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98章 江冽尘将是他下一个目标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2-04

★★★★★★

红酒是男人最好在夜晚,与佳人一起喝,赏音乐,品诗词,诉情怀,一切都是浪漫的,酒不醉人人自醉。红酒还有一种情况之下是男人解忧愁的开端。

他望着窗外,透过一层玻璃看着整个世界正在变化,连他的心也渐渐变着,要不是孩子真没了他还可能一直被那女人蒙在鼓里,还可能偷偷地去打胎。

思绪顿时有一剎那凝滞,彷佛不能再这样继续想下去,恐怕会打破现在弥漫的气息,一想起在医院对她说得每一字字,心就不由自主的揪起来。

他的孩子无辜的就这么没了,他不会就这么算的,他要报仇,他要毁了她,还有要毁了现在支撑她的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江冽尘将是他下一个目标,这样的念头,随着澎湃的血脉,再胸口气海中翻滚,如同汹涌的潮头,一波高过一波,狠狠如同惊涛骇浪,再也无法压制的残局。

他是樊纪天,樊家是什么样的背景他不会没听过传闻,那年代在樊家爷爷的地位最大,没有他的撑起就不会有樊氏企业的名号,而他的父亲樊宗驰最可悲的缺点就是感情用事,不愿突破,害得所有人受牵连,最终才落到了叔叔来接管,也因此樊氏企业有所成绩,无论是名誉,商业界的地位都变的比以往大上许多。

他将手上拿起的红酒一饮而尽,刚猛胸烈的火药味十足,神色充满怒气正在燃烧着,一身散发出来氤氲气息无法收舍。

“纪天,你看着窗外做什么?”

身后是一个女人,声音甜美,令人婉惜,他含着微微一缕笑意,彷佛一层狼皮正披在他身上,但实际他只是一只飞中天空上的猎鹰,而眼前的这个喊住他名字的女人是他现在的猎食。

“没什么,妳来了。”他看到白雪嫣走了过来,绕到他面前,而他就顺着这姿势下来,伸出手臂一把搂住她那纤细的腰身,直接霸道深情的吻上去,他没有多虑,因为只要多虑就会停下这违背自己的意思,他需要她,不是感情上的托付而是利益之上的需求。

她没想到这天这么快就发生了,就在今天的夜晚她收到了他传来的讯息,看到他约来到这里她的心情简直开始的飞上天,就好像灿烂的花朵绽放。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才来到这就被他一把抓过来强吻,这突然来的吻真是出乎她的意料“等一下。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约我来这?”

她故作矜持一下,免得他认为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就不好了。

“男人约女人来到酒店,妳觉得会是因为什么?”他刻意吊她胃口,改为用手指摩挲她的耳垂,搂着她腰身的手臂加重了力道。

她的双手不自觉搭在他肩上,认为他这是反过来问她,考考她的脑子够不够聪明,她犹豫着没说话,但眼睛里总是转着转着,还以为谈恋爱这种事是一步步来的,没想到他直接跳过基础进到了阶级上最高层。

但是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

在进展下一步时,她终于还是躲开他的吻停止这一切的突然。

“怎么了?”他的嗓声很平稳没有因为她的阻止而动怒。

“我觉得你好像是有了心事,我想知道你到底怎么了?”她试着说出心里的猜疑,也怕他会不开心因此生气。

“雪嫣,妳说妳喜欢我,想和我交往成为我的女人对吧。”他直接单刀直入地说了,避免自己又一个反悔,那么他前面做的都白搭上去了。

她是这么渴望没有错,但是她知道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而事两个人之间的,也要双方有意思才会接着发展下去。但她知道樊纪天没有想过跟她在一起的意思。

“我这么跟妳说吧,妳只要帮我一次,如果妳肯帮我这一次,我会履行我的承诺让妳成为我的人。”他不得已说了违背良心的话,其实他根本没有打算让白雪嫣成为他的人,今晚对他而言很重要,却也煎熬,煎熬得让他想彻底毁了自己。

明明不愿意,偏偏要这么做。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白雪嫣不傻,她完全看得出来他今天会这么反常是有目的。

“我要妳和若馨重新做回朋友。”他用了平静的语调这么对她说。

白雪嫣像是有听没有懂的样子,怎么一转眼又牵扯到了若馨身上,他们交往难道还要经过她云许不可了!

她正要问为什么三个字,却被他遏止住,他走到桌前再次倒入红酒,品尝这酒的滋味“先别急着拒绝我,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白雪嫣整理了下被他弄乱得头发,上前一步之前还整理下中间被扯下来的蝴蝶缎带。

“什么原因?”她不会急着拒绝他,因为这关系到他们以后的进展。

不得不说,樊纪天那个吻比以往她和别的男人亲上去的感觉还要霸道,甚至令人回想起来都羞涩起来。

樊纪天走到床沿边,地上有个包装箱,他小心翼翼的将它拿到桌前,随身携带着一把折迭的瑞士刀伸手利落的解开封口。

白雪嫣看到里面原来是一瓶看上去价值连城的瓷瓶,它看上去很白,还有花的图腾印在上面。

“若馨现在住的那个地方,是在博物馆的地下层,妳只要帮我想办法把它进到博物馆里面摆设就可以了。”他现在桌上这样瓷瓶并不是真品,是现代机械加工出来的仿制品。

“所以你是为了这个东西,要我跟若馨和好如初,然后把这东西放到博物馆里?”怎么这么简单呀,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呢,要这么大费周章。

“是。”他依然保持平静说着。

“好,我答应你。我会用我的方法让若馨跟我和好。”她大概心里有个底,这个瓷瓶对他看起来很重要,不然不可能会找上她帮忙,虽说她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可是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放下姿态和身段跟她这么说话。

“谢谢妳,雪嫣。”

他再次伸手一把将她抱住,亲吻着她的额头,抱着她来到床上,深邃黑眸若有所思注视着她。

以为他又要吻了自己,害羞的闭上眼睛小嘴微微嘟起,谁知他却说了一句:“该回去了,金天就到这,我等妳的好消息,希望妳别让我失望啰。”

在他现在看来白雪嫣这脑子还真有些傻,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她是没见过真正的元青花是长什么样,而她也对瓷器没那么大研究,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差别在哪。

也因为这点,他必须好好运用她这脑袋,不需要跟她说太多,只要她肯造做,那对他就更有利。

就像当初他也是这样,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爬上去的同时却从此无法下来,因为他知道,下去是个地狱在等他。

他是一个要地狱的人了,如果白雪嫣真的之后出了什么事,那么他会陪她一起下去的,但绝对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是他内心深处的愧疚隐隐作祟。

上一章 原来老头你是我爸爸主目录下一章 这男人迹象深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