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极剑气,无坚不摧

小说: 今古群侠传 作者: 任侠然诺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184 阅读进度:8/8

西风飒飒,繁星满天。

沈孤云凌空翻身出了小亭,双开摆开架势,冲四人勾了勾手。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不跟沈孤云废话,也一个箭步跟了上去,把沈孤云团团围住。

白无常道:“我们四个人,四柄剑,就算你武功超群,空手又如何敌得过我们?现在离去,留你一条性命。”

沈孤云面露好奇,道:“哦?你们不杀我?”

牛头道:“杀了你,又没有多余的银子拿。废力不讨好的事情谁愿意干?小子,好话不说第二遍!可别怪我们了,下辈子投个好胎,别做江湖人!”

只听呛的一声,四人齐齐拔剑出手。

牛头的剑身是黑色的,在这月光下平添几分诡异,漆黑的剑带着寒意四射的剑直指他的眉心。

马面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沉稳雄厚,势不可挡,向着沈孤云的头砍下。

白无常剑光飘忽,变幻无常,闪电般刺向沈孤云的心脏。

沈孤云并没有注意这三个人,他只注意着黑无常。

这四人中,他的剑还算是不错。

黑无常箭步向前,身形不停晃动,手中长剑刚猛迅捷,刹那间刺出九剑。每刺一剑,必有风声。

长剑带着模糊的银光,要把沈孤云一剑封喉。

沈孤云周身隐隐含光,真气流动。他得逍遥派绝顶神功小无相功,体内真气自行流动,竟然把这四人的绝技一一推演而出。无念归元——小无相功!

小无相功身为逍遥派绝学,讲究清静无为、神游太虚,身具此功时真气自动护体,且能循着对方的招式,可自行推演他人内力运行方式,从而模仿其绝学。加之其威力无比,威力甚至更强于原版。

沈孤云眉头一挑,微微叹气。

一剑穿眉、劈山撕海。这牛头马面并不适合用剑,这两人要是弃剑用刀,武功倒是可以更上一层。

不过能把剑法练到此等境界,应该是背后有人教导。

白无常的剑法清灵飘忽,千变万化,似是春天那百花争艳,万紫千红。

原来是决阁的百花缭乱剑。此剑法通融百家,包罗万象,招招出其不意,似是而非。

看起来杂乱无章,实际上精妙无比,伤人于无形。

决阁向来只收女弟子,所以这个白无常还是个女的,这下可算是知道了一个小秘密。

可惜这女人功夫不到家,这一招万紫千红,愣是让她使成了惨绿愁红。

只剩下黑无常的剑,他的剑是这三人里最快、最强、最准的,也最无情。

沈孤云双手以指代剑,头发无风自动。

两条气流自指尖激射而出,竟是凝练剑气化无形为有形,以气走剑。

这四大杀招,或许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丧命,击败过多少高手。

可惜在沈孤云眼里,还不够看。

如果把他换成阿青,或许这里就会多出四个整整齐齐的死人。

沈孤云身形不动,右指自左伸出,身子再轻轻往右一侧,剑气弥漫周身。

他使出一招基础剑法里的“回身平斩”,嘴里喝道:“混元一气!”

亭子外顿时响起一阵金铁交加之声。这四个致命的杀招居然连他周身一尺都靠近不了。

王彦至在亭子里瞪大眼睛,却双腿盘坐,加快内力运转。

沈孤云右脚再轻轻一点,借回旋之力快速转了一个圈,左指使出“撩圈斩抹”,自周身划了一个圆。

“一气三分!”

这四人就被沈孤云凭剑气击退了,四柄剑上坑坑洼洼,似是被神兵利器所伤。

沈孤云不等他们站稳,右手指剑架着四人的长剑,带着他们画了一个大圈,又使出一招“弓步平抹”。

“三分为九!”

牛头马面、白无常三人手中长剑应声而断,只剩黑无常右手虎口崩裂,颤抖不停。

沈孤云双手抱胸,惊讶道:“你的剑不错!”

黑无常面色冰冷,另一只收按住不停颤抖的右手,道:“你在侮辱我?”

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沈孤云,像是要把他生生活剐。

沈孤云道:”不,我说的是实话,你的剑,确实很不错。”

对一个剑客最大的侮辱,可能就是夸他手中的剑,而忽略他的剑法。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沈孤云可能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在他快要吃人的目光中,沈孤云开口道:“来,再给你一次机会,用你最强的剑法来。”

黑无常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沈孤云眯着眼睛,看着他缓缓的绕着自己走了一圈。

他知道,黑无常这是在找自己的破绽。

沈孤云仰面向天,右手撑腰,左手放在嘴巴上,像是要打一个哈欠。

就在这时,他动了!

他的双腿委曲,稍一用力就飞跃出去,坑洼洼的长剑如同一道疾电。

沈孤云这才看出这人的剑路来。

原来是青城派的青城剑法,先前他一瞬刺出九剑,便是里面的一剑落九雁。

“可惜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来!”

沈孤云微微叹气,身形如同一道幻影,先是拿了他手中的长剑。

在这少年还在空中愣神的时候,右脚提起,轻轻一踢。

这黑无常就摔了个狗吃屎。

“这招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倒是使得不错!”

其余三人看到他四肢着地,屁股高高撅起,样子要多滑稽又多滑稽,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黑无常从地上爬起,双手紧握,道:“为什么不杀我?”

沈孤云没理他,问他道:“你学剑?”

沈孤云似乎可以隔着面具看到他脸上的青筋暴起。

“回答我。”

他抬起头,道:“是。”

沈孤云突然想起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论剑的场景来,不时有点恶趣味,道:“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回去跟你师傅学好怎么握剑再来。”

沈孤云把剑丢给他,对这四人喊道:“你们走吧。”

四人一愣,似乎觉得自己听错话了。

沈孤云又道:“愣着干什么,还想我请你们喝酒啊?”

————

暮色更深,月光皎洁。

等四人走了,沈孤云又对着黑暗深处道:“那边的朋友,不知看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