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能力者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10 06:14:28 字数:4673 阅读进度:12/35

空无一人的走廊此时多出两位身着黑色服装之人,而那白色地砖上的一抹鲜红尤为刺眼。

溅射在墙壁上的血液早已风干,不难想象出这里之前发生过战斗。两个穿着制式服装的黑手党成员蹲在被长剑戳出裂缝的地砖旁,食指划过冰冷粘稠的血液,似乎在判断距离战斗结束的时长。

“谁?”

铁门轻微的”吱呀“声打断了两人的思考,而那道门后面走出的身影立马让两人进入了警戒状态。

当泷辰走出房间之后,恰好遇见了正在检查血迹的两人,枪声回荡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其中一名穿着和泷辰同一款式制服的人员果断按下了扳机,但并没有打中。

看来已经有人发现这里的异样了,虽然泷辰并没有指望着能够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但如此短暂地时间里就有巡查的人过来也确实是泷辰没有想到的,这个地方的警备等级貌似还挺森严,自己冒冒失失的就闯了过来似乎也有些不妥。

“你干什么?那是同伴。”

旁边的人拍了下他的肩膀,看似责备的焦急之下,语气依旧很平缓,并没有把“同伴”的生死看的很重要。

“抱歉,我看到地面有血迹太过紧张,而他又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所以...”

“你没事吧?”

那名拿着燧发火枪的男子慌忙地站起身来,可手中地枪却依旧瞄准了泷辰,反而是那名提醒队友的男子向泷辰问候了一声。

“我没事,刚才确实很危险,不过,你可以叫他把枪先收起来吗?用枪指着同伴似乎不太合适吧?”

“你为什么会从里面走出来?这些血迹是怎么回事?还有,克威利斯大人去哪了?”

突然间,两名黑手党成员一同将枪口对准了泷辰,短暂分神的大脑很快就思考起来,最后确定了泷辰入侵者的身份。

随着两道“砰砰”声传出,燧发枪中的子弹飞速射向了泷辰。

“本来以为我能够很轻松地离开这里,你们也能够愉快地活在这世上,看来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和睦相处了。你们认为我会害怕燧发枪吗?还是说你们认为枪械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子弹从泷辰的躯体穿过,与墙壁亲密接触后迸裂出火花,最后镶嵌在铁门上。

虽然他们只是普通的黑手党,但在这地下巡逻的人员都有着严格地队伍编制,再加上这么多年队与队之间的成员早已混熟,新加入地成员即使突然进了编制的队伍中,也不可能从这个房间出来,这里可是由克威利斯大人看守地地方。而现在克威利斯不见了身影,地面还留有带有余温地血液,再加上这个从房间里出来的可疑家伙,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现在,克威利斯这样强大地剑士不在了身影,枪械对那家伙也没用,两名黑手党立马改变了主意。看到泷辰毫发无伤之后,两个人转身就跑,或者说这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表现,至少他们是明智的,在认清自己与泷辰的差距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命。

“很不错,这才是猎物该有的样子。”

就算是反应迅速,在一瞬间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判断,可两个普通人又怎么能够从泷辰手中逃脱。

在这一瞬间,两道凄美的血花绽放在泷辰眼前,心中那股逐渐疯狂的嗜血之意逐渐加重。虽然自己并不清楚这股嗜血之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放任这种负面情绪逐渐加重并不是一件好事,很有可能让自己迷失心智。

鲜血溅射在泷辰嘴角,他眼中的世界出现一丝绯红,就连呼吸也不由得开始加重,热气从嘴角向四周散去。

“我明白,你已经忍耐很久了,但我不能被鲜血蒙蔽双眼,因为我还有需要完成的事情,又怎能够在这里迷失自我。”

那份来自鲜血的渴望在加重,如同沸腾的血液一般炽热,依靠着仅存的理智,泷辰朝着走廊深处一步一步走去。

“在那边!”

也许是遂发手枪传出的声响回荡在走廊之中,一群被枪声吸引而来的人堵住了泷辰的去路。

“站住!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黑手党们将枪口对准了泷辰,只要他一有动作,就会被枪林弹雨掩埋。

“你是什么人?竟敢来这里捣乱!”

带头的男子摘下了墨镜,右眼上狰狞的疤痕贯穿了整个眼眶,为其增添了一份凶狠。

泷辰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缓缓向前走去。

诡异的气氛将这片空间笼罩,那双泛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群,如同嗜血的野兽一般,每一步都仿佛铁锤般沉重地敲击着敌人心脏。

“开枪!”

砰!砰!砰~

子弹穿过泷辰身体在墙壁上擦出绚烂的火花,在一轮进攻结束之后,泷辰冲向了他们,紧接着,看不见的妖刀在灯光之下演奏了一曲利刃华尔兹。

鲜红的利刃下“滴答滴答”,血液顺着刀刃流淌着,当黑手党的成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地上,恐惧终于开始蔓延。

“怪物!”

除了那名右眼带有疤痕的男子,幸存下来的乌合之众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是那个狐狸精派你来的吗?”

男子只身一人挡在泷辰身前,然而回应他的只是一把染血的妖刀。

“我是硬硬果实能力者赫尔斯,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能力躲过了子弹,但这种程度是伤不了我的。”

如同劈砍硬物一般的声音传入泷辰耳中,妖刀被男子的手臂挡在了胸前,尽管在杀人之后变得更为锋利,却依旧没能突破男子的防御。

“恶魔果实能力者吗…”

“没错,我的身体如同钢铁般坚硬,像这样的攻击对我是没用的。”

沉重的呼吸声在这短暂的安静下显得那么突兀,那名右眼蔓延着疤痕的男子盯着泷辰发红的双眼没有丝毫畏惧,相反还有种跃跃欲试地冲动。

“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告诉我,你是不是那个狐狸精派来的走狗。”

钢铁般坚硬的拳头挥舞在妖刀上,传出金属一般的碰撞声音,男子的进攻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凶猛,丝毫不给泷辰喘息地机会。

赫尔斯是组织里少数中坚力量之一,其身体坚硬程度足以媲美钢铁,同时也是少数知道那两姐妹情况的知情人之一。在他看来,具备一定实力的泷辰能够进入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爱理的姐姐,那个女人虽然经营着自己的赌场,但暗中却一直在积蓄力量。

“秘技——燕返!”

妖刀在男子身上留下三道浅白色的印痕,灼烧般的疼痛感刺激着男子神经,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很好,你成功让我感受到了疼痛,但就算如此你也伤不了我,乖乖认命吧!”

“斩空!”

不理会赫尔斯略显震惊的表情,在拉开一定距离之后,泷辰顺手使用了果实能力,然而却依旧没能突破他的防御。

在血液滴落干净之后,妖刀再次消失在视野中,虽然这柄妖刀只有泷辰能够看见,但男子却依仗着坚硬的身体不断逼退泷辰,用那如同推土机一般的莽撞步伐稳步向前逼近。

在赫尔斯露出空隙的某一个瞬间,泷辰迅速将手掌贴在他胸前。“炸裂吧。”

就算现在的泷辰被嗜血的冲动所影响,但依旧保留着理智,依靠之前争取的时间把这片区域的空气抽空,然后凝聚在左手手心。就这短短两秒钟内突然形成的短暂的真空区域让赫尔斯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出现了短暂的分神。

正是这一瞬间的分神,泷辰将左手那压缩到极致的空气对准了赫尔斯,强大冲击力让赫尔斯有些气血翻涌,就连身体也不听使唤地向后退了几步,感觉五脏六腑都好似位移了一般。

“咳咳~很强的招式,很好、很好,你惹怒我了。”

猛烈的冲击让赫尔斯的吐了一口鲜血,随后他却更加疯狂地冲向泷辰,颇有一副不将泷辰干掉不罢休的气势。

自从他拥有果实能力之后还不曾受过伤,依仗着坚硬的身体更是肆无忌惮地横行着,以至于养成了嚣张拔惯的性格,根本看不起别人。

“砍我,用你手中的刀砍我啊!你这是怎么了,就这种程度就不行了?卑微的劣犬!”

根据多次承受的伤害,赫尔斯几乎确定了泷辰手中拿着的武器是长刀。

然而在他知道泷辰的攻击对自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之后不由得开始嚣张起来,猖狂的模样给人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也只有这两个词能够更加贴切的形容眼前的赫尔斯。

在赫尔斯挥拳之后的空挡,泷辰转守为攻,妖刀以一种刁钻的角度刺向了他的侧胸。

虽然泷辰也想过是否要再找个机会将赫尔斯另一只眼睛废掉,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只剩一只眼睛的赫尔斯肯定会着重保护那唯一一只眼。

“你以为我没注意到自身薄弱之处吗?就这种程度攻击,一只劣犬,竟然还妄想着击败我!”

似乎对自己的果实能力十分放心,赫尔斯丝毫没有理会那刺向侧胸的妖刀。只可惜赫尔斯挥舞着的、不断砸向泷辰的拳头没有丝毫格斗技巧可言,不过是一名只知道胡乱挥拳的莽夫罢了。

他的身体是武器,是可靠而又结实的壁垒;他的身体也是弱点,是笨拙而又脆弱的防线。

泷辰的果实能力几乎没有对赫尔斯造成任何伤害,为此,泷辰心中不禁想到:真硬!但太过依赖果实能力的人,弱点也十分明显。

“告诉我吧,那只狐狸精让你来这里做什么?是来救那名小女孩的吗?哦,对了,你现在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又该怎么办呢?”

赫尔斯一记重拳将墙砖打的支离破碎,碎石飞溅到地面,在走廊中“劈里啪啦”的跳动着。

泷辰和赫尔斯彼此对峙着,两人同时停下了攻击,然而赫尔斯的手臂上却产生了细微的裂痕,就连呼吸的频率也比之前更快,额头若隐若现的汗水警示着他已经消耗了太多体力。

“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好像叫爱理来着,现在正躺着机器上,连话都说不出来,她就是你要找的人吗?”

“她在哪儿?”

“看来你的目的是她了,那个狐狸精的同伙。乖乖跪在我面前,我就告诉你她在哪儿。”

尽管赫尔斯现在喘着粗气,但他却丝毫没有将眼前这名不入流的剑士放在眼里,就连看向泷辰的眼神也是带着轻蔑的态度。

“她在哪儿?”

“你该不会听不懂我说的话吧,没听到老子让你跪下求我吗?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她正躺在机器上任由他人处置,又或许已经死了。”

赫尔斯得意忘形的表情仿佛在诉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然后将那笨拙的拳头再一次朝泷辰挥去。

可这次,泷辰没有再与赫尔斯纠缠,凭借着灵活的身体,全力攻击下的妖刀每一次都会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浅白的印痕,如同金属般碰撞的声音那么刺耳,而每一分每一秒流逝的时间都催促着泷辰尽快结束这一切。

“终于反击了吗?这样才有意思,就让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那小女孩活不了多久了,计划已经提前,等你见到她的时候,只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不,你没有机会看见她了,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赫尔斯那一副让人厌烦的嘴脸尽情展现在泷辰眼中,肆无忌惮的嘲笑着:“卑微的劣犬!”

“再坚硬的物体也有它的薄弱之处,结束了。”

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贯穿赫尔斯腹部,轻微的声响传入耳中,紧接着在赫尔斯身上留下细微的裂纹,它们沿着泷辰之前留下的刀痕,一点一点蔓延至全身。

“不可能!我钢铁般坚硬的身体怎么会被伤到。”

鲜血顺着裂开的伤口缓缓流出,将那破败不堪的衣物侵染。

“不,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可是硬硬果实能力者,是号称最强防御的赫尔斯大人。”

赫尔斯如同疯狗一般朝着泷辰发起进攻,可这章乱无序的进攻没有起到一点效果,反而让身体崩坏的速度变得更快。

“再见!”

“我可是...赫尔斯...”

妖刀贯穿了男子的心脏,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不可思议,似乎无法接受自己的死亡,直到生命的最后,依旧想拖着泷辰一起陪葬,可那挥舞在半空中的拳头却软绵绵地垂落下来。

将妖刀从男子体内拔出之后,泷辰再次向前走去,留下破败不堪的墙面和地上流淌着温热血液的尸体证实这里曾发生过惨烈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