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里外不是人

小说: 姜茶迟瑾 作者: 穿书后被迫和反派恋爱续命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192 阅读进度:17/297

“又是你?”封迟瑾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厌恶不已,“你又想玩什么把戏?我是不是警告过你很多遍了,不要再给我耍什么花样!”

姜茶脑袋撞了个结实,捂着额头没抬头。

“之前的事情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但是……”

吵死了!

姜茶忍不住皱眉,封听南怎么回事,一个男的罗里吧嗦的!

“闭嘴!”

姜茶抬头,蹙眉看着跟前的人。

“你说什么?”封迟瑾皱眉,低头看过去,一下子愣住。

姜茶抬头看着他,目光冷淡,“如果没记错,你得叫我一声二婶吧?这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

“你……”封听南整个人怔住,目光落在姜茶脸上,一时之间感觉脑袋一片空白。

这是姜茶?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漂亮了?

姜茶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给封迟瑾带的小蛋糕,冷道,“麻烦让让!”

封听南一下子回过神,迅速将目光从姜茶脸上移开,但感觉脸颊一片发烫,自己刚才居然……

姜茶懒得理他,直接毫不客气的撞过他的肩膀,转身就走。

姜茶回到夜园,将小蛋糕放在桌上,客厅沙发上摆满了各种衣服包装袋,全是她今天逛街的战利品。

姜茶将给封迟瑾准备的领结翻出来,又将桌上的小蛋糕提上。

“老公?”

姜茶敲了敲封迟瑾的书房门。

他平常白天没事的时候都在书房,但也真是奇怪,他又看不见,天天待在书房做什么。

里面没有出声,姜茶早已经习惯,“我进来了?”

门推开,里面依旧没开灯,封迟瑾坐在窗边,整个人陷在一片黑暗里。

姜茶眼睛不太适应光线,抬手把灯打开。

“老公,我今天出去逛街了,给你买了领结和小蛋糕。”

姜茶语气甜丝丝的。

封迟瑾坐在轮椅上,神情冷淡,冷声道,“出去。”

姜茶看见他头顶并没有生气的表情,勾了下唇,往他身边走过去,故意道,“老公你最近对我温柔不少诶,以前都是说,‘滚出去’,”她故意学着他的语气,悄悄观察封迟瑾脸上的变化,“但是现在你都没让我滚了,只说出去。”

封迟瑾神色冷冷,面无表情,冷淡道,“你要是想听滚也可以。”

噗,姜茶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

“哇,老公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姜茶在他跟前蹲下,将小蛋糕打开放在他旁边,“我喂你吃小蛋糕好不好呀?”

她边说边叉起一块小蛋糕送到他嘴边,观察着他头顶表情的变化。

“拿走。”封迟瑾别过脸,皱眉道。

“好吧。”

姜茶弯唇担心过头又惹他不高兴了,放下叉子,”那你等会记得自己吃哦。“

说完她站起来,将他跟前的窗帘拉开,

“老公,在室内待久了不好哦,还是要多晒晒阳光的。”

封迟瑾眉头蹙了蹙,刺眼的光落进来,他下意识别过头,刚想开口说什么,姜茶就蹦蹦跳跳跑了出去,“老公再见,记得吃蛋糕哦。”

柑橘香走远,

封迟瑾动作顿了顿,慢慢伸手探到窗前,温暖的光落在他掌心。

他闭上眼睛,眼前好像又出现一张模糊的脸,声音轻快,像极了姜茶,

“不准忘了我哦,我还会回来的。”

姜茶从封迟瑾房间离开之后直接去了小花园。

她还记得上次封迟瑾过敏的事情。

真是奇怪,封迟瑾明明对花粉过敏,结果夜园周围却都种满了玫瑰花。

本来他就不愿意出门,这样不是更加不能出门了吗?

姜茶忽然想到什么,弯起唇往主楼那边过去。

——

“二少夫人,老爷在里面等着你呢。”

程管家候在门口,温和道。

“嗯嗯,谢谢程叔。”

姜茶往屋里过去,封老爷子坐在茶桌旁,一看见姜茶就笑着招手,“茶茶过来,陪老头子我喝杯茶。”

“好啊。”姜茶也不客气,直接过去。

茶香萦绕,姜茶抿了两口,“爷爷,我来是有事情跟您商量的。”

“什么事?”封老爷子笑着开口,“尽管说,爷爷能做到的都帮你。”

“爷爷你真好。”姜茶有些感动,昨天晚宴之后封老爷子似乎对她很满意,又是送镯子,又是让她有事就直接来主楼找他。

“我想把夜园的玫瑰园改一下。”

姜茶直接道。

封老爷子手一顿,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笑容也淡了几分,“哦?为什么啊?”

姜茶抿了口茶,“因为迟瑾对玫瑰花粉过敏呀,他本来就不喜欢出门,外面园子都种了玫瑰花,那他肯定更加不能出去了。”

“呵呵,”封老爷子笑了下,“茶茶有心了。但这事我做不了主。”

“为什么?”姜茶愣了下,还有封家还有封老爷子做不了主的?

难道说这事还牵扯到什么内斗?

本来就是啊,封迟瑾明明对玫瑰花粉过敏,却还在他住的地方种满了玫瑰花,这不是变相的软禁吗?

封老爷子摇了摇头,笑了下,“这花是迟瑾自己要种的。”

自己?

姜茶愣住,“为什么?”

封老爷子笑了笑,“都是些旧事,但茶茶你有心了。”

他站起身,“你想换得自己跟他讲。”

“好吧。”姜茶一头雾水,不过想想,封迟瑾是个神经病,这样做也还好?

——

“不行。”

姜茶话还没说完,封迟瑾立刻冷声道。

“为什么?”姜茶不解,“你不是花粉过敏吗?”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封迟瑾神色冷下来几分,姜茶看着他的表情,担心下一刻他就要生气了,立刻道,“好好好,不行就不行。”

封迟瑾捏紧轮椅,脸上表情肃冷。

姜茶抿抿唇,哼了一声,也有点生气,自己明明是为他好,搞的里外不是人。

晚上双胞胎放学回家,姜茶也没下楼吃晚饭。

最近自己脾气太好了,天天给封迟瑾做舔狗,还把他舔出优越感了。

越想越气,但看了看手腕上的生命值,算了!

还是保命要紧!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