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谁在胡搅蛮缠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30 阅读进度:6/331

龙峻昊的调侃无疑是火上浇油,李沐澜心肺都气炸了:“你走开,我不用你管!这会儿我在买瓷瓶,你又来捣乱,走开,请你立即离开本公子的视线!”如今她是男儿装扮,才不管矜持不矜持呢。

“这就奇怪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能走得的地方为何我走不得?”龙峻昊存心与他过不去。

“那我问你,路这么大,为何方才要扑到我的身上来?”李沐澜瞅瞅四周,嫌弃的神情立现:“哼,恶心死了,回去我要好好泡泡澡。”她闻着被龙峻昊碰到过的手背,越闻越觉得这上头全是他的气息,挥之不去。

噗!大德单手捂着嘴笑。男子抱着男子的确会令人浮想联翩,亏他家主子做得出来,想必身后的尾巴已经走远了,他心里也安心了。

“方才只是本公子不小心而已,下次就算用牛马来拉我,我也纹丝不动。”龙峻昊就是想与对方斗嘴,感觉很是奇妙,想走却迈不动步子,也许是对方的眼神太过撩人,他不禁如此想着。

“公子,公子?”大德推了推他:“我们还是走吧,别搅扰了这位公子挑选瓷瓶的雅兴。”

龙峻昊回过神,说道:“罢了,公子慢挑,大德,我们走。”带着心中某种异样,他提醒道:“这次可别再吃亏上当哦!”

李沐澜又羞又恼,一个不留神,将手里的瓷瓶扔了出去。龙峻昊轻松闪避,只听到啪啦啦的声音,一个完好无损的瓷瓶瞬间变成了一堆废瓷片。

这下子,店家老板不乐意了。他冲着李沐澜就吼:“公子,这瓷瓶一千两银子,你快点给钱吧!”

李沐澜欲哭无泪:“老板,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抢钱啊!这瓷瓶最多也就值个三十两,你这不是比狮子还狮子嘛。”

老板理直气壮,说道:“嘿,你不识货就别瞎嚷嚷,这可是三百年前的古物,原是镇定之宝,如今让你给摔碎了,我不让你赔还找谁赔啊?”

“找他!他才是罪魁祸首!”李沐澜手指着龙峻昊气愤莫名,都怪他不好,她才一气之下扔了瓷瓶。

龙峻昊满脸无辜的表情,对老板说:“老板,你也看到了,这个瓷瓶是他摔碎的,我是运气好,倘若中招躺在了这儿,你这店恐怕以后都别想开张了。”

老板站在龙峻昊身边,说道:“就是,这位公子之有理。”他指着李沐澜说道:“倒是你,蛮不讲理,快点拿银子出来吧!看你的衣饰打扮不像是没钱的主儿,快点,别磨蹭了。再磨蹭,这天都要黑了。”

眼看瞧热闹的人围了上来,李沐澜只好自认倒霉,一摸口袋,银两又不见了,他只好看着龙峻昊:“我的银两不见了,一定在他身上,方才是他主动撞了我,老板,这你是看见的吧。”

老板懒得辩驳,说道:“本店童叟无欺,我不管你们谁给银子,总之,这瓷瓶今天就值一千两银子!”

“瓷瓶已经碎了,你想说多少都可以了!”李沐澜暗暗为自己的愚蠢行为叫屈,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低头看着一地的碎片,终于她发现了可疑之处,捏起其中一片带有红色印记的瓷片说道:“老板,你真是个奸商!信不信我将你的瓷瓶都砸烂。”

老板吹胡子瞪眼:“你、你可别胡说八道,我打开门做生意,岂会是什么奸商。”

龙峻昊早已看出端倪,说道:“老板,你与那集宝斋的老板是何关系?”

老板先是一愣,继而说道:“你问这么多做甚?他还管我叫大哥呢。”

“果然是一丘之貉。”龙峻昊走了上去,从李沐澜手中夺过那块瓷片:“老板,你可看清楚喽,这上面的印记是新的,根本没有三百年的历史,你这是糊弄外行呢。”

“原来你真是骗人啊!”李沐澜冲了上去,揪住了老板的衣领子:“你给我记住喽,倘若再让我看到你糊弄别人,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这瓷瓶是给你一个教训。”

老板无话可说,只能挨训,连连赔不是:“嘿嘿,嘿嘿,对不住二位,方才真是对不住,你们就当是小老儿与你们开了个玩笑吧。”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李沐澜难平气愤:“倘若不是我发现了瓷片上的秘密,还真要赔个彻底了。”

“还有你,没带银子就没带银子吧,何必冤枉到我身上来。”龙峻昊说道:“大德,我们走,不与他一般见识!”

李沐澜索性放开了老板:“今天算你走运,本公子就不与你计较了。”她跟上了龙峻昊的步伐:“喂,你站住!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呢!”

龙峻昊紧走几步,暗中观察了周围的环境,见没什么可疑,转身就说:“这位兄台,你还有什么事?倘若不是我出手帮了你,你现在还被困瓷器店。怎么,是来还我恩情的?”

“真是恬不知耻!”李沐澜轻声骂了一句。

“嘿!公子,你怎么骂人呀!”大德开始维护自己的主子:“我们公子可是个大贵人,骂他是没有好下场的。”

“鬼才信呢。”李沐澜不以为然:“你是他仆人,自然将他高高捧在天上,小心捧得高摔得重哦!”

“那是你吧!”龙峻昊继续向前走,感觉到潮湿的风拂面而来,抬头望天。

忽然,天空响起几声惊雷,早春的天气说变就变,不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店家纷纷打烊的打烊,避雨的避雨,热闹的街市瞬间失去了繁华,取而代之的是雨点的哗哗声。

三人措不及防之下赶紧跑向一旁的屋檐躲雨,可衣衫还是有些淋湿了,尤其是李沐澜,心中本就有怨气,正想冲龙峻昊发火,一抬眼,看到屋檐下的匾额,忽然就笑了起来。她知道,捉弄人的时候到了。

大德也注意到了脑袋上方的匾额,还闻到了阵阵恶俗的香气:“公子,这是家勾栏院,不如换一家躲雨吧。”

而此时,雨势丝毫不见小。李沐澜双眼灵动,说道:“不就是勾栏院嘛,你们是不是没有胆子进啊,那我先进去了。”忍着一股子熏香,她率先走了进去,还不忘迈着四方步。

原本以为没有客人上门的几个姑娘,见有如此年轻俊俏的男子主动前来,个个笑得花枝招展,一哄而上,差点将李沐澜的手给拽折了。

“客官,到我这儿来嘛,我是小红。”其中一个极尽柔媚之功,恨不得立即扑入李沐澜怀中。

李沐澜看了她一眼,连连摇头,还故意说道:“本公子不喜欢你的一身艳红,也许门口的那两位公子喜欢。”

还没等龙峻昊与大德走上几步,就被几个姑娘给拉了回来。其中一个架势稍大的说:“你们谁都不许与我抢,这位俊美的客官是我的!”

龙峻昊被人缠住,脱不了身:“你将手放开,如此慵姿俗粉,我怕脏了我的手!”

“走开,走开,我们只是在檐下躲雨,不劳你们费心!”大德驱赶着眼前的女人,可越是抗拒,围上来的人越多,大致一数,居然有十多个了。

看着眼前的莺莺燕燕,李沐澜自然毫无胃口,这些女人的长相还不及她呢,她一点都不嫉妒,倒是出于对她们的生计考量,说道:“姑娘们,你们出来混也不容易,他们是两位贵客,可要好好招呼着,至于本公子嘛,我自己来就行了。”

勾栏院的主事是个风韵犹存的女子,约莫三十岁,见他们三人行色不一,难免对李沐澜充满好感:“公子,我们这里有上好的美酒,不如坐下来慢慢斟饮,至于这些姑娘,你们看不上眼没关系,我们还有更好的呢。”

“嘿嘿,好说,好说。”李沐澜在心里幸灾乐祸,最好让那个龙峻昊有进不出。

龙峻昊被拉着坐下,身边的大德也是一脸狼狈。

主事女子说道:“呦,三位的衣衫都湿了,穿着会着凉的,还是快些脱了吧。我去喊几个更好的姑娘来,你们稍后。”她对身边众多姑娘说道:“你们还愣着做甚,留下三个伺候的,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对了,吩咐下去,准备几壶上等美酒。

等主事的女子走了,三位姑娘分别坐在了李沐澜他们几个身边,个个眉眼含笑,仿佛见到的不是人,而是白花花的银两。

龙峻昊知道她们心中所想,说道:“银子本公子不是没有,不过,你们还是别伺候了,将本公子的衣衫烘干,你们有赏。”

“对,还有我的。”大德显然已经缓和过来:“我们什么场面没见过,去吧,端酒出来暖暖身子。”随即,他起身对龙峻昊说道:“主子,我来为您宽衣。”

三个姑娘一致看向这里最俊俏的龙峻昊,还纷纷围了上去,几乎异口同声:“公子,让我来伺候您吧!”

龙峻昊冷眼一扫,说道:“你们不用伺候我了,还是先伺候伺候这位公子吧。”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