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意外来临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09 16:55:51 字数:4482 阅读进度:5/35

早春的海风是清爽的,是湿咸而冰冷的。

泷辰利用空气流动所产生的风力,推动着挂有帆布的渔船如同快艇一般飞速前行,同时又在渔船前端制造出气墙,引导飞溅的水花飘落,以及,避免因为吹拂而过的海风让渔船上的东西遗落海里。

或许是因为封闭太久独自出海后的喜悦感,泷辰近乎疯狂的使用着恶魔果实的力量,那种沐浴着风的感觉诉说着大海的美妙。

在这样漫无目的航行了一整天之后,由于过度使用能力,疲惫感肆无忌惮地侵略着大脑。泷辰喘着粗气在黄昏下、伴随着海天一线的落日倚靠在船头。

不知不觉中,泷辰进入了梦乡,然而在那漆黑的海面上,一艘亮着灯火的旧船发现了睡梦中的泷辰。

“老板,前面好像有个人漂浮在海面上。”

“把船靠过去,若是落难者,就绑起来丢进船舱。”

眼角留有疤痕的男子将手中还未燃尽的香烟扔进了海中。

这是一艘以贩卖奴隶为主的商船,在回航过程中偶遇泷辰,便在其疲惫之际靠近了渔船。但是,由于泷辰实在是太过疲劳了,并未留意到周围的情况,甚至还熟睡在梦中。

“是一名陷入昏迷的少年。”

“哦?真是少见。将他带下去,那位大人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稚嫩的少年。”

男子瞟了一眼泷辰,然后对着地板吐了口唾沫,丝毫不掩饰对那位“大人物”的嘲讽之意。名和利会把人捧上天,然而在摔下来的时候,下面就是无底深渊。

在这一行干了多年的他很清楚,自己想要壮大势力就必须和权贵合作,等到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和实力之后,一定要让他尝尝被人当做牛马使唤的感觉,而且他早就忍受不了那名权贵使唤自己时,那副丑陋又得意的贱容。

“没问题,老板。”

水手们露出一丝坏笑,用绳索将漂泊在海上的泷辰捆绑结实后,便将其带上了船。

“小子,不要怪罪我的无情,因为这世道本就不存在仁慈。”男子为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随即走向了船头。“走吧,雇主那边还在等着我们交货,耽搁久了可就不好谈判了。”

大海再次回归黑暗,留下孤零零的渔船飘荡在海面。

“都打起精神来,马上就靠岸了。”

也许是因为太过吵闹,泷辰缓缓睁开了眼睛,但是他的眼前是一片漆黑,只有木门的缝隙间透露出一缕微光。

难闻的气味刺激着泷辰的鼻腔,像是汗液夹杂着某些混合物所产生的毒气般让人胸闷气短。凭借着那一缕微光,泷辰知道了自己正处在一间破旧的房间里,然而从手腕处传来的紧绷感让泷辰明白,他和房间里的人都成为了别人的俘儒,至少外面那吵杂的源头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这个房间里的都是些普通人,甚至还有半只脚踏入黄土的老者。在泷辰周围,有五名体格不一、等待着好运眷顾的奴隶,他们或是倚靠着墙壁睡觉,或是蹲坐在地板上闭目休息。

“那些趁我疲惫之际绑架我的罪大恶极之人,你们可曾做好了觉悟?”

泷辰的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嘲笑自己一般,看不出是自嘲还是愤怒的面容一闪而逝。他不是一个温柔泛滥的人,尤其是在别人展露出有目的性的敌意之后,虽然照成的这样结果是因为自己的大意,但对他人未经允许就绑架自己的行为,足以让泷辰生气,就像他不爽奴隶商和贵族一样。

王权贵族这些人,只要有一点儿不顺心意的事情发生就会将别人关进牢狱或者杀掉,遇见美女就要求以身相许,若是被拒绝就开始威胁。给人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压榨百姓、搜刮民脂民膏,不管是什么都用钱解决问题、为所欲为。傲慢无礼、自以为是、人性自私。奴隶商人也一样,肆意践踏生命、贩卖、牟利,不管游戏还是动漫,大多都是一群只会给人添麻烦的人。

泷辰对他们可谓是没有一丝好感,若是遇见有良知的还好,不然这群和天龙人一样的蛀虫,一但招惹到自己,那么就算完成不了为民除害的壮举,也不会让他们过的那么愉快。

况且在经过这么多年孤独之后,泷辰本来还对世界抱有好感的念想也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心情自然也就变得不愉快了。

大约在几小时之前,泷辰昏睡之时是漂浮在海面上的,加上之前隐约听到有关货物交易的对话,那么结论就只有一个了,自己成为了他们用做交易的货物,说的难听点就是奴隶。

只不过自己并没有被关在铁笼子里,或许在他们看来,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

这个世界,把奴隶当做合法商品的只有天龙人,也正是因为这群蛆虫的存在,世界才会如此病态、疯狂。不过,也不排除其他购买奴隶的雇主。而这,恰好正是泷辰所厌恶的。

但是,这样疯狂的时代,才是最适合强者的舞台。

他笑了,笑容中掩饰着对自己的些许嘲讽,却又抱有一丝期待,能够决定未来的,不正是强者吗?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

“认为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少年吗?那你们也应该为自己的怠惰而付出代价。”

手腕处的麻绳被泷辰轻易挣挣脱,因为东方人的外表显得比较年轻,尽管在孤岛上度过了六年,但看起来依旧变化不大。

不过在这个世界中,年龄从来都不是衡量武力的唯一标准。

“虽然我对人奴隶贩子没有一丝好感,也不想杀人,但人总该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泷辰站起身来,依靠见闻色霸气轻松避开了几名受害者。而那些看到泷辰走动的人,仅仅只是抬了下眼皮便垂下头颅,便靠着墙角继续睡觉。在他们心中,与其去做那些浪费力气的无聊之事,还不如睡觉来的实在,况且在这之前已经有过案例,对于不安分的人,那些水手们会毫不留情的赏一鞭子。

外面的门把已经上了锁,不过这对泷辰来说并不能构成阻碍。

随即,伴随着一声巨响传出,木门连同着上锁的门栓狠狠砸中墙壁留下细微的裂缝,那是木门被暴力破坏后遗留的痕迹。

“你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好的,老板。”

尽管海风很大,但船舱内部发出的异响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名身形消瘦的水手进入了泷辰的视野范围。

似乎是为了回应泷辰,船舱内部的房间里也传出了异动,那是灰暗心房渴望着光明的期盼。

泷辰并未去理会房间内传出的骚动,就连门栓被破坏时发出的声响也是他故意为之,因为他完全可以制造出一片真空地带,那样就不会有任何声音传出。

“现在,你们也该为自己的过失买单了。”

在那名水手露面的一瞬间,泷辰已然来到了他身前,伸出食指对准了消瘦男子的胸膛:“子弹。”

鲜血瞬间浸染了衣衫,水手还未来得及惨叫就被捂住了嘴,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步入死亡的列车。

“好戏,才刚刚开始!”

泷辰将提灯里的灯油倒在了船板上,用灯火点燃了木板。

“这些被束缚在狭小空间里的奴隶一定十分渴望重获自由,那么,我就再为这场演出增添一些有趣的节目。”

随后,泷辰将几所房间门打开,并利用果实能力切断了捆绑在他们身上的麻绳,然后回到那所阴暗的房间,将身形隐藏在黑暗之中。

“我自由了!”

躁动随着第一声呼喊迅速弥漫整个空间,骚乱很快就蔓延到整艘船只,甲板上的水手根本无法阻挡奴隶们渴望自由的脚步。

趁着这混乱的场面,泷辰借机离开了船舱,他从某个房间里偷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顺手拿走了柜子里的钱财。

无论在什么地方,金钱永远是一块敲门砖。至少,泷辰并不想陷入“一分钱难道英雄汉”的窘境。

虽然这样的行为与偷窃没有丝毫区别,但在这大海之上,又有是谁会在乎这些呢?

水手和奴隶们打成了一团,不过很显然,奴隶们以数量的优势逐渐走向胜利。至于他们的结局如何,泷辰并不关心。

“看来,还有人想要乘坐我的船。”

在某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泷辰和船只的主人相遇了,男子叼着未抽完的香烟缓缓说道。

“你就是船长吧,为何要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丧尽天良?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公平。有的人长得高,有的人长得矮,有人位高权重,就有人卑微贫贱,我只不过是遵守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而违反规则的家伙只配在角落里默默地消失掉。”

“你想说弱者注定会失去一切吗?”

“哈哈,有意思的小鬼。”男子狠狠吸了一口香烟,又朝着泷辰将烟雾吐了出来。“不管在哪个地方,弱者都是强者的奴隶,就算时代不同,改变的也只是奴役的方式。”

“关押在船舱内的奴隶是我放的,不过却没想到船只的主人不奋力守护自己的财产,反而打算逃走。”

“我该赞赏你的勇敢呢,还是该嘲笑你的无知?虽然你自认为自己拯救了他们,但这个地方可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也罢,我失去的不过是破旧的船只和一些可怜的奴隶,就让他们享受一下蓝天下短暂的自由吧!小子,虽然我很想招你上船,但对于一个损害了自己利益的人,我也没有这么宽广的胸襟。”

“被将我当做奴隶贩卖的人贩子邀请,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

泷辰毫不犹豫地回绝了男子,自己也是够白痴的,竟然妄图和一个贩卖奴隶的人讨论人性。

“老板,雇主那边的货...”

一名带着眼睛的羸弱青年站在男子身后,似乎有些顾忌地说道。

“想要购买奴隶是他的事情,而卖不卖取决于我,你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

羸弱青年伸手扶了扶快要滑落的眼镜。

“既然如此,我的船可不欢迎连毛都没长齐的小鬼。”男子将香烟扔在了海中,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长刀,粗糙的手指轻轻滑过刀刃。“拿出你的本事来吧,既然有胆量破坏我的生意,应该也有所依仗,不然死了就没有机会了。”

“子弹。”

泷辰转眼间贴近刀疤男子身前,随即伸出食指对准了那名男子,强劲的冲击力在刀身上留下一个不起眼的凹槽。

“很不错的威力,可惜你对上的是我,在这样的距离之下你没有胜算。”

男子依靠着对危机敏锐的嗅觉,瞬间将刀挡在了胸前,虽然很惊讶眼前的小鬼为何拥有如此之快的速度,但随即便用脚朝着泷辰关节处踹去,丝毫没有因为泷辰的年纪而松懈。

然而在他行动的一瞬间,泷辰秉承着一击无效立马拉开距离的理念,在后退的那一刻无数瞬间形成的气刃将男子的行动封锁。

凭借着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和反应力,男子硬是躲掉了部分致命攻击,可仍然在身上留下了数道深浅不一的伤口,就连衣物也变得破破烂烂的。反观泷辰,只是冷静地在一旁注视着男子的一举一动,从而寻找着将其一举击溃的机会。

“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没有人能够改变。”男子收起了手中的刀刃,带着水手走向了船只的另一边。“你赢了,这它归你了。”

尽管刀疤男的行为举动有些奇怪,但泷辰也没有放松警惕,直到在俩人彻底消失在视野之外后,泷辰才乘坐上了那艘用“胜利”从男子手赢夺的救生船。

“想要从老子手里抢夺东西就得付出代价,让大海成为你最后的归宿吧。”

在泷辰未曾留意的地方,男子注视着少年,直到他消失在黑夜中。

与泷辰短暂的交手后,男子知道了泷辰是一名恶魔果实能力者,而且泷辰那麻烦的能力让他根本无从下手,所以便放弃了与泷辰之间的争斗。更何况放有救生船的地方也不止一处,而那小鬼所乘坐的船只,已然被自己动过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