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一不小心可能会修成正果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22 16:33:53 字数:6134 阅读进度:29/35

残留的火焰在骸骨的摧残之下,最终还是熄灭了。

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黛薇儿伍德不由得握紧了泷辰的手,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抓住了那一丝心安。

虽然她只是将泷辰的话语当做安慰,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安然离开这里,但她还是愿意相信,哪怕只是将一点点不存在的希望寄托在泷辰身上,寄托在相处并不久的外来人身上。

只要存在着空气,即使不用眼睛刻意观察,泷辰也能够通过类似于“心网”的能力清楚知晓这片区域的状况,这也是恶魔果实能力者的可怕之处。

一具具沾有新鲜泥土的骷髅在泷辰拳下化作碎片,虽然并没有彻底消失,但却因为需要修复破损的骨头,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再次构成威胁,也算是为他们争取了短暂的逃跑时间。

土地之下,是亡灵的乐园,是那具有千年历史的曼哈克城遗址,里面有着数以百万计的亡灵,因为结界的原因,这些亡灵一直被掩埋在地下世界,它们的存在也只是被当做了传说,偶尔流传在市井之中。

然而泷辰却不幸闯入了这里,闯入了这个被世人遗忘的遗址,惊扰了还在沉睡中的它们。

一具具骷髅扭动着不健全的四肢向俩人靠近,骨骼活动的“咯咯”声在黑暗中显得那么刺耳,其中更是有着三丈之高的不知名生物骸骨。

那是一种名叫牟克穆林的,外形似牛头的物种,手中更是拿着某种不知名生物的巨大腿骨当做武器。若只是依照骨骼轮廓来看的话,倒是与古希腊神话中的牛头怪“米诺陶”有几分相似,但它们脊椎骨上却连接着有还未断裂的,类似于外骨骼的东西。

这种类型的魔兽早在很久以前就灭绝了,其强悍的破坏力足以轻易粉碎岩石。而现在,不知道有多少牟克穆林的骸骨向着泷辰所在的位置狂奔而去,弱小的骷髅直接在牟克穆林脚下化作骨渣,它们奔跑时所产生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当泷辰看到那群骷髅之中的巨大身影时也感到有些震惊,因为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些可不是普通生物,即使是数量再多,直接用霸王色霸气就够轻松解决。

若是依靠自身的武力闯出去,泷辰自然无所畏惧,就算是身处在这亡灵的重重包围之中,也不可能阻挡他的脚步。不过现在,泷辰的身边还跟着一名各种意义上都有些需要保护的精灵少女。

“啊!”

随着一声惊呼传出,黛薇儿伍德紧紧抱住了泷辰的脖子,就算是被泷辰突然抱在了怀中,她也没有抗拒。

在牟克穆林的骸骨接近之时,泷辰覆盖着武装色霸气的右腿直接踢碎了牟克穆林挥向自己的巨大骨棒,然后利用月步从牟克穆林头骨借力,向夜空奔跑而去。

为了方便行动,泷辰直接用公主抱将黛薇儿伍德抱在怀中,空气在脚下聚集成一小片受力点,泷辰朝着一个方向在半空中跳跃着。

“咯咯~咯咯~”

骨头摩擦的声音连绵不断,地面的亡灵发泄着它们的不满。

“没想到这里会有如此之多的亡灵。”

泷辰看了一眼身下那些会动的骨头,确定了地面肯定是不能继续呆下去的,就算是将这些骷髅全部打碎,它们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次恢复原样。

“这是飞翔魔法吗?”

尽管黛薇儿伍德也看不见,但那吹拂而过的凉风,以及泷辰几乎没有浮动变化、平稳的步伐,让黛薇儿伍德更愿意相信这是飞翔魔法。

“没有回应你的期待我感到很抱歉,这并不是魔法。”

“确实没感受到魔法的波动。”

时有时无的轻盈感,就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的束缚。黛薇儿伍德不禁看向了泷辰,温热的气息划过泷辰耳边,然而她并没察觉到这有些暧昧的姿势。

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在这黑暗之中,精灵少女有些约束的矜持也变得些许大胆了:他的肩膀好宽阔、结实。

“地面已经没有落脚之地了,那些亡灵占据了整个兰芬多地草原。”

泷辰不断利用月步在空中奔跑,朝着城镇所在的方向前进。因为飞翔的能力只能够在元素化的状态下使用,更无法携带其他人,所以泷辰只能够在空中借力,利用月步尽可能跑出结界范围。

“这是月步,虽然能够让人如履平地般奔跑在空中,但月步对身体素质有极高的要求,普通人是无法掌握的。”

泷辰为蒂法做了简单的解释,也向其暗示月步只有自己会使用。

“不使用魔法也可以在空中飞翔...”

黛薇儿伍德重复着这有些太过惊世骇俗的话语,没有使用魔法怎么能够飞在空中?

这个世界能够在空中飞翔的魔法并不常见,或者可以说能够让人飞在空中的魔法只掌握在少数人人手中。就算是在一个国家里,大多数贵族也只是乘坐会飞的魔兽,或者是将马车当做代步工具。

“到了王都之后,你想做什么?”

漆黑的天空,就算怀中抱着美丽可人的精灵少女,依旧无法驱赶这黑暗带来的孤独感,泷辰饶有兴趣地询问起了黛薇儿伍德今后的打算。

“我不想呆在人类居住的城镇中。”

黛薇儿伍德有些抗拒,提到人类时总会有一些不自然,尽管她自己也具备了一半的人类血脉。可是,在与泷辰的对话时却没有丝毫避违,或许是觉得泷辰无论是外貌还是心灵都与一般人有些不太一样吧。

“是在害怕他们像小时候一样狠心从你身边夺走亲人,将你也当做罪犯关押进狱牢中吗?”

只要稍微一想,这种问题就能够知晓答案,自己的亲人被军队带走,身为精灵的母亲这么多年都没有回过女儿信息,恐怕早已凶多吉少。更何况在这之前泷辰听黛薇儿伍德说过,她母亲会经常跟她讲一些故事,无论是与人类相关的还是自己经历过的趣事。

“我是半精灵,而且我还没有下定决心走进人群之中。虽然很想和泷辰先生待在一起,但我一定会给你添麻烦的。”

这类似于发好人卡的桥段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有共通之处,一想到这些,泷辰就有些胃疼。

“我之前不过说过吗?保证旅途中伙伴的安全是我的责任,而你,并不是麻烦的包袱。”

“可是...”

“你离开之后,我也许会说‘没了精灵小姐陪伴的旅程就要变得孤单了。’”

泷辰有些半开玩笑地说道,语气颇有一番落寞之意。

“请不要因为我而悲伤,如果泷辰先生能够接纳我的话,那么和你一起也...”

黛薇儿伍德的神情之中尽管还是带有一些不安,却将头靠在了泷辰肩上,似乎想要在这寒风中将温度通过抱紧地双手传递给他。平凡却带有男孩子独有的气味,温热的气息透过鼻尖刺激着黛薇儿伍德的大脑。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感受过男性身上的气味,荷尔蒙般的冲动下,一抹红晕染红了脸颊。怎么办,好想沉溺在这让人心安的怀抱中...

“蒂法,打起精神来,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泷辰看向了怀中的精灵少女,尽管什么也看不到。

颈部温热的气息时缓时快,如同蚊虫细咬般的心痒难揉,这样下去可不太妙,一不小心可能就会修成正果了。

这样暧昧的距离下,泷辰似乎闻到了少女身上独有的芬芳。

“谢谢你,泷辰。”

说不出的感觉,少女般的悸动化作一句感激,黛薇儿伍德坦露出心声。

“如果你依旧怀着这样的心情走进人群之中,什么也改变不了,难道你打算一直在暗处游荡吗?若是这样,日子是没法过下去的,更别谈去看这个世界了。”

这微妙的气氛不知从何时开始走向了告白季,恐怕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泷辰说一句“请做我女朋友吧”,黛薇儿伍德恐怕也会接受。不妙,不太妙,总之很不妙!还是稍微转移一下话题,这种如同告白季般的剧情就留到能够值得约定终身的时刻吧。

“泷辰...”

黛薇儿伍德有些犹豫,似乎是因为还没编织好语言。

“生活中虽然有会有很多委屈,但是命运并不是给你随波逐流的,你应该用自己的力量去面对它。相比我这个初入此地的陌生人,你应该比我更熟悉吧,那就好好面对它。”

“不是的,不是陌生人,泷辰先生在我心中也很重要。”

就连黛薇儿伍德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名字在自己心中已经留下了印记。

“明白了的话,就不要老是哭哭啼啼的了,那样就不可爱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蒂法,愿意为我使用那么珍贵的宝石。”

“没关系,母亲留下的东西能够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我很高兴。”

不知不觉间,眼角的泪花落下,或许是因为高兴能够拯救他人,又或者是因为实现母亲留下的愿望,这一刻,黛薇儿伍德感受到了一种名为感谢的幸福。

温热的液体滴落在颈部,黛薇儿伍德慌忙擦掉了泪珠。他不会发现吧?天这么黑,自己落泪的模样他肯定不知道。

从之前开始,黛薇儿伍德就有些反常,再加上颈部传来的类似于水珠的滴落感,她该不会是自我感动的落泪了吧?算了,顺其自然就好了。

“下定决心了吗,和我一起?”

明明是很普通的话语,却像是最后的宣言,仿佛在下一秒就将与世界为敌。

“嗯!因为你叫我鼓起勇气去面对,不过,我是精灵混血的事情要保密。”

蒂法看向泷辰,露出小小的笑容点了点头,接着,她捂住了那张像熟透苹果一样的脸,隐藏在遮阳帽下娇羞的模样显得十分可爱。

“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保证同伴的安全是我的责任。”

兰芬多地草原上的牟克穆林暴躁地抓起一具可怜的骷髅砸向了泷辰,打破了俩人短暂的交谈,或许是因为实在是看不下去俩人在半空中的嚣张行为。

对空武器?骷髅竟然还有这种用法?

当泷辰利用见闻色霸气提前避开牟克穆林们多次进攻之后,不由得有些惊讶,没想到它们竟然将骷髅当做“防空导弹”使用。

那些牟克穆林就像是不知疲劳的投石机器,将双手能够触及的范围内的骷髅一个接着一个扔到空中。

从牟克穆林骨爪中飞射而出的骷髅们张牙舞爪地扑向了泷辰,除了几具被踢散架的骨头从空中如同天女散花般落下,简直就像是一场白骨的舞台剧,戏剧般的狂欢盛宴在空中华丽出演。

“走了。”

虽然不清楚还有多久能到人类居住的城镇,但泷辰还是选定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通往哪里的方向,突然间将速度提升到极致。或许他只是为了快点结束这有些暧昧的气氛,摆脱这个无聊的又遍布危机的地方。

吹拂在身上的风也带有强烈的撕扯力,蒂法不由得按住了即将飞离而去遮阳帽。

在俩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微弱的光芒从泷辰遮掩着手背的布条中散发而出,然而很快却又暗淡下来,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在不知不觉之中,泷辰离开了结界范围。

夜空突然的转换让泷辰微微愣了下神,前一秒还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再次回归原样,满天繁星在月亮周围尽情闪耀着,而身在半空中的泷辰视线所及之处是那灯火照耀着的遥远城乡,那是生活着智慧生物的城镇,也是泷辰即将去往的目的地。

当俩人环顾四周时,美丽的星空映入了眼帘,泷辰似乎遗忘了自己怀中还抱着黛薇儿伍德,他就这样仰望着星空。

这些繁星宛如在黑暗中播撒的宝石一般,简直就是天空的艺术瑰宝,原来兰芬多地草原的星空也如此美丽。像是久违的感动,与精灵少女一同感受着壮丽的星空,这份体验竟是如此特别。

好美!

这是泷辰发自内心的感想,不同于森林里观看到的星空,摆脱了黑暗之后的绚丽更容易让人动容。

“这么美丽的繁星也有寿命,还真是难以置信。”

有些自嘲话语脱口而出,泷辰回想起了曾经,他清楚,这些繁星就和生灵一样,终有一天也会黯然消失。

“星星也会死吗?”

黛薇儿伍德有些不解,母亲曾经告诉她,天上的星星是一个又一个善良的灵魂,引导着迷茫之人寻找灵魂栖息的归处。

“会的,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就算是星星也一样,它们的坠落,同样也意味着新生。”

“新生?”

对于不知道宇宙天体知识的黛薇儿伍德来说,这样的话语实在是晦涩难懂。

“就像是生命死亡后回归大自然,它们的生命周期即将结束之际会绽放出一生中最为绚丽的光彩,而这种美丽的光彩将散发到更为遥远的地方,绽放的同时进行着新的融合。而我们就像是世界最初诞生的元素,由星星产生的元素,以及繁星绽放而出的光彩所构成。所以,为了新生命的诞生,就需要旧的生命消亡。”

泷辰用便于黛薇儿伍德理解的话语讲述着与天体相关的知识,因为有些东西对异世界的人来说,几乎会摧毁他们赖以生存的理论,彻底颠覆对世界的认知。

那些惊世骇俗的理论,并不适合这个世界。

懵懂的样子就像是出生的婴儿,想要了解、触摸新的世界,好奇、疑惑、迷茫、然后慢慢接受。

不是很理解,却又愿意相信,黛薇儿伍德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充满迷题的人,尽管他离自己如此之近,却仿佛有一种遥远的感觉。想要了解,想要了解他的一切。

“已经离开曼哈克城所在的范围了,亲爱的精灵小姐,我就这样抱着你走进人类所在的城镇可以吗?”

“当然...当然不行!亲爱的...什么的,太羞耻了...”

惊慌失措的黛薇儿伍德几乎是脱口而出,随后捂住了羞红的脸,就连掉落在地的遮阳帽都未曾注意到。

“那你还不下来。”

泷辰的话语没有丝毫责备之意,勉强收敛住想要笑出声的情绪后,为黛薇儿伍德重新带上了遮阳帽。

“这里是...”

重新冷静下来的黛薇儿伍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少年,她并不知道所谓的青春悸动,只是觉得这异样的感觉有些新奇。

“我们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在那里。”

泷辰伸手指向了远方的灯火阑珊之地。

“我自己可以走。”

看到泷辰蹲在地上,做出类似于邀请般的“我背你”的行为,黛薇儿伍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生气。

“真是不坦率的精灵小姐,能麻烦你靠在我背上吗?接下来要走的路程虽然不远,但也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做到的。”

结界之中的黑暗不仅会侵蚀光线,还会侵蚀生灵的身体,让闯入的人渐渐失去活力,不过因为印记的存在,泷辰却并没有受到影响。但黛薇儿伍德就不一样了,虽然她并没有寻求帮助,但泷辰还是通过某些细微之处察觉到了。

“啊!那个...泷辰先生。”

“若是按照你这样的速度,即使走上一整天也到不了。”

看着有些连路都走不稳却又逞强的蒂法,泷辰直接将其背在了背上。

“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之前还讨厌我。”

黛薇儿伍德有些赌气地说道,她不想因为这个人影响心情,可偏偏自己却还在意他的想法,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生气。

“讨厌?因为捉弄精灵小姐是件很有趣的事。”

稍微想了一下泷辰就明白了原由,同时他也明白,自己再继续挑逗下去的话很可能会收不住场。

以男性的角度来说,无论在哪个世界,女生都是难以理解的生物。不过性别的不同所导致的思维区别对于泷辰来说并不具备任何意义,因为生命的不同,世界才会多姿多彩。

“我感觉像背着一只巨型猫咪一样,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这点重量还不足以成为负担。”

眼看黛薇儿伍德即将以“作弄精灵小姐这件事很有趣”为话题,泷辰连忙转移了话题,因为他并不想在接下来的路程里陷入一个又一个麻烦的疑问之中。

“猫咪?”

“那是一种可爱而娇小的奇特生物。”

趴在泷辰背上的黛薇儿伍德仔细听着他的讲解,有些期待的神情不经意间遗露而出。

在这静谧的夜晚,泷辰慢慢朝着城镇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