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一波三折,异变连连

小说: 禁区修炼五百年:出山发现是低武 作者: 林二十一 更新时间:2022-01-06 字数:2763 阅读进度:33/51

与武平侯四处抓人充军,以填补军队士卒人数不同。

苏家堡在流民当中的名声广受好评,不少逃亡的青壮人士都喜欢跑来苏家堡参军入伍,求得一份庇护的同时,顺带着温饱不愁。

要说那驻扎于苏家堡的起义军‘一斗神鹤’,正是倚仗了苏家堡的创建势力苏氏大族之力,才得以发展到如今的这个规模。

苏氏大族与一斗神鹤起义军相辅相成,共同成为了这青州南部大地上,让武平侯官军都为之感到恶心的一颗钉子。

靠着路边的茶馆里,许凤安坐于角落处最烂的一张桌子,手端茶碗。

茶馆里的案桌旁,一位盲眼说书先生正在闲谈杂聊,此人是个癞子,即使眼下天气炎热,为了不煞到客人,脑袋上照旧戴了顶草帽。

“那一斗神鹤的大将领,早年间全家被武平侯杀害,田地充公,故而一气之下卖了锅,铸了剑,掀旗起义,

有个加入他麾下的老武者见他耍剑跟切菜似的,实在看不下去便教了一手飞鹤剑法,还别说这大将领竟是个文武双全奇才,习武如饮水,不过二十余年境界已达半步宗师,

另一边还将起义军给发展的顺风顺水,颇具规模,来了我们苏家堡后,才正式更名为一斗神鹤军,让武平侯的官军征伐九次而无功于返。”

“但是!”

盲眼先生将手中握着一方方正正的惊堂木往案桌上一拍,顿时‘啪’的一声,满堂震耳,惊吓到了不少压根没听他说话的茶客。

有的人茶碗一抖,水撒湿了半条裤子。

有的人唇舌一烫,脸涨红的有如猪头。

有的人浑身一颤,眉头怒皱惊魂未定。

气不过,总是要开骂几句的。

“你娘的袕!”

“我苷你贴白画的亲娘!”

“老王八瞎子,你个没腚眼的玩意!”

一时间,污言秽语绕梁,茶馆满堂‘芬芳’,引来街上路人观望。

盲眼先生笑道:“但是,要说谁才是武平侯真正的拦路石,那还得是苏家堡的主人,苏氏大族。

这苏氏大族啊,极其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正来历,苏氏族人个个拥有奇异仙能,哪怕不是武者出身,都可以一敌十,等闲人近不了身,

据说啊,苏氏族长年轻时进山曾遇到过一位仙人,仙人见他有缘,赐下了一门长生仙法,

如今苏家堡那座香火常年不断的古庙里供奉着的,便是那位仙人的金身。”

“哈哈哈,你这老瞎子倒是敢编,谁不知道几百年来只有大奏太祖受到过仙人垂青,你说苏氏族长也得到了仙人的帮助,那岂不是下一个开国当皇帝的,就是这苏家堡的苏氏了。”

“天下这般凌乱,大奏皇族那帮人就龟缩在中州不敢有任何动作,坐观其余四州诸侯纷争,不顾天下可怜百姓,这种皇帝不要也罢,谁说苏家就不能改朝换代,重塑新天。”

“苏家堡不愧是整个青州最敢说的地方,换在其他地方,谁敢发这等言论,早就已经押入大牢,等候问斩了。”

“老瞎子继续说,那苏家和一斗神鹤军联手,日后有没有将武平侯给拉下马的可能。”

茶馆里七嘴八舌,不少人都在高声议论。

许凤安放下茶碗,目光只注意到了坐在不远处的一桌人身上。

这伙一共四人,在这炎热夏季,竟个个穿裹的十分严实,坐在茶馆里还戴着带黑纱帘的斗笠,手掌亦不外露,用黑色布条缠得紧密。

桌上摆放着的刀具彰显他们都是练家子的身份,但如果仅是普通武者,自不会引起许凤安的在意。

只因这伙人身上缭绕着一股让许凤安都感到怪异的气息,这气息不像武者,也不像修士,属实特殊独立。

所有人都在参与着关于盲眼先生揭起的话题,但唯独这伙人两眼不闻,只是一直默默地望着茶馆窗外街道,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咚!咚!咚!

不多时,街上突然响起锣鸣鼓响,路上行人纷纷自觉地往道路两侧避让,给中间空留出了一条宽敞的过道。

“青鹤统领大败武平侯青龙一营,斩千人,得胜归来喽!”

“巾帼不让须眉,红颜更胜儿郎,青鹤统领今年可已经带队屠了武平侯三个千人营了。”

街道热闹非凡,就见从石堡大门方向,走来一支军队,为首的女统领年纪轻轻,凤鞋宝镫斜踏,银鳞锁甲衬红纱,绣带柳腰端跨,提着红缨长枪很是威风。

待离的近了,可以看清她五官很是分明,凌厉剑眉,眼神冰冷,浑身透露着肃杀之气,这气质若没久经战场可养不出来。

当军队经过茶馆外的瞬间,那一桌四人突然随之而动,他们一把抓起桌上刀具,直接起身破窗跃出,有目的性的径直杀向那女统领。

四人配合之默契,浑然如一体,仅是刹那,就已从四个方向合围袭杀,长刀寒芒毕露,试图一击毙命,不给对方留有反击余地的后手。

“果然如情报说的,有陈狗贼的杀手混入了苏家堡。”女统领并未有丝毫意外,反倒是横起手中长枪一扫,同时击破敌手四人。

“杀手现身了,拿下他们!一个也不能放跑。”

那一直坐在案桌旁的盲眼先生大声喝道,顿时整个大堂内接近有半数人闻声而起,各自从身上某处拔出短刃短剑,齐刷刷的冲出茶馆。

许凤安看了看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人数稀少的茶馆,多少有些意外。

好家伙,都在反串。

街道上一时间混乱不堪,出现的杀手并非只有茶馆里的那四人,他们打扮各异,伪装的各不相同。

难怪苏家堡的人为了揪出这些隐藏起来的杀手,只能选择使用钓鱼执法。

许凤安静坐原位,观望街上乱象,杀手这边的实力是挺强的,女统领身边的护卫明显处于下风。

即使是女统领看起来实力不俗,也只能够勉强同时拖住茶馆里的那四名杀手,其余的杀手都得靠赶过来的苏家堡人士帮忙抵抗,这才得以控制住现场局势。

裴青鹤以一敌四,眉头愈发紧皱,这四名杀手招招皆是玉石俱焚的刀法,若非自己乃一流武者,恐怕第一招就要被他们联手剐开咽喉索命了。

三枪点刺而出,击退三人,瞅准时机,裴青鹤忽然一式回身倒刺,枪头正中想从背后偷袭自己的一名杀手。

尖锐的枪头顷刻贯穿了对方的胸膛,下手精准,瞄的就是心脏。

裴青鹤拔回长枪,不再理会这具尸体,集中精神对付起其余三人,心脏被贯了一枪,任你是江湖宗师也得饮恨当场,根本没有救治的余地。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那倒地的杀手尸体忽然一个挺身坐起,在众人目睹中,脑袋整个有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般绽开。

三条沾满粘液的肉须瞬间从此人头颅里蠕动钻出,搁空中摇晃摆动。

每条肉须表面,都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无唇人嘴,口中满是尖利獠牙,形如野兽。

在场人士何曾见过这等画面,个个看的毛骨悚然呆立原地。

三条肉须摇晃几息,猛然缠向裴青鹤周身,这要是绞住,顷刻间就可将她身体给撕咬的千疮百孔。

而裴青鹤一时间竟也有些没反应过来,坐在马背上来不及反击。

眼看着她即将被肉须缠住,空气中忽然荡漾起肉眼可见的赤色波纹,那肉须接触到波纹的瞬间,直接开始原地枯萎,变为枯枝一般僵硬的砸落在了地上。

“波纹!是苏家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