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快穿直播:女帝强又飒

第66章:封侯?朕生而为王8

作者:盘中鲸 更新时间:2022-11-24

观众说的没错。

哪儿有那么多巧合?

天灼几乎是可以肯定。

这个苏濯就是这个世界的月濯。

一种来源于套路的直觉。

啧,这回隔那么远。

【墨明棋妙:嗷嗷嗷,主播觉得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我觉得是!直觉!】

天灼也点了点头。

【墨明棋妙:啊啊啊啊小哥哥终于出来了,虽然只有一个名字,这都什么时候了,再不出来主播你都后宫佳丽三千了!】

天灼笑了一声。

召集了一些精兵。

【墨明棋妙:主播主播,不是说小哥哥被送去和亲了吗?】

【墨明棋妙:这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

天灼穿着一身绛红色的骑装翻身上马。

动作干净利落、英姿飒爽。

她带着一些精兵离开军营。

快马加鞭向北而上。

【墨明棋妙:主播你这是……】

天灼策着马,风扬起她的发。

平静的声音落在风中。

“去劫亲。”

【全网:!!!】

天灼想着。

与其冷眼旁观他去死。

还不如先把人劫回来为好。

至于劫回来之后如何处理?

那也先劫回来再说。

天灼并不否认。

听到他即将嫁给别人的时候。

她心中的占有欲被激起了。

果然呐,人之本性。

她可以不喜欢。

可却也容不得他人染指。

劫亲这种事儿。

她还是第一次做。

怪刺激的。

最后劫成什么场面。

她也不知道。

这一回的月濯。

最好给她乖一点。

否则……

***

大漠孤烟,黄沙飞扬。

和亲队伍在空旷寂静的荒原中逶迤前行。

十里红妆,千人送迎。

像是在满地的黄沙之上。

铺上了一条红绸。

苏濯穿着一身嫁衣,却是歪歪斜斜地坐在轿子内。

下人给他扇风,他吃着车厘子。

姿态慵懒,看着悠闲得很。

可是窗口的帘子偶尔随风扬起。

荒漠与黄沙映入眼帘。

在他眼中铺开一片苍凉。

与他身上喜庆的艳色格格不入。

他那母皇想得没错。

他嚣张不了多少天。

他在皇宫肆意妄为。

只是想在自己最后的日子里。

发泄任人欺凌十几年的愤怒而已。

可是他看似桀骜不驯。

却逃脱不了那重重宫闱。

齐皇的放纵。

带着一种残忍的怜悯。

所有人都看透了他的无力。

他的歇斯底里。

齐皇与凤君仍然在皇宫高枕无忧。

苏茶仍然备受宠爱。

而苏濯呢?

他直到最后。

也只抢到一筐车厘子。wWW.ΧìǔΜЬ.CǒΜ

如今依旧被押上了和亲的队伍。

千人士兵护卫啊。

听着多么备受荣宠啊。

可是苏濯心里清楚。

名为护送,实为看守。

“咔擦。”

他咬碎一颗鲜红的车厘子。

麻木地咀嚼咽下。

尝不出一丝甜意。

轿外的漫天黄沙与艳阳。

似乎蒸发了他眸中流转的光华。

眼下的泪痣也黯淡无光。

像一只笼中雀。

或是即将开败了的花。

他缓缓阖眸。

却忽而听到一阵混乱的喧嚣。

“不好!有人袭击!”

轿子猛然停下。

他攥着窗框才使自己坐稳。

轿子外有兵戈相见的声音。

打斗声与尖叫声划破了大漠的寂静。

有人慌乱叫骂,“你们是何人,这可是朝廷送亲的队伍,你们也胆敢袭击,不怕株连九族吗?!”

一女子漫不经心地轻笑。

“我袭都袭了……”

“你说我怕不怕?”

苏濯猛地掀开红色的窗帘。

苍凉荒漠的霞光万道映入他的眼。

霞光中的身影,也猝不及防撞入眼帘。

那人绛色骑装张扬似火。

眉眼含笑却藏了锋芒。

骑着骏马在满地杀伐中来去自如。

姿态随意慵懒又散漫。

可她的剑染血。

眸中有凉薄。

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苏濯眯了眯眼,紧紧地盯着天灼,“你是谁?”

天灼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好似看到了一只品相不错的猎物。

她缓缓启唇,“江州,君灼。”

护卫们大惊失色。

她是江州的起义军统领!

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苏濯微微诧异,前不久,还在听她搅得朝廷上下,惶惶不安的“丰功伟绩”。

今天就见到真人了……

苏濯缓缓勾唇。

眸中有异样光华流转。

君灼啊……

果真是风华灼灼。

他攥着窗框的手缓缓收紧,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心中有莫名的悸动与雀跃涌起。

苏濯紧盯着她再问,“你来做什么?”

天灼兴味盎然地看着他。

声音平静又强势。

“劫亲。”

苏濯微微一怔。

而后看到她将手中的剑一扔。

向他微微抬手示意。

“过来。”

她平静地看着他。

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苏濯刹那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比母皇浓郁百倍的,上位者的气息。

好似生来就该君临天下。

苏濯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华。

眼下泪痣妖冶如血。

他迅速放下窗帘。

白皙如玉的手猛地掀开了轿帘。

走出喜庆的轿辇。

鲜红的嫁衣随风摇曳。

如火焰般肆意张扬。

他紧盯着天灼刚想抬步。

一名侍卫将他拦下。

“七皇子!你要做什么?!”

“你是和亲的人选,你身上背负着齐国的安定,还有万千黎民的安危,你怎么可以随性而为?!”

苏濯看着侍卫冷笑,眸光寒凉似雪。

“齐国安定?黎民安危?”

“与我何干?!”

苏濯推开侍卫,声音带着压抑的怨恨。

明明是某些尸位素餐的人没本事。

护住齐国安定与黎民安危。

凭什么要拿他做牺牲品?!

他有欠了齐国和黎民什么吗?!

“七皇子你!”

侍卫踉跄几步,而后再次上前想打晕他。

可是忽而感到脖子一痛。

一根银簪没入了侍卫的脖颈。

苏濯手上染血,眸色狠辣又癫狂。

“拦我者死!”

他一脚踹开侍卫的尸体。

踏着一地的鲜血狼藉向她奔去。

起义军控制了送亲的队伍为他开道。

天灼静静地看着他。

看到一个嫁衣如火的人。

迎着万丈霞光。

义无反顾地向她奔来。

像一只挣脱樊笼的雀。

即将奔赴苍穹。

嫁衣艳烈,残阳如血。

苏濯只身跑到她面前,隽秀的容颜眉眼飞扬。

他仰头看着马上的她。

伸出染血的手。

好似刚从地狱里爬出来。

眼中有近乎祈求的希翼与渴望。

“求你,带我走。”

--

作者有话说:

等一会儿,00:00还有八千字。呜呜呜,评分掉了好伤心。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盘中鲸的快穿直播:女帝强又飒

御兽师?

上一章 第65章:封侯?朕生而为王7主目录下一章 第67章:封侯?朕生而为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