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剪不断理还乱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54 阅读进度:10/331

龙峻昊放下茶杯,抬眼一瞧,果然是个看不清模样的女子,穿着邋遢,蓬头垢面。不过,她的双眼却格外有神,令他似曾相识。

李沐澜来到龙峻昊跟前,说道:“公子,你还在这儿喝酒啊,好喝吗?”

主事女子见来了个女人,还是如此模样,嫌弃道:“呦,我说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走错门了?还是走投无路之下也想来做皮肉生意啊?这倒是不错的选择!”她笑得花枝乱颤:“我们这里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将你洗洗干净,兴许还能有人出个好价钱!”

“你走开,我是来找他的。”李沐澜手指着龙峻昊。

“哦,早说嘛。”

“我兄长的玉佩不见了,是不是在你这儿?”李沐澜直不讳,她很希望看到他点头的样子。

“玉佩?什么玉佩?”主事女子先开口说道:“我们这里只有男人,没有什么玉佩。你是不是来讹钱的?”她看着她的脸:“脏死了,你还是走吧,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让她留下吧。”龙峻昊上下打量着她:“可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主事女子见又有客人进门,赶紧过去招呼了。

李沐澜看他如此淡定,八成是知道的,就说:“这玉佩是我家的传家宝,还是还给我吧,事不宜迟,我还得赶回去呢。”天色越暗,被抓包的可能就越大。

大德说道:“主子,莫不是来了个骗子。”

李沐澜正色说道:“我不是骗子,这玉佩的确对我们很重要。”

“哦,那我倒想知道这玉佩的来由。”龙峻昊喝下一口茶,说道:“大德,给这姑娘倒茶。听好了,这是茶,不是酒!请吧。”

李沐澜尴尬坐下,接过大德递来的茶水,勉强喝了一口,说道:“你就明说吧,这玉佩在不在你身上?”

“你这是兴师问罪吗?”龙峻昊看着她,越看越觉得熟悉,她的气息太过迷惑,他有些不解:“你怎么会找到这儿来的?”

“当然是兄长告诉我的。”李沐澜开始编瞎话:“当发现玉佩不见之时,他彻底慌了,想着几处去过的地方,爹爹一怒之下将他给关了起来,就让我出来寻找玉佩的下落。”

龙峻昊摇摇头,一拍桌子,说道:“你说谎!”

大德也看着李沐澜:“没错,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我哪里说谎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总之,我家的玉佩不见了,我是出来找玉佩的,你到底给还是不给?”她气极了,腾得站了起来,对着他虎视眈眈。

“这位姑娘,你这架势到底是求人还是威胁人?”龙峻昊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你兄长没有告诉过你,一个孤身女子是不可以对一个男人如此无礼的,更何况这里是勾栏院。”他有意无意偷瞄她的胸口:“小心有人将你给吃喽。”

知道主子是在吓唬她,大德捂着嘴傻笑。

“笑什么笑?”李沐澜扭头给大德一个杀人的眼神,然后又对龙峻昊大声说:“倘若你们不肯给,大不了我花银子再买回来,你说,多少价?”

龙峻昊淘淘耳朵,说道:“姑娘,你是不是太大声了?我的耳朵都快震聋了。你还没说这玉佩的由来呢,我自然当你是骗子。”

李沐澜努力压制自己的脾气,在他对面坐下,说道:“好,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她转动着活络的脑袋,心中有数:“这龙凤呈祥羊脂玉佩原有一对,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不料几年前碎了块,就成了世上独一无二的宝贝。我兄长一时糊涂,将它带出来炫耀,不想回家之后才发现玉佩不见了,这才急着寻找,而我也就来到了这里。”

“府上是做什么的?”龙峻昊盯着她的嘴唇:“天都这么黑了,还让一个姑娘家出来,还是你本来就想着和男人寻欢作乐?”

他的话很难听,李沐澜本想发作,可看在羊脂玉的份上就忍了,说道:“府上做什么不打紧,要紧的是这羊脂玉今晚我必须拿回去。”

“倘若我不给呢?也不想要你的钱。”龙峻昊故意出难题。

“你!”李沐澜使劲攥着自己的拳头,这要是换了从前,她早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了:“那你想怎样?”她几乎是从齿缝中迸出这句话。

“羊脂玉的确在我手里,不过,你不能这么轻松就拿了去。”龙峻昊说道:“你的兄长如此无礼,而你,必须替他道歉。”

“道歉?我?”李沐澜指着自己的鼻子:“凭什么我要道歉?我哪里做错了?不就是你赢了一次嘛。”倘若再比一次,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龙峻昊睨了她一眼:“怎么,你兄长连这都说了?”

呃。李沐澜一时语拙,憋了一会儿,才说:“是啊,我们兄妹情深,哥哥有什么事都会告诉妹妹,难道不可以吗?”

“既然兄妹情深,那好,由你道歉天经地义了。”龙峻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李沐澜很想给自己一个巴掌,现在骑虎难下了。她憋屈了一会儿,说道:“道歉是大事,还是由他亲自来吧

回头我会告诉他的。您贵人事忙,还是将这玉佩给我吧,好吗?”她的耐心逐渐消失。

“你不道歉也行,那本公子就等到明天,让他亲自来道歉,然后取走玉佩吧。”龙峻昊说道:“谨防骗子。”

李沐澜没有想过他会如此难缠,差点就抓狂了,深呼吸几次之后,她忽然换了笑脸:“哥哥,您大人有大量,不会与小女子一般见识吧。”

“嘻嘻,你什么时候又成小女子啦。”大德取笑。

李沐澜恶狠狠说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大德,本公子想要个房间。”龙峻昊忽然说。

“您要住下?”大德问。

“别问这么多,去吧。”龙峻昊没有说出原因。

李沐澜却想入非非了。这种地方又是这种时候,她不得不为自己打算,悄悄退后两步,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哦,不,我让兄长明天来找你,天色已晚,你先歇着吧,走了。”她想后会无期的,可是,好像越来越纠缠不清了。

龙峻昊起身挡在她面前:“不急吧,天色尚早,不如我们上楼进房间聊聊。”

李沐澜伸手打过去一个巴掌:“你无耻!”想想都令人寒毛直竖,为了一块玉佩,她值得如此吗?

龙峻昊握住她的手臂:“姑娘,春宵苦短哦。”其实,他只想逗逗她,看到她手足无措的样子,他就心中愉悦。

李沐澜觉得脸红耳热,好在污迹满脸,就像裹了伪装:“我、我可是许了人家的,你休得无礼!”她又扯谎了。

“许了人家又如何?这里的姑娘天天对客人说是真心的,可有哪个是真的真心?”龙峻昊想起自己的遭遇:“周围的人个个都带着面具说话做事,有谁是真正坦诚的?”

一时的失神落入李沐澜的眼中,她疑惑不解:“你?你在说什么啊?”

“算了,你不会明白的。”龙峻昊见大德过来,又说:“你去了房间自然就明白了。”

李沐澜还是一头雾水,却跟着他的脚步走。大德在前头带路。边走着去二楼,边听到了各种声音。有窃喜、有打闹,还有淫词浪语,更有不断的娇吟声频传。

李沐澜正面红耳赤,见大德站在了一个房间门口,她也停住了脚步。

“主子,就是这间了。我在外头守着,你们二位请吧。”大德一脸坏笑,好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了。

“大德,告诉这里的姑娘,谁有良家女子该穿的衣服,本公子花银子买一套。”

“什么啊?”大德吃惊问:“公子,您要女子的衣服做甚?”

“别问这么多,快去吧。”龙峻昊站在房门口说。忽然,他向楼下一瞥,却看到两个鬼祟的身影就在勾栏院外,一闪即逝。他不禁思量起来。

大德转身而去。

李沐澜觉得害怕,就问:“你带我来这房间做甚?你可别想歪了,我不是那种风尘女子。”倘若让爹爹知道她出入勾栏院,这腿怕是要被打断了。

龙峻昊率先入了房间,就闻到一股香味,说道:“我很好奇,你家既然有如此宝贝,你为何穿着如此邋遢?”

李沐澜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也走入房间,说道:“怕被你这种男人非礼啊。”

哈哈哈!龙峻昊的笑声很爽朗,说道:“倘若我要对你下手,你早就逃不掉了,还会等到现在吗?”他看着她:“我只是好奇,你的脸为什么这么脏?”

“这你就别管了,我兄长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李沐澜渐渐放松下来:“你快说,让我来房间做甚?我可真要回去了。”

“不急,大德还没来呢。”龙峻昊悠闲坐下:“这是你第一次来勾栏院吧?”

“那又如何?这里最多的也是女子啊。”李沐澜脸不红心不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