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226章 夏小姐她…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5-10

“夏小姐,妳考虑的怎么样了?”秦宝山出门透透气回来了,他还想着美人给的答复,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负责一定会的再者他也还没娶妻,追求美人不被限制,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没发现房间里已经没有人影,掀开被单也一样,可是他明明看到她的行李箱是还在的怎么人就不见踪影,是想跟他玩个捉迷藏游戏吗?

原来夏小姐是这么调皮喜欢跟他玩捉迷藏!

“抓到妳了….”秦宝山一脸兴高采烈的打开了浴室门。

忽然,闻到一股腥味,可他身上根本没有的怎么突然打了开这扇门就味道特别浓,看到浴缸上的帘子是拉上来的,也没听到任何她洗澡的动静觉得不对劲,按理来说如果她在里面泡澡会有一点声音的一直迟迟没有,“夏小姐?妳不理我,我可要闯进去了?”

说完,绕过帘子探头一看,秦宝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幕,瞬间作呕的反应,整个人不知所措,看到夏丽澄让人倒尽胃口的尸体就在面前,同时,他自己也吓慌了,慌的想逃跑又觉得不能这么离开算了,他可是名人,如果就这样走掉一定躲不过警方的调查。

“傻女人!妳怎么这么想不开啊!”看到夏丽澄的选择,他有点不舍得她的离开。

蓦然,发现洗手台上还有着一封白纸黑字的遗书。

她割腕,泡在浴缸里,水面上的呈现是她放出来的血。

遗书上写着:“秦先生,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想你已经知道我的选择,我和纪天也不是你想的那层关系,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所以就算是他真的卖了我也是我心甘情愿的,竟然你已经得到我的人了,也请你履行承诺跟樊纪天合作,成为樊氏集团的投资者,我相信秦先生不是个伪君子,刚刚我们发生的事就用我的死来结束这一切吧,如果秦先生没有履行承诺,那么我就算是成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别忘了,我的体内还存着你的东西,秦宝山。”

秦宝山看完后第一直觉是,这封遗书分明对他有所威胁,要是被谁看到那可就糟糕了!他赶紧收藏起来。

随后,他立刻通知他身边那两位保镳上来。

“秦先生!”两位保镳收到下令赶紧从楼下搭着电梯走进来。

“还看什么看,她已经死了,你们安排一下。”秦宝山用手遮着鼻子,伸手指着指着那具冰冷的尸体。

警方已根据线索调查了,死者是华夏集团的千金,夏丽澄,死因为自杀,时间是昨夜的十点半。

林佑盛身为检察官已得知这遗憾的消息,可他没想到死者竟然是夏丽澄,她怎么好端端的这么想不开了。

他一得知这消息后立即拿起手机连系了樊纪天。

樊纪天正好抵达泰国,他和姚若馨是一同走下来的,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会跌入海中,所以他牵着走。

“佑盛,怎么突然打来啦?”他的手机这时才开机,昨晚的他不想被打扰于是决定关机了。

“纪天,你…现在有跟谁…在一起吗”佑盛很小心翼翼的问。

樊纪天看了若馨一眼,又想着还是别把她说出去的好,就算是佑盛也不能说。“我就一个人,刚到泰国。你问这做什么?”他感觉今天佑盛的声音怪怪的,吱吱唔唔的完全不象样。

“你…知道夏小姐也去泰国了吗?你是去见她?”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这意外的事件,是要从头说起好还是直接说。

“佑盛,你除了对姚若馨的事那么好奇,想不到对夏丽澄也一样那么好奇,你这不摆明花心了?”他边说着边和若馨拉扯了一下,她想挣脱他的手,他还没打算放开。

姚若馨很想说话却被他阻止了,他用大手摀住她的嘴。

怎么搞的,扯谁都好,还扯到她身上了!

“什么花心!我可不是打来跟你抬杠,泰国那里收到最新密报消息,内部那里已经把照片已经发上来了。”

听着他说的,好像这消息跟自己有关,他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发生。

“你这小子到底想说什么?”他开始没耐性了,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他就完了。

“夏小姐她…在泰国的饭店房间里…自杀了!现在她生前的对象全部都还在泰国警局里! ”他最后还是讲出来了,心脏忽然快停止的感觉,他认识夏丽澄,但没有很熟,可是他知道这女人跟纪天关系不一般,之前还总是喜欢黏着人家不放。

樊纪天一脸感到震惊,瞬间认为林佑盛是在跟他开玩笑,可是他每一字每一句都说的那么激动,这怎么会是开玩笑,有谁会拿别人的性命开这种玩笑!

“我给你发那泰国警局的地点,你快去处理一下,有什么问题记得打给我。 ”佑盛说完后挂断。

樊纪天一怔,再下一秒,他的手机传来了佑盛发过来的地点以及有关夏丽澄的照片。

“纪天,你怎么了吗?”她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而他的状况跟刚刚好像不太对劲。

他闭眼不语,更突然的放开了她的手,暂时顾不上她了,直直走着,没有回头。

她对这里完全不熟悉,只能这么紧紧跟在他身后。

“你走慢点呀……”她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一副变得这么可怕,他的眼眸变得更回的深邃。

夏丽澄的消息令他的心里一阵阵地揪疼着,他只有走,不停的走,直到搭着出租车指地那个地点,而他也知道她一直跟着,坐在他的旁边。他们没有说话,因为现在的他完全不想说,也在这一刻眼中的泪再也藏不住地流下。

姚若馨看到他竟然哭了,虽说没有很明显的像女人那样哭得梨花带雨,但还是感觉得到他的脸上有泪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通电话后就变成这副德行,樊纪天到底怎么了吗?

上一章 牺牲主目录下一章 丽澄藏着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