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幻痛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10 23:17:43 字数:3404 阅读进度:13/35

地下廊道不知在何时开始变得喧闹起来,吵杂的声音就这样回荡在廊道之中。

“呼~呼~”

鲜血顺着浸湿的衣物流溢而出,在石板地上留下一片殷红,逐渐冰冷的尸体旁,喘着粗气的泷辰依靠着石砖墙。

“已经快到极限了吗?没想到我的身体这么弱,不过是几场战斗,竟让我如此不堪。”

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突破肉身上的束缚。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真是些变态,仅仅凭借着血肉之躯就能够抗衡兵器,也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世界。

虽然在泷辰心中一直认为自己这样的外来者比不上海贼王世界里的人的身体素质,但殊不知自己早已超越大多数普通人。谈不上名震一方,却也不是谁都能捏的软柿子,他缺乏的只是摒弃这种观念的勇气,缺少对自己的信心。

这个时代是白胡子的时代,被世界承认最强的人是纽约特·爱德华,也是震震果实能力者。成就震震果实的是白胡子,而不是震震果实成就了白胡子。

恶魔果实三大系中被称之为最强系的自然系,拥有着那种代表着天灾能力的人整个世界也没有几个,除非能力者太过没用,不然足以让这种能力成长到影响一方天地的地步。

“白胡子...如果能见上那个男人一面,也许还不错。若是到时候被邀请‘做我的儿子吧’,那就是种不太愉快的体验了。”

泷辰一只手扶着砖墙,然后深呼了一口气,他可不是这么轻易就向命运妥协的,自己的命运就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谁也不能染指。

尽管泷辰果实能力开发的方向并不具备大规模杀伤力,但真到了那一种地步的话,直接破坏掉大气层让整个星球的生命灭绝也不是不可能。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见世界最强的人,那恐怕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还是先找到爱理吧。”

那六年,并不是泷辰不愿加强身体素质的训练,而是容器已经达到了饱和,几乎达到了身体的极限,就算再锻炼下去也不会有多少升,必须要出海寻找突破的方法。

说来也奇怪,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某一时刻发生了改变,若要说有什么可疑之处的话,就是实力提升速度已经不再像地球人那样有着明显的身体素质上的限制了。这种情况下,对于泷辰来说当然是一种好事,或许基因已经发生了改变也说不定。

“或许,这并不是我...也许我也并不存在...”

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就是因为这样才显得可疑。可就算这样,也不过是勉强超越了普通人类身体的极限,然而在这其中那颗恶魔果实功不可没。

否定自我,这是泷辰不敢想象的,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这样,人生而存在的必要条件就是认可自我。

受体力限制,果实能力的开发也走到了瓶顶,可这样又算什么?莫名其妙被带到这个世界,却又处处受到限制,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吗?

“必须尽快找到爱理,只有活着才能够救她,也只有活着才能够寻找的答案。我太低估这个高武的世界了,也太低估这个世界的人了。”

随着心中之事而开始焦急,负面情绪再次向泷辰的理智发起冲锋,手指关节发出的声响清楚传入耳中,泷辰离开了那留有余温的冰冷石砖。

“但是,就这样妥协的话,那还谈什么救她,谈什么海阔天空的自由!”

颈部的黑色花纹开始蔓延,顺着锁骨缓缓蔓延到胸前。

那是泷辰从未见过的图案,和这柄刀上的纹理一样诡异而美丽,却如同恶鬼般馋食着自己。

是沦陷还是放弃?亦或者是选择就这样死去。

“又是这样...”

一瞬间,泷辰看见的景象再次回到最初的模样,在感受到了来自身体上的异样之后,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病态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时候占据了我的身体?”

这一刻,泷辰选择了接受它,接受这柄妖刀带来的一切。只可惜,他所看到的一切不过是虚妄,从他触及妖刀的那一刻,诅咒便已生效。

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因为在最开始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从他拔出妖刀的那一刻开始。

“我感受到了,它在吞噬我的生命力,那蔓延在我身上的黑色花纹就是最好的证明。”

浓郁至极的死亡气息,透露着痛苦的贪婪像病毒般侵蚀、弥漫、占据。

“幻觉有些严重了...既然如此,那就一间一间的找。”

也不知是那黑色花纹的影响,还是被侵入的欲望,泷辰甚至看到了不该有的妄想,那是违背泷辰内心的幻象,也是他绝对不能饶恕的自己。

沦为了力量的奴仆,带着滴血的妖刀最终站在世界的最高峰,而脚下正是自己熟知的人躺在血泊之中。虚与实,不管这究竟是幻象还是最终的现实,泷辰现在要做只有找到爱理这一个目的。

偌大的地下空间里,房间的数量并不多,然而不幸的是,在这样的地下空间里,遇上敌人之后就很难摆脱。尽管道路遍布半个城市,但细看之下却是一个略微有些蜿蜒的环行空间。

“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冷血了,杀了这么多人,内心竟然毫无波动。”

木履鞋独特的声响回荡在走廊深处,泷辰所经过的区域几乎成了一片血泊。

“也罢,选择来到这里的人是我,决定如何运用力量的也是我。人命在某些时候还真是一文不值!”

急促的脚步声将空间填充,这些人就像蝗虫一般一群又一群地扑向泷辰,虽然每一次最多也就二十几人。

“停下!”

身前出现了一群人,他们举着燧发枪,将那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泷辰。

他已经感到厌烦了,一群一群的人竟相出现在面前,堵住自己的去路。这些杂兵就这么不怕死吗?

泷辰由衷佩服路飞他们,被人追捕时还乐此不疲的四处逃逸,难道那就是主角光环的魅力所在?

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泷辰奔跑在走廊之中,迅速拉近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经过之前的战斗,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在了敌人视野之下,就算是体力消耗很大,也不得不速战速决。

危险感油然而生,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对于爱理来说就越危险,黑手党已经知晓有人闯入这里,那么等待爱理的只会是价值被榨干之后毫无怜惜的抛弃。

子弹从泷辰耳边呼啸而过,对于能够元素化的他来说,那群人不过是依偎着手中的武器自欺欺人罢了。

目的性的不同注定了只会成为敌人,而对待敌人,就不能存在心慈手软。

果实能力瞬间发动,无法呼吸的恐惧将他们束缚在没有氧气的空间里,无力地挣扎、心存畏惧。

手中刀刃跳动着的鲜红,是溅射在衣襟上的温热液体。此时此刻,他们连说话都做不到,凄美的血花顺着刀刃优美的弧度绽放在身后,泷辰提着那柄染血的妖刀再次向前走去。

人的欲望如同高山滚石一般,一但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每一次杀戮之后,泷辰都感受到了力量在增强,尽管十分微弱,却像是呼唤已久的渴望紧紧捏住心脏,每一次呼吸,都变得那么沉重。

“这就是代价吗...”

力量,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成为了多少人内心的渴望,那些迷失在力量之中的人,终究会成为欲望的奴仆,然后等待着被世界抛弃地命运。

锋利的妖刀,绽放的不只是鲜美艳丽的花朵,也是美丽而致命的欲望之花,一旦尝到了甜头,就会让人竭尽全力沉沦其中。

至少,对渴望力量的人是这样,如同吸食上瘾的毒药般无法自拔。

喧嚣散布在空间的每一个角落,空气中弥漫的除了急促与焦虑,还带有着一丝新鲜的鲜血气息。按耐不住的人四处寻觅,搜寻着一切可疑的信息。

铁门被无情的踹开,与墙面热烈相拥,在那深陷于墙砖之中的门对面,小女孩安静的躺在机器上,一双小手上密密麻麻连接着电路线。

“人体实验?”

“不不不,这只是台收集数据的机器。”

从那台泛着蓝光的显示器后面走出来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他手中拿着一沓看似很厚,实则并不多的数据资料。

带有手套的食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神色自如的走到摆放着研究资料的铁质简易桌前。

“我只是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如果你要将她带走的话,请便吧。”

“你不怕我杀了你。”

“谁都不想死,我也不例外,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杀了我的话,请让我把这堆资料整理好,它是我的生命,是我活着的唯一证明。”

泷辰走到了小女孩的身边,看着这满是伤痕的手臂,不由得有些愤怒,竟然对年幼的女孩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她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

就在泷辰检查爱理的生命迹象之时,那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将隐藏在文件之下的不明液体注射在了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