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238章 我要好好的问候她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6-17

医院。

江稀梵因受到打击导致中风昏倒,正在医院的手术室急救。高薇薇惊吓过度到现在还在回想突发状况之前,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原来只是想拿那张照片搞个事来着,却害得父亲现在送医急救。倘若父亲是因为她说的话而才变成这样那么她真的良心不安。

“高薇薇,妳怎么搞的?爸爸为什么会突然昏倒在办公室?”江冽尘收到消息后马上赶过来,他之前就不该这么轻易答应让高薇薇回来的,怎么一回来江家就事特别多。

“我怎么知道事情会这样发生,还有请不要叫我高薇薇,我是江晏蓉OK?”她从椅子上情绪激动地跳了起来,这辈子她不想听到高这个字眼,因为这会让她想起那段过的最苦的日子,要什么没什么,不像现在她要什么就马上能得到。

“不管妳叫什么这都不是重点,爸爸为什么会这样妳是怎么搞的,说!”他没耐住性子,捉住她的小手,狠狠瞪了她直言。

高薇薇知道眼前这位亲哥哥压根不喜欢自己,一逮到机会就可以多说她几句,“这怎么是我搞出来的,是你的未婚妻才对!”

江冽尘一听到从别人口中说出若馨,脸色显得有些疑惑又觉得紧绷了全身。

“什么意思?!”自从机场那天后,他和若馨的感情有点不一样,她像是很刻意的在躲着自己,这还真是让人头疼。

高薇薇听他一问,从包包里面拿出照片,“哥,你要娶老婆之前应该先明白一点,她的背后有个男人,还是个不一般的大人物。”

江冽尘还没理解她说的这些话,直到那张照片出现在眼前这一幕,他的目光就被那照片中一对情侣的合影生生定住了。

那不是若馨吗?他又迅速地拿走照片,仔细看着照片中的男人,这一瞧之下,却是再难呼吸,这个男人不是……

樊纪天吗!

突然他的胸口深处疼得一下,刺刺麻麻的一声在警告他。倘若,樊纪添只是若馨的过去式,他掌握的是若馨的未来,那么他不介意的,可是这很明显是最近的,还有若馨出游后回来就整个不一样了,想到这一刻,他的心瞬间是万箭穿心痛得无法站稳,那天机场的记忆渐渐袭来。

“若馨妳怎么了?”

“没事,出游累了,我想一个人休息。”

离开机场那天,他送她到住宿门口,她给了他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很沉,走起路来感觉都是那么费尽一步步地走着,所以他只是观望,直到门关上后才放心的回去。

江冽尘的呼吸一下子窒住了,他全身突然不舒畅,心中无法解开的谜终于也在这一刻解开了,

原来若馨和樊纪天已经在一起了!

“所以我说,你认为好的人不见得是真好,她在我们江家出事就去出游,那跟谁出游你看这照片就知道,我想那博物馆事件搞不好是她搞的鬼。”高薇薇看他已经无话可说,自己还不停接着说,她这么正义感的帮了自己哥哥,那多有成就感,给人做好事果然非常开心。

“够了!别再说了!”江冽尘紧紧攥着那张照片,他承受着气,透露出失意时的表情。

听到高薇薇这一说,他就想到若馨出游那几日是跟樊纪天过的,记得她出游回来后在机场没有行李箱,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当天出了事后在办公事离开那一件。她在机场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这足足可以证实她真的心里有鬼。

看到这张照片那么亲密,想到他们在游艇上那些画面,心口处有什么在剧烈的翻涌,姚若馨、樊纪天他们这样的背叛。

其他人都知道了只有他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突然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哥,你怎么了?”高薇薇见他突然不太正常,全身像是扎着针,抽蓄的动了动,还双手抱着头不停晃着,看来他真的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些得到的讯息。

顿时,江冽尘疼到倒落在地,惨叫一声“啊!”后就没有动静了。

高薇薇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她赶紧过去扶着他,就在要碰上他宽厚的肩膀时,忽然江冽尘捉过她的手,“你别吓我呀!爸爸都这样了你在这样我好怕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看,身上那气质散发着寒栗,冷冷的一笑。

“哥,我知道你受不了这事实,反正你什么都有的这样的女人就算了吧?”

江冽尘收起了照片放在胸口,他的眼神变得凶狠,心中那颗怯弱已经直直坠入深不见底的断崖内,“不能这样算,我要好好的问候她。”

“请问两位是病人的家属吧?”高薇薇正觉得眼前的将冽尘有点不一样时,手术室的门打了开,是护士小姐和医生走了出来。

“我是。请问我爸他怎么样了?”

这句话不是高薇薇说的,是江冽尘,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平稳不像刚刚那么的紧张不宜。

“病人没事,只是疲惫过度导致脑充血,脑充血是中老年人的多发病,它是因血压突然升高,致使脑内微血管破裂而引起的出血。总之要多注意身体,尽量不要再受情绪影响。”医生解释完后,病床开始推动着,江稀梵闭着眼躺在那。

“谢谢,医生辛苦了。”江冽尘知道父亲暂时脱离危险风,心里放心不少的。

他的眼底一片猩红,神情紧绷,额前的青筋突起,从看见了那照片后就整个人情绪变化起伏特别剧烈,连呼吸都带着沉重和急促。他最后大步的往前,“妳待在这陪爸爸,还有,别再给我找事。”

“你要回去了?还是去找那女人兴师问罪去了?”

他停下脚步,冷凝着回头说:“江妟蓉,妳乖乖做好自己的事,我的个人私事还轮不到妳操心。”

上一章 命理师曾经说过主目录下一章 永别了,我最信任的保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