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该来的终究会来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66 阅读进度:11/331

她的胆魄令龙峻昊暗暗吃惊,一般的女子来此,不该都是哭哭啼啼或者羞臊的吗?而她一点都不怯场,反倒有种大智若愚的味道。

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李沐澜化被动为主动:“你还没告诉我,我的玉佩究竟在不在你手里?”

“你说呢?”龙峻昊不明说,存心让她着急。

“倘若你说谎,我会让你好看!”李沐澜紧握拳头,发出咯吱吱的声音。

“行啊,姑娘也是练过的?”龙峻昊问。

“那是当然!”李沐澜说道:“不过,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一句话,玉佩到底在哪儿?”

大德来了,手里一身女装:“公子,这是身新衣,有位姑娘要从良,这是她刚买的。”

“给她吧。”龙峻昊一扬手。

“给我?!”李沐澜满脸不解:“你想做什么?”所谓无功不受禄,他这是玩哪出?

“大德,你先去外头候着。”龙峻昊接过大德手里的衣服,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见大德关上了房门,这才说:“姑娘,你的背后破了一个口子,很难不让人发现的。”

李沐澜一听,用手一摸后背,整个脸像烧起来似的:“你、你什么时候瞧见的?”

龙峻昊正要说话,屋顶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灵机一动,说道:“姑娘,不如让我来帮你脱吧!”

“呃,不用,不用,我自己来。”李沐澜觉得口渴,就说:“你能出去找碗水来吗?我口渴了。”

听到揭开瓦片的声音,龙峻昊一把将她抱住了,笑嘻嘻说道:“乖,抱抱,呵呵,我们来玩亲亲吧!我要亲亲,要亲亲!”

亲亲?李沐澜一个头霎时两个大。她看到龙峻昊整个人神情都不对了,嘴角似乎流着口水,眼神飘忽,任凭她如何挣扎,他的双手如铁掌一般钳制住了她。

“姑娘,你好美哦。”龙峻昊死死抱住她,三两下蛮力之下,将她推倒在了榻上。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放开我!”李沐澜有些搞不清状况,他的反应变得太快,好像已经不是之前的龙峻昊了。

“当然是亲亲你啦,我要抱抱,抱抱,生娃娃,哈哈哈,生娃娃!这里的姑娘好水灵,下次还来。”龙峻昊凑了上来,在她脖颈边停下:“姑娘,请帮帮我。”

啊?李沐澜明显感觉到周围有情况。她看到屋顶好像开了一个小口,这才有所领悟。以前侯爷府也出过这种事,坏人偷袭总是从屋顶上而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她才学着让自己变强大。

龙峻昊见她没有再抗拒,知道已心照不宣,他在她耳边说道:“谢谢你,姑娘,得罪了。”于是,他动手去解她的衣衫,装成很亲密的样子。

他的手指修长,在她胸前停驻。李沐澜脑中一片空白,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今天此举。她想说话,却显得有心无力,心里的颤抖已经掩盖了一切声音。

龙峻昊将自己的手放在她的脸颊处,轻吻着手背,就好像亲着一个女人的脸颊,啧啧出声。

李沐澜佩服他的机智,为了帮他,她也豁出去了,假装很享受的样子,嘴里说道:“嗯,客官,你也太急了吧,我们还没喝交杯酒呢,这么快就想洞房啊。”

龙峻昊抓过一边的薄被,将两人的身子盖住,说道:“呵呵,我喜欢你,好美的脸,手手也是,来,我们来生娃娃,生娃娃喽!”

李沐澜双手抓住被子,往上一提,将两人盖得严严实实,好像真的云雨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偷偷探看屋顶,只见光亮已经消失了。她这才匆忙下榻,连身子都涨红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德这会儿才进来:“公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龙峻昊坐在榻上,说道:“他们可真是不死心啊!”

“您没事吧?”大德一脸严肃,好似发生了什么大事。

龙峻昊看着李沐澜:“多亏了这位姑娘,真是失礼了。”

李沐澜反倒没想那么多,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过去的就忘了吧。”她平息咚咚的心跳声。

龙峻昊感激得看了她一眼,对大德说:“你快将玉佩拿出来,交给她吧。”

“是,公子。”大德从怀里取出玉佩,恭敬递上。

李沐澜欣喜不已,当她接过羊脂玉佩时,差点喜极而泣。

“姑娘,已经很晚了,我们送你回去吧。”龙峻昊说道:“虽然我不会解释什么,可还是要谢谢你,大恩不谢,这块玉佩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谢谢。”李沐澜真心道谢:“我们算是扯平了。”

“姑娘,你可知道我们公子在这里等了几个时辰吗?”大德还想说下去,被龙峻昊阻止了。

“大德,我们送她回去之后再回府吧,外公该着急了。”龙峻昊看到那一身新衣:“哦,对了,这衣服你还是换上吧,我们留着无用。”

李沐澜双颊绯红,说道:“这个,那、那你们先出去等会儿吧。”

“行。”龙峻昊先走出房间,大德随即跟出。

趁着里面的人换衣服,大德悄悄说道:“公子,看来我们一直被监视着,需要反击吗?”

“不用,敌不犯我我不犯人。”龙峻昊压低声音说道:“倘若将我们惹急了,格杀勿论。天高皇帝远,我看他们能如何闹腾!”

“好,我知道了。”大德慎重说:“请主子一切小心。”

“嗯。”龙峻昊郑重点头。

李沐澜打开门,害羞带怯地走了出来。她不好意思去看龙峻昊的双眸,怕他又用戏谑的口吻讥讽自己。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龙峻昊望着她,只能想到这句话。

大德只是哇了一声,没了下文。

“那个。”李沐澜将目光停留在扶手上:“时辰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们不用送我的,我自己能走。”

“不行,天这么黑,万一碰上歹人怎么办?”龙峻昊微微的担心着:“你一个弱女子,恐怕不妥吧。”

李沐澜倒是自信,说道:“你无需多虑,就算打起来那也是别人自找的。你忘了我说过,我是练过的哦。那么,后会无期了!”说出这句话,她心中竟有着隐隐的不舍。是不舍吗?或许是别的什么吧。

龙峻昊不再勉强,对她说道:“那好,姑娘请小心,恕不远送。”他顿了一下,也说:“后会无期!”人海茫茫,他们只是匆匆过客而已吧。

两人目送李沐澜离开,这时大德才恍然:“公子,您还没问她芳名呢,来一段露水情缘也是不错的!”

龙峻昊赏了他一个瞪眼,说道:“你懂什么,跟随我的女人能好过多久?”

大德神色一黯,说道:“是,公子。”心里,他暗暗替主子不值着。

李沐澜披着夜色回到侯爷府,一进门,静悄悄的,正要关门之时,却见爹爹的车轿这才回来.她立即迎了出去,掀开马车上的帘子向内探望,只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知道爹爹今晚喝多了。

管家李长荣从马车上下来,见到小姐,愣了愣:“小姐,都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歇着呢?”

李沐澜自然不会告诉他真相,而是说道:“心中一直记挂爹爹,睡不着。荣伯,爹爹是不是喝多了?”

李长荣面色凝重,似有难之隐,说道:“唉,老爷多喝了久,在马车上睡着了,您还是明早自己问他吧。”

“那好吧,你也累了,早些下去歇着吧。”李沐澜掀开轿帘,立即有两个家丁将自家老爷搀扶下马车,一路去了老爷的卧房。

李沐澜随即跟上,心中掠过一丝不安。爹爹很少喝得如此酩酊大醉,难道真有什么心事?

入了卧房,李胜卿被安置在榻上,两个丫鬟伺候着宽衣、洗簌,之后就下去了。李沐澜不放心,坐在榻边看着自己的爹爹。这才惊觉他忽然老了好多,鬓发什么时候开始发白了。

“水,我要喝水!来人,水啊!”李胜卿迷糊着喊道。

“爹,是我,沐澜在这儿呢。”李沐澜俯身说道:“您想喝水啊?行,我去倒。”她起身去倒水,然后很快折返榻边:“爹,水来了,喝吧。”

她小心翼翼伺候着父亲,感觉还是第一自己如此孝顺。平时的她永远都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是惹祸。现在才知道,原来爹爹也有老去的一天。

李胜卿喝了几口水,逐渐清醒不少,当他看清站在面前的是自己宝贝闺女时,显得格外激动:“沐澜,我的女儿啊!沐澜!”

“爹爹,您怎了?是我呀,我是沐澜啊,您想说什么?”李沐澜流露出一丝慌乱,她从未见过爹爹如此颓废的样子,她心中的爹爹永远都是虎虎生威、掌控全局之人。

“沐澜啊,爹爹好怕啊。”

“怕?您在怕什么?”李沐澜看着他略带浑浊的双眼。

“朝堂动荡,什么时候就······”李胜卿一口气不顺畅,猛烈咳嗽起来,中断了说话。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