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放‘蛟’归山

小说: 禁区修炼五百年:出山发现是低武 作者: 林二十一 更新时间:2021-12-24 字数:2604 阅读进度:27/51

“啊!我的腿!”

“救命啊,谁能救救我,我不想死。”

“咳咳……”

在许凤安一剑之下,密林靠近小院的区域,全都被剑芒给铲成了平地。

倒塌的树木与裂开的土堆之间,几十名半死不活、只剩下一口气的士兵在哀嚎求助。

相比较于那些直接死于许凤安一剑之下的人,他们显得既幸运又不幸。

眼下这种时候,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来救他们,原地等死将是这些人唯一的结局。

陈海蛟的运气不错,在许凤安这一剑之下,他不仅没有死于混乱当中,反而还毫发无伤的活了下来,堪称是一个生命的奇迹。

放在民间说书人的口中,这样的人身上是有洪福气运的,将来必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业,名留青史。

但只可惜陈海蛟今日碰上的是许凤安。

此人带了一支千人兵马来到自己的隐居住处,虽然矛头并没有在自己身上,但作为青州诸侯之子的陈海蛟,许凤安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这山中的。

不然万一回去后他与陈江提及此事,自己的存在可就直接暴露了。

一群武者知道自己,许凤安并不担心,他在意的是五州大奏上很有可能也隐藏于暗中的修士,以及神秘仙人。

如今的五州大奏就像是一片黑暗森林,许凤安并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恶意,但却非常清楚,谁先露头,谁就会成为明面上的猎物。

“别,别杀我,我乃青州武平侯之子,只要你能放我一条生路,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你想要什么,钱财、美人?”

看到那斩杀了余进的神秘老者来到自己面前,身后还跟着一脸愤恨的玉玑子,陈海蛟连忙高声说道。

但他却是有些慌不择路了,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许凤安又岂会在意这些,如果他要,自己就可以去抢,根本无需借助陈海蛟之手。

“你与他有仇是吧,那这人就交给你处理了,我不插手。”许凤安俯视着坐在地上的陈海蛟道。

玉玑子咬牙走向陈海蛟,手里的白鹤玄剑已是攥紧,挥剑就打算一剑将此人的头颅给取下,以祭师父和整个太虚观的所有师兄弟。

“慢着!慢着!我手里还抓有一个太虚观的小道士,他只有五六岁左右,我觉得我爹应该会喜欢,就没杀他,把他给留了下来。

现在我们一命抵一命怎么样?只要你不杀我,我就把他还给你!”眼见剑锋即将落在自己的咽喉,陈海蛟急中生智,灵光一现,连忙喊道。

果然他这一招是赌对了,玉玑子还真停下了动作,以剑锋抵着陈海蛟的脖子,表情阴晴不定,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整个太虚观里只有一个五六岁的道士,那便是师父三年前游历回返时,在路途中捡到的一个孤儿,名叫庞慈。

此子生的白白净净,眉眼好看,有如民间画像上福寿仙身边的仙童,深受太虚观师兄们的疼爱和喜欢。

玉玑子平日里也是拿庞慈当做自己的弟弟一般看待,这会得知庞慈竟然没死于陈海蛟的兵马,心里不免庆幸心喜。

或许这就是太虚观仅剩下的好消息了。

而陈江好男喜女,且极其迷恋娈童的事情,整个青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要是庞慈被送到陈江身边,只怕从今往后都将是噩梦般的生活,玉玑子心中自是不忍。

“怎么样,一命抵一命,我这人从不食言。”见玉玑子表情犹豫,深知有戏的陈海蛟连忙继续添油加火。

“先生……”玉玑子不知该如何选择,只好转头对许凤安问道。

哪知许凤安早已走到数丈外的地方,正对着一具早已死去的士兵尸首不停翻找,却是一点都没有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玉玑子悄然松了口气道:“我师弟他人现在位于何处。”

“就在黄庙城,我的手下看管着他,只有我活着回去他们才会放人,你杀了我绝对是找不到那个小道士的。”陈海蛟继续压低着声音补充。

这二人自以为自己的说话声音很小声,但殊不知许凤安作为通脉境修士,神识五官六感具都是远超出于常人想象的。

别说他们偷偷交流,就算是附耳嘀咕许凤安照样能够听个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蛟龙营士卒,宁时臣。”摘下地上这名死去士兵的腰牌,许凤安默默记下这个名字,心中已是初步有了一个粗糙的想法。

“可以留你一命,但在那个孩子活着回来之前,你人得留在我这。”将腰牌塞入怀中,许凤安起身走向陈海蛟那边说道。

万万没想到许凤安竟然知道自己在与玉玑子说些什么,陈海蛟顿时脸色一变。

若瞒不过这个身份神秘的老者,自己是别想活着逃回封地了。

“不行,我留在这,那万一我的手下把那小道士安全送来,你们又想要对我下杀手该当如何,这可是稳亏不赚的买卖。

倒不如你们现在直接一刀剐了我,一了百了,大家就当一命抵一命,我也不算亏了。”陈海蛟立即拒绝。

他是吃准了玉玑子对于那个小道士的在意,同时在赌许凤安会在意一下玉玑子的意见。

只要自己能够活着逃回去,那自然是不会再回来了,同时也别想着让他老老实实放人。

这次灭太虚观,本意是为了夺取太虚观的修炼功法和镇观之宝白鹤玄剑。

没能把父亲亲口点名要的东西带回去,陈海蛟深知自己会受到责罚与呵斥,那就唯有献上太虚观那个小家伙,以另一种方式来换取父亲的欢心了,或许还能够补救一番。

陈海蛟表面宁死不屈,但心底里却是悄然打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许凤安淡然笑道:“可以,但你要把这个给吃了。”

他摊开掌心,上面蓦然就多出了一颗琉璃七彩丹,看着流光幻彩,美轮美奂。

若不知晓情况的,恐怕还以为是什么仙家金丹呢。

陈海蛟却看的表情顿时不自然了起来:“这,这是什么。”

“守心妙珠,只要你服用后跟我发誓你一定会将庞慈给安全的送回来,便可相安无事,反之你回去后若突然反悔,它可令你下场不得好死,怎么样,你可敢吃。”

玉玑子诧异的看着许凤安,却是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会有这种丹药。

如此倒是甚好,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也不需要担心回去后的陈海蛟会出尔反尔了。

“好,好吧,我吃。”面对着许凤安的提议,陈海蛟无奈之下,只能接过一口服用。

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老老实实的跟许凤安发了誓,这才得以被放任离开。

至于其他的那些士兵,自然就没有这般好运了。

待陈海蛟的身影消失在二人视线当中,玉玑子才忍不住出声说道:“老先生,你莫非真的是天上谪仙不成,不然怎么会有守心妙珠这等神奇之物,实在令在下大开眼界。”

许凤安笑而不语,什么守心妙珠,不过只是一颗内部藏有‘夺魂蛊’的糖丸罢了。

陈海蛟,不可能有机会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