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别再来找我了

小说: 嫁给渣男他二叔后,我开挂了 作者: 微风不甜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2166 阅读进度:4/21

给医院相熟的小护士打了电话,得知小家伙还在睡着,景溪直接回了公寓。

小丫头喜欢吃排骨,她准备回去炖个汤。

正把排骨扔进锅里的时候,公寓大门咔哒一声响了,随即响起一道吊儿郎当的男人声音:“哟,又做什么好吃的呢?”

景溪扔排骨的手顿在半空中,缓了半晌才收回手,把手上的水擦在围裙上,从厨房走了出去。

傅之行正抽了把椅子坐在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杯水,正要往嘴里送。

景溪轻声说:“那是我的水杯。”

傅之行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那有什么关系?”

“……”景溪胸腔里憋了一股子火,卡在那儿,没法发泄出来。

这时,傅之行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平日里小姑娘凑上来怯生生的喊“叔叔”还颇有些不习惯呢,于是随口问了一句:“今天那小丫头不在啊?”

不提起还好,一提起女儿,景溪更是一脑门子火。Μ.八七七Zω.Cοm

她咬着牙,却又不敢骂得大声:“傅之行!你还有没有心?只顾着花天酒地,天天上娱乐头条?”

突然被人骂了一通,任是谁也不高兴,尤其是傅大少爷。

他脸色一沉,背靠在椅背上,就那么看着她。

景溪也看着他的脸,心中又是酸涩又是愤怒,交织在一起,似乎要把她整个人撕裂。

她吸了吸鼻子,突然走到茶几边,从地下抽出一份文件,放到傅之行的面前。

“这是什么?”傅之行的脸色并不好看。

景溪站在他面前,脑袋微微垂着,忍了半天才把眼泪从眼眶中逼回去,随即她抬眸,轻声开口:“傅之行,你知道我喜欢你,从很早就是。”

傅之行蓦地一愣。

“可你不在乎。”景溪继续说,“我从来不奢求你在乎,甚至你意外有了安安之后不想要,我都愿意帮你养着。”

她从前总是幻想,也许她是有机会可以和他在一起的。

可现在不行了。她的第一次没了,傅之行现在也要订婚了。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不可能会在一起了。

“这是抚养权的转让合同。毕竟你从一开始就不想要安安。你以后有新的家庭,也会再生自己的孩子。你不爱安安,我来爱。”

景溪语调很轻,细听嗓音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这就算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说完,沉默。

傅之行也沉默。

气氛顿时变得凝滞起来。

半晌,傅之行却突然轻笑了一声,他将手肘撑在桌上,微微仰头去看景溪发红的眼眶。

他语调轻柔,一如既往地哄着她:“你在闹什么别扭?”

一如既往,他永远都是这样,无所谓地哄着她。

他总是觉得她会等他,永远永远。

景溪一顿,她咬紧了嘴唇,胸腔酸涩得仿佛滴了柠檬汁。

她摁着文件,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字:“签。”

傅之行满不在乎地拿起笔:“签签,我签就是了。”

景溪沉默地看着他签完,只感觉有股劲一直冲着她的脑门。她突然上前,把他拽起来,用力把他推到门口,声音带了点鼻音:“你滚。”

傅之行一直都没反应过来,到了门口手抓住门框才堪堪停住。

他终于皱起了眉,狭长的桃花眼里漫着股怒气:“你到底发什么疯?”

景溪急促的喘着气,好似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好受一点。

她眼睛通红得仿佛充了血。

最后,她轻声说:“阿行,别再来找我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微风不甜的嫁给渣男他二叔后,我开挂了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