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流血了吗

小说: 李沐澜 作者: 盛世傻妃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3177 阅读进度:3/331

龙峻昊不等她继续装下去,立即抓住了她的胳膊,拽着说道:“你这老头还真是狡猾,不抓着你等会儿你又借机逃跑了。走,我们去那棵大树下比武,若你输了,就乖乖认错,物归原主去。”

大德看着李沐澜,一个劲劝说:“大爷,您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别到时候被我们公子伤到了。他的武功真的很厉害,我可不打诳语,我好怕你会死的。”

倘若换成别人,一听这番话肯定会脚软,可她李沐澜根本就不信这个邪,还大声说道:“龙峻昊,你也就是吹牛,谁怕谁啊,我奉陪到底!”她忍住了腹内的难受,先打赢了再说。

两人拉扯着走到一棵枝繁叶茂的树下,双双对立,光用辛辣的眼神就想让对方输。

忽一阵清风吹过,大德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子杀气。他看着他们两个,无奈道:“公子,您说过要低调的,您不能而无信吧啊?”

“低调?低调就可以冤枉人吗?”李沐澜想想就有气,对着这剑眉星目的男人说道:“龙峻昊,你的名字我算是记住了。下次最好别栽在我的手里,否则一定要你好看!”

“哈哈哈!”龙峻昊笑得爽朗:“还没比试呢,你就认输了。这番话怎们听都是败者才会放出的豪壮语吧?!”他心情不错,忘了该甩袖而去的。

李沐澜很想抓狂,不明白自己的好脾气都去哪里了。以往自己做错事,无论爹爹怎么骂怎么劝,她都会低眉顺眼。可今天遇到他,这一切就彻底颠覆了。

她上前一步,紧握着拳头嚷道:“龙峻昊!今天不将你打趴下,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大德嘴快,问了一句:“对哦,大爷,您还没自报家门呢!”

“我?”李沐澜愣了一下,也是,她现在不是李沐澜,而是家里的管家荣伯。她在心里双手合十,对荣伯表示了歉意之后大不惭说: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长荣是也!”

就在他们唇枪舌剑之时,有看热闹的人纷纷围了过来,竟然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住,像看耍猴的把戏。

大德见状,摆出架子,开始赶人:“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没见过儿子带老子练武吗?不是打架,不是打架,都走开,散了吧,散了吧!”

龙峻昊脸都快气绿了。

李沐澜一听,差点笑到背过气去,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就看到龙峻昊用可以杀人的目光看着她,她回嘴:“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带儿子练武吗?乖儿子,喊一声亲爹来听听吧!呵呵。”

大德自知失得离谱,赶紧给跪下了:“公子饶命!公子恕罪!”

龙峻昊浑身冷然,没有说话。

李沐澜真怕他一时失手杀了大德,赶紧说道:“喂,你还当真了呀,我是与你闹着玩的,大德也是一时失,你可别将他杀了,有话好好说啊!”

“谁说我要杀死大德了?”龙峻昊抬眼看着李沐澜:“你这老头未免管得太宽,我只是想让他帮我拿着身上的物件,免得有人说本公子用武器对付你的赤手空拳。”

当李沐澜看到他是将身上的折扇递给了大德,随即就抢了过来,笑着说道:“这个好,那老夫就不客气了。”说完,猛然出招,那扇子在她手里俨然成了一柄利剑。

龙峻昊灵活躲开她的进攻,不急不缓得出手,虽然赤手空拳,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很难让李沐澜近身。

“行啊,有两下子!”李沐澜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同时,也更加用心与他比试,可是,身下忽然一股泉涌,她立即僵硬了身体,瞬间定住。

龙峻昊没注意她的反应,手上挥出了一掌,打在了她的心口,却感觉特别柔软:“你?”他混沌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李沐澜被打倒在地,不是因为屁股上的痛楚,而是他的手曾经放在了她的胸口,她郁闷至极,身上还特别难受。她欲哭无泪。

大德见老者摔倒,赶紧走过去搀扶:“老人家没摔坏吧?”

“龙峻昊,你太为老不尊了吧!”李沐澜小心翼翼站起,刻意忽略大德递过来的友善之手,就冲到了他主子面前,伸手就想给他一巴掌:“你!该打!”

龙峻昊抓住了她的手,却更清楚得看到她的手白皙如玉,一点都不像是五旬老者的手,他疑惑地又松开了她。

李沐澜狠狠瞪视他,仿佛要将他生吞入腹。

“啊!血、流血了!”大德却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声音却是颤抖的,他一下子就看向了自己的主子,这下玩大了!

“什么?”龙峻昊觉得太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我又没拿着刀剑砍他。”

大德看着李沐澜的裆下:“他,他真的流血了,主子,您看大爷的裆部,哎呀,该如何是好哇!”他们原本不想惹事的,如今事情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龙峻昊依看向李沐澜的裆部,瞬间无语。

李沐澜却如遭雷劈!该死的,这下子糗大了。好巧不巧的,为什么会让他们看到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呢?她猛然遮挡着自己的裆部,脸红到就想挖条地缝钻进去了。

这下轮到龙峻昊觉得心中有愧了,他本来只想教训教训偷银两的贼子,如今倒好,差点闹出人命了。他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本公子出手根本就不重,他只是坐在了地上,难道就?难道就流血了?”

大德无语问苍天,只能对李沐澜赔起了笑脸,倘若事情闹大,吃亏的必定是他们二人:“嘿嘿,大爷,您行行好,将这事给忘了吧!”

李沐澜已无心计较这么多,只有她心里明白,这血是自己流出来的,不是他们之错,可为了面子,她只好自己给自己台阶下:“算了,算了,算老夫晦气,今天就到此为止,老夫告辞!”

“可是,你这伤?”龙峻昊撇向她的裆部。

“你还看?!”李沐澜又气又急,边遮挡边后退:“老夫已经不计较了,你们还是走吧,就当从来没有见过老夫!”她走出几步,想到了什么,又回过身来,眼神凌厉:“记住,对谁都不准说今天的事,倘若让我知道你们不守道义,哼哼!”

龙峻昊站着没动,也没开口说话。

大德倒是诚恳:“不会说的,我们不会说的。”见老者走远,他才幡然醒悟:“咦,公子,他连银子都不要了?”

“算了,我们将这些银两捐给寺庙吧,我记得这附近有个庙宇的。”

“哦,那好,我们赶紧准备买礼物吧,那边该等急了。”大德说。

主仆两人开始按原定计划行事,转身就将此事抛诸脑后。

李沐澜边走边想着:今天可真够走背字的,好端端不仅失了银两,还被人冤枉成了贼,更要命的是,自己来葵水居然被穿帮。

她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想回去找他们算账,可身体又不允许她这么做,只好灰心丧气得回了侯爷府。一进正门,她吓了一跳。

那些个丫鬟家丁统统都跪在地上,哗啦啦跪了一地。只见自己的侯爷爹爹正吹胡子瞪眼,对着他们一通啰嗦。

李沐澜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插腰,学着爹爹的语气暗中模仿,竟然有几分神韵,连她自己都笑了起来。

丫鬟素欣无意中抬眼,吓了一跳,又不敢笑出声来,只能使劲憋着。还有荣伯,见乔装后的小姐终于返家,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李胜卿见他们神色有变,知道发生了什么,迅速回头,果然将李沐澜的怪腔调逮了个正着:“好你个李沐澜,你姑奶奶总算想到要回府啦?”

李沐澜赶紧认错:“对不起,爹爹,孩儿知错了!”

李胜卿忽然从旁抓起手臂粗的笤帚把,欲打:“好你个李沐澜,平时爹爹是如何教导你的?你都当成了耳旁风是不是?你娘死得早,爹爹有多累你知道吗?”

素欣站起来冲了上去:“老爷,您别打小姐,要打先打我吧,是奴婢没将小姐看住,让小姐出去惹事了。”她眼尖,已经看到了小姐的异常,将她挡在身后:“小姐这身行头太难看,让奴婢先伺候小姐更衣后再来听老爷的教训吧。”

“对啊,对啊,素欣说得没错,爹爹,女儿去去就回!”也不等李胜卿点头应允,李沐澜拉上素欣的手就走。

只留下李胜卿仍了笤帚把,面对丫鬟家丁长吁短叹。他在朝廷上算厉害角色,可在府中却被这唯一的女儿吃得死死的。

回到自己的闺房,李沐澜这才脱下了染红的衣衫,想到在外的糗事,双颊更是红透了:“素欣,本小姐今天好倒霉哦。”

素欣一脸平和,仿佛早有预料,对自家小姐说道:“是呀,小姐是不是又差点跟人打起来?还是吃东西忘了付银两?又或者见义勇为却没落个好?”

“你都知道啦?”李沐澜解决好葵水的困扰,穿妥了绫罗绸缎,这才舒心地伸伸懒腰:“哎呀,可把我累坏了。”一摸肚子:“啊呀,我午饭还没吃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