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208章 宿敌出现了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4-12

☆☆☆☆☆☆

那个叫周烨儿女人竟然是他的母亲,而还是为了财富和爱情跟一个那男人跑了,像这种抛弃儿子的母亲,有什么资格做人家妈妈。

可就在他成为检察官那年,第一个调查的任务案子就是母亲,也是那时才知道那女人的消息,才得知了母亲是被杀,因为那男人生意上出了点问题和母亲起了口角,最后引起了命案,那位口口声声说爱她的,要带走她的男人竟然就是凶手。

林佑盛回想起那曾经的不愉快,过一会儿才发觉眼前的樊纪天已经有了动静,然而还是睁开着眼睛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起了身。

“佑盛……这是哪?”樊纪天或许是因为喝下了蜂蜜水起了作用,没有刚刚那么醉醺醺的鬼话连篇。

“你这情况下我很担心,所以把你送到我家了,我爸去后院跟树聊天了。”佑盛想过去扶着却又缩了回去,看他这情况意识已经不需要人协助了。

樊纪天看了下四周,佑盛确实没有骗他,难怪他觉得这里好熟悉,尤其是那股熟悉的檀香味一直挥之不去。

听佑盛说过,因为他的父亲还爱着他的亡妻,所以客厅里摆放着檀香,闻到这味道就好像妻子还在自己身边。

他也听说过佑盛的母亲是一个抛下他们父子改嫁的女人。

像佑盛父亲那么痴情的男人已经少了,一个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最终也只是孤独终老的下场。

“我要回去了,我不喜欢这味道。”他直言,整个人服装仪容收舍下,每当那股传到他的嗅觉,就令他刺鼻。他也是看林父没有在这才这样敢言。

“这么晚了,你要不就在这睡吧,我客房去整理就好。”

“不要。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妈知道我被退位的事应该也会放心的。”他说着安慰自己的话,但他更不敢面对的就是让母亲失望,可是离开白龙也是陈秀妍最期盼的一天,虽说很矛盾但也很现实,毕竟那个位置风险大,但也因为那个位置没人敢动谁。

因此,持有樊氏集团股份的他也不需要担心太多,他早知道樊仁翔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没有完全信任于他,为了保住自己存在的价值,他已经私下准备了应战。

他持有百分之十五股份的事也用了不少脑力去争取的,这也是为此没有赶走他总裁的职位。

“哎呀,其实我已经想说了,你离开那种组织乖乖做你的普通总裁的职位也是好事,这样我也不用怕。”看他这状态林佑盛总算可以放开心胸跟他聊了起来,刚刚那不愉快的事早已抛到脑后。

“你怕什么?这关你什么事了。”樊纪天刻意装傻逗逗他这位朋友。

“亏你还学人家做大哥,当然是怕抓了你回去交差。”他们之间的关系很要好,但说白了也是一个是贼一个是兵,不到最后都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下场。

樊纪天正要接着说,林至尊这时从后院走了进来。

“樊先生,醒了呀,我这蜂蜜水神奇吧。”

林至尊有点驼背,走路都有些费尽,但他早已经习惯。

“好久不见,林伯父。”

樊纪天看到林至尊客气了下,还比他的儿子更主动的过去扶了下老人家。

英俊的外面上是一个刚毅的男人不肯屈服,可是对长辈是细心贴切的好男孩。

“刚我听佑盛说了,你失业了,不过别担心,这工作再找就有了。”

林至尊是个普通人,他已经樊纪天只是个一般的职称,直接上班下班回家那种。

樊纪天正要怪林佑盛多嘴,但一听到林伯父这样说就没事了,他也只是浅浅一笑,瞇着眼对着佑盛。

林佑盛直觉冷汗,咳了一声。“爸,这时间晚了该睡了,有什么事明天说。”

他拍了拍林至尊的肩膀不让他坐下来,紧接着轻轻扶上楼,他可是要亲眼看到父亲走上楼才安心的。

下一秒,佑盛回过头看到樊纪天伸出食指对着他,憋着一点闷气坐了下来。

“哈哈,他只是问了你怎么喝这么多,其他我可没说什么!”

“算了,就当他以为我没工作吧,不过你这张嘴还是少说点好。”

对樊纪天而言林伯父只是普通人他不想让他老人家知道太多复杂事,就连他是什么来头还不晓得的,在林至尊眼里他只是儿子一个很好的朋友。

“别这样啦,要不我送你个画?”

“什么?”

“我爸私藏很多好画,你随便挑一个?”林佑盛开始自作主张拉着樊纪天过去画室。

樊纪天被他拉来到了林至尊的画室,也就是左撇子。

“原来你爸是左撇子,我还是今天才知道。”樊纪天对画没有太感兴趣,不过他听过老莫说了若馨去了那间博物馆经常看一幅画,而这画的作者就是左撇子。

他通常不会主动问她的私事,但会透过别人的监视去知道今天她做了什么,和什么人说过话,让她这样每天过着被盯着没有自由的生活,他很快活,但随着时间的转变他慢慢的感到一股困扰涌在心头上。

“哈哈,这叫高手不外漏,我爸这一生也就画图最有本事,其他普普。”他前面夸赞了父亲一下,后面又损了一句。

“这个位置怎么只留个纸条写着编号,画呢?”他欣赏不来这些作品,但也好奇了站在一个空荡荡的框架前面。

林佑盛走了过去,摀着胸口脸色沉了下来,像是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

樊纪天见他反应异样也就没打算说什么。

“这个不错。”这气氛瞬间令人紧张,他随意挑了一个来。

“那编号,是我母亲的生日,框架之所有空的是因为作品卖给了一间私人博物馆。”林佑盛响应他上一个问题,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他知道父亲真的很深爱母亲的事,也因为知道,他才觉得痛苦,他恨母亲的不辞而别跟一个男人跑了,还有父亲把母亲形象美化成一个慈母心。

“我就要这个了。”樊纪天感觉到佑盛的不对劲也没接着问上一个事情,指着旁边那幅画还拿了起来。

他特意选一个尺寸不大,正好他是方便可以带走的。

“对了,你这家伙跟若馨还真有缘了。”樊纪天突然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但他嘴上说的缘可不是男女之间的缘。

“你这是扯犊子了,什么缘,我都喊人家嫂子了。你要不喜欢人家也不用把我也说进去吧。”林佑盛总感觉他是真的酒醒了,聊个天也能转到别人身上消遣几句。

“着急什么,我意思是说她正好喜欢左撇子的作品,左撇子是你什么人,这样你懂了吧。”

“我就说嘛,我跟她啥也不是的,你突然冒出一个缘字,真把吓死了。”林佑盛安抚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慌乱急着辩解,怪就怪樊纪天胡说害得他心理作用太大了。

不过听见纪天说她喜欢左撇子的作品,他心里不禁暗自窃喜。

“好啦好啦,这画你带走之前呢,先去睡个觉,今晚你就住我家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林佑盛从他手中收走他看中的画作。

樊纪天一般习惯看了表上的时间,突然发觉那块表已经不在了,他还是没忘记自己今天遭遇的事,他看了林佑盛一眼不好再说什么,因为林佑盛已经帮他决定好了。

他们离开画室走回了客厅。

“对了,你刚刚说到了若馨,我还是第一次听你主动聊到她。怎么不是不喜欢人家吗!”林佑盛这可是逮到机会说了回来,他不是故意找碴的,他只是善于了解对方与自己的自然互动。

“他是我的女人为什么不能说。”他没多想其他,这里只有他和佑盛,只是刚刚犹豫了五秒才回答。

佑盛觉得不可思议,他亲耳听到的不会错,这话可是从这位冷血动物嘴里说出来的。

“是啊,不过是之前的女人了。”他不知为何总想这么酸一下。

樊纪天顿时不知道怎么答,但佑盛没提他还真是忘了这一点,姚若馨现在还是他的前妻,而他现在要面对的女人有两个,夏丽澄还有麻烦的白雪嫣。“你说对了,她呀,现在有江冽尘这个猛烈追求者,可能没多久就成了人家太子妃了。”

林佑盛听了觉得诡异,平常的樊纪天还真没这么刻意说出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他嘴角不禁上扬的说:“那你都不要人家了,总不能要人家一辈子因为你不嫁人吧。”

樊纪天的醉意苏醒了不少,不过还是有点成分在体内,他总是没多想的把内心想说的话给告诉别人。

他说:“有些东西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要想逃也逃不掉的。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清楚知道,我爱的人是她。”

“那可未必,说不定哪天成为我的,我这君子如果一出马可不一定败笔哦。”他随意说了这句又接着下一句。

“哈哈,快点去睡吧,你这自大狂。平时不把爱挂在嘴边,非得等到你的那位宿敌出现了跟你抢你才来说爱字,我好心送你两个字,迟了。”樊纪天说的这句林佑盛可不认同,而且还觉得他心态有问题,他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不管最后若馨选的是谁,这才是她幸福的归宿。

“你意思是要追她了?”

樊纪天深吸一口闷气,倏而才反应过来自己跳入了佑盛事先挖好的坑,他的脸像气得涨红了起来……好你个林佑盛真有本事,有种,他只是醉意还在而已就这么捉弄他!

“哎呀!一个江冽尘还不够了非要两个人追求你才捍卫?”

他拍了拍他壮硕结实的肩膀,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他不想再对樊纪天的心思猜来猜去,直接了当才是他的一贯作风……

上一章 这么多年我几时骗过你主目录下一章 上司和下属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