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启航

小说: 幻想构筑世界 作者: 秋色之秋 更新时间:2020-11-09 16:55:45 字数:4544 阅读进度:4/35

廖无人烟的海滩上,那挥洒着汗水,日复一日修行的身影放下了扛在肩上的巨木。

六年了,曾经精简的短发早已披上了双肩,粗壮的树干上密密麻麻刻满了“正”字,而那正是这六年来泷辰修行的见证。

两千多个日夜,为了适应海水对能力者的克制,泷辰可谓是费尽心力地“折磨”自己。

终于,他还是突破了“枷锁”,勉强适应了来自大海的诅咒,只要不是作死跳入海里,基本也不会受到影响。

尽管依旧不会游泳,但至少不会因为接触海水而感到无力了。也许,就连能力者的克星——海楼石,也能够具有一定的抵抗力。

剑术、体术以及对果实能力的开发,曾经在故乡所学的、所掌握的知识通通化作了武器,清扫那些试图阻挡泷辰前进的障碍物。它们就像是昔日的故友,真心实意去接触后,又会再次变得熟悉起来。

“和平年代的不允许,在实力至上的世界终究只是个笑话。就算是有着规则的约束,赛场上依旧会有人选择铤而走险。”

剑术就先不谈了,只是打下了坚实稳固的基础。杂而不精,这本应是“大忌”,不过泷辰并没有贪心到一口气将它们全部吃下,而是选则了“以打下剑术基础为目的”着重锻炼身体素质的训练,结合曾经专业学习过的散打和自身掌握的知识研究杀人技巧。可以说,现在的泷辰尽管看上去还是个少年,但却与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不同,他有着为自己量身打造的综合格斗技巧,并且在这六年时间里早已熟练掌握并运用。

在体能训练之后,自然也就是开发果实能力了,这也是当初决定好并严格执行的计划。当空气压缩到了极致,一口气释放而出就会产生强大的冲击力,若是将冲击力控制在固定的范围内朝着某一方向释放,那种破坏力也不比枪械差多少。

如同飞射而出的子弹般,即便是不起眼的柔软气团,也能过成为轻易贯穿血肉之躯的利器。

“看来我学生时代的课也不是白听的,至少物理方面的知识可谓是对得起当初教学的老师了。”

或许是一个人的孤独太久,泷辰已然习惯了独自一人寻找乐趣,他一边学着黄猿的口吻说道“你有被空气射过吗”,一边伸出手指轻触树干。招式类似于“指枪”不过却有着很大的区别,泷辰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价就能让高压的空气产生强大的冲击力,从而破坏目标。

“没有武力的话,才是举步艰难。”

被泷辰命名为“子弹”的攻击招式在树干上留下了拇指大小的洞窟,如同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过一般。

不过这种能力具有很大的限制,只能够在接触物体的瞬间发动,但是“子弹”也拥有着强大的冲击穿力和瞬间形成的优点。当然了,前提是在具有空气的情况下。

依靠着现代人的身份和那活跃的思维能力,泷辰重现了fate中“看门大爷”佐佐木小次郎的秘技——燕返,充分利用恶魔果实赋予的能力将这失传的剑术重现世间。

不过嘛,威力的大小就不是泷辰能够左右的了。

掌握的只有形式,然而空有招式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如果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倒也无可厚非。

在这座岛上,危险仅限于那些凶残的野兽,泷辰所知道的、能够让实力迅速提升的方法是让自身陷入绝境。

尽管没有人指导,但在生死之间的徘徊无疑是激发潜能最优秀的导师,那种生死之间争分夺秒的紧促感,那种让全身血液沸腾、带着急促心跳声在刀尖上尽情欢舞的感觉,仿佛拥有着魔力一般紧紧抓住泷辰。

那些曾经留在泷辰记忆中,伴随着他漫长岁月的经验,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身体了的一部分,在这生死之间,一点一点从灵魂深处慢慢浮现。而见闻色霸气,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觉醒,逐渐成为了泷辰身体中的一部分。

在那没有月亮的夜晚,如同黑夜中的眼睛,为他辨别前进的道路,以及预警即将到来的危险。在这段时间,泷辰除了自身无法抵御危险,拥有元素化的能力也刻意将之遗忘,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不会因为失去危机感而停滞不前。

“轻盈的身体,这感觉还算不错!”

在这个世界,有种能力也被称之为“月步”。泷辰在空中活跃展示着自己劣拙的舞步,然而却又突然间从半空摔了下来,如同虫豸一般趴在了沙堆里。“好吧,我承认我只是个半吊子水平。”

“如果说让我最满意的,应该就是初具雏形的‘无形之刃’和短暂的滞空能力了。杀人于无形之中,用于装逼的话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泷辰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他肯定是又在幻想着自己背负着双手站在一堆恶棍面前,然后嘴里说着“滚”,恶棍们就突然全倒在了血泊中。

在无人诉说孤独的荒岛上,时间久了,虚无缥缈的幻想或许就成为了消遣时间的最佳娱乐方式,就连人也会变得有些自言自语。当然泷辰虽然在无聊的时候会说些奇怪的话当作消遣,但他心中可是一直以成名绝技为目标,誓要将“无形之刃”修炼到轻易斩断钢铁的地步。

果实的开发方向早在六年前泷辰就已经确定了,而当时有所疑惑的“如何消除这一运动过程的难题”在经过长时间的实验后也算是解决了,尽管还只是停留在能够斩断树枝的阶段。

“噗!”

“海水的味道还是那么让人讨厌,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在礁石之间,泷辰捧上一抹清凉,咸咸的味道在唇齿之间弥漫。

水中倒影的少年,眉宇间多了一份坚毅,细长的发丝也因沾染了些许晶莹剔透的水珠而闪闪发亮。

在简单的洗漱完之后,泷辰走向了树木较多的地方,那些高大笔直的树木陪伴了他整整六年。

如今,他将要离开这里,去寻找那居住着人类的新岛屿。

“抱歉了,以我的能力还做不到在空中飞翔,只能将你们的躯体作为承载我去往东岸的船只。”

泷辰对着眼前的果树深深鞠躬表示感谢,这也算是报答了这些年来它们作为衣食父母提供果子的养育之恩。当然,泷辰还不至于如此矫情,仅仅是因为需要一个代步工具罢了,为了离开的时候能够更加深刻的记住它们的恩情,只好将其树干当作木筏材料,也算是物尽其所了。

“斩空。”

随着心念闪动的瞬间,五根粗壮而笔直的树干在沙土上溅起阵阵尘埃,能力的发动早已熟练于心,根部不需要将招式名称喊出来,终归到底,招式名称也不过是为了耍帅,并没有非要说出来的理由。

对,没错!就是这么没有牌面,能够取个名字就很不错了。

不同于风刃,“斩空”没有任何运动轨迹,也不需要像风刃一样需要经过些许时间才能够击中目标,创造它的理念就是直接作用于目标身上,所以根本没有任何轨迹可言,这也就造就了“斩空”的与众不同。即使有障碍物阻挡在泷辰身前,也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更没有风刃那样能够被拦截的弊端。

那一瞬间,树干周围的空气迅速凝聚成利刃,在同一时间内经过数次攻击后将其拦腰切断。

在修行过程中,泷辰一度因为“斩空”陷入苦恼。如何让空气在零距离接触物体的瞬间,做到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斩断目标?

突然间的醒悟,让泷辰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激光切割机中的“高压空气切割”不也是利用空气实现金属切割的吗?当然,这些涉及到另外的知识点的就是题外话了。

简单来说,就是泷辰通过利用空气粒子高频振动所产生的能量实现了“斩空”。

“斩空”是继“子弹”之后,泷辰创造的另一种攻击方式,两者具有的共同点是零距离瞬间爆发的破坏性。

只不过“子弹”是必须在接触目标后才有效的具有强大冲击力的单体攻击方式,而“斩空”能够实现无视距离、数量限制却又如同刀刃般的锋利。当然了,前提是泷辰有足够的实力。

“空气粒子的高频振动会让气温上升,然而完全停止振动后气温却又开始下降。或许,我的能力并不只是操纵空气,而是凌驾于操纵空气之上,具有改变气候的能力。”

莫名的激动感从身体中涌现而出,泷辰似乎也觉察到了这颗恶魔果实的非凡之处,但又突然间被泼了一盆冷水,颓废地发出了叹息声:

“我现在的能力似乎并不允许我去证实这样的猜想。”

暴风雪、飓风、高温、极寒,这些气候灾难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就是因为如此,自然灾害的不可抗拒之力才会让人更加恐惧。

泷辰自己也明白,在这六年的时间里他也早已证实过这不过是一颗掌控空气的果实,并不具别操纵气象的能力,那些话语自然也就成为了哄骗自己的糖果。

但即使是这样,在“斩空”的开发过程中,泷辰也发现了空气高频振动所产生的热能。那种高温,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泷辰完全有能力将其完美展现出来。具体的参考对象就是铝热剑了(虽然只是焊门的),然而木头并不能胜任这项工作,只是稍作些许试验,就变成了燃烧殆尽的尘埃。

“这个世界里的人还真是深得上天的宠爱。”

泷辰一拳打在了树干上,却反而擦破了皮肤,鲜血顺着手指掉落在地面,或许只是在羡慕某些人特别的种族天赋罢了。

“不过也多亏了这颗恶魔果实,让我有信心踏上旅程,不然光凭这幅羸弱的躯体,仅仅是在岛屿上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显得十分渺茫。”

海贼王世界里生活的人,体质可是出了名的变态,完全不能以正常人的标准去评判,这一点可不像泷辰,就算是训练也得按部就班、循序渐进。

“这样还不够,需要用藤蔓将它们固定一下。”

在将树干堆放整齐之后,泷辰用那些挂在枝干之间,十分结实的藤条将它们牢牢捆在一起。利用果实赋予的能力,在经过十半小时的漫长准备后,一个简易而结实的木筏诞生了。

虽然它的卖相并不讨喜,不过作为泷辰离开这座岛屿的临时代步工具,却是不可或缺的。

泷辰离开这座岛屿有一条十分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岛屿上能够对他构成威胁的生物基本已经没有了,迫不得已之下,只好启程寻找其他有人类居住的岛屿。况且,泷辰待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世界那么大,他也想出去看看。

离开这里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这座孤岛能够带给他的,只有枯燥无味的体能锻炼,以及那几乎停滞不前的果实能力。因为安逸的环境会让人变得慵懒,尤其是没有威胁的时候,所以这种悠闲的养老生活还是留到自己具备君临天下的实力之后吧。

东岸离泷辰所在的地方并不远,只是恰巧隔着天然断崖将沿海行走的路线阻断了。这六年间,泷辰时不时会带上狩猎留下的猎物前往东岸那个较为贫瘠的小村换取生活物资,碰上偶尔遇上路过的商船也会将野兽的毛皮卖给商人。

由于这个小村庄在那些商人眼里实在是太过贫寒,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多少利益可言,顶多也就偶尔路过时会顺便过来一次,就连海贼都看不上这里。泷辰也是趁着这偶尔才有的机会顺便将毛皮卖给这些商人,而这六年间存下的钱,如今也正好派上了用场。

村里的人以捕鱼为生,代代秉承着捕鱼的理念一直生活了几十年,这也就造就了村里每家每户都有一两艘渔船,顺带也解决了泷辰出海的难题,毕竟他可不愿意等待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来的商船,尽管一个人出海是种十分不理智的行为。

在用贝利购买了渔船之后,泷辰顺带用剩下的贝利购买了很多腌制海鱼,然后将之前准备的食物、装有淡水的大葫芦和能够补充水分的果实统统搬到了渔船上,顺带拿上了那根简易的鱼竿,毕竟没人会喜欢喝蒸馏水,鱼竿也可以作为打发时间的消遣工具。

在海洋上,阳光的照射会增加生物对水的需求,长有硕大叶子的蒲扇自然成为了最好的遮阳工具。

“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