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喜欢

小说: 嫁娶不须啼 作者: 怀愫 更新时间:2022-08-10 字数:4037 阅读进度:8/148

这话大受韩征赞许:“就是,我看阿宝都不用鞭子,一拳头就能把他打趴下。”

嘴皮子厉害那有什么用?真上阵,还能用舌头打架不成?

阿宝攥起自己的拳头瞧了一眼,心里也觉得那个读书人吃不住自己一拳头:“我要打架可不用拳头。”

她是使鞭子的,近身打架没胜算,鞭子就不同了,鞭梢一抽,马都能倒,何况是人。

要是能练得像阿公那样强就好了。

陶英红先看看儿子,再看看外甥女,简直没话可说,翻个白眼儿,往车板上一靠,别过眼睛不再看他俩。

心里暗暗发愁,要回个什么样的礼才好。

两只猴儿凑在一块,兴兴头头商量着要去城里玩,方才那饭食,淡得人嘴里没味儿,赶紧进城找个崇州馆子,痛痛快快吃辣子。

戥子拿出个油纸包,取出素饼子递给燕草:“给你带的,你饿了罢。”

燕草颇有些意外,她自然察觉出戥子有跟她比较的心思,也已经想过要避开戥子的锋芒,给自己划好了道。

在姑娘面前,不必最得宠,只要最得用,房中自有她的一席之地。

当大丫头也要靠真本事。

没想到,戥子会主动带饭给她吃。

“多谢你。”燕草捏着饼笑了,其实她已经吃过了。

因有佛寺,山脚下也有货郎小贩,还有茶棚卖些粗糙饮食,她坐在车上,给赶车的小厮几个钱,让他买份茶饭,并没饿着自己。

但戥子特意带的,她拿出来吃了半个。

戥子便把方才见的新奇事告诉燕草:“那盒子是全镂花的,里头还有小银壶,说是香糖梨子露。”可惜没喝着。

燕草笑了:“那个不难做,回去吩咐厨房做些来,也清热败火。”

姑娘有,她们也能沾着光。

戥子又说:“那位夫人身边跟着的丫鬟姐姐们,个个都跟你似的。”原来京城官家的丫鬟,都有这气派。

戥子觉得燕草不论是说话,还是走路沏茶,样样都好看。那位裴夫人身边的丫鬟们也是如此,一比就显得她粗手大脚,想跟燕草学一学。

燕草先笑了:“规矩都差不多,你有什么想问的,只管问我就是。”

不知家里会不会给姑娘请女先生,不论原来如何,如今这家世该请个女先生的。只是这话,燕草不便说。

阿宝全没想到戥子还能燃起这番志向,她进城就先奔崇州馆子去,定了一桌菜,夜里送到府上。

那伙计一看他们就知道是崇州来的:“东安门外林府,先给您挂帐。”到月底再结。

这也是京城里富贵人家的规矩。

阿宝以前见过,那时候她小口袋里只有三两个子儿,还感叹有钱人上街不带钱,如今她也有钱了,当有钱人可真痛快!

“还有想要的不?”林大有问女儿,老婆活着的时候,没让老婆过上富贵日子,就加倍对女儿好。

阿宝左看右看,摇摇头:“家里的东西足够了。”从库房抬出来的箱子,燕草都还没归置完。

林大有笑:“这才哪到哪儿啊。”贵的不是东西,是他置下的田产。

连着二百亩的庄田一起拿下,往后再慢慢添,家中有了进项,阿宝就是天天换新衣裳新首饰,他也供得起。

但阿宝并不想要新衣裳新首饰,她有真正想要的东西:“爹,你给我买匹马罢。”

好马值千金,但对林大有来说,再不是什么难事儿,什么良驹,他都能给女儿找来。

“我要小马驹,我要自己养!”

她打小就看阿公阿爹养马驯马,一直都想有一匹自己的小马,亲自照顾。

“那有什么难的。”

“我还想要一条软鞭。”

林大有笑了,他记得陶英娥那会儿就想要一条软鞭,要大红色的,挂在腰上漂亮。等有了闲钱,她又有孕在身。

他说要给她弄条鞭子,被她啐一口:“我这腰还挂什么鞭子。”8七⑦zω.℃ǒΜ

如今女儿也要鞭子,林大有一口答应:“行!”

“得是好牛皮。”阿宝心花怒放,这下不用自己攒钱了。

“好!”

陶英红听了,更想起姐姐,阿宝的头发像姐夫,可这眼睛这精神头,活脱脱就是姐姐的模样。

林家人下了山,裴三夫人才到殿中给丈夫添油烧经卷。

黄纸供到佛前,张张都是她亲自抄的。

那会儿除了抄经书,实在没旁的事能让她安心了。

儿子突然急病,药汁子一碗碗灌下去,就是不见好,梦中还说许多糊里糊涂的话,守夜的丫鬟不敢说给别人,只敢报给裴夫人。

裴夫人又急又怕,嘴上烧起一圈火泡,偏妯娌问要不要预备起来,免得到时候准备得不周全。

到时候?到什么时候?

她又怒又恨,可除了愤恨,也只能对着丈夫的灵位抄经,替儿子求平安。

这一字一字,皆是她苦熬的心血。

“定是你父亲在保佑你呢。”若是先死了丈夫,再没了儿子,她还有什么指望。

裴观知道母亲辛苦,扶着母亲的肩:“往后必不让母亲再担忧了,母亲也见过林家姑娘了,觉得如何?”

裴夫人看了儿子一眼,她心里猜测着儿子很喜欢林姑娘,便道:“我看她极好。”

“哦?”裴观反而诧异,原来母亲自第一面起,就喜欢林氏。

这个儿子,从小难哄,一双眼睛雪亮,光说极好还不足,得说出怎么个好法来。

“不扭捏不作态,虽失了些端庄,也是从前没有受教导的缘故,天真无邪,是好孩子。”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想到阿宝肃正了脸色跟她陪不是的样子,裴夫人眼角含着笑意。

“母亲喜欢她就好。”

裴夫人还当儿子是在掩饰,看看如今的林家女,再想想宁氏,儿子何曾为宁氏费过这分心,果然月老赤绳不错牵。

还是太着急了些,大家族相看,要看长远。

除了看相貌评品性,还要看为人处事,看个一两年都还算是短的,这才是对彼此家族的尊重。

可裴老爷子等不得了。

裴夫人想了想:“咱们家正是不便的时候,不好请人过门,先结交着。”

“母亲放心,我与她表兄结交。”

这就好,裴夫人心里依旧觉得这么急赤白脸不是大家作派,可也没法子:“这事儿不能叫你祖母和两个婶婶知道。”

幸而林家姑娘才十四,就算老爷子撑不住,两家只要交好,婚事也可慢慢议。

“为我的事累着母亲了。”裴观自然明白,他娘这辈子怕都没有这么拍个小辈的马屁,是为了他,才这么算计。

“这有什么,待人过了门,你们俩能好好的,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别家子嫁进来的姑娘,娘家都已经教好了,规矩磨一磨,便能在宅中立足。

这一个得她看着扶着,手把手来教,一想这些,裴三夫人没觉得烦躁,反而精神都起来了。

心中已经盘算,要给些什么彩礼添妆才好,得是一过门就能用得上的。

裴观一时无言,片刻才道:“母亲放心。”

阿宝玩得出了一身汗,木兰绿的小袄子湿了一层。

回家就脱衣裳解簪环沐浴。

她一边脱,燕草一面跟在她收拾,见着被汗打湿的小袄和裙腰,忍不住要笑。吩咐结香:“这个得仔细着洗,免得留下印子。”

脱下来的簪环也要用软布擦过,才能归置到首饰匣中,燕草一件件点收,发现比出门时多出一只白玉绞丝镯。

“这是打哪儿来的?”

阿宝正在沐浴,结香本要给她搓背,谁知她受不了人侍候,才刚搓了一下,就笑着躲开:“你哪是搓背,你给我挠痒痒呐。”

还得是戥子来,戥子手重。

结香螺儿都没跟出去,自然不知镯子哪儿来的,燕草绕过屏风去问,地上已经被阿宝泼得满地是水。

她家姑娘两只胳膊打着水,玩得正高兴。

燕草忍着笑问:“姑娘那只镯子,是新添的首饰?我要记在册子上。”这样好的成色,寻常铺子里可不多见,得专门定下好玉料打磨出来才行。

“是今儿烧香的时候,遇着的那个夫人送的。”戥子回道。

“就是那个借半间静室的夫人?”燕草在车上就听说了,戥子还感叹人家食盒子精巧,没想到会送姑娘一只镯子。

她略略皱眉,出手这样大方?

“说是建安坊裴家,行三的。”

“建安坊裴家?”燕草脸上难得露出惊诧的神情,她甚至还重复一遍:“真是建安坊的裴家?”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怀愫的嫁娶不须啼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