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深入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09 16:56:15 字数:3479 阅读进度:9/35

“进去吧!新鲜的血液已经送到了,真是的,浪费老子心情,这小子你可得好好关照一下。”

青年踹了泷辰一脚,这一脚也算是作为不爽泷辰那态度的回礼。

“辛苦了,又为我带来了充满生气的礼物,我肯定会好好关照他的,毕竟这样鲜美的血液可是难得的珍贵。”

泷辰被丢进了监牢,而那关押他的牢笼还残留着不少干枯的血迹。

“碍眼的人已经走了,接下来就让我来告诉你该做些什么吧。”

铁栏门被打开,那名看守着“犯人”的绷带男走到泷辰身前,他手中的鞭子在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呢,有个很特别的爱好,喜欢看别人痛苦却又无助的样子。”

“看来那些人身上的伤痕都是你的杰作了,我的命运接下来也和他们一样对吧?”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乖乖享受来自地狱的洗礼吧,我会让你明白,你是多么的可悲。不过,看在你这么听话的态度上,我并不想这么快将你弄坏,毕竟新鲜的血液可是弥足珍贵的礼物。”

“我想你搞错了,我并不是来这里欣赏你的杰作的,或者说我还有更为重要事情要做,可没时间和人渣在这里消遣。”

泷辰摇了摇头,即使被绑着丢在了血液已经干枯的墙角,他还是很从容地回答着面前这位有着特殊爱好地“变态”。

“哦?看你的样子,是最近才沦为奴隶的吧,能告诉我原因吗?我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会被她卖掉的?如果我高兴的话,说不定会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或许给你留个全尸也说不定。”

头上缠有绷带的男子带着一脸病态地笑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下一刻,本就有些苍白的病态更加扭曲,看样子是被激怒了。

“美好的回忆吗?听起来挺不错的。漂亮的女人拥有蛇蝎一般的心肠,我尽心尽力为她做事,到头来却因为我没有利用价值就将我当做奴隶卖掉。倾城的容颜却被赋予了人格缺陷,我恨自己对她这么忠心。”

“不错不错,她是怎样对待你的?这一定能成很有价值的回忆。”

“你想知道吗?”

“当然,快告诉我吧,光是想想就已经欲罢不能了。”

绷带男双手不住颤抖着,那双举在胸前地双手仿佛想要紧紧抓住某样东西一般,十指毫无目的般张乱扭动着。

“靠近一点儿,如果被其他人听到了就没那么有趣了。”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靠近之后再对我动手吧?”

男子将那细长鞭子狠狠地抽向泷辰,不过由于泷辰待在较为昏暗的墙角,灯光照射出的光芒与墙壁形成的阴影恰好笼罩泷辰,他并不知道自己的鞭子打中的只是元素化后的空气,反而还因为泷辰伪造而出的痛苦雀跃欢呼,独自沉醉在那虚无的快感中。

“我现在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你还在担心什么?如果你不愿意听,我只好带着这个秘密一起死去,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遗憾了,因为这个能让你感受到快乐的秘密就这样与你失之交臂。”

“要是让它就这样消失了,确实很可惜,既然如此,我就听听你的回答。如果让我满意的话,剩下的时间你会过得很愉快。”

绷带男在泷辰身前一米处停了下来,等待着泷辰的答复。

“你不觉得绕在你头上的带子已经没用了吗?因为它根本就拯救不了你那残缺的脑子,令人堪忧的不仅是你的智商,还有你那已经腐朽的思想,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只是在戏耍你吗?你并不能对我做什么,因为你没有这个能力,而我也没兴趣对别人卑躬屈膝,因为他们没有那个权力。用你那少的可怜的脑细胞仔细想想吧,我进入这里以来一直都有恃无恐,而你却还沉浸在自我的世界,认为我想要向你祈求宽容。”

泷辰倚靠着冰冷的墙壁,用一副略显轻蔑的眼神看着他,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也就没有继续演戏的必要的了。

“耍我?你以为你是谁,来到这里的奴隶,就该乖乖接受我的责罚。”

绷带男手中的鞭子毫不留情的挥向泷辰,那副狰狞的面容对这些受害者来说,就是一场噩梦,然而曾在别人面前尽显威风的鞭子此时却像焉了的尾巴蛇。

“下贱东西!放开你那肮脏的手。”

绷带男恼羞成怒,来到这里的奴隶只有接受自己折磨的,无论是谁都不允许反抗他。

“下贱东西?只知道以虐杀毫无反抗之力的人为乐,这世界可不是废物能够随心所欲的,没有与实力匹配的欲望,却还指望从别人身上取乐,可笑。”

泷辰轻而易地挣断了捆绑着双手双脚的麻绳,迎面而来地鞭子被他紧紧抓住,无论男子如何用力,都不能将其收回。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不配活在世上。”

情况反转,施暴人成为了待宰的羊羔。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成了煮熟的虾米,蜷缩着身子趴在地面,嘴角隐隐可见血迹流淌在地面,倒还真是应了铁门内的“良辰美景”。

“没有人比你留下的血液与这牢狱更契合了,就让它成为你最后的归宿可好?”

“放、放过我,我原谅你地无礼举动...”

“原谅我地无礼?或许我的行为与你并无多少差异,不过你还是该死。”

之前嚣张跋扈的男子跪在了地上,他的话还未说完就没了气息,那一根沾有人血的鞭子断成数截,随意地散落在地面,随即而来等待自己地却是双腿被废,失去鞭子的他就像失去了獠牙的纸老虎,再无逞威之能。

绷带男的目光充满惊恐,努力挣扎着想要脱离这个恶魔,可是他的身体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囚禁,尽管想要逃离,但自己的腿脚却不再听从使唤。

在失去氧气的供给之后,就像是溺水之人徒劳地挣扎,直到绷带男在窒息中慢慢死去,狱牢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绷带男是因为缺氧慢慢窒息而死的,衣物并没有沾染上血液。

随后,泷辰换上了他的外衣,然后将他的尸体踢到了角落,用自己的衣物盖在他身上,并把断掉的鞭子隐藏起来,在将痕迹稍微处理干净之后便离开了这让人反感的狱牢。

直到最后,那群被关押在监牢里徒有躯壳的人也未曾说过哪怕一句:请救救我们!

他们的身体已经麻木了,他们的灵魂也死了,能够带给他们救赎的人,并不是泷辰,他只会不平等地拯救别人。

地下的空间远比泷辰想象的要大,他甚至怀疑,黑手党是不是将整个王国挖空了,所幸的是,在这样的地下空间里,行走在走廊上的人很少,或许是因为天还未亮的原因。

“可惜不清楚爱理所在的具体位置,只能在被他人揭穿之前尽可能寻找了。”

之前那个房间里的情况迟早会被人发现,泷辰也没办法处理遗留而下的尸体,所以只希望能够尽快找到那名小女孩。那名自称是爱理父亲的可疑男子应该隐藏着见不得光的秘密,爱理在那个秘密中应该是不可或缺的,不然没理由将她看管的那么严。

已经到了走廊的尽头了,在泷辰的眼前是一名持剑看守着大门的男子。

“真空隔绝。”

按照一般的思考方式来看,那扇门的背后或许就是目的地了,只要越过他就能够进入那里。泷辰的身后突然间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那是为了防止声音传播而被特地制造出来的,即使现在活动的人很少,但难免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能够减少一些麻烦,未免不是件好事。

怀着这样的目的的泷辰装作不经意间来到这里,然后径直走向持剑男子所在的地方,就算那扇门的背后没有爱理也没关系,自己不过是借着这个理由打算与别人交手提升战斗经验。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站住!”

男子的手搭在了泷辰的肩上。

伪装或许已经被识破,在泷辰靠近那扇门的时候,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偷袭,却没想到对方这么谨慎。

“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那只搭放在泷辰肩头的手掌,指尖传来的力量正在逐渐加重。

“好吧,我承认了。”

泷辰也没指望能够依靠偷袭轻松解决对方,不过若是能够让对方放下警惕心,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我是最近才加入这里的,他们让我去准备一些新鲜的血液,可并没有告诉我该去哪里。”

男子看着泷辰的眼睛,似乎想从泷辰身上寻找破绽,可泷辰又怎能轻易让他发现。

话语中的“新鲜血液”本身就是一场赌博,是根据之前在狱牢里几人的对话猜测的,若是输掉了也不过是让这场对决提前了一些而已。早在泷辰决定进入那所房间开始,战斗就已经开始了,无论结果如何都无法避免。

泷辰的眼中带着些许畏惧和不安,那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杀意而表演出的敬畏。

也许是不想与这样一个无名之卒有过多接触,持剑男子收回了那放在泷辰肩膀上的右手。

“在这里也很辛苦,有什么需要的请尽管吩咐。”

“赶紧走,右门左转第三个房间,有人会给你安排任务。”

男子显得十分不耐烦。

“我知道了,那就请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