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罔象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15 01:34:29 字数:4886 阅读进度:23/35

“呼~”

如同做了噩梦般突然惊醒,泷辰双手支撑着地面大口喘着粗气,视线所至之处,这个世界如同热感应形成的影像展现在泷辰眼前。

刺眼的阳光,泷辰的眼里只有暖色调和冷色调,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已经让泷辰有些无法接受。

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冷静下来的泷辰拿起了身旁的长刀,因为阳光在泷辰眼中太过刺眼,他只能通过大致的外观和手指传来的感觉推测,刀身是冰冷的,泷辰也从那冷色调的外形中看到了长刀的大致模样。

根据海水拍打礁石传来的声响,以及那溅射到泷辰脸庞的,带有些许湿咸味道的水珠,泷辰确定了自己眼前那泛蓝的影像,其实就是大海。

土地和岩石都带有一丝暖色调,在遮掩住刺眼的阳光之后,泷辰视线中的影像也变得清晰了,至少能够分辨出物体的种类。

礁石、沙滩、树木、以及远处的森林,世界变得五彩斑斓,五色的线谱将整片天地笼罩。

“或许这就是世界原本的模样。”

透过指尖的缝隙,几只海鸥盘旋在半空,在湛蓝的大海上寻觅机会,然后俯身冲向大海。

它们收紧了翅膀,自由落体式般掉进海里,不管不顾,就如同爱情一般,有的满载而归,有的一无所获。

在泷辰的眼中,它们笨重而又滑稽的从空中落进海里,又从海水中挣扎着离开。

“又是一场不完整的梦吗?“

新奇的世界,仿佛一切都变得怪异,如同蛇类能够感知到的热感应世界一般,同时也能看到透过凌镜时,阳光原本的模样。

“我好像已经死了,为什么现在却又活着?为什么?”

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然后爆发而出,泷辰的嘶吼声惊起了大片受到惊吓的鸟群。即使没有刻意观察周围的环境,他还是感知到了不远处,那朝着天空飞去的鸟群。

“如果是梦,那么就再死一次吧。”

锋利的利爪那起了一旁的长刀,可就在触碰的一瞬间却有种特别熟悉且亲昵的感觉。

覆盖着鳞甲胸膛阻挡了长刀的刺入,可是泷辰却没有丝毫停歇,多次尝试后最终用长刀刺穿胸膛。无与伦比的剧痛刺痛着大脑神经,然而泷辰等待许久之后却没有死去,有的只是几乎难以忍受的疼痛,

没有心跳,甚至可以说没有心脏,他感受不到任何心跳的轨迹,这种情况下泷辰已经能够肯定自己的确彻底变成怪物了,就连魔物都有心脏。而自己,除了没有心脏外,身上的大部分地方都覆盖有坚硬的鳞甲,双手更是变成了能够轻易撕裂盔甲的利爪。

在经过短暂的宣泄之后,泷辰也就不在做尝试了,随着长刀缓缓拔出,利刃在身体里拉扯产生的疼痛也几乎被泷辰无视了。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数分钟的时间之后,那贯穿了整个胸膛的伤口便以愈合。

泷辰闭上了双眼,尽管内心不太愿意接受,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他已经死过两次了,每一次的死亡,那些记忆就如同浪潮般涌入大脑,往事历历在目,然而带给他的更多的却是痛苦。

周围的一切在脑海中形成虚构的灰色线图,泷辰仔细感受着这全新的世界,地面、天空、甚至连飞鸟在林间嬉戏的运动轨迹都十分清晰的展现在泷辰脑中。即使没有刻意用眼睛去观察,遗落在礁石上的海水,那婉转的运动轨迹依旧清晰传入了泷辰脑海中。

见闻色霸气在新生之后再一次提升了,当泷辰试着感知水中的游鱼时却又仿佛被什么东西阻碍了一般,如同一个波澜起伏的平面,无论泷辰如何努力,始终无法突破那层薄弱却又坚韧的薄膜。

他明白,阻拦自己的是海水。

当泷辰朝着森林方向感知时,数百米的范围内即使是草木的一举一动,都清楚传入脑海中。略微思索一会儿之后,泷辰确定了,只要是空气存在的地方,自己就能清楚知晓这片区域里的一举一动。

气流缓缓绕着指尖,旋转着逐渐壮大,搅动着海水,然后形成了小型旋涡,他对于果实能力的运用越来越得心应手。这只是泷辰做的测试,而实验结果证明了他的果实能力还在。

无论是外形,还是通过手中这柄长刀带来的熟悉感觉,都能够确定这就是泷辰之前使用的妖刀,只是现在给人的感觉很普通,但却可以随着泷辰内心的想法消失或者出现在手中,就像是空间存储一样神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破碎的妖刀恢复了原样,但是,这柄妖刀拥有的能力却消失了,并不具备恶魔果实兵器的能力,甚至不能回应泷辰的想法。

一个又一个谜团困扰着泷辰,唯一能够让泷辰愿意相信的就是自己即使外表不再是人类依旧拥有自主意识。而对于死亡就会再次复活这件事,泷辰并不相信自己拥有不死之躯。

远处的大海是灰蒙蒙的一片,这片空间更像是不真实的世界,自己也没有穿越世界和起死回生的能力,那么这一切只有神能够解释了,而那个类似与系统的东西也十分可疑。

目前唯一能够想到的,具有信服力的解释就是,因为某些原因或是某种东西铸就了泷辰第三次的生命,或者变得更为接近世界的本质了,他还挺佩服自己大胆而又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就让它们埋藏在心里吧,总有一天,在某个机缘之下,我会知晓答案。”

经过两天的适应期后,泷辰已经完全适应了自身的变化,其中改变最大的就是眼睛。不仅摒弃了身为人类时眼睛留有的缺陷,看的更远的同时也具备了夜视和热感应能力,能够看见人眼无法捕捉到的缤纷世界。

拂晓十分的天空下,廖无人烟的树林中,徘徊漫步着的泷辰走到了流水前。吹拂在树林之间的风撩起了耳边的发丝,沉默不言的泷辰看到了水中的倒影。

此时的泷辰暂时恢复了人身,如同蛇瞳一般的红色竖瞳,银灰色的头发披上双肩,颈部诡异的花纹如同盛开的花朵般美丽。而那竖瞳的周围,细看之下包容着星空般的璀璨、深邃。

现在的泷辰尽管外表变化不大,却更像是危险的凶兽,即使他尽可能展现出温柔,依旧给人一种冰冷而又危险的感觉。若是在普通人眼中,或许已经被称之为异类了。

银发红瞳,就像是二次元动漫里的角色一般,首先想到的一定会是帅气,当然就连泷辰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而银发红瞳更是给人一种唯美高贵、不易亲近的感觉,远远观望就会觉得很美,仿佛自带一种神圣的光环。

“我还算是人类吗?或者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这种生物了。”

对于出现在自己身体上的状况,泷辰也显得无可奈何,毕竟瞳孔的形状和颜色并不是自己能够随意改变的。

人类对于其它种族的看法一直存在着偏见,他们连自己的族人都能够自由拍卖,更何况是其它的异类物种。

不过泷辰并不担心自己会被他人视作珍兽,随意抓捕起来卖钱。除了一双红色竖瞳之外,也就只有那银灰色的头发比较吸引目光了。倒不是说自己狂妄自大,这是自信。

在复生后,泷辰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这些近百米高的参天巨树中,有着庞大身躯的猛兽随处可见,或许是对泷辰这不足两米的小不点提不起丁点儿兴趣,就连路过他身旁时也没有多看一眼,独自走向溪流源头,享受着流水的清凉。

“这家伙,竟然就这样在这儿洗澡...”

因为在此之前泷辰已经清洗完毕,也就没有在意那只猛兽的不雅举动,只是稍微感叹了一下体型的差异,自己若是回复原本的模样倒是有三米多高,不过在这些庞大的猛兽面前依旧显得渺小。

如今已是秋季了,是硕果累累的季节,成熟的果子散发出诱人的芳香。再过不久,寒冬就会来临,泷辰并不知道现在处于晚秋还是早秋,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自己必须为入冬做准备了。

秋风中带有一丝凉意,离冬季到来估计也只有两到三周了。为此,庇护所和食物,以及入冬所需要的御寒物品必不可少。

泷辰只用树叶遮掩了一下重要部位,脚掌与土壤之间相隔着果实能力制造的气垫,如履平地般光着脚丫穿梭在树林之间,可谓是时时刻刻都没有懈怠修炼。

凭借着长刀的锋利,泷辰用干草和木片做了双简易的木履鞋,这一幕若是被爱刀人士知晓,一定会痛骂一声:败类!

这个地方有如此之多的巨型猛兽,意外的是个还算不错的修行场地。力量是一天天的积累的,只有感受不足才能够不断向前迈进。

原来的身躯已经在八羽秽齐的能力之下破碎了,复生之后尽管与之前没有多少差别,却能够感受到细胞充沛的活力。泷辰明白,身体上的束缚已经消失了,那唯一制约着泷辰前进的枷锁也不复存在,不过就算如此依旧改变不了泷辰不会游泳的事实。

虽然这是座没有人烟的岛屿,不过却十分适合当做修行之旅,若是不好好把握变强的机会向着世界顶端迈进,那么这次的幸运让它永远沉睡下去反而更好。

这里的夜晚可谓是美丽之极,豪不夸张的说法之下,一簇簇泛着荧光的花草将森林点亮。

外形如同灯笼般散发着暖色光芒的树果挂在灯笼树上,一株有着三米高的路灯草悬挂在头顶,随风摇曳着的蓓蕾带着些许微光。

失足落下的八足虫像是敲击着皮鼓般,“砰砰砰”的点亮了一个又一个扇形菌类植物。藤条状植物随意挂在树干上,一颗又一颗如同星火般闪耀的种子将夜空点缀。

昨晚泷辰因为只能看见热感应下的景象,并未发现这座岛屿的不同。而如今,仔细观察下的森林充满了奇幻气息。

美丽的东西往往是致命的,就像这座美丽的岛屿一样,看似平静和谐的森林中,捕食者们早早盯上了美味可口的猎物。

夜晚,才是最为致命的时候。

在泷辰的感知中,十多只外形与犬科生物相似,头上长有泛着荧光的菌类植物的野兽出现在了视野中。

这些犬科生物的体型与黄牛一般大小,然而它们的眼球却浑浊无光,有的甚至已经泛白,咧着尖牙朝泷辰靠近。

不会逃跑,也不会躲避,即使泷辰斩断了它们的身躯,依旧用所剩无几的时间挣扎着靠向泷辰。

越发熟练的剑技让泷辰在这些迈着笨拙步子的野兽中游刃有余,当他用长刀斩下其中一只犬科生物的头颅时,那些菌类植物的根须甚至已经蔓延到了肌肉组织中。

“看来,这座岛屿比我想象中更为危险,那些真菌系植物还是离远一些较好。”

这些野兽已经被寄生了,带着野性本能狩猎猎物,而这里也正好长有许多菌类植物。

狍子寄生在生物的大脑中,控制那些生物制造更多的杀戮,然后将猎物当做养分,绽放出更为娇艳美丽的花朵。

泷辰扒开了簇拥在一起的菌类植物,枝叶下残留的骸骨证实了他的猜想,而那些飞舞在空中的种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是这些菌类植物隐藏在空中的武器。

他也用手接触过这些美丽的光点,它们并没有那样可怕的能力,仅仅只是通过皮肤上的接触并不会受到影响。

那些犬科生物很快就被泷辰解决了,从它们的身体上或多或少能够找到一些细微的伤口。或许这些狍子就是这样悄悄在野兽身上定居下来,通过伤口处的血液滋润着,茁壮成长,然后侵蚀宿主的身躯。

仔细观察之下,只有泷辰所在的这一处地方长有菌类植物,娇艳美丽的花朵在尸体上盛放。

灯笼树下长有大片灯笼草,它们顽强的生在这片土地上,就算用随处可见来形容也不为过。在白天,这些灯笼草都会收敛,等待下一个绽放的夜晚。

第一眼看到这些美丽景观的人一定会爱上这里,因为这幅画上展示的,正是那美丽至极的光景。

不知名的生物将树果塞入口中,“吧唧吧唧”地吞了下去,那些外形难看的果子就算是泷辰,也没有往可以食用的方向思考。果壳落在了泷辰脚下,当他捡起时,还残留着生物的唾液。

泷辰从那棵数十米高的树上摘下了一枚果实,果壳十分坚硬,而且很有韧性,里面的果肉带有一缕香甜,并没有过多的水分,十分适合储藏。

这个季节,这些近百米高的大树几乎可以说是一眼望不到边际,而生长在高处的果实,每一个都足有排球般大小。不过,每棵树上的果实并不多,而且那些以果实为食的动物们早就开始为过冬储藏食物了。

冬季或许会比泷辰想象中来的更早,也更为寒冷,这个岛屿上为了度过冬季的草食动物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在发现这一情况之后,泷辰也不得不为顺利度过冬季做准备。

森林的另一端是岩壁,而那些陡峭的山岩正好适合建筑庇护所。不过泷辰现在并未付出行动,他需要好好计划下该如何度过冬季。

这个夜晚,泷辰在泛凉的秋风中入睡。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