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玉玑子

小说: 禁区修炼五百年:出山发现是低武 作者: 林二十一 更新时间:2021-12-24 字数:2218 阅读进度:21/51

盘坐在蒲团上修炼的许凤安突然睁开双眼。

深邃的眼神望向屋外,虽然对方尚未靠近,但他已是感觉到正有人在朝着这边靠近。

想当初自己出现在此地,距今已过去三十余年了,这还是头一次遇到生人。

对方气息并不强,姑且也就在纳气境三层左右,却是根本对许凤安构不成威胁。

“请问,有人吗?”

院外,少年道士探头探脑的对着院子里喊道。

陨仙禁区是很久以来一直在民间流传的神鬼传闻之地。

据说禁区内部非常危险,有被仙人罚下凡间的妖魔,有被流放凡间的鬼仙,并且还存在着各种杀人于无形的精怪。

胆敢闯入陨仙禁区者,九死一生。

若不是被逼无奈,为了躲避仇家,少年道士也不敢孤身进入。

虽然自己只是徘徊于陨仙禁区的边缘地带,但在危险神秘的禁区内,存在着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农家小院,也足以说明院子的主人不简单。

这让少年道士心里又好奇又紧张。

究竟小院的主人会是何许人也?

咔!

随着院中房屋半掩的木门打开,一位白发老者从屋内缓缓走出。

只见他精气内敛,气息深厚,迎面给人一种如沧海般波澜壮阔,似泰山般巍峨雄伟的磅礴气场。

此等感觉,道士都从未在自己师父的身上见过,对方实力,堪称深不可测。

“晚辈太虚观玉玑子,见过老先生。”道士连忙行礼。

“这荒郊野岭的,你为何会来到此处。”许凤安拿起扫帚,清扫起了院中的落叶。

这院里的柿子树,乃是一百多年前,他刚刚搬到残伤村时,黄老所赠,此树四季常青,结出来的柿子个个果实饱满,果肉香甜,并还有养身健体之效。

多年来许凤安一直勤于打扫,也算是将自己对于残伤村的思念给寄托在了这棵柿子树上。

“晚辈……晚辈被仇人追杀,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四处逃窜,无意间发现此地,若打扰了老先生,还望见谅。”

“既是无意,那便无妨。”

许凤安拍了拍柿子树,一颗成熟到鲜红欲滴的柿子随之落下,被许凤安揽入手心,继而抛出:“看你气息紊乱,嘴干唇裂,必是多日未曾饮过水了吧,尝尝。”

面对眼前这位神秘老人丢过来的柿子,玉玑子不敢怠慢,连忙伸手接住。

柿子表皮光滑,仿若玉石质地,毫无瑕疵,看着就令人垂涎欲滴,巴不得赶紧咬上满满一大口。

确实如许凤安说的,玉玑子已经有两三日没进食过了。

眼下许凤安赐果,以对方的实力,真想要害自己,根本就无需多耍什么阴谋诡计。

玉玑子也不推脱,直接大口啃食了起来。

香甜的汁水流入咽喉,顿时一股强烈的暖流涌遍他全身,就像是整个人泡入热泉水,直接打通了玉玑子体内的三条经脉。

一身的疲惫与憔悴,尽数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这!”难以想象一颗普通的柿子竟会有这般神奇的效果,玉玑子不免瞪大了双眼。

从小在太虚观长大的他,可是没少吃过师父炼制的丹药,但哪怕是最被师父视之为珍宝的灵丹,也达不到这个效果。

眼前这位,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了?”许凤安有些奇怪。

吃了柿子后的玉玑子竟莫名其妙的双眼流出热泪,哭的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看他年纪也不大,顶多十七八九,一个道士被仇人追杀到这种荒郊野岭之地,想必心里应该是有不小的委屈吧。

许凤安一时间心里倒也能够理解。

“你要是不着急走的话,可以留下来歇歇脚,我这地方虽然简陋,但胜在一个清静,与世隔绝。”许凤安说道。

“多谢老先生。”玉玑子捧着半个柿子哽咽道。

此刻看着白发苍苍,对自己非常慈祥的许凤安,他脑海里就想到了自己那被残忍杀害的师父。

曾经师父也是对他这么好的。

“别哭了,过来陪我下盘棋,我这儿可是有好多年没来过外人了,我们聊聊天。”

山中枯燥,许凤安平日里趁着偷闲,就手工制作了一块棋盘与棋子。

棋盘用木头雕刻,棋子用石头打磨。

虽然做工粗糙硌手,但条件就这么点条件,自然是不能挑挑拣拣的,有的用就很不错了。

以往许凤安都是自己跟自己下,既执白子,也执黑子,前一两年还好,久了就变得乏味无趣,棋盘棋子丢在屋里角落吃灰多年。

以前教导杨安几人修炼的时候,许凤安曾与他们确认过这个世界有围棋的存在。

眼下来了一个走投无路的生人,倒是可以用来博弈一二。

……

“太虚观建立两百余年,从白鹤真人起始,于我玉玑子这断了道统,我简直无颜面对历代真人。”

“想我太虚观平日里设棚施粥、冬节赠衣,助于百姓,从不参与朝堂纷争,只追求天下太平,人人安居乐业,却不想迎来了灭观屠刀。”

“那武平侯简直暴虐无道,昏庸至极,我玉玑子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桌子那侧,玉玑子痛诉着自己的经历,不时以袍子抹脸。

许凤安则一脸严肃,盯着棋盘认真思索。

万万没想到,这玉玑子看着年纪轻轻,棋术却极为高超,手法凌厉,让许凤安这臭棋篓子感到压力十足,棘手的很。

犹豫不定,刚放下黑棋一子。

就见玉玑子紧接着白子随后落下:“屠龙,老先生你输了。”

许凤安:“……”

你见过一边痛斥某人做过的恶行,然后一边下棋又快又狠,仿佛跟不用思考一样的人吗,今儿许凤安是见到了。

“那武平侯既然做事如此暴虐无道,滥杀无辜,为何却没有人去管他呢,虽是一州南部统管,但上面总该是有皇帝监管的吧。”许凤安拿来茶碗喝了一口问道。

“老先生您久居山中有所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