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再次相遇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10 23:17:57 字数:3597 阅读进度:18/35

无形的利刃瞬间割破了衣服,八羽秽齐狼狈的躲过了部分攻击,当他再次看向泷辰所在的位置时,泷辰已经趁着这短暂的的空档期,配合着果实能力用类似于月步的方式从空中顺利逃脱,直到消失在八羽秽齐的视野中。

耳边隐约传来了八羽秽齐怒不可遏的怒吼,泷辰在躲过了追击之后再次回到了地面。

如果非要和他打上一场的话,八羽秽齐若没有特殊的手段,必定赢不了自己,因为自然系就是这样的BUG。这也是泷辰的底气,让他敢于这样从容的行走在街市之中。

已经快要接近海岸了,空气中湿咸的气息不安分的划过鼻尖,这也是泷辰特有的能力,能够通过空气中流动的气息辨别周围的大致情况。

泷辰并没有甩掉八羽秽齐,他的势力比泷辰想象中更大,这座王国几乎都遍布着他的手下,被发现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所以,他必须带着爱理尽快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泷辰即将走出城镇时,一名少女和管家挡住了他的去路。

又是她,那名带有魅惑能力的恶魔果实能力者。

在她身后的那名管家泷辰没有见过,不过他却从那名穿有燕尾服的管家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能够让泷辰充满危险感的只有三种可能:

1:这名管家会使用武装色霸气,而且能够熟练使用。2:和自己一样也是果实能力者。3:携带有能够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东西,比如说海楼石。

不过泷辰很快就否定掉了最后一种可能,除了像斯摩格那样用海楼石做武器的人之外,没有谁会没事随身携带海楼石,因为这些从大海中挖掘而出的海楼石比想象中更为珍贵。

然而比起第二种可能,泷辰更愿意选择相信第一种。

尽管他看上去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黄土,却依旧给人一种十分精神的感觉,不同于老态龙钟的老头子,眉宇之间透露而出的气质给人一种非凡的感觉。

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疑似能够熟练使用武装色霸气的人,这多少让泷辰感到有些意外。

当那名少女靠近之时,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交织在一起。

果然,她的眼睛和爱理很像,这两人之间应该是存在着某种血缘关系的,泷辰也清楚,她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拦下自己。

“将爱理放下,我不会阻拦你离开。”

绝美的少女走了过来,也许是看在爱理的情面上,并没有对泷辰使用果实能力。又或者是因为泷辰放空了心灵,对她没有产生一丝杂念,所以她的果实能力才没有起效。

无论原因是什么,至少自己并未被控制。

在那名绝美少女即将靠近之时,泷辰开口了。

“为什么不在她需要的时候陪伴在她身边?”

显然,在泷辰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少女也被问住了,但她却当作没有听到一般说到:“将她交给我。”

“给我个理由,为什么我要将爱理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来路不明的人是你,未经允许就擅自带着别人的妹妹到处跑。”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似乎刺激到了少女长久以来刺痛的心,愧疚之后神色反而有些激动。

“那好吧,既然你是她姐姐,为何不去救她?”

“你以为我想看着爱理每天忍受这样的痛苦吗?我准备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等待机会。”

“这能算得上是理由?”

“她是我妹妹,而且你保护不了她。”

少女冷静下来,重新审视着泷辰,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却比想象中更为厉害。自己一开始只是打算找个挑起战火的理由,然后从八羽秽齐手中将爱理救出来,却没想到那个被自己利用的人带着自己的妹妹逃走了。

“为什么?比起你这个不称职的姐姐,至少我这个陌生人将她从那里救了出来。”

“我不喜欢自以为是的人。”

“自以为是的人是你吧。”

“既然你这么固执,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少女即将动手之际,泷辰放下了爱理,就算俩人现在处于敌视状态,但少女眼中的焦急告诉泷辰,她还是十分在意爱理,更可况这名少女并没有流露出杀意。至少,阻拦泷辰离开的俩人是不会对爱理出手的。

一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呼面而来,恰好避开了爱理,将着重点放在了泷辰脸上,带着某种恶意。

一缕清风拂过,那是掀开沉重布片的命运之风,寄托着梦想的纯白布绒迎风飞舞,仿佛要永远烙印在眼底般随风飘扬,一只小熊迫顽皮地露出面容。那一闪而过的白色清晰留在了泷辰脑海里,好像还看到了什么可爱的图案。

“你打算让我毁容吗?”

泷辰侧身避过了那能够让人直接毁容的芳香脚,虽然他能够直接利用元素化无视掉,但被人踢脸总归是件令人不太愉快的事,而且泷辰也没有“被美少女踢脸就会感到兴奋”的特殊癖好。

“这样更好。”

紧接着,是少女那没有丝毫停歇的进攻,可谓是让泷辰不知廉耻地欣赏了一次又一次星辰美景。

“明明是个美女,却还这样不知羞耻,虽然我承认那只小熊很可爱,但看久了也是会产生视觉疲劳的。”

泷辰并没有将裙底风光这四个字说出来,毕竟这是会触犯大忌的。

少女虽然没有回话,却从泷辰那有些想要避开却又略显犹豫的目光中瞬间明白了他话语中的含义。但在这之后却又觉得心中很是不爽,羞红着脸吼道:“你是白痴吗?”

相比之前,有些羞红的面容之下是一次比一次更为凌厉的进攻,而且有意控制着不让白纱裙因为运动浮动过大而走光。

“我认输。”

泷辰举起双手,做出类似于投降的动作。

修长的大腿理距离泷辰的脸庞不足十公分,而这一次少女很巧妙的避免了将裙下风采暴露在他眼前。

“麻烦你把腿放下,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我果然还是很想踢你一脚。”

在听了泷辰所说的话之后,少女收回了那只暴露在空中的大腿,然而却又十分迅速的朝着泷辰脸庞踢了过去。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我们之间还真没信任可言。”

若不是因为自己能够元素化,刚才那一脚可就货真价实的踢在了脸上。

“混蛋!”

尽管泷辰没有听清她说的话,但结合之前看到的风景和少女有些泛红的脸颊,从那略带愤怒的眼中大致也能够明白。

“爱理,你先跟着她们一起走,我之后再来找你。”

“不要丢下我...”

爱理紧紧抓着泷辰的手臂,这是她第一次和泷辰说话,然而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泛也起了泪花。。

“我会来接你的,我向你保证。在那之前,请好好与姐姐相处。”

没想到这短暂的相处会在她心中留下这样深刻的记忆,泷辰抱住了爱理,在短暂的拥抱后,将她交给了那名少女。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这是我唯一的要求。爱理就先交给你了,之后我会亲自带她走。”

“鬼龙月。”

少女的眼中带着些许厌烦,别扭的情绪从眼中一闪而逝,随后又平静地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泷辰。

“鬼龙月吗...”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在三人离去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街头时,泷辰看见爱理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随后他回敬了一个微笑,这个微笑也成为了爱理与泷辰最后的回忆。

直到夜幕降临,直到三人最后消失在街道中,泷辰转身朝着三人相反的方向走去。

虽然那个天降美少女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但当她以某种意义出现眼前时,泷辰或多或少都有些感触,即使他并没有在意那所谓的系统任务。

而且,直到最后,那个“鬼龙月的信任”任务貌似也没有完成,看到那名少女见到自己时的态度,想得到她的信任貌似并不容易。虽然泷辰并未打算为了完成这莫名其妙的任务而刻意接近她,可也算是知道了自己今后一定还会有机会和她们再次相遇。

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也没有某种意义上的妄想,仅仅只是不想看到爱理继续承受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痛苦。

没过多久,在泷辰能够感知的范围内出现了几个黑影,他们前往的方向正是爱理离开的方向。

“想要打架的话,让我来做你们的对手如何?如果你们要找的是那个小女孩,那么请务必带着死亡的觉悟。”

泷辰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腰间佩戴着的妖刀缓缓脱离镂空刀鞘,看不见的刀刃在灯火下,刀尖上的红芒一闪而过。

“不说话吗?是因为沉默而选择的轻蔑,还是不敢和我一战?”

几名黑衣人动了,抽出腰间雪白的刀刃猛然挥向了泷辰,或许是因为泷辰的挑衅,又或者是因为内心的急切而想要将爱理抓回去。

“没用的,我是自然系果实能力者。”

利器从的身体穿过,与泷辰不同的是几人尽管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却没有泷辰那样BUG的能力,在砍向泷辰时就已经错过了防御的最佳时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倒在了血泊之中。

没有理会那些砍向自己地利刃,泷辰用最为节省时间的招式干净利落地将几人解决掉,随后握着妖刀缓步走向八羽秽齐所在之处。

这一场利刃华尔兹在鲜红的月夜下尽情演绎,直到剩下那唯一目睹了整场演出的观众抽出刺穿敌人心脏的长刀。鲜红的血液再次从刀尖滑落,这个美丽的月夜,月光照耀在血液上的倒影很是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