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红袖添香

小说: 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签歌茗 作者: 贾蔷贾宝玉 更新时间:2022-08-10 字数:3313 阅读进度:7/286

“蔷哥儿,这是你写的字?”

林黛玉在书架的旁边看到了两幅字。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轻声念了一下纸上写的内容。

另一篇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写的真好,是诗吗,这种题材以前怎么没有见到过。”

太白话了,至少在这个年代来说称不上诗。

另外几个妹子都被吸引了过去,在旁边仔细的瞧着。

贾蔷也走到了旁边。

这些日子在房里练了下书法。

他前世练过毛笔字的,有些基础在。

叫下人去外头弄了好一叠的宣纸。闷在房中看书之余,还狂练了下。

毛笔字太重要了。

字如其人,说的就是古代时候。

没有一手好字,科考再牛可能都叫人瞧不起。

也许考官只是瞧了眼你的字,就不录用了。

几位姑娘都伸长了脖子瞧着,不仅仅是看写的内容,更多的在看那个字的笔迹。

“写的真好,龙飞凤舞,迅捷而劲健。尽露锋芒。”

薛宝钗赞叹着说道。

年纪虽小,但是读书识字这一块不差于人。

她见过好些人的书法,主要是家中长辈的。

有写的沉稳的,大多都是笔力较轻。

像眼前这幅字,这么洒脱,有劲道的还是第一回见。

“蔷哥儿,看看你写的字,不会介意吧。写的真好,我还想在你这儿要幅字呢。”

“林姑姑请便,拙作罢了,正好各位姑姑婶婶们都在,可以品评斧正一下。”

爱咋看咋看,贾蔷十分随意断然不会介怀。

拿起了那张纸。

“呃,不对,你们瞧瞧下面这张纸。”

发现下面的一张纸所写的内容跟第一张宣纸的内容一样,只是颜色略淡了些。

又揭开一张,发现第三张纸书写的内容依旧一样,墨色又淡了些。

厚厚的一叠纸,到了第七张的时候才结束,彻底看不到痕迹。

而另一张纸那边就更过分了。

连桌面上都留下了一道浅微的痕迹。

贾蔷也发现了这点。

自己书写的时候恐怕用了真气,劲力大了点。

用的都是巧力。

纸张没破,但在桌面上留下痕迹。

林黛玉蹙着眉头悄声说了句:“力透纸背?”

她听父亲讲过,书法中有一种高深的境界,叫力透纸背,需要很大的腕力,像她们这种姑娘家是想也别想了。

声音很小,被贾蔷听到了。

他对力透纸背这个词不置可否,自己就是用的力气大了点,就专门为自己安排了这个词吗。

把力透纸背换成入木三分会不会更恰当点。

看着林姑姑蹙眉的样子,好美,难怪会有个绰号叫颦颦。狐疑蹙眉起来当真有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感觉。

“这是草书吗?感觉更像介于行书和草书之间,放荡之间又有着规矩。蔷哥儿,我得向你求幅墨宝才行。得是新写的。”

那两幅字,上头的内容太不正经了些,都是情爱,想念啥的,她可不敢要。

贾蔷撸起袖子来。

“你们瞧,蔷哥儿会写上些什么。给林姐姐写了之后,也需给我一张。”

看着贾蔷答应了林黛玉的请求,她们也都想着要一张。

古人间送礼物一般都是送书送字。

特别是像她们这种富贵人家,送别的,太俗。

不然哪会有这么多穷书生,富小姐的事情。

都是从书信开始就被骗了心骗了身子。

只见贾蔷微躬着腰,马上写下了一幅字:“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字成的时候,林黛玉瞬间怔了下,这两句话形容自己也太贴切了些。

转头看着贾蔷,有着些不明的意味,好像是要引为知己的那种感觉。

若不是知心人,怎么能描述的这么恰当。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府中好些下人都是怎么评判自己的,冷淡尖酸刻薄,目中无人。刚开始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中有着好些的抑郁不忿之意。

特别是近日贾府又来了个薛宝钗,表面会做人,经常会拿二人做对比。

她只是比常人心思敏感很多。

看着贾蔷写的字,怔怔的想了好会儿,眼角好像都模糊了些,引为知己,心中不觉间亲密了点。

当然贴切,这话可是出自于曹公,当属最了解林黛玉的人了。

“谢谢蔷哥儿,我很喜欢。”

墨迹刚刚干了会儿,赶紧的卷了起来,放进了袖间,生怕别人取走。

“既给林姑娘写了,也得给我一幅墨宝,这样方是不厚此薄彼。”

贾蔷陪笑着说:“好好,姑姑婶婶们谁想要,我都写,要写多少的都有,专职侍奉各位姑姑。”

“蔷哥儿,我给你研磨。”

颇有种红袖添香的意味在。

贾蔷又开始写了几幅,大开大合没几分钟的功夫就搞完了。

“安分随时,自云守拙。这张是薛姑姑的。”

“冰清玉洁,超尘清冷。这张是惜春姑姑的。”

......

每个人都写了一张,每个都是较为贴切。

对于贾惜春关系又要近一点,她和别的人不同,是宁国府的姑娘,只是目前在荣国府上住着。877中文

自己十六,要叫一些十二三岁的娃娃们称呼姑姑,有些别扭。

多叫叫,习惯习惯也就好了。

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

在古代,十二三岁的女娃娃们嫁人了的也有不少。

不能像现代那样把她们这个年纪的人完完全全的当小孩一样对待。

那两首白话诗,她们都不大谈论。

也不敢谈论。

爷们可以无所谓随便怎么写,怎么说。

但是她们姑娘家的不行。

就连西厢记牡丹亭的那种,稍微讲了些情爱的都被成了禁书。

这两段白话文就更加露骨了,讲情爱思念的,想要谈论更不成。

心里都只觉得贾蔷写的很好,不太敢说出来,只旁敲侧击的提了嘴。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个裝字你写错了。”

林黛玉,薛宝钗看到了都没有提,倒是叫贾探春说出了这个错误来。

贾蔷看了下纸上的字,果然,自己把繁体字的裝写成了简体的装。

区别较小,他一时间没有改正过来。

这个习惯得认真改改,以后难不准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贾蔷贾宝玉的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签歌茗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