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水龙吟

小说: 今古群侠传 作者: 任侠然诺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259 阅读进度:7/8

夜,沈孤云在房里点了一盏灯,还温了两壶酒。

他知道,上面有个人,躺在屋檐上。

“上面的朋友不妨下来喝两杯?”

“虽然你的气息隐藏的很好,可是你体内的真气已经紊乱,伤口也已经腐烂了。这样下去,可撑不了多久。”

屋檐上的人似乎在沉思。

过了半晌,跳下来一个脸色苍白,文质彬彬的书生。

他坐在沈孤云对面,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闪烁的灯光照着他的英俊的脸,即使受伤略显狼狈,也掩盖不了他身上的文雅之气。

沈孤云慢慢的喝着酒,道:“看样子想杀你的人不少。”

“你四肢的青肿,是大内高手专门所擒人用的钢叉造成的。”

“还有你肋下的伤口,是一个擅长用剑的高手。他突然暴起,要将你一剑穿心,不过你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他的剑上有毒,你用高深的内力压制住了毒性的扩散。你本可以用内力把毒逼出来,但是你很急,他们追的也很急。”

“本来你的内伤不重,但是似乎有人用奇特的功法扰乱你的丹田,导致你丹田郁气。稍有不慎,就真气爆体而亡。”

这书生说不急不慢说道:“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坏人。”

沈孤云笑了笑,道:“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坏人。”

“但是不管你是有意无意,至少已经有麻烦找上来了。只要你从这房间出去,就会有人找我的麻烦。”

书生道:“为什么?”

“因为一开始捉你的人并不想让你死,但是你逃掉了,让他们变得很着急,只能不顾一切杀掉你。”

“不管你死没死,只要和你有接触的人,都会死。这就是江湖。”

“现在我有两个选择,一是把你交出去,然后他们杀我灭口。二是他们先杀了你,再杀了我。”

“不过我都不会选,至少我还不想死。”

罢,沈孤云丢出在黑市和阿青一起买的药品,道:“治内伤的通脉散,解毒用的冰心解毒丸,青肿用的再造膏,去除郁气用的凝神丸。还有你肋下的伤口已经腐烂需要用刀刮掉烂肉,再服用这止血生肌丸,明天一早即可痊愈。”

书生的脸色变了变,道:“无意为之,真是对不住!”

沈孤云道:“没事,不过反正我都要死了,不知道能不能和我说说是什么事,让我做个明白鬼?”

书生点点头,起身跳上屋檐,下来的时候,递给了沈孤云一把宝剑。

南柯梦,遽如许。(遽,ju)

回首妖气未扫,

问人间英雄何处?

沈孤云右手拿过宝剑细细观赏,只感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左手成指在剑周身一搭,真气灌输畅通无阻。

“真是一把好剑!看来这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所以才有很多人要追杀你!”

书生点点头,道:“这把剑叫做

水龙吟!”

“是我的一个好朋友送给我的。”

沈孤云道:“这样一把宝剑都可以送人,你这个朋友确实很好!”

罢,把宝剑还给了书生。

书生接过宝剑,道:“看来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沈孤云道:“哦?为何这么说?”

书生道:“因为江湖上,任何人都想要一柄神兵利器!”

沈孤云道:“宝剑虽好,可是太烫手,我可不敢要!”

书生道:“确实如此,我朋友临死前把这柄剑交给我,他要我去找一个人。”

沈孤云道:“那么这个人肯定很厉害。”

书生又喝了一口酒,道:“他要我去找'万里云枭!'”

沈孤云正色道:“可是那边关的不败传说,苍云寨寨主,任飞扬?”

“不错!”

“可是等我到了苍云寨的时候,满寨上下无一活口!”

沈孤云一惊,道:“这不可能!万里云枭任飞扬于千军万马中如入无人之境,他的自创绝技'横断千军'无敌于边关,而且苍云寨寨众都是身经百战,怎么可能全军覆没?”

书生摇摇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我四下观察,并没有发现任飞扬的尸体。”

“如今虽然天下太平,但是边关依旧有外族入侵!民间英雄纷纷组成义军参战。其中以苍云寨义军最为英勇,百战百胜,和兰将军保得我大汉边关五年安稳!”

“我担心少了苍云寨,边关不稳,便打算回来通知当朝顾相。”

“没想到在开封城外便遭遇伏击,险些身死!现如今,也不知道究竟是哪路人马,想置我于死地!”

沈孤云道:“只要没死,总会有机会解开谜题!不过眼下,我们似乎没机会再聊了。”

“走吧,先出开封,外面已经有人开始查探了。你先把药吃了,我逃命的时候可不想吊着个拖油瓶。”

书生点点头,自行把药吃了。

两人轻功都不错,翻越城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

四更天,沈孤云和书生行至开封不远处的西风亭。

夏天的夜晚很热。

这样的夜谁都不想在外面,更何况还有烦人的蚊虫。

不过两人却在亭子里面坐下了,因为前面有两个人。

两个人,两柄剑。皆是黑衣,一个戴着白面具,一个戴着黑面具,手里还拿着竹笏。

江湖上几乎没有不知道“地府”的人。

他是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专门从事暗杀。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给钱,都会帮你解决。

面前的两人正是地府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

“地府的首领鬼帝,下属依次是十殿阎罗、判官、勾魂使、鬼差、小鬼等。如今来了黑白二位,看来你的悬红还不低!”

戴白面具的拿起竹笏,念道:“王彦至,悬红一万两!”

戴黑面具的道:“地府办事,挡路者死!”

沈孤云上前一步,挡在书生身前,冲黑白无常摇摇头,表示不让。

“王兄,你且先在一旁炼化药力疗伤。他们两个,我一个人没问题。”

话音刚落,夜色中又走出来两个戴着牛头、马面的黑衣人来。

现在是四个人,四柄剑。

沈孤云依旧按着他不让他起身,道:“是朋友,就相信我。”

王彦至叮嘱道:“小心!”说完,便独自坐在一旁运行真气。

“地府办事,果然是滴水不漏。可是今天,在我这确实要破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