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论婚

小说: 嫁娶不须啼 作者: 怀愫 更新时间:2022-08-08 字数:5329 阅读进度:4/148

明日要起大早去佛寺给娘点灯,阿宝却还不睏。

库房的东西还没点完,她屋子里已经多了许多漂亮玩意儿,忍不住东摸摸西看看。

红姨还说大姑娘该打扮了,让燕草给她收拾出许多首饰穿戴,阿宝打小就穿了耳朵眼的,也只有一对儿金丁香两只小银簪。

这会儿手里拎着个金葫芦吐舌头:“这么重的东西,吊在耳朵上?”

那还不疼死啦!

燕草笑了:“这是节里才戴的,平日用不上。”

阿宝把金葫芦摆回去,又抓一只草虫儿簪子玩。

用金子打的螳螂捕蝉,眼睛翅膀还嵌着宝石,在灯下摆弄,活灵活现,真有意思。

爹还许她明日点完灯到城中逛逛,不过得让阿兄跟着。

“外头时不时就要过兵,你哥跟着方便些。”

阿宝才不怕呢,过兵有什么好怕,崇州人哪有见了兵还怕的。

因明日要出门,夜里燕草下了大功夫,先用蔷薇油把阿宝的头发搓软,再用花露浸泡,最后一面在熏笼上晾头发,一面用篦子把头发梳直。

戥子哪做过这么细致的活计,她梳了没几下就由燕草接手。

燕草也看明白了,戥子说是姑娘的丫头,不如说是打小的玩伴,侍候人的活计,她好些都不会。

燕草手眼不停,屋里一共四个丫环,她提醒阿宝:“该姑娘给咱们赐名。”

“你们原来叫什么,就还叫什么呗。”阿宝握着草虫簪子昏昏欲睡,熏笼里点的香真好闻,帐子也换成白底儿绣蝴蝶的,连灯罩上都有蝴蝶。

全是红姨挑出来专给她用的。

屋里暖烘烘,阿宝光着两只脚丫子晃荡。

她这般自在的模样,让三个新来的丫头也跟着松快起来。

阿宝不计较这些,戥子的名字就没改过。戥子是梁州人,家中开香药铺,所以才给她起这么个名字,戥秤就是用来秤香药金银的。

梁州大旱,她爹娘带着她逃荒出来,半路走散了,被拐子拐到崇州卖了当丫头。她从进林家起,就想好以后定要回梁州,要找爹娘,名字不改就是个记认。

“那就各人自报姓名,若有冲撞的再改。”

那个白天自掌嘴巴,对自己下手特别狠的丫头,叫宝螺。

拉她出去的那个叫结香,三人都不是一个府里出来的,只是在人牙子那儿一同呆了几天,处出了几分情宜。

私下商量好了,把宝字去掉,改叫螺儿。

阿宝翻个身,半趴在床上,燕草换个姿势给她梳头,发尾处抹上点香露,熏得整个人都香喷喷的。

“你胆儿怎么这么小啊,扯一下头发就要打自己?”阿宝问螺儿。

螺儿怯生生不敢答话,结香看姑娘没一点怪罪责罚的意思,这才说:“她原来侍候的姑娘,规矩重。”

螺儿刚到人牙子那儿时,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小腿上还有旧伤痕呢。

燕草一听就明白了,原来主家苛刻,掌嘴只怕是家常便饭。

“那你原来的主家姓什么?”

螺儿摇头不说,散都散了,何苦还说人坏话。

只是那一日,她正给姑娘串鞋上的珠子,一面串一面哭,若串得有一点不合心意,又要罚她不许吃饭。

正哭呢,冲进来许多兵,把她们这些丫环拢起来交给官牙。

阿宝看她不嚼旧主的舌头,反而喜欢她些,打开点心匣子:“吃吧。”

一只攒盒里放满了点心,甜松糕糖薄脆,好几样阿宝也是今天才吃着的。

她对京城里什么都很好奇,有什么好吃,有什么好玩,她都想知道。

几个丫环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她,可她们原来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识还没阿宝多,没什么好多告诉她的。

阿宝看她们不敢动点心,伸手一推:“干嘛不吃?放久了不新鲜。”

燕草是其中年纪最大的,提心吊胆许多天,到此时终于松开眉头:“姑娘少用些,明儿一早厨房要做太平燕呢。”

就是薄皮儿裹上肉馅的小馄饨,只是形状像燕子,取这个吉利名字,一是祝东家乔迁之喜,二是大家都想城中赶紧太平。

阿宝听见有新吃食,手里的糖薄脆掰成两半,一半塞到戥子嘴里。

到要睡下,阿宝赶这几人走:“不必你们,有戥子在就行了。”她根本不用人守夜侍候。

等人都走了,阿宝拍拍床,戥子一骨碌蹿上来,四仰八叉躺倒:“这床可真大呀!”她们俩原来在崇州睡竹床,翻起身来总是咯吱咯吱响。

还是大床舒坦。

“你以后是不是就当千金小姐了?”戥子问,“是不是就跟王府里那样儿。”

她们住在王府后巷,戥子还曾远远见过一次五郡主打马出游呢,如今五郡主该是五公主了。

阿宝屈起手指头,弹了戥子脑门心:“傻呀你,那怎么能比。”

“那咱们原来说的,还作数吗?”戥子也有月钱,刚进林家的时候,红姨偶尔会赏几个大钱,到她大些,一个月领二三十个钱。

后来好不容易涨到五十个钱,可一打仗家计紧,月钱时有时无。

就算时有时无,也比阿宝有钱。

戥子领的是工钱,阿宝领的是零花钱,更没准数,阿宝还要攒着买根好鞭子,她想要一根紫金葫芦鞭。

戥子也攒钱,她要攒钱回梁州。

两个抠门鬼,基本是没散钱去吃喝玩乐的,偶尔两人凑一凑挤出几个钱来,买些小糖豆小零嘴儿分着吃。

那时阿宝便夸下海口,等日后发达了,要给她买很多很多好吃的,开很多很多月钱。

“当然作数了!”阿宝压低了声儿,“红姨说了,这些年都没给我零花钱,一次补上,以后每个月我还有一两银子的脂粉钱呢。”

戥子十分惊诧,什么脂粉能擦得了一两银子。

“那我呢我呢?”

“你是我房里的大丫鬟,跟燕草一样,都拿五百钱。”阿宝偷眼看戥子,见她先笑又不笑,知道她不高兴。

燕草才来的,怎么也拿五百钱。

“我私下里再补给你一百钱,你拿六百钱,高兴了吧?”

戥子乐了,赶紧把床让出一大半,让阿宝睡中间。燕草用软绸子把阿宝的头发包起来,戥子怕她睡散了,替她把枕头摆正。捌柒7zW

跟着就凑到阿宝耳边,神神秘秘说:“我方才给老爷添酒的时候,听见他跟姨夫人说话了。”

“说什么了?”阿宝一扭头,软绸散开,戥子赶紧坐起来,替她重新包头发。

“老爷说……”戥子拖着长音,“有好几家想跟你说亲呢。”

阿宝眨巴眨巴眼儿,这事儿她打小就听红姨念叨,今天不还跟娘的牌位念叨呢嘛。

住在王府后巷时,也常见婚丧嫁娶,阿宝半点也没觉得羞,反而打听起来:“你听见是谁了吗?”

“老爷刚要说,姨夫人就瞪我了,我没听着。”

戥子比阿宝还小半岁,可她开窍早,在王府后巷时,戥子就想嫁给隔壁的卫二哥。

卫二哥定了亲事,戥子还悄摸哭过一场呢。

以阿宝看,戥子就是瞎想,卫二哥都十八了,戥子才十三,怎么可能呢。

没了卫二哥,立即又有前街的宋三哥,戥子的心上人,那就跟割韭菜似的,一茬一茬换。

“要不,我明儿替你打听打听?”

阿宝把被子拉起来盖住脸:“不用。”

明儿她自己问。

陶英红在灯下给儿子量脚寸,要给他做新鞋,手上动着针线,抬眼儿看看儿子,试探道:“你姨夫,在给阿宝相看了。”

韩征手里握着卷兵书,边看边挠头:“相看什么?要给她相小女婿啊?”

说完嘿嘿笑了,小不点点的姑娘,就要相女婿了。

“姑娘家大了,当然得相看起来,以前那是在外头打仗耽误了,要是一直在崇州,这会儿早该定了。”

“那可得找个皮实点的,不能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可经不起她一鞭子。”阿宝那鞭子刁钻的很,韩征从小到大,不知吃过她多少亏。

“姨夫心里有人选没有,我当斥候,先替她探一探。”

“你……阿宝都要说亲事了,那你呢?想要个什么样的?”陶英红方才意动,听儿子这么说又搁下心思。

阿宝她最知道,压根没开窍。

儿子也是块木头疙瘩,那就是两个孩子没缘分。

“要长得好的。”韩征说了谎话,他见着几个宫人宫妃,还给她们送了点食水,一个个灰头土脸,可也掩不住好看。

讨老婆,就得要这样的老婆。

刚说完就挨了他娘一鞋底,软布打在脑门上。

“好看顶什么用啊?啊?那过日子要紧的不是好看!”陶英红急了,“再说了,我们阿宝哪儿不好看?”

敢说她打小养大的心肝肉不好看,死小子欠揍!

“我没说她不好看,不光要好看嘛。”韩征咧嘴,“得是那种温柔的,贤惠的。”

“跟王府前街秀才娘子似的?”陶英红明白了,儿子竟喜欢那样的,那跟阿宝确实没缘分,做不成亲上亲。

心里又叹,死小子,没福气。

第二天阿宝醒过来,就见戥子抱着枕头滚到床里。

她用软绸包着的头发早散开了,一脚踢戥子屁股,刚要下床,燕草打开门,备水捧到她面前来。

分明瞧见戥子睡在里面,只当没看见。

几个丫鬟眼底都有红丝,阿宝问她们:“你们夜里干什么了?”

“给姑娘改衣裳呢。”外头买的成衣,有些不合尺寸。

“那也不急着夜里改,坏眼睛。”

燕草结香对视一眼,都笑着应她:“是。”

三人昨夜聚在一个屋里,结香抱着新分到的铺盖铺床,都是新棉花,比人牙子那儿睡的烂铺盖要暖和得多。

螺儿坐在床上默默流泪,燕草拿着几身要改的衣裳过来,进门就见螺儿在哭。

“她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嫌月钱少?

三人原来的侍候的人家都比林家富贵,月钱自然也更多。

像燕草,原来就领着二两银子的例钱,是极体面的大丫鬟,可体面有什么用?钱多又有什么用?

攒下来的月钱料子珠花,不知被哪个兵搜刮去了。

结香替螺儿说:“她是在想她亲妹妹呢。”

林家姑娘这样和善,要是她们姐妹能在一块就好了。

燕草触及身世,三人各自哭了一场,哭完才把衣裳拿出来:“打点起精神,把姑娘的衣裳改了,咱们在哪儿,都好好过日子罢。”

这会儿把连夜改好的衣裳抖开给阿宝看。

“这就要换新的呀?”昨日才上身的,袖子上那点羊肉油渍,燕草已经弄干净了。

“要换的,姑娘得闲再挑几块喜欢的料子,按尺寸给你裁新衣,咱们做的,比外头强。”

陶英红也吩咐了要给她做,至多把裙子衣裳都放宽些,攒起来以后当嫁妆。

正换衣裳呢,阿宝看见陶英红来了,张嘴便问:“红姨,是不是有人来给我说亲了?”

燕草一怔,结香螺儿俱都抬头,再没听过哪个大家姑娘,说这么惊世骇俗的话。

“狗肚子里装不了二两香油。”陶英红瞪她一眼,问都问了,她也爽快点头,“嗯,是在给你相看呢。”

林大有想给女儿寻摸一门好亲事。

陶英红把昨天夜里问儿子的话,又问阿宝一遍。

“原先也没想过,那我想想罢。”阿宝站直身子,燕草替她系上丝带,又在裙上配一根同色更深的络子。

分明谈婚事,打阿宝嘴里说出来,就跟选绣花样子似的。

燕草手上理着丝穗儿,心里想,姑娘可真是了不得的人物。

阿宝换完新衣,总算说出一条来:“要好看的。”

陶英红差点翻白眼,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都要好看的。

她告诫外甥女:“好看的男人不顶用!”

“那,丑男人就顶用啦?”阿宝反问。

陶英红被她噎住,又气又恨,一巴掌拍在她脑袋瓜上。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怀愫的嫁娶不须啼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