退一步说,您就算不为自己,总得为含辛茹苦将你养育成人的侯爷着想吧?”

“这。”李沐澜看了一眼龙峻昊,然后低头想着什么。

李长荣见小姐有些心软,又说:“侯爷在外威风八面,可在府内,谁都知道小姐您才是他的命根子,只有您归宿圆满,他才能安心康泰啊。”

“就是啊,小姐。恕奴婢不敬,老爷对您已经够好了,几乎听计从的,您可不能再伤老爷的心啦。”素欣懂事,也跟着劝说。

李沐澜彻底没了声息,站着发愣。

有那么一瞬间,龙峻昊觉得自己该帮帮她,可又一个转念,他无奈放弃了这个想法。

素欣偷偷看了一眼龙峻昊,说道:“依奴婢看,眼前这位公子就不错,听小姐的口气,想必在府外也是见过的。”

李沐澜不由脸红,仿佛被看透心事。

素欣见状,说道:“小姐,这或许是您的契机哦!”

李沐澜作势要打她。

李长荣这才仔细看着龙峻昊,笑眯眯说道:“公子,不知公子家是如何?可有娶妻?倘若不弃,请到前院擂台处打擂,只要能赢了我们小姐,老爷说了,侯爷府的一切都可以作为陪嫁。”

李沐澜心急,说道:“什么?哼,能赢我的人怕是还没降世呢。”

龙峻昊说道:“好大的口气!本公子自然不会输给一个女子。”他低眼道:“不过,还是罢了。你看不山本公子,本公子自然也不会去打什么擂台。”

心中一股怨气涌上来,李沐澜脱口而出:“荣伯,送客!李府不欢迎不速之客。”说罢,头也不回地向前走,背脊僵硬,神情低落。

李长荣和素欣跟着自家小姐走了,留下龙峻昊主仆二人望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

大德犹豫了一下,看着主子的眼眸,说道:“主子,恕奴才斗胆,您是不是喜欢上李姑娘了?”

龙峻昊神色无奈,说道:“大德,你觉得现在的我可以全力去保护自己的女人吗?有人不会放过她的。”他抬头望天:“或许,我该注定孤老吧。”

“不,主子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女子,而这个女子必须是最合适您的。”大德第一次如此认真且慎重说话:“她能时刻保护自己又足够坚强勇敢。主子,大德不是瞎子,心里明白得很。”

龙峻昊微微叹息,说道:“行了,大德,我们回去吧。”他打算锁闭心扉:“就当这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吧!”

李沐澜在擂台上勇猛无比,哪个男人见了她都甘拜下风。她的目光穿越人群,看着龙峻昊离去,逐渐消失在府门口。

心,莫名痛着,差点失了呼吸。

一个月之后,朝廷动荡,侯爷府大祸临头。

李胜卿天天夜不能寐,耳边听得喧闹声,心中的心弦断开,他在黑暗中不顾一切地冲向女儿的闺房。

“谁?”李沐澜在暗中坐起,边穿衣服:“是谁来了?”耳边听到了外面异样的声音。

“沐澜,是我。”李胜卿将一个包袱扔到榻上:“你快点起来,迟了就来不及了!”

李沐澜穿妥衣衫,说道:“爹,外面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别问了,你赶紧从后门逃走吧。不,不,还是上屋顶,这样跑得快。”李胜卿急道:“皇上容不下我们李家,这会儿已经动手了,你快点离开吧,越快越好!”

李沐澜冲到父亲面前,说道:“不,我不走!您是我爹,这里是我家,我还能跑去哪里呢?”她憋着眼泪。

李胜卿也喊着泪水,说道:“不行,爹可以死你得活下去。快,听爹的,带上包袱去南泉国找你的故母,只要她见到羊脂玉佩就会收留你的。或者给她看你给后的纹身,这是我们李家的图腾。好了,别愣着,快点走吧!”

“不,我不走,我也不能走,我要与你们共存亡!”李沐澜清醒得意识到,或许这一别就是永生了:“我是侯爷府的人,生死都要与你们在一起!”

“别说傻话了!”李胜卿向外推着她:“此次侯爷府在劫难逃,你是爹的希望,也是侯爷府的希望,必须保住性命。爹会拖住他们,你快逃,走得越远越好。”他下定决心,说道:“爹以前都听你的,这次,算爹求你了!听爹一次吧。”

“不,爹,我和他们拼了!”李沐澜转身去取剑:“我不当缩头乌龟!”

“不,沐澜,你不能去!”李胜卿拦着她:“只要你活着,爹才能死得瞑目。”

“不,爹爹,您不会死的,李家不会亡的!”眼泪,终于决堤而出,迷蒙了沐澜的双眸:“我要面见皇上!”

李胜卿倏然跪下:“沐澜,爹给你跪下了,外面的人马上就要冲进来,你不可以再犹豫!你记住,害死我们全家的是西楚国皇帝,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你都要活下去,你要留着这条命为李家报仇。快走!快走!”

“爹!”李沐澜大喊一声,扑到他怀中:“我会走,我会听您的话。呜呜呜。”她大哭。

李胜卿最后一次搂抱了自己的女儿,然后不舍得推开:“快走,你要好好活下去。”他心如刀割,却不得不这么做:“沐澜,你赶紧从屋顶走吧。”

李沐澜抹去眼泪,然后叩了三个响头:“女儿不孝,拜别爹爹!”

“快走!”李胜卿还是催促。

耳听得动静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近,李沐澜背上包袱,手里一柄长剑在手。她深深看了一眼父亲,打开门,然后狠心跃上屋顶。这才看到侯爷府已经被许多官兵包围了,火把映红了一方天空。

“对不起,爹爹,对不起,李家的老小,对不起,我会为你们报仇的!”李沐澜喃喃自语之后毅然从屋顶离开。

“有人从屋顶逃跑了!”底下有人发现了屋顶上的动静:“快,快点追啊!”

周围是一片黑沉,星光寥寥,李沐澜的心仿佛无边的大海,正波涛汹涌着,身后忽然想起纷乱的脚步声,她知道,搏斗的时刻到了。

她施展轻功,尽量跑得飞快,她不能被抓住,爹爹说了,她是希望,是希望就要勇敢地活下去。眼泪不能取代任何东西,从今天开始,她的世界不需要眼泪,她只要报仇!

侯爷府陷入一片血的炼狱。皇帝下令,格杀勿论。李胜卿纵然带着家人反抗,结果却惨死在别人的剑下。临死前,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能够逃出生天。

李沐澜没命地跑着,黑暗阻挡不了她强大的意志,后头的追兵越来越近,她做好了厮杀的准备。终于,一伙人围了过来。

“站住!你是李府的什么人?”其中有人质问。

李沐澜自然不会回答他,却用剑来说话。以往,她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思,随便与男人过过招,这次不同,她是打算拼命了。在她眼中,眼前的这些人都是恶魔,是来摧毁李家一切的恶魔。荣华富贵她不在乎,她只在乎那些活生生的人。

双方战成一团,李沐澜红了眼睛,长剑一出,连着杀死了几人,然后趁机又逃跑。后面继续追赶。

一路沿河而去,李沐澜越逃越有信心,无奈被河流困住了手脚,正在犹豫怎么过去,身后的追兵又赶了上来。

“你这女子好生厉害!”其中有人叫嚣:“还不速速送死!”

“就算要死也轮不到你们来,本姑娘誓不投降!”想到自己的父亲和家人可能全都遇难了,李沐澜显得更加激动:“回去告诉狗皇帝,我李沐澜一定会为侯爷府上下报仇的!”

“好个伶牙俐齿,兄弟们,一起上!”有人大声下令。

李沐澜又开始一番厮杀。可毕竟男女有别,且寡不敌众,渐渐落了下风,眼见无路可退,她大声对天恸哭:“爹!素欣!荣伯!我不会认输的!”说罢,含泪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众人:“你们休想赢过我!”

一纵身,李沐澜闭着眼睛跳入了深不见底的河中,河水泛着水花,瞬间将她吞噬,失去了踪影。

岸上的这群追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河水湍急,半天没个人影浮上来,谁都不想下河去逮人。又等了一会儿,两个首领相互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人终于下令:“走,此人已投河自尽,我等回侯爷府好好复命。”

“是!”声音响彻河边。

河面上静悄悄的,唯有一轮残月挂在天边,倒影在河面上,晃晃悠悠,特别凄凉、特别哀怨。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