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士兵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10 23:17:50 字数:3661 阅读进度:15/35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空气中吹拂而过的清新带走了泷辰脸上的倦容,只是这样可贵的晨曦被一群士兵给破坏了。熟悉的声音与之前在地下拦截泷辰的那群黑手党一样让人讨厌,难道这个国家还存在晨禁这一奇葩规定?

“站住。”

几名王国士兵与泷辰擦肩而过,他并不知道这个国家不允许人民在天还未亮之前出现在王宫附近的街上,而且泷辰腰间那显眼的刀鞘,以及一身破碎的衣服,足够成为引起士兵怀疑的筹码。

“你是什么人?为何不待在家中,反而在王宫前四处走动。”

“她受伤了,我需要带她去看医生。”

泷辰依然背对着他们,怀里抱着一名睡着的小女孩走在这无人的大路上简直不要太显眼,而且这全是破洞的服装打扮也十分吸引他人的目光。

“把你腰间的刀鞘交出来,还有那名女孩。”

士兵根本就没有在意泷辰的想法,他们要做的就是除掉一切可疑的人。

“她受了很重的伤,需要尽快治疗,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你看能通融一下吗?”

泷辰拿出那唯一剩下的贝利,递给身前的士兵,能够避免的麻烦尽量避免,毕竟他也不想多生事端。

“我看是带着奇怪的武器在王宫前打探消息,不知道从那里拐来这名女孩,然后准备对其施虐。”

那名士兵瞟了一眼泷辰递出的钱财,又看了看身旁的同伴,神色不善的盯着泷辰。

“能麻烦你们几位让一下吗?”

泷辰算是看出来了,这几名士兵就是在找茬,虽说眼下四处无人,但这并不代表泷辰会妥协于他人,而且对于这种明显挑事的人,能够用武力解决就绝对不动口。

“你,跟我们走一趟,在监狱里会让你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几名士兵小声嘀咕之后靠近了泷辰,颇有一副来者不善的气势,而这样的场景,就像是在街角碰上了拦路的混混一般,只不过士兵穿的是正规的盔甲,在视觉上更具有冲击力。

泷辰不愿多生事端,更不会同意跟他们一路到那所谓的监狱里一探究竟,但这仅仅只是不愿意罢了。

这个王国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或者也可以说是扭曲了,用来保卫人民的长剑反而成为制裁人民的兵器,形势似乎比泷辰想象中更为严峻,至少这群士兵不会轻易放任泷辰离开。

爱理已经睡着了,或许是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了,即使这几名士兵有些吵闹,也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没有一丝犹豫,在士兵还未包围之前,泷辰拔腿就跑,于是他又重温了一遍被人追杀的感觉,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换做了训练有素的士兵。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将这些士兵解决,有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泷辰不想再多生事端,而且解决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会浪费很多时间,若是在那个时候被巡逻的的士兵们包围,就很危险了。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士兵们有些错楞,显然没想到泷辰会拔腿就跑,而且还跑得那么快。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有一瞬间的错楞罢了,毕竟他们的本职工作就除掉一切可疑人员。很快,跟在泷辰身后的士兵越来越多,周围巡视的士兵几乎都跟了过来,看起来颇有几分追捕大盗的气势。

街上稀疏的人影迅速躲闪,就连那些才将窗户打开,出来观望的居民也立马合上了窗户。

“真是麻烦,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看来只有解决掉这些人才能够安稳离开了。

爱理已经醒了,可她看到这样的场面并没有慌张。

追击在泷辰身后的士兵大约有五六十人,而且自己还抱着爱理。

那些穿着厚重盔甲的士兵尽管一直在追捕泷辰,可身上的重量却给他们带来了负担。在看到泷辰停下来之后,士兵们立马将俩人包围起来,透过头盔的缝隙,泷辰似乎看到了他们的嘲笑和轻蔑,仿佛在说:你怎么不跑了?

雪白的剑刃闪耀着白光,泷辰咽喉处的长剑泛着寒光将侧脸倒影长剑上,士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泷辰。

在那瞬间,数把长剑封锁了泷辰的退路,即使已经无处可逃,龙辰也没有丝毫畏惧。

“异国的罪人,我以拒绝王国士兵审查之罪将你斩杀于此。”

说罢,士兵高举着长剑,似乎下一个瞬间就会将泷辰俩人当众斩杀。

“可以把眼睛闭上吗?一会儿就好。”

两鬓的发丝随着轻风的吹拂飞舞在半空中,泷辰在爱理的耳边轻轻说到。他已经离开王宫数百米远了,可这些士兵却依旧谨守其职。

指向云端的长剑带着呼啸而过的风声飞速落下,在半空中划过银色弧线。

早间的气息带着市集独有的喧闹,然而这一刻似乎一切都安静了,路人紧闭呼吸,一双双瞪大的眼睛不可思议地注视着长剑之下的俩人,然而他们却不为所动,甚至用双手蒙上了眼睛,避免被这血腥的场面污染。

泷辰行动了,在长剑迎面而来的时候,刀鞘中的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士兵颈部贯穿,在那没有任何护具防备的咽喉处,泷辰看见了顺着刀刃血线滴落的樱红液体。

“叮当~”

长剑与地面亲密接触,泷辰只是微微侧身就躲过了下落的长剑。随后,仿佛什么东西从肉体中拔出的轻微“刺啦”声传入耳中,士兵跪倒在地面。

那些将长剑对准泷辰的士兵似乎也因为这突如其来一幕出现短暂愣神,犹豫之下已然有数名同伴丧生在泷辰刀下。

然而他们对此却丝毫不在意,不顾同伴的死亡,踩踏着他们的尸体再次冲向前来。为此,泷辰不禁感叹:这个世界对待生命的看法,似乎只能用毫无价值来形容。

就连他自己,也不曾感到罪恶,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他们的死亡,也仅仅只是因为不够强。

泷辰的果实能力还没有强大到足以斩断钢铁,如果只是针对没有防具保护的咽喉,或者是让其缺氧而昏厥,就不再是具有难度的挑战了。

人体暴露在真空之中时会肺泡爆裂,血液从皮肤表面渗出,然后瞬间死亡。然而,制造这样广阔的真空范围对泷辰来说无疑是一种负担,或许士兵还未倒下,泷辰就先因为力竭而晕厥了。

而且这样血腥、恐怖的场面泷辰也不想让爱理看到,如果只是将空气中包含的氧气剥离的话,他还是能够轻松做到的。

一秒、两秒...

泷辰在躲避之余不断剥离周围的氧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普通士兵渐渐倒在地面无力地挣扎着,然后昏厥过去,只有一名坚持到最后的士兵朝泷辰冲了过去。

即使是同伴都死了,他依旧冲向了泷辰,或许是已经做好了思想觉悟,也知道只有解决泷辰,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

在王宫的周围,白天似乎不太适合四处走动,而且巡查在周围的士兵太多了,即使是离开了有一段距离,依旧很容易被发现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泷辰的猜想,很快,在那名士兵的身后,另一群士兵也发现了异样。

妖刀在盔甲上留下一道刀痕,穿着这么厚重的盔甲还能跑这么快,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恐怕是王族的直属部队。

泷辰一只手抱着爱理,另一只手握着妖刀警戒着前方的士兵。他一直在避免与士兵正面接触,因为他并不愿意让长剑伤害到爱理。

俗话说叠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即使那名士兵依旧能够挥舞着长剑跑来跑去的,却也会被厚重的盔甲限制灵敏度,再加上屏气时间过长,就连握住长剑的手也有些轻微颤动,那是有些脱力的症状。

“真空压缩!”

士兵的顽强程度有些出乎泷辰的意料。

正如其名一样,泷辰利用的是空气一瞬间剥离所形成的真空,再加上强大的气压直接摧毁敌人的身体。

然而,在遭受过这样的重创之后,那名士兵依旧站了起来,鲜血从盔甲中滴落,随着咳嗽声的传出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然而晃动的身体却始终没有倒下。

看来是遇到难缠的敌人了,泷辰感到有一种对着铁疙瘩无处下手的感觉,再加上还带着爱理,也发挥不出全部实力。

尽管看不清盔甲中的情况,但泷辰知道他撑不了多久了。不过,在他身后的士兵并不允许泷辰继续浪费时间。

在士兵出剑的空挡,泷辰一脚将他踢在了树下,然而士兵那副誓死为敌的决心就像是回光返照般将力量肆意宣泄而出,妖刀与长剑迸裂而出的火花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后闪耀的光景。

伴随着长剑的应声而断,妖刀斩断了他的脖子,士兵的头颅滚落到泷辰脚下,眼中还带着生前的茫然,似乎并不清楚长剑为何会断。

没有丝毫鲜血沾染在刀刃上,在泷辰眼中的妖刀就如同嗜血的野兽,却又将鲜红的液体隔绝在外,优美的刀刃似乎就是为这一刻而存在。

在那群士兵还未赶到之前,泷辰带着爱理闯入民宿之中。

天已经完全亮了,晨光透过玻璃照耀在客厅的壁画上,那是这间房屋主人的全家照,照片上是一名男子抱着和爱理差不多岁数的小女孩。

一晚上没吃饭了,就算是泷辰也拒绝不了食物带来的诱惑,在看到冰箱里存放的食材不由得遗露出些许激动。

妖刀被他放进了刀鞘中,房间里的家具虽然很干净,但给人的感觉却好像并没有人居住一般,留在冰箱里的食材也是些速冻肉和保质期较长的食品。

“想吃点什么?”

在短暂逃离之后,虚弱感侵袭了泷辰的身体,看着爱理的模样,泷辰还是坚持着询问了一声。可惜的是爱理并没有回答泷辰,只是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对她来说,那样的场面终究太过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