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231章 通知那人,I'm back.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5-22

★★★★★★

林佑盛看完了樊纪天交到手上的遗书,心中也有疑惑,也相信此事定是有人暗中阴谋诡计,喝了一口白开水,加以辩说:“这无法做为证据,反而还可以来治你的,还有谁看过这遗书?”

樊纪天没敢隐瞒直言:“丽澄的遗书还有若馨看过。”

“那她怎么说?”他对若馨没有太多了解,但多少有接触几次,那样的姑娘家一点也不傻,聪慧的脑袋,足矣。

“我只能说她是相信我的。”他记得昨晚他们彼此难舍难分的一幕,她没有猜疑,也不再过问,只是默默地承受遗书上的每一字。

林佑盛听到他说了这句,心中莫名感到锥心刺骨,他这是说了谎又自招吗?不是说过一个人到泰国的,怎么又扯若馨,这摆明是说两人才从泰国回来到上海。

“那你打算怎么做?你想要什么?”他指的是丽澄的案件如何执行。

“我先约秦宝山出来,但这事要你来执行,用你检察官的身份。”倘若秦宝山真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最怕的应该也是佑盛去调查此案。他已不是首领,要是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事就等于对不起白龙组织里的人。

樊纪天难道是想他来当垫背不成?

“我肯定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我也不能擅自去做这事,秦宝山可不是一般人你也知道,所有代言广告几乎都有他,还有投资者大亨…”

佑盛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斥怒大喊:“我管他是谁!就是天皇老子我也要他付出代价!”

林佑盛被他这一怒吓得脸色苍白,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他还真是眼神快杀人的模样,也是,这么好的女人就这么死了,还是因为被秦宝山欺负下而导致自杀,换做是他的女人也会这么气愤的。

“好吧,你都这么坚持我还能怎么办,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呀,有人可以得到满满的爱却得不到心爱的人的爱,但又能取得心爱的人的愧疚与自责,你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丧家之犬,是想为心爱的女人报仇还是为了罪恶感不再增加?”

佑盛看到从泰国回来的樊纪天完全变了个人似,脸上失魂落魄模样表示同情,这么好的女人因为自己而死的,哪能这么容易走得出来,尤其是像他这种不轻易表露情感的人。

“我已不打算跟秦宝山签约,那该死的签约仪式我也不会去!”他平时不是那样的感情用事,可这次已经彻底踩到他底线了。

“那樊仁翔会放过你吗?”说到底他还是摆脱不了他叔叔的控制。

“所以我要趁签约仪式之前让秦宝山身败名裂,自然不会影响到樊氏集团,且会立了大功。”

“有这么容易,凭这证据?”林佑盛嗤笑一番。

“秦宝山这样的人最怕就是有人找事自然而然会露出马脚,所以我要你持续不断干扰他的底线,投资的公司还有他的公司都要。”

“你是想拿我当他的诱饵?”林佑盛这才明白樊纪天的意思,吃惊一下,收回他瞧不起的那一笑。

“丽澄的这份遗书只是跟他联系上的借口,真正要做的是查到他怕为止。”

“漂亮!纪天我真是服了你。”林佑盛不得不给他一声鼓掌,还有这么的高招,一来可以让秦宝山有警觉性,二来要是调查的过程中秦宝山想用威胁治他,那就是露出马脚的时刻,定会让他比死更加惨痛。

“我要为丽澄报仇,只要你帮了我也等于帮了你,成为人民英雄的正义之者。”

“收到了,我会联系秦宝山的。”林佑盛拿起公务手机正要打给谁时被他阻止了下。

“别急,两天后泰国那里还会有消息再联系他也不迟,先让他快活几天。”

检验报告还没递上的,事情还不能太早下定论,虽说她相信夏丽澄,但一直以来法律要的只有证据。

“啥意思呢这?”

“两天后我会再传给你一份报告,等着看吧。”樊纪天只是一脸自信的说,脸上依旧没有笑容,丽澄的离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和佑盛的谈论结束后,樊纪天一个人开着车来到熟悉的地方,是跟丽澄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是一座庄园,举办着华夏集团千金公主的生日宴会。当时他为了吸引这女孩的注意,故意把酒杯翻倒在自己身上,她一句不好意思不停的说。

最后成功的吸引到夏丽澄的注意,也因此两人的关系走近了,可他不是因为喜欢这个女孩而接近的,他要的是吞下华夏集团,接近丽澄的父亲才是他的目的,不择手段的成为华夏的债权人是他执行的任务。

看着庄园依旧未变,只是物事人非,周围的一切,每一个角落都有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丽澄的离开后,樊纪天控制住压下来的情绪,而此时他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在车内大吼大叫,双手狂拍打着方向盘,眼里再次泛出泪光直直流下,他痛得是丽澄想不开的牺牲,痛的是无比的自责,情绪逼近崩溃的再次喊着:“丽澄——!!”

满满的对不起想对着她说,可是早已来不及了,想到在停尸间见到她冰冷的尸体,心中万箭穿心,那时也是喊着她的名字,说了很多,却依然不够,他认为这是他害的,丽澄倘若没有认识他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更不会因为爱他,恨他,因此心中失落。

其实他对夏丽澄从来只是套路,没有半点真情存在是骗人的,但当他发现为时已晚了,是丽澄的离去他才领悟到的,丽澄对他也是那么的重要,爱与不爱早已不是重点,唯一的是他要为丽澄报仇!

因为丽澄的死,他要秦宝山为此付出代价,把他整个事先开来说,这种人不能让他好过,还有那个帮凶。

“天哥!我的车还好吧?”

樊纪天接收到车主小哥的讯息,那是他现在唯一的支持,嘴上说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其余的人反倒可笑,看来他平时待人太苛薄,听到首领换人做时,那群以前支持他的多半投靠了新任首领那去了。

“通知那人,我回来了。”他没用传送讯息方式而是打了电话给小哥这么一说,声音语调十分霸气,没有一丝的畏惧。

上一章 那个梦很真实主目录下一章 我有的是人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