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公子借机逃跑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69 阅读进度:8/331

大德帮腔道:“就是,我想姑娘们都等急了呢。”他笑得没心没肺。

“就是,嘻嘻,真是好玩!”有姑娘笑颜如花。

“哎呀,公子别磨蹭了,你就脱了吧!”又有姑娘起哄。

这种热闹谁都想看。

“别吵,嚷什么嚷,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李沐澜对着几个姑娘说道:“你们还要不要脸啦?如此恶俗,小心没有回头客!”她又指着龙峻昊:“你等着,我一定能赢过你。”难道她真要当众出丑吗?

姑娘们立即禁声。

龙峻昊一比手势:“那就你先请吧!”他望向众人:“你们谁有绢帕,将他的双眼给蒙上吧。”

“我有,我有!”其中一个自告奋勇,都出了自己粉色的绢帕,还带着一抹香风,不管这公子愿不愿意,就给蒙上了。

李沐澜被蒙上了双眼,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就像全瞎了。她只好用了听声辩位之法,等辨明了方向之后,她信手一扔,只听到铜板落地的声音,刹那间心就凉了。

“哦,掉了,掉了!”大德欢呼雀跃:“这位公子要输喽!”

李沐澜扯掉脸上的绢帕,不服道:“哼,还没有比试完呢,现在该轮到你了。依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吧。”话虽如此,她心里还是忐忑起来,毕竟,当众脱衣是巨大的耻辱。

龙峻昊却自信地笑着:“愿赌服输,你等着,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大德!”

“好嘞!”大德想要上前为主子绑绢帕。

“等等!”李沐澜却出声阻止了大德:“你且闪到一边,指不定你们主仆二人联手串通呢,让我来!”

“嘿,你来就你来,我还怕你不够输哩。”大德还嘴。

李沐澜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绢帕:“这上头的味儿这么重,你会喜欢的。”最好迷得他晕头转向,她就赢了一半了。

龙峻昊依旧面不改色:“好啊,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的双眼很快就被蒙上了。可让李沐澜奇怪的是,他好像又长出了一双眼睛,方向一点都不错,手里的铜板一出,居然又稳稳当当落在了其中一个酒杯内。

这下子,姑娘们都炸开了锅,纷纷要让输的人动手宽衣。李沐澜彻底懵了,这个时候她该如何逃过一劫?她无语问苍天,是不是之前自己太过自大,连老天爷都站在了龙峻昊那边。

龙峻昊扯下绢帕,随手扔在了地上:“姑娘们,看好戏时辰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连主事女子在内的所有姑娘都显得兴致勃勃,大德也是一副流哈喇子的神情。李沐澜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案板上的猪肉,任人宰割了。不行,她不可以坐以待毙的。

“喂,动作麻利点儿,大家都等着呢。我说过了,愿赌服输,你就认命吧。”龙峻昊调侃:“反正你是男人,看了就看了,又不会少块肉。”

“就是,就是!”主事女子说道:“我们姑娘其实不稀罕男人的身子,不过,这种比试倒是新鲜,哎呀,公子,你就脱了吧。”见没有下一步动作,她急道:“姑娘们,别愣着啊,帮公子脱了吧。”

“是,姐姐。”几乎是异口同声。

数双热情的手向李沐澜伸来,她不禁后退,实在退无可退之下,她只好大吼一声:“等等,我自己来!”后背逐渐发热,心虚之时不忘想着对策,她的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这勾栏院里。

外头的雨势减小,忽然进来三位结伴而来的男子,见到几位美丽的姑娘,纷纷露出色迷迷的眼神。那几个姑娘犹如蜜蜂见到了花瓣,全都飞了去过,也不管刚才是谁在这边大呼小叫的。

主事女子见来了客人,也撇下这头去顾那头了,那笑脸比捡到银子还开心呢。

李沐澜见机会来了,灵机一动,笑着迎了上去,拉住其中一个男子的手,说道:“哎呀,张公子啊,你怎么这会儿才来,这里的姑娘可真是美若天仙啊!”

被拉住手的男子先是看了一眼李沐澜,扯着嗓子说:“你谁啊!我好像从未见过你吧。”

李沐澜继续周旋:“呵呵,张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是在惠宾楼认识的,你忘了?来,来,我有几句话想说,我们去门外聊聊。”

“喂,你放手,喝醉了是不是?”男子显得不耐烦。

“我还欠你五百两银子呢。”李沐澜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见男子先是一愣,然后点头的样子,说道:“那走吧,张公子,我们门外聊几句,不会耽误你与姑娘们叙旧的。”

龙峻昊看着两人走向门口,对大德说:“你瞧,他想溜走了!”

“那怎么办?跟不跟?”

龙峻昊兴致昂然,说道:“他很有意思,当然跟着。”

李沐澜心中得意,走到门外,将男人的手臂一甩:“对不住,我认错认了,我记得欠钱的人是王公子,对不住!”

男子一脸失望,发作道:“你神经病啊!滚!”

李沐澜脚底抹油,正想溜走,背后一只手提住了她的衣衫,她

对天翻着白眼,不用瞧就知道,这手的主人一定就是龙峻昊!

大德伸手拦路:“这位公子,你还没当众宽衣呢。”

李沐澜简直欲哭无泪。

“大德,也许这位公子想要在勾栏院外头招蜂引蝶呢。”龙峻昊继续拉着衣衫:“外头宽敞,有更多的人可以看见。”

李沐澜开始挣扎,想要摆脱对方的钳制:“公子,方才只是我们闹着玩的,不能当真,不能当真啊!”如今之际,她唯有服软了。

“不能当真?呵呵,你这人变得可真够快的!”龙峻昊瞧着那红润的脸色,说道:“那是谁说要收我为徒的?又是谁说一定要赢过我的?难道你全都忘记了?”

李沐澜装傻:“你怎么知道我全都忘记了?还真是哦,你不知道,我这人没什么毛病,就是健忘,昨天吃过什么我都忘了,方才说了什么话我更是记不清楚了。”

“嘿,主子,他这是狡辩呢,您别信他的。”大德说。

“去,你懂什么!”李沐澜对大德说:“士可杀不可辱,光天化日之下当众脱衣,成何体统!”

“哦,原来你还没忘记啊。”龙峻昊越来越觉得有趣,不由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李沐澜不禁有些晃神。因为两人离得很近,她第一次仔细看着他。他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鼻梁高挺,尤其是双眸神彩非凡,宛如画上走出的美男子。

只是,一想到他对自己的刁难,李沐澜气不打一处来,脚上用力一蹬,想要踩到他的脚面。

龙峻昊早有准备,躲过了脚上的袭击:“你还不服气是不是?”

“对,我就是不服气,你放手,快放开我!”两人靠得更加近,她甚至闻到了强烈的男人气息,这令她方寸大乱,恨不能夺路而逃。

龙峻昊杠上了,更加用力攥着胳膊:“我就是不放!告诉你,得罪我的人会死得很惨,你服还是不服!”他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馨香,有些失神。

李沐澜拼命向前冲了几步,忽然开始大喊:“救命啊,快来人啊!抢钱啊!我的银两被他抢走了!”她越吼越大声,直到龙峻昊放开了她的胳膊。

“你!小子,报上名来,我记住你了!”龙峻昊又好气又好笑。

轻松脱身的李沐澜一边跑路一边冲着他做鬼脸:“嘿嘿,我就是不告诉你,气死你!后会无期哦!”说罢,走在湿漉漉的大街上,不一会儿就没了人影。

大德不禁感慨:“公子,这、这人也太刁钻了吧。”

“算了,随他去吧。”龙峻昊看看天色:“大德,趁着没下雨了,我们也回去吧,外公该等急了。”

“好嘞。”大德应了一声。

龙峻昊没走几步,就看到地上有件东西:“大德,你去地上捡来瞧瞧。”

大德快走几步蹲下身,一捡起来就笑了:“公子,今天我们赚到了!您看。”

龙峻昊接过大德手里的东西:“果然是上等羊脂玉,比不宫里的差。”他看着色泽莹白如雪的羊脂玉:“你说,这主人该不该焦急啊?”

大德明白他的意思,点头说道:“活该,谁让他如此无礼,敢对我们主子无礼之辈活该受点教训。”

“其实,他也是好玩之人,无伤大雅的。”龙峻昊在原地想了想,说道:“不等他了,我们走,倘若注定是他的东西总会物归原主的。”

“也是,那我们就暂时保管吧。”大德将羊脂玉收入包袱中。

玩够了的李沐澜终于在天黑之前回了侯爷府,可奇怪的是府里安安静静,没什么响动。

“哎呦,我的小姐呀,您可终于回来了!”素欣迎了上来:“我一见您不见了,都不敢声张。外头下过雨,您淋着没有?”

“还好。”李沐澜边说边向着自己闺房而去:“对了,爹爹呢?往日这个时候他一定会对你们吹胡子瞪眼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