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小说: 后妈带的女儿是我的头号书粉 作者: 被拐走的鹿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5142 阅读进度:144/165

我是个很普通的女孩,迄今为止,遇见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在唱歌的时候,收到了一朵玫瑰花——覃敏

……

“今天晚上,大家都期待了很久吧。”

王斌带着几个男生,扛着郑雨婷买来的水果和瓜子上了楼。

“高中最后一年的元旦晚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王博不禁有些感慨。

“刚进校门的时候,我们班主任说,毕业转瞬即逝,绝非遥遥无期。虽然是句废话,但这句废话还真他妈的有道理。”

左建华拎着面包和薯片,心里空落落地。

毕业在即,竟然不可避免地有些感伤。

下午最后一节的班会课,班上的学生都分工开始打扫教室。

将桌椅重新排列,贴着教室墙壁排了一环,留出的中央的一片空地。

女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扫地,用抹布擦着窗户和黑板。

长得高的男生拿着扫帚打扫高处的粉尘,踩在课桌上擦拭天花板上的灯管。

下面有关系好的哥们扶着课桌和腿以防摔倒。

覃敏和郑雨婷将黑板清洗干净后,拿起粉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李可欣和苗圆圆用打气筒给色彩缤纷的气球打气,然后用胶带沾在教室的各个角落,间或传来气球爆炸的声音。

“别拍了!等晚会弄完了再拍!”

苗圆圆横了一眼正在拍气球的左建华,没好气地道。

左建华觍着脸笑了笑,将手上拿着的气球放回了原位。

走廊外面,苏松屹杵着拖把拖地。

期间不时地有女孩子和他打招呼,苏松屹只是微笑着颔首。

其他班上大抵也是如此,为了元旦晚会忙碌着,不时有人带着拖把和抹布去卫生间接水。

不管平时的学习任务多么繁重,今天所有的学生都能好好休息一下,平时再严厉的老师也会变得和蔼可亲。

文华开车带着学生去外面买了很多蔬菜和肉,还备好了铜锅和一次性碗筷,准备和班上的学生们一起煮火锅。

谢玉屏则去买了很多面粉、玉米、大葱、鲜肉,准备在班上和学生们一起包饺子。

大多数学生的青春都是这样的,很简单也很平凡。

没有日本动漫和轻小说里丰富社团活动和学园祭。

只有做不完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刷不完的数学真题,少得可怜的假期。

最浪漫的事,无非就是平安夜收到了某某送的苹果,偶尔睡醒了抬起头,突然间发现,一直很少说话的女同桌,侧脸还挺好看。

也没有疼痛电影里堕胎车祸之类的荡气回肠的情节。

至于那些标榜着青春,实则宣扬着物质和奢靡风气的电影,那就更扯了。

谁的青春是穿着晚礼服,在珠光宝气中度过的?

下午放学铃声响起,各个班级对元旦晚会的准备工作基本都已就绪。

学校食堂今天给学生们发放了免费的餐券,学生可以在食堂里凭借餐券免费吃一餐。

奶茶店做活动买一送一,学校的超市和便利店,也开始赠送可乐和酸奶。

苏松屹一个人端着餐盘在食堂里寻了个位置坐下,没一会儿,郑雨婷和覃敏也端着餐盘坐在了他的对桌。

“嗨呀,松屹,你饭量不行啊。”

覃敏看了看苏松屹的餐盘,拿起筷子夹走了他盘子里的一个糯米肉丸。

糯米肉丸是江南地区的小吃吧,包裹在香软糯米下的是十足肉实的丸子。

而且制作非常简单,它以猪肉做馅,裹上提前泡好的糯米,放在笼屉中蒸制而成。

蒸好的糯米晶莹油润,散发着鲜香,像一颗珍珠一样,所以也有人叫它“珍珠丸子”。

“你很喜欢吃糯米肉丸啊?”

“嗯,我从小就爱吃这个,我家每年过年都会做很多。”

覃敏连连点头。

“尤其是我妈做的糯米肉丸,那叫一个好吃,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做的,吃起来一点也不腻。”

“是加了料酒和香油腌制,里面还会放香菇丁对吧?”

苏松屹闻言,正要夹菜的筷子顿了顿。

“咦?你怎么知道啊?”

覃敏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苏松屹没解释太多,将自己盘里的两个肉丸夹到了她的盘子里。

“喜欢,就都给你吃了。”

“谢谢!”

覃敏笑眯眯地夹起肉丸咬了一小口,美美地吃了起来。

小妮子一边吃,一边将碗里不喜欢吃的胡萝卜挑到苏松屹餐盘里。

“多吃胡萝卜,治……治啥来着?”

覃敏摸了摸头,有些记不清了,依稀记得那是初中二年级的内容,于是歪着头看向郑雨婷。

“补充维生素A,治疗夜盲症。”

郑雨婷轻轻咀嚼着鱼肉,吐出了两根鱼刺后,这才缓缓说道。

“对,补充维生素A!”

覃敏又往苏松屹盘子里夹了几块胡萝卜,笑嘻嘻地道。

苏松屹不太喜欢吃胡萝卜,但也没有挑食。

“松屹,衣服的事情,我问过知嬅,她答应了。”

郑雨婷抬起头看着苏松屹,弱弱地道。

“所以,衣服我会直接交给她,就不用麻烦你了。”

“嗯,好的。”

苏松屹轻轻点了点头,大概您能明白她的想法。

应该是为了避嫌吧,两人走得太近,难免会有人无端揣测。

“过些时间附近会举办一次漫展,我们要不一起去看看吧。”

覃敏提议道。

“有时间再说吧。”

苏松屹虽然也喜欢纸片人,但这份喜欢只是浅尝辄止。

他算不上很忠实的二次元粉丝,对漫展也没什么热情。

“《忘川渡》要改编成电视剧了,我想Cos一下引渡使。”

覃敏说着,心里有些小小的期待。

“引渡使不是男的吗?”

郑雨婷有些诧异。

“那有什么关系啊?引渡使在漫画里的形象,太过俊美了。很多人没看过漫画的都以为引渡使是女的,甚至《忘川渡》的真人版,都打算用女演员来扮演这个角色。”

覃敏理所当然地道。

“班长,你要不要玩Cosplay?我觉得你可以扮演一下桔梗,你的气质和五官和桔梗还挺像的。”

“我比较喜欢戈薇一点。”

郑雨婷摇了摇头。

晚自习时间,众人一直期待的元旦晚会正式开始。

苗圆圆和左建华作为主持人,为元旦致辞。

原本的主持人是定的郑雨婷和苏松屹。

郑雨婷觉得自己普通话发音欠佳,就给了苗圆圆。

一听说女主持人是苗圆圆,左建华就缠上了苏松屹,索要男主持人的位置,苏松屹欣然应允。

写在纸上的一段对白重复排练了很多遍,仪式感拉满。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们,大家晚上好!”

“我是主持人苗圆圆!”

“我是主持人左建华!”

左建华拿着麦克风,乐得跟傻狍子似的。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时光的车轮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

开场白很无趣,没什么新意,不知道是从哪里copy来的,也没几个人听。

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磕瓜子,吃橘子,彼此闲聊着。

有才艺的只管上前展示才艺,没才艺的就拍手叫好,喊666。

“咋俩来一首?”

覃敏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了讲台上,拿起麦克风,看向苏松屹。

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要唱歌了,班上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乐意之至。”

苏松屹起身走到了她身旁,从王斌手里接过麦克风。

这个男孩子,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却和最不受欢迎的女孩子站在了一起。

人际关系,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

覃敏在电脑上点了一首张学友和李慧君《你最珍贵》。

轻柔舒缓的前奏响起,苏松屹轻轻哼唱起来。

“明年这个时间,约在这个地点。”

覃敏深吸了一口气,侧目看着他,柔声唱道:“记得带著玫瑰,打上领带系上思念。”

“动情时刻最美,真心的给不累。”

苏松屹不紧不慢地唱着,没有抢拍,节奏恰到好处。

“太多的爱怕醉,没人疼爱再美的人也会憔悴。”

“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苏松屹看着她的眼睛,眼里看不到深情,只有温和平静。

“你知道我爱流泪。”

“你别拿一生眼泪相对。”

“未来的日子有你才美,梦才会真一点。”

“我学着在你爱里沉醉。”

“我不撤退。”

“你守护着我穿过黑夜。”

“我愿意这条情路相守相随。”

覃敏看着苏松屹,脸颊涌上一抹酡红,苏松屹浅浅一笑。

“你最珍贵。”

两人一齐和声唱道。

“好!”

“666666!”

“苏老板牛批!”

台下的观众们齐声喝彩。

“覃敏和苏松屹还挺像一对的,这就是夫唱妇随吧。”

王博磕着瓜子,小声说道。

“你看覃敏的那眼神,恨不得把苏老板吃了。”

王斌在李可欣耳边小声打趣道。

“苏松屹应该没那心思,只是把覃敏当妹妹看吧。”

李可欣倒是看得比较通透。

覃敏也没有奢望太多,只是找他要了一首歌的时间。

一首歌的时间,结束得很快。

有人表演做了开场,班上同学的热情便被点燃。

有学舞蹈的艺术生,一男一女组合在一起,跳了一曲《胡桃夹子》。

有在宿舍练了很久吉他的男生,弹了朴树的《那些花儿》。

还有平时默默无闻的女生,穿汉服用古筝弹了《十面埋伏》,引来班上一阵欢呼和鼓掌,就连文华也兴致盎然地拿手机录了像。

总之,有才艺的学生还是挺多的。

表演完才艺,就是一些猜成语、抢座位、抓鸭子之类的小游戏。

在玩游戏这方面,比较热情积极的,都是些成绩不太突出的学生,但是这些学生都出人意料地招老师喜欢。

开朗外向些总归是好的,没有老师会喜欢一直埋头苦学的书呆子。

苏松屹和覃敏坐在角落里,彼此静默着,只是看着别人的热闹,从不参与任何游戏。

玩累了,文华就把锅碗和餐具,以及食材分发下去,给学生们分组制作火锅。

教室里没那么多电源,所以用来煮火锅的,大多是固体酒精。

分在苏松屹那一组的全是女生,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架好锅,点燃固体酒精,在锅里加水,放入冰鲜的牛肉丸、肥牛卷、蟹棒以及各种蔬菜。

再为大家调好火锅的汤底,一众女孩子围坐在一起,眼巴巴地看着火锅里的汤变得沸腾。

覃敏不太喜欢这种吃东西的氛围,因为除了苏松屹,其他女生和她的关系都不怎么好。

吃完了苏松屹给她夹的几片肥牛卷和肉丸之后,覃敏就去了楼道外面散心。

大家也没有理会她,只有苏松屹看着她的背影,略微有些担心。

“苏松屹,多吃点!”

“给!这个蟹棒煮好了!”

给苏松屹碗里夹菜的女孩子很多,大多对他印象很好。

“谢谢!”

苏松屹一边道谢,一边在碗里夹菜,盛满了一碗之后,他就拿着碗筷出了教室,朝着覃敏走去。

“他对覃敏好好啊。”

那名用古筝演奏了《十面埋伏》的女孩子颇有些艳羡。

“嗯,就像哥哥照顾妹妹那样吧。”

李可欣轻声说道。

天色渐晚,教室里灯火通明,火锅的香气飘出很远。

整个学校都很热闹,热闹得与夜晚格格不入。

楼道的通风口,覃敏一个人站在那里,发丝在暮色中被风吹得凌乱。

苏松屹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一抹橘红的光点在黑暗里随着她的呼吸若隐若现。

烟雾升腾起来的色彩,是一种很苍白的颜色。

“小敏!”

苏松屹端着食物走了过去,覃敏侧目看向他,眼里掠过一抹慌乱,连忙将手里的香烟扔在了地上,踩了踩。

“你吃得太少了,再吃点东西吧!”

苏松屹将碗递了过去。

覃敏很自然地从他手里接过碗筷,慢慢吃了起来。

“别待在这里了,风太大,很冷。”

苏松屹说着,揉了揉她的头。

覃敏咀嚼着牛肉丸,悄悄瞟了他一眼,见他没有讨厌自己身上香烟的气味,就乖巧地跟在了他身后。

两人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扶着阳台上的栏杆,看着对面的教学楼里,同样燃起的灯光和烟火气。

烟花在夜空中盛放,庆祝着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

粉的、金的、银的都一起在夜空中炸开。

波斯菊、水仙、粉玫瑰都一起开放。

他和覃敏都是不怎么合群的人,好像与那些烟火气都格格不入。

但是就这样站在外面的时候,却很是自然融洽。

“对了,我有样东西要送给你。”

苏松屹把手背在身后,浅浅笑着。

“什么啊?”

覃敏眨巴着眼睛,腮帮子鼓得跟仓鼠似的,咀嚼了好一会儿这才咽下牛肉丸。

“呐!”

苏松屹递过来一枝红玫瑰。

“玫瑰花?”

覃敏伸手接过,神色微怔。

夜里有暗香浮动,那是一朵不会凋零的花。

“我之前答应过你,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要给你献花的。”

苏松屹笑着道。

覃敏曾作为粉丝为他献花,作为回报,他也送上了自己的花朵。

“谢谢,我很喜欢!”

覃敏把纸玫瑰贴近了鼻尖,能嗅到芬芳馥郁的花香。

她说她想要一朵不会凋零的花。

他说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然后,他就真的送了她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