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豪门唯爱:一世妻约

第194章 是,我就是不想要你的孩子

作者:尤笝 更新时间:2022-01-31

她再次醒来人已经在医院了。

没想到被撞得这么重的伤她还能活着。

姚若馨感觉整个人很不舒服,下腹轻微疼痛,或者感觉腰酸下坠,头晕目眩非常难受。车祸发生时记得自己脚下流着好多血,血量多到吓得她昏了过去。

她隐约,听到护士正跟一个男人说着话“她的孩子怎么样?”

护士脸上表示感到遗憾,摇头接着说:“孩子保不住了,这能保住大人都是奇迹了,医师都这样说了。”

护士低着头急着离开。

只剩下她和眼前这个男人在病房内。

气氛像是凝固似的,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氲氤令人战栗。

男人见她醒了,但意识还没有很清楚,呆滞地睁着天花板看着。

“妳怀了我的孩子,却不来告诉我,妳这到底安着什么心。”他知道她是听的到。

霎时,姚若馨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陌生人,既使现在的意识没有完全恢复清醒,但她还是知道这个人会是谁。男人熟悉独特的嗓音绝对不会错的。还有那说话带刺,总是伤她的语气。

是樊纪天,他已经知道了她有孩子的事。

但为何樊纪天会出现在这?

她发生车祸时,那个一直不停喊着她名字的人是他,但是他有这么担心她的安危?

“妳都知道了。”她试着发出声音响应他。

她不能在这男人面前表现的脆弱,既然孩子真的没了,她也一样要装得一副无所谓。

樊纪天的脚伤已经好了差不多,只是打在脚上的石膏还没有拆,不过他的行动已经不需要坐上轮椅,只需要杵着拐杖支撑就行。可在她面前他偏偏不想拿着拐杖走动,反倒是把它的拐杖藏住了。

显然她也没注意到樊纪天的状况是怎么样。

“是,因为我当时也在现场,那辆车是玉宸开的,他说没看到妳在前面,所以才没放慢车速,就在他看到妳后才踩住煞车,可那时候也撞上妳了。”他解释着那场意外,但心却是不自觉怀疑着什么。

“孩子的事,看来是天意。”她明明很在意的却又装得不想要这个孩子。

当她知道孩子没了,她的心真的痛得要死掉。一直以来是她,是她嘴上说不要的,现在真的实现了为何心如此之痛!

“妳说天意?!”他像是抓了狂似的大吼,没顾上自己还要体面的问题。

他已经深感到怀疑了,她还敢说出这句话。

“摊位的老板都看见了,他说妳在被撞之前,妳明明看得到车已经来了,妳还偏偏过去捡那破玩意!妳明知到有危险的!妳就是不想要这孩子是吧!”话一落下,他冲动的逼近她,瞪着那张小脸,双眼充满恨意却又带点不舍。

“是,我就是不想要你的孩子,你对我做这么多过分的事,为了报复我对我不择手段,那我也要报复你,你想要我给你生孩子吗…做你个春秋大梦!”她说的事实,但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毕竟孩子就像江冽尘说的,不应该背负着她的恨而被判了死刑。

这个女人说过喜欢自己的是,难道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又怎么可以这么惨忍的杀了他的孩子!

“你们父女都一个样!一旦做了决心就间接杀害!妳杀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让妳好过!”他像是失去了理智伸手摁住她那张小巧的脸蛋,修长的指尖正使劲掐着她。

她的脖颈被紧紧掐着不放,她痛苦的拼命想挣扎却使不上力,才刚动完手术怎么可能斗得过他。感觉眼前像是出现了幻觉,一个是妈妈,另一个是从小未熟悉的爸爸,也就是樊纪天最痛恨的人。

他们是来接她走的吗……

“妈妈...”她剩着一点力气对着天花板看着喊着。

樊纪天这才意识到这女人是真的想死,她漆黑的眼瞳关上了代表着失望,离世的母亲都给喊了出来。

他气得眼里泛起了血丝,终于还是把手放开了。

她的呼吸声不停在他耳里喘着,他的眼泪隐约泛下,她也是这时才看到这一幕,原来他也是有血有泪的人。

“这孩子没了更好,你跟我之间早已经就不可能了,如果真的生下来只会让他受苦。”她的心在滴血,说出来的方式却表现得无所谓。

“妳父亲害死了我爸,妳又害死了我的孩子,你们父女俩真够狠。”他已经彻底对这个女人失望了。

“如果父债子还,也是我活该,那你就拿走吧。”她已经什么都没了,要是真要她死也没关系。就像刚刚那样继续掐着她,让她离开这世上,让她陪着孩子一起离开别让他孤独。

“妳住嘴!”他不想听,因为现在的他生怕又一个冲动,真的把眼前这女人怎么样的。

“如果我有杀父仇人,那我也会跟你一样日日夜夜都想着杀他。”

他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透出一丝怜惜,淡笑着说:“我真的很想让妳死,但是妳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下手,因为妳杀了我的孩子,那我就要留着妳的命,让妳活着,看我怎么让妳知道绝望的尽头,知道生不如死会是什么样子。”他说完,擦掉自己流下的眼泪,慢慢地退开,坚持着脚步走到门口,走开的同时还不忘的用一抹坏笑对着她。

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她才终于哭出声来。

孩子对不起,是妈妈无能为力没有好好保住你,要是不那么执着地去捡东西你也不会因此没了。

她看着四周望着,终于看到椅子上有个礼盒袋,那是她拚了命都想保住的东西,是她买来送给冽尘的耳机,也是现在的昊熙。

她想着下床过去看,看那袋子里面的耳机有没有破损,最好是完全没被弄坏。可是手已经打了点滴,全身又根本没有力气,她只能紧盯着袋子看着。

其实她的心中对爱的绽放早已经枯萎凋谢,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孩子,又失去了爱的人,这些都在她身上发生,那还会有什么绝望的尽头在等着她呢……

上一章 喜欢这束白色波斯菊吗主目录下一章 走吧,宸哥~