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快穿:嘘!要乖!疯批手里有锁链随望

第25章 男团贴贴!顶流把我摁在窗帘后(25)

作者:江弄莲云衔山 更新时间:2022-11-24

练习生们小声哼着主题曲的调子。

两人是背对着墙的。

原本江弄莲就半依偎在沈言酌怀里的,加上沈言酌的动作幅度很小,因此其他练习生并没有察觉到异样。

而沈言酌的手藏在江弄莲身后。

摄像机也无法捕捉。

只有旁边的苏衡敏锐地发现,江弄莲的身体颤了一下。

苏衡惊讶地用A4纸遮住脸。

靠靠!

这两位干嘛呢?

苏衡探出半颗脑袋,正想仔细观察,没想到,江弄莲窜的一下起了身,冷白的肌肤好像染上了薄薄的红晕。

他还没看清。

江弄莲就快步走了。

苏衡:“?”

什么情况?

着急上厕所吗?

忽然,一阵刺骨的寒意吹过。

苏衡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沈言酌也起了身,放下手里的歌词,迈着性感的大长腿,大步追了上去。

苏衡:“!!!”

好家伙!

这两人该不会是想出去干坏事吧?

卧槽,牛逼!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苏衡摇了摇头,露出悲痛欲绝的表情,将鸭舌帽戴在谢温林头上,一把将人抱住。

然后开始哇哇哇哭嚎。

“小林子啊,小林子啊!我家陛下带着皇后娘娘私奔了,漫漫长夜,我就只剩小林子你了,你可不能再辜负我了!”

谢温林勾唇轻笑了一声。

并没有推开苏衡。

他举起手里的歌词,晃了一下:“那我教苏妃娘娘唱歌解闷?”

苏衡一把将泪抹干:“呜!你可真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今天就暂时不画圈圈诅咒这家伙了!

另一边。

沈言酌和江弄莲一前一后越过工作人员,走进了空的舞蹈室。

一进屋。

沈言酌就将江弄莲摁在了镜面墙上。

骨节分明的手指隔着淡粉的卫衣,狠狠钳住少年纤细的腰。

“我不开心。”

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

沈言酌低下头,将唇贴向江弄莲诱人的颈窝,垂着眸,冷着脸,像只大型犬一样蹭蹭,心底的喵喵都郁闷得耸拉着耳朵。

腰被掐紧。

酥麻的痒意如电流般扩散。

江弄莲腿软了,魅惑的桃花眼欲色渐浓,明明知道怎么回事,但却故意挑起沈言酌的下颚,笑着询问。

“哥哥为什么不开心?”

沈言酌沉默抿唇。

深沉的凤眸幽幽直视着少年。

为什么不开心?

那个颜朔表面在看他,余光却在扫莲莲。

那个苏衡一口一个臣妾,十句九句不离美人陛下。

A班的那群人也嚷嚷着充实后宫。

最重要的是。

莲莲还主动发出邀请!

思考片刻,沈言酌得出结论,冷清的嗓音带着性感的低哑:“我、吃醋了。”

江弄莲惊讶了几秒,笑得意味深长。

“哥哥。”

他懒洋洋唤了一声。

指尖摩挲着男人的下颌,含情的狐狸眼仿佛如烟柳色下的春水,魅惑至极:“吃醋是男朋友才拥有的权利。”八壹中文網

沈言酌愣住。

眸底暗潮涌动,无意识掐着江弄莲的腰,消化着这个陌生的词。

男朋友?

他们的确还没交往。

沈言酌一时间心情有点复杂。

他能感觉自己好像弯了。

好像沦陷了。

毕竟就算以前患有肌肤饥渴症,他又不是看见谁都想蹭蹭贴贴的。

可是……

一切的发展太快了。

快得超乎想象。

沈言酌不敢相信自己的感情,总感觉是病症引起的连锁反应。

察觉到男人眉宇间浮起的挣扎,江弄莲眯了眯眼,眸底掠过狡黠,伸手试图推开沈言酌:“我们先回去吧。”

沈言酌用力把他抓住,不肯放手。

“莲莲。”

男人垂眸,将下巴抵在他颈窝,蹭了几下,嗓音哑得厉害。

“给我几分钟,让我想一想。”

江弄莲眸光忽闪,低头看着男人毛茸茸的脑袋,轻笑了一声:“思考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沈言酌乖乖回应。

“嗯。”

他要好好思考。

对自己负责,对莲莲负责。

江弄莲揉了把男人的脑袋,笑得更慵懒随性了:“我有说要让你做吗?”

沈言酌:“?”

什么意思?

男人心突兀地跳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眉头微蹙,严肃盯着的江弄莲。

“莲莲你……”

四目相对。

江弄莲媚眼如丝,却带着淡漠的随性:“哥哥,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该不会以为我给你亲给你抱,就是想跟你谈恋爱吧?”

少年身体后仰,懒洋洋靠在墙壁上。

狐狸眼妩媚含情,眼尾的泪痣泛着绯色,光侧面打过来,眸底波光潋滟,暗处暗藏着坏坏的精光。

轻易得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珍惜?

想要完全勾住男人的心。

主动出击的同时。

还需要欲擒故纵钓一钓。

看着江弄莲一副用完就扔的风流样,沈言酌脸上的淡漠露出裂痕,凤眸掠过震惊,喉结上下滚动,张了张嘴。

所有的话语都被卡在喉咙里。

半晌。

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你……不喜欢我?”

男人抿了抿薄唇。

心底的猫猫都失落地缩成团,蹲在角落,委屈巴巴用尾巴缠紧自己。

“喜欢啊!”

江弄莲挑眉笑出声。

小腿勾住男人膝盖,抬起素白单手,散漫勾住他的衣领,暧昧轻扯,将两人的唇缓缓贴近。

“虽然不想谈恋爱,但是,我喜欢哥哥的声音,喜欢哥哥的脸,喜欢哥哥的身体,喜欢哥哥的……”

江弄莲狐狸眼颇有深意往下一扫。

随即。

身体贴紧,腰身晃动蹭了蹭。

嫣红的唇顺着男人流畅的下颌线,撩拨直耳畔,洒下灼热的呼吸:“我做梦都想被哥哥亲哭,哥哥要不要试试?”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 男团贴贴!顶流把我摁在窗帘后(24)主目录下一章 男团贴贴!顶流把我摁在窗帘后(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