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玉京

小说: 今古群侠传 作者: 任侠然诺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182 阅读进度:2/8

晌午。

开封小道,一辆辆马车滚动,掀起黄沙滚滚。

这批货是长安镖局和开封镖局合作押的一趟镖。

长安镖局的总镖头“金刀王虎”威震陕西,只是最近女儿又犯了怪病无暇他顾,这才找了在开封驰名的开封镖局前来相助。

这趟镖,长安镖局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人物,所以由开封镖局的大弟子“卓青峰”和二弟子“夏超群”两人亲自护送。

这两人得开封镖局总镖头关人杰真传,一手“青龙刀法”也是不错,在这一带上称得上小有名气。

且有长安、开封两大镖局的名气在此,倒是没什么不长眼的贼寇前来劫镖。

接近开封,两人为了早点到达镖局,便商量走小道。

因为一路上没什么危险,也就顺理成章。

卓青峰抬头看着太阳,用袖口擦了擦汗,大声道:“诸位兄弟辛苦了!太阳似火,大家在此处阴凉的地方休息会,喝碗凉茶消消暑!”

沈孤云躺在一辆镖车上,用两片树叶遮住眼睛,睡得正香。

前方的夏超群叫道:“沈兄弟,青女侠!请到前面来!”

车队后方,一名女子持剑缓缓走来。

那女子走到夏超群面前,拱手道:“东家,有什么吩咐?”

夏超群笑道:“哪有什么吩咐?这里有冰茶,青女侠还请喝一杯,消消暑。”

听到这话,沈孤云耳朵动了动,心道:“这么热的天还有冰茶,我也得过去尝尝。”

沈孤云拿下树叶,先是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走了过去。

卓青峰先是盛了一碗冰茶给那个叫青女侠的女子,又给沈孤云盛了一碗。

青女侠接过凉茶,道了一声“多谢”,便在一旁默默不语。

沈孤云接过凉茶一饮而尽,茶香透人心脾,凉快到底。

他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心道:“卓青峰沉稳可靠、谦逊有礼,不愧是开封镖局的大弟子。二弟子夏超群,个性豪爽,不做作,倒都是不错的人。”

沈孤云又瞄了一眼“青女侠”。一张清纯美艳的脸,皮肤白皙,身材线条柔美。

连一点瑕疵都没有。

她也偷偷地瞧了一眼,只是一眼。见沈孤云也在瞧她,心头就如小鹿乱撞,两朵红云飞上脸颊。

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快速地喝完一碗凉茶,头微微地低着,双手搓弄着纤秀的长发。

再眨眼的时候,沈孤云眼里已经没有这个“精灵”般少女的影子了。

边上夏超群一口气喝了三碗凉茶,突然摇摇头,长叹一声。

沈孤云调笑道:“夏兄弟定是想喝酒了!”

夏超群老脸一红,道:“沈兄弟说的对!这开封近在眼前,有美酒却喝不着,属实难受的紧!”

“等这趟镖结束,我请你去飘香楼喝上几杯!”

沈孤云道:“好好好!不醉不归!”

卓青峰道:“正事还没做完,你们两只酒虫就惦记着喝酒了!”

“虽说当今圣上登基,颁布了《汉行律》和《盗贼律》等等律法严惩盗贼,所以山贼流寇少了不少,但是我们走镖的,万万不能大意!”

夏超群啐了一口,连说“是是是,大师兄说的对。”

卓青峰还欲开口教训,突然一阵箭雨和暗器携着“嗖嗖”的破空声而来。

沈孤云大喊一声小心,几个翻腾便到那来不及躲闪的众伙计身前,两只手一伸,便挡下几处夺命的箭矢。

还有些伙计躲闪不及,被射中身体,却并无性命之忧。卓青峰和夏超群两人大惊之余,已拔刀出鞘。

卓青峰大声叫道:“大家小心,有人劫镖!”

前面负责开路的趟子手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惶恐道:“当...当家的...不好啦!是...是陕北七大寇和开封白虎寨的贼头孔亮!”

只见前方树林涌出一伙手持弓箭、棍棒,高矮胖瘦都有的贼人,为首的是个身披虎皮大衣的精壮汉子。

同行的还有七位锦衣玉带的男子,个个手持利器。

比起前面那群手持破铜烂铁的人,这七个人看起来才像个强盗的样子,只是那锦衣玉带穿在他们身上,有点不伦不类。

身穿虎皮大衣的汉子大声道:“镖局的诸位兄弟,借点银子来给兄弟几个花花吧!咱们粗手粗脚的,动起手来有失礼数,还劳烦几位自动奉上!免得伤了和气!”

————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沈孤云本来以为自己从天上掉下来是必死无疑的,直到一个男子脚踏飞剑而来。

他的衣服很陈旧,背后除了一把裹起来的,看起来应该是剑的武器。

还有一把陈旧的剑鞘。

飞剑上的缎子也很陈旧,隐约传来的破空声让沈孤云觉得,这应该是一把极为恐怖的剑。

遐想间,这人就御剑而过,右手轻飘飘地拎住下坠中的自己。

沈孤云只感觉一股柔和的气流顺着自己周身拖住自己,接着就感觉人飘了下去。

沈孤云在地面踉跄站稳,抬头看着他御剑横空。

只见他脚踏飞剑凭空而起,在空中几个翻腾稳稳落地。

他的眼睛很明亮,仿佛洞穿一切。沈孤云被他斜睨了一下,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咳嗽了几声,从腰间解下一酒葫芦,扒开壶塞,大口地喝着酒。

几口酒下肚,他咳嗽的更厉害了。

酒壶空了,他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抬头对着还在天空盘旋的飞剑比划了一下,这飞剑便在空中环绕几圈,兀的飞入剑鞘中了。

这人缓缓将葫芦系回腰间,目光移向沈孤云。

沈孤云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看穿了。

沈孤云挺直背脊,昂首挺胸,也盯着这人。

沈孤云仔细看他。

他的身材很高。一双剑眉贴在清秀的脸上,看起来也算得英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许久未修的胡子添了几分憔悴和粗犷。

他的眼角布满皱纹,两鬓有了白发,已经不再年轻了。

这是一个寂寞的人,应该经历过许多风雪。

这人盯着沈孤云,一双明亮的快要射出光线的眼睛慢慢地失去了焦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