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三张配方

小说: 霍格沃茨的诡秘行者 作者: 炽阳流火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321 阅读进度:87/114

迪安现在愈发感到和诡秘行者异常契合,他假冒起来简直得心应手。

迪安甚至有种错觉,当他以假扮诡秘行者的时候,整个人仿佛都受到了那位神秘存在的气场影响,变得和原本的自己截然不同。

“您真的是诡秘行者?”乌姆里奇用与其说是质疑,倒不如说是激动的语气喊道。

“如果你真的听说过诡秘行者,那么一定知道这根手杖。”迪安将刚刚从博克那里获得的手杖冲乌姆里奇晃了一下。

“这个形状——的确像是传说中诡秘行者的魔杖。”乌姆里奇的话显示她知道的远比迪安想象的多。

“现在你还对我的身份有质疑吗?”迪安问道。

“怎么会?我从来没有质疑过您的身份。”乌姆里奇的声音忽然变得甜腻起来。

迪安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度以为乌姆里奇想要扑上来紧抱他的大腿。

“乌姆里奇,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来吗?”

乌姆里奇露出困惑的表情:“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正在收集有关我的物品。”迪安说到这里,发现乌姆里奇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我是您的狂热崇拜者,所以才会这么做……”乌姆里奇连忙辩解道

在吐真剂的影响下,乌姆里奇不可能说谎,这下迪安开始变得有点不安了,乌姆里奇敢这么说,说明对诡秘行者的事迹了解很多,他不会露馅吧?

“你收集了多少物品?”迪安直接问道,他希望能尽快得到需要的东西,然后赶紧远离乌姆里奇。

“只有几张配方而已。”乌姆里奇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迪安的脸色,可惜她注定一无所获。

“有哪些配方呢?”迪安都没觉察到他的声音有一丝发颤。

“血毒咒解药配方、改良过的狼毒药剂配方和能让哑炮成为真正巫师的药剂配方。”乌姆里奇的回答让迪安怦然心动,她说的每一张配方如果公布出来都足以改变整个魔法界的现状。

“只有这些?”迪安稍稍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他并没有听到最想要的那个配方。

“暂时只有这么多了。”乌姆里奇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你收集我的配方想要做什么?”迪安问道。

据他所知,乌姆里奇好像在魔药方面并不擅长。

“我有一个哑炮弟弟,我想让他也成为一个真正的巫师。”乌姆里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迪安轻声问道。

以乌姆里奇的为人,似乎不会这么好心。

乌姆里奇闻言语气一变,非常急切的说道:“我的目的当然不仅如此,我希望用这些配方让中了血毒咒的巫师和狼人替我效力,这样等康奈利·福吉下台之后,我就可以竞选魔法部长了!”

乌姆里奇一口气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并不关心你的野心,我只是想问你的弟弟成为真正的巫师以后呢?”迪安才不在乎她和福吉之间的狗咬狗。

“那样他就不会成为我的耻辱,不会成为我更进一步的绊脚石!”乌姆里奇恶狠狠的回答道。

果然,乌姆里奇本质上还是一个自私的人。

“你既然已经获得了配方,为什么不给你弟弟用呢?”迪安问道。

从乌姆里奇的口气就能听出,她仍然把弟弟视为耻辱,所以一定还没有给弟弟服用那种药剂。

“他和我那麻瓜母亲消失了,消失在麻瓜世界中,我还没有找到他们!”乌姆里奇毫不掩饰她的厌恶。

“我觉得这恐怕只是原因之一。”迪安用看穿一切的口气说道,“我猜就算得到了配方,你也没有能力配制出那种药剂,而你也没有求助其他魔药大师,因为你根本不信任他们——我猜今天早上你想要通过那个小巫师的案子把斯内普拖下水,恐怕也是准备胁迫他帮你配制魔药吧?”

迪安越说越肯定自己的猜测:“怎样才既能让斯内普给你配制魔药,又不泄露秘密呢?当然是把他投入阿兹卡班,然后再以给他自由为条件,让他帮你配制魔药——甚至等你的目的达到以后,失去利用价值的斯内普则会被判决享受摄魂怪的一个吻……这样可以完美掩盖你的一切阴谋,对吗?乌姆里奇副部长。”

乌姆里奇难以置信的看着迪安:“您、您怎么知道?”

“不要忘记,预言同样是我最擅长的能力之一。”迪安轻笑道。

计划已久的阴谋突然被迪安毫无保留的揭露,乌姆里奇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斜倚着墙壁似乎都无法保持站立。

“诡秘行者先生,我有一个请求,您能不能帮我配制那种药剂?”过了许久之后,稍稍缓过劲来的乌姆里奇小心翼翼的问道。

迪安的猜测没错,乌姆里奇获得那三张配方后,一直不敢泄露出去,她对任何一个人都不信任。

好不容易逮住一个似乎可以让斯内普为她效劳的机会,却阴差阳错的失败了。

“乌姆里奇,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配制药剂?”迪安冷笑道。

“看在我为您保守秘密的份上!”乌姆里奇尖叫起来,“您知道以我在魔法部的身份,如果把您的秘密暴露出去,可以调动大量的人手和物力去调查,到时您恐怕不会像现在这样逍遥。”

“乌姆里奇,你是在威胁我吗?”迪安提高声音质问道。

必须得承认,乌姆里奇是个老练的政客,她的威胁迪安绝不能忽视,迪安必须尽快打消她这个危险的念头。

“不,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希望您看在我为您保守秘密的份上……”乌姆里奇貌似软弱的说道。

“乌姆里奇,我想你搞错了一点。”迪安不疾不徐的说道,好像对乌姆里奇的威胁根本没有放到心上,“你绝不是第一个想要调查我的人,但这么多年来,却从没有人成功过,原因何在?”

“诡秘行者先生,您误会了。”乌姆里奇吓得连连摆手,“我知道您的实力强大,也从来不怕调查,我只是希望您能注意到我这点微不足道的功劳,可以适当的给我一点奖励。”

“作为替我保密的奖励?”迪安嗤笑一声,“你根本不是为我保密,而是为了你自己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