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神秘人,冥枭

小说: 禁区修炼五百年:出山发现是低武 作者: 林二十一 更新时间:2021-12-23 字数:2697 阅读进度:17/51

天高如鸟飞,俯瞰苍茫大地。

阿珂双臂紧紧抱住许凤安的脖子,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没抓牢,整个人就从飞剑上掉了下去。

她怎么都想不到许凤安的办法竟然是这个。

仅靠着一把剑,就能载着两个人在天空中飞行,此等手段,阿珂之前可从未听说过。

“爷爷,你莫不是天上来的神仙?”紧张的看着草原,阿珂忍不住发问道。

筑基期修士便可使用御剑术,脚踏飞剑,天上天下任意穿行。

亦可在战斗时人剑合一,身化剑光攻击敌人。

这可比当年许凤安搭救陆霄时,所用的简化版驭剑术威力不知道要强出多少个档次。

面对阿珂的童真询问,许凤安仅是淡然摇了摇头:“别叫爷爷,叫我先生。”

顺着阿珂提供的方向回返,许凤安凭借着远超常人的五官六感搜索地面,很快就让他发现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的存在。

从天空往下看起来平坦辽阔的草原上,竟隐藏着一道不仔细看根本就无法察觉的裂隙。

这道裂隙只有一丈多长,隐藏于草地之间,如果不是许凤安眼力超群的话,单靠阿珂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找到的。

降下飞剑,刚刚落地,就听到阿珂对着裂隙入口惊呼道:“那是铁球哥哥的帽子。”

许凤安望去,果不其然,一顶崭新的皮帽子掉落在地面上,旁边还有两排马蹄印。

很明显之前有人来过此地,并且还极有可能进入了那道深入地下的裂隙。

“怎,怎么办,哥哥,铁球哥哥你能听得到吗?”阿珂大步跑到裂隙入口,捡起皮帽对着裂隙深处大声喊道。

然而却无人回应,整个裂隙内部寂静无声,甚至连回音都奇怪的传荡不出来。

许凤安顿感怪异,隐隐有所预感,这地方自己绝不能进去。

“先生,请你再帮帮我,要多少只羊都可以,哥哥他的帽子在这,人也一定在的。”阿珂急忙抓住许凤安的袖口,可怜的哀求道。

可以看得出这兄妹俩的关系应该不错,这为了救人连羊都是说给就给。

许凤安道:“我无法亲自出手,但我可以帮助你,让你没有危险的进去寻找你哥哥。”

“可以,请先生帮我!”

许凤安伸手拔下阿珂头顶的一小撮头发,又从随身的竹篓里取出一个关节处可以扭动的木偶。

此物名为‘木兵’,只要系上一缕头发便可做到让人与木兵通灵。

从而能够暂时控制木兵去做一些低难度的事情。

比如爬上悬崖摘草药,潜入河里打捞手镯耳环之类的小事。

残伤村里有一位专门从事这种木工活的元婴期大爷最爱捣鼓这些小玩意,许凤安就从他那里拿了一些随身备着,以防万一什么时候就需要用到。

将阿珂的头发系住木兵身体,许凤安立即施法,就见阿珂蓦然双眼翻白,整个人直挺挺的朝着地面倒去。

好在许凤安对此情况早有预料,一把扶住了阿珂的身体,使得她不至于摔个脸着地。

“你的一缕魂魄已附身在这个木偶上面,现在就可以控制木偶进去找你的哥哥了。”看着手中木兵,许凤安说道。

小木偶对着许凤安拱了拱手,随着他刚放到地上,便迫不及待的往裂隙里跑了进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许凤安的视线当中。

阿珂并不知道,施法者其实也能通过木兵,来获得到木兵的所见所闻。

……

怪石嶙峋,骸骨遍地。

没有进来之前,阿珂根本想象不到里面竟然会是这么一个阴森骇人的地方。

到处都是各种动物野兽的骨头散落在地上,甚至还有表面充满了裂痕的各种老旧兽皮,一切都在无声述说着此地曾经发生过大量的屠戮。

阿珂强行按耐住自己的情绪,继续朝着裂隙深处走去,想要找到哥哥的念头令她可将一切恐惧全都抛之脑后。

很快,又走了二十来丈多深,一扇被打开了一条门缝的石门忽然映入了阿珂眼中。

这道石门内部不断对外散发出一缕缕黑气,积蓄在这洞中消散不清。

不等阿珂靠近,就听到从门后传来一声声凄惨的哀嚎,从声音上来听竟有不少数人。

也不知自己的哥哥会不会在其中,阿珂来到门前,趴着门缝就往里面看去。

“啊!啊!啊!”

只见石门之后,竟是一处石室,许多男男女女此刻正被绳索垂吊在室顶上,表情狰狞痛苦。

他们每个人脸色苍白,皮肤铁青,身上都存在有大量的新旧伤口。

一滴滴黑色的血液渗出,掉落在身体下方盛放的一个个金盆之内。

而其中,还有一个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年,他此时正被绑着摆放在石室的地上,与其他人产生出了明显的差异。

阿珂心里大喜,那正是自己的哥哥。

地面上,许凤安握紧了手中的木杖,同时提起阿珂的本体。

不知道为什么,这间石室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修士的预感通常都不会是没有道理的。

此地必然存在着某种危险。

“本尊的冥枭就差最后一步,一道合适的魂魄,多年来本尊一直毫无合适之选,没想到今日竟是有缘人自己送上门来,天佑我也。”

一个佝偻的身影从石室深处走出,来到铁球的身边沙哑笑道。

他的笑声就像是多年未曾打磨、锈迹斑斑的铁刀与地面摩擦,格外瘆人。

看着四周那些装满了黑血的金盆,神秘人抓起铁球的身体,直接开始了施法。

随着他念诵起古老的咒语,一缕缕黑血浮起,化为一条条血线进入了铁球体内。

不一会儿,他的身体便开始萎缩融化,整个人只剩下了一具雪白的骸骨。

“哥哥!”阿珂大急,连忙推门就想要跑进去。

但她此时并非本体,仅是一个小木偶,又怎么可能会有推开石门的力气。

不仅推不开石门不说,反倒是还让里面的那个神秘人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

“谁?”神秘人伸手一抓,石门瞬间打开,露出了站在外面的木兵。

一股气机瞬间锁定在木兵身上,同时顺带着沿着木兵延伸出去,欲要寻找到背后真正的施法之人。

“不好!”许凤安一惊,此人修为他完全感受不出具体如何。

那必然是在自己之上,这如果与对方交起手来,自己恐怕下场不会好到哪去。

不打无把握之战。

说时迟那时快,许凤安直接断掉自己与木兵的联系,抱上阿珂的身体,整个人便御剑而起,化作一道剑光火速离开了此地。

“喔,逃了。”感受到木兵突然间无人控制,那个家伙必然是已经离去了。

神秘人虽有想追出去的心思,但此时他另有大事要做,不能打断,只能选择放弃。

那已经化为骸骨的铁球依旧在形变,最终在神秘人的故意炼制下,彻底化为一只白骨为体的枭,它眼瞳里亮起两团黑色的火焰,就像是一对眼睛。

“本尊如今仅剩下一丝残魂被永困此处,若再不能找回那几样东西,即使是本尊也敌不过天岁消磨,飞吧,哪怕寻遍九山十界,也要把东西给我找回来!”

裂隙深处,一只双瞳里燃烧着黑火的骨枭展翅飞出,很快便消失在了草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