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找台阶给自己下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3168 阅读进度:5/331

龙峻昊不怒不笑,说道:“兄台,你怎么不问问价钱就买下了,小心吃亏上当哦!”

李沐澜笑容隐去,是哦,自己都没问清行情就说要买,倘若当了冤大头可怎么办。于是她急忙上前,问道:“老板,这手串什么价啊?”

“咦,你不知道吗?”老板倒打一耙:“这手串五千两白银,少一两都不卖。”

“五千两?!”李沐澜几乎傻眼了:“老板,你怎么不早说!这、这么串破珠子还要五千两?你是不是抢钱啊!”

龙峻昊一手摇着纸扇子,在一旁直乐,好像在笑话谁。

李沐澜只觉得他的笑容刺眼,恨不得立即打他一拳解气。可眼下当务之急是解决手串的麻烦,说道:“老板,你这店未免太黑,我要去衙门告发你!”

噗嗤!龙峻昊彻底笑了出来。大德也是见到活宝的样子。

李沐澜一扭头,吼道:“你们笑什么笑?你们很有钱吗?有钱就买啊!本公子还不稀罕了呢!”

“什么,你又不要了?这位公子,这可是你自己决定买的,我可没拿刀架在你脖子上吧?”老板翻脸不认人了:“今天你可得说清楚,集宝斋不怕耍诈之人!”

“手串本就不值五千两,你这是狮子大开口,想讹人钱财呢!”李沐澜想了想,说道:“老板,不如我们再谈谈价吧。东西我的确想买,可这价格实在太高,能不能再便宜点。”她抓过手串,在手上把玩。

“不是我不愿降价,实在是好东西没有第二价。”老板说道:“你不买就算了,有的是人排队。”他指了指龙峻昊:“这位客官已经久等了。”

李沐澜银牙暗咬,说道:“你这店中器物均无明码标价,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被坑了?还有,买东西不是要货比三家吗?有人想当冤大头我不拦着,可惜这人不是我!”

“兄台,你的意思我才是那个冤大头,是不是?”龙峻昊来到李沐澜面前,看着她水漾明眸,心中一振,随即转移了视线:“是你急着抢下了手串,现在却来怪我。”

“我不与你胡搅蛮缠,指不定你们是串通好的呢,我才不上当呢。”李沐澜退后一步,说道:“老板,这手串我还是不要了,五千两银子我留着自己慢慢花吧。”

“呵呵,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你就干脆说自己没有五千两得了。”老板见买卖告吹,说起了风凉话:“你没钱就别进我们这集宝斋啊,这里可是来过皇室贵胄的。”

“老板,你这话说得没错!”大德插话说。

“大德,说什么呢?”龙峻昊睨了大德一眼,大德立即不吭声了。

李沐澜本想自报家门,想想还是作罢,说道:“罢了,本公子今天的确没带这么多银子出来,可身上也不是一文没有。”她解下自己腰间的玉佩,单指勾住玉佩上的如意结,说道:“睁大你们的双眼瞧瞧,这可是上等货,怎么也值一万两银子!”

老板搂了搂双眼,定睛看着李沐澜手里的玉佩,喃喃自语起来:“这、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玉,玉形圆润,龙凤栩栩如生,简直是巧夺天空的杰作啊!”

李沐澜一阵得意:“老板,你算是识货。本公子不是什么穷酸之人,只是你这手串真的太贵,罢了,我还是去别处瞧瞧吧。”

龙峻昊自然也看到了这个玉佩,与大德交换了一个眼神,说道:“老板,他不要这手串我要了,不过,这手串有一个最大的败笔,不知道老板知道不知道。”

老板心中突突笑了一下,仿佛被说中心事。

李沐澜想要知道他究竟想要说什么,也是一脸好奇。

“这位客官,你还是走吧,快走,快走。”老板却开始赶人。

李沐澜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见没自己什么事,收了玉佩就走人,临走,还狠狠瞪了一眼龙峻昊。

龙峻昊只觉脊背一凉,猛然回头,见“男子”已经离去。

老板却开始催促:“客官,请客官明示,这手串究竟有何败笔?”

“这玉是好玉,只可惜,有些暗沉,应该是长埋在地下时间过久。”龙峻昊说道:“盗墓之人虽做了处理,可还是能看出一丝端倪。”

老板的脸色瞬间微变,嘴上却说:“哪里会是如此?客官,你这真是信口开河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龙峻昊又拿捏了一会儿手串:“阴气如此之重,这种东西给男人戴还凑合,倘若戴在女人手腕上,怕是要生病了。”

“啊!这?”老板猛搓双手:“这、客官,嘿嘿,不瞒您说,今日我可是遇到真正的行家了,这么着吧,您开个价,我当半卖半送了。”

龙峻昊伸出一个拳头,然后伸开。

“五百两?”老板似乎松了一口气:“行,五百两就五百两!”

“不。”龙峻昊缓缓摇头:“是五十两!”

“什么?五十两?”老板眉头紧拢:“这、这也差太多了吧?要不,您再加点?”

“嫌多啊?那好,四十九两吧。”大德帮腔。

老板左思右想,终

于按五十两价格卖了这串开始是五千两的手串。

当银货两讫之时,龙峻昊让大德拿上礼盒子匆匆而出,生怕老板反悔。

走在大街上,大德满眼都是崇拜:“公子,您太厉害了,这手串的确是好东西,再不济也不值这点银子啊,这老板真好糊弄!”

“老板自知理亏,是因为他知道一旦有人知道这是偷盗而来的东西,就很难有人来问津了,与其放着,倒不如低价出售,自然就便宜我们了。”

“高,实在高。”大德小心翼翼拿着礼盒:“可是,公子,这东西送人合适吗?”

“外公要送的人是朝中重臣,想来送礼物的人很多,也不差这一件两件的。走,陪我到处逛逛,过几天就得回去了。”

“好咧。”大德应声。

两人正走着,龙峻昊忽然感觉气氛不对,不着痕迹得看了看身后,忽然像变了一个人,对着大德说道:“我、我要去看那里,呵呵,好、好玩!”

大德先是一愣,继而配合道:“好,好,我们就去那里看看,公子,您小心啊,可别摔着。

前头是一个售卖瓷瓶的店铺,龙峻昊几步冲了过去,抱住一个人的身后,就说:“嘻嘻,我抓住你了,你往哪儿跑!”

李沐澜正在挑选花瓶,猛然被人抱住,吓了一大跳,一回头,见是龙峻昊,旧仇新恨全都上来了,她踢了他一脚:“你疯了!”她没忘记自己现在是男人装扮:“我是男人,你真的病得不轻啊!”

大德反应很快,一见是刚才在集宝斋遇见的男人,赶紧说道:“公子,您认错人了,他不是你要找的美人,您的美人在别处呢。”他及时扶住了“美人?就你这样还想美人在怀,你们快走,别妨碍我!”李沐澜想到他过分之处,想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龙峻昊不动声色,偷瞄了一眼不远处,索性又围了上去:“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嘿嘿,给爷笑一个!”他的笑容越发放肆。

他是不是疯了?李沐澜浑身起疙瘩,难道这个男人有断袖之癖?可见他更像是捉弄自己,她就更加来气:“你是不是存心的?怎么我走到哪里你就会出现在哪里?真是阴魂不散,扫把星转世!”

“公子莫气,我给你赔不是,我们公子身子不适,请多担待!”大德小心陪着笑脸:“实在是抱歉,罪过,罪过!”他也觉得主子有些过分,可碍于眼前形势,不得不这么做。

“他身子不适?那你让他在家待着,别出来丢人现眼啊。”李沐澜狠狠瞪着又欺近的龙峻昊:“我警告你哦,别再来欺负我了。我会动手的!”她作势要打。

见不远处的人悄悄隐去,龙峻昊这才恢复神色,说道:“对不起,这位公子,方才是场误会,失礼了。”

他忽然清醒的样子令李沐澜更加摸不着北,只好说:“你是不是真病了?赶紧回去吧。哦,手串买了吗?是不是被人宰了一刀,受不了就病了。”

龙峻昊觉得眼前这男子还在为方才手串之事耿耿于怀,想想是自己有错在前,只好忍了,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不瞒你说,这手串我们花了五十两银子就买下了。”

“什么?”李沐澜心中十分不愿接受:“行,你就吹牛吧!五千两变成五百两还差不多,五十两?哼哼,你糊弄三岁孩童呢。”

“公子,这就是你不是了,我们连萍水相逢都谈不上,何必骗你呢。”大德拿着礼盒晃了晃:“你瞧,这是我们买下的手串,盒子也值个五两十两的,还是老板送的呢。”

李沐澜一脸苦恼:“为什么会这样?不行,我要去找老板算账,不是还有一串嘛,我要将它买下来。”

“买东西也是要靠这里的。”龙峻昊指着自己的头脑:“一味炫富有何用?小兄弟,记住喽,下次记得用这里哦!”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